廣 關閉

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 全館歡慶618!消費滿額$450即贈限量【天然飲瑰夏果茶乙包】☀ 新書5折起、二手書35元起|超取499免運
布拉格墓園
  • 布拉格墓園
  • 商品編號:p069941863369
  • 店家貨號:11100678871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布拉格墓園

當歷史被動了手腳, 還有什麼是我們能夠相信的真實? 獨立報:艾可在《玫瑰的名字》...

網路價
480元 422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4 點
活動價
422元 /件起! 滿450元送贈品 >>搶購
付款方式 月底錢包也見底?刷這張讓你買越多賺越多 網購撇步~刷Yahoo聯名卡筆筆領3%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出版日期:2013-11-04
作者:安伯托.艾可
譯者:蔡孟貞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573330301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當歷史被動了手腳,
還有什麼是我們能夠相信的真實?


獨立報:艾可在《玫瑰的名字》後最棒的小說!
全世界書迷瘋狂捧讀,銷量突破200萬冊!已售出42國版權!


【作家】甘耀明、【中研院歐美研究所所長】李有成、【台大社會系教授】李明璁、【義大利文學譯者】倪安宇、【小說家、FHM總編輯】高翊峯、【中正大學台文所教授】郝譽翔、【交大外文系教授】馮品佳 鄭重推薦!

記憶是一座墓園,
那些經歷的往事,層層疊疊,豎立著墓碑。
那些錯置的歷史,
有如幢幢鬼影,遮蔽住我們的眼睛……


我是誰?他是誰?西莫尼尼的腦袋充滿著一團迷霧。

這一天早晨西莫尼尼醒來,發現房間裡多了一套「達拉.皮科拉」神父的教士袍和淺棕色假髮。更詭異的是,他的房間竟藏著一條秘密通道通往這個神父的房間。

他越是探究,越感覺達拉神父彷彿是自己的另一個化身。然而記憶卻發生斷層,他完全想不起達拉神父與他的人生究竟是如何產生交錯?為了理出頭緒,於是西莫尼尼開始埋頭撰寫日記,追溯許久以前發生的往事。

原來西莫尼尼是一名偽造文書專家,他曾受公安情報首長之命,杜撰名為《布拉格墓園》的報告。布拉格墓園是真有其址,裡面埋藏了超過十萬人的屍體,但報告卻偽造了耶穌會的秘密計畫和猶太人的陰謀,成為當局壓迫耶穌會與猶太人的藉口。

西莫尼尼因為《布拉格墓園》而備受重視,他也為自己的影響力沾沾自喜,直到達拉神父出現在他的生活,情況開始失控……

繼《玫瑰的名字》探討理性與信仰,《傅科擺》辯證真實與虛構後,暌違六年,當代符號語言學大師艾可結合這兩部代表作的懸疑解謎與批判思考,終於再次推出重量級長篇巨著《布拉格墓園》。書中每一個角色都真有其人,每一件事都真有其事,艾可透過擅於穿鑿附會的「偽造」專家,將虛構的現實一一編織進浩繁的歷史裡,當精采的故事情節急速轉動,我們也被捲進這場文字的漩渦中,難以自拔!
作者簡介:
安伯托‧艾可 Umberto Eco
一九三二年出生於義大利皮德蒙的亞歷山卓,現任波隆那大學高等人文科學學院教授與院長。艾可身兼哲學家、歷史學家、文學評論家和美學家等多種身分,更是全球最知名的符號語言學權威。其學術研究範圍廣泛,從聖托瑪斯‧阿奎那到詹姆士‧喬伊斯乃至於超人,知識極為淵博,個人藏書超過三萬冊。已發表過十餘本重要的學術著作,其中最著名的是《讀者的角色──符號語言學的探討》一書。
艾可在四十八歲時,才推出第一部長篇小說《玫瑰的名字》,該書自一九八○年出版後,迅速贏得各界一致的推崇與好評,除榮獲義大利和法國的文學獎外,更席捲世界各地的暢銷排行榜,迄今銷量已超過一千六百萬冊,翻譯成四十七種語言,並被改編拍成同名電影。
儘管第一本小說就獲得非凡的成就,他卻遲至八年後才出版第二部小說《傅科擺》,也一如各方所料,再度造成轟動。一九九四年他推出第三本小說《昨日之島》,銷量也已突破二百萬冊,中文版並入選《中國時報》開卷年度十大好書和《聯合報》讀書人年度最佳書獎。二○○○年,他的第四部小說《波多里諾》一出版就被國際出版界視為年度頭等大事,義大利文版首刷即高達三十萬冊,對於一本嚴肅的文學作品來說,無疑是十分罕見的天文數字。二○○四年,艾可首度嘗試結合小說和大量圖像的創新形式,推出《羅安娜女王的神秘火焰》,引起世界各地的熱烈討論。至於二○一○年面世的《布拉格墓園》則是他最新的小說作品,在義大利出版不到一個月便狂銷四十五萬冊,並已售出四十餘國版權,全球銷量超過二百萬冊!雖然每隔好幾年才會推出一部小說,但大師一出手便不同凡響,每一次都是擲地有聲的超重量級巨作!
艾可另著有《植物的記憶與藏書樂》、《倒退的年代──跟著大師艾可看世界》、《別想擺脫書》、《艾可談文學》、《艾可說故事》、《帶著鮭魚去旅行》、《誤讀》、《智慧女神的魔法袋》、《康德與鴨嘴獸》、《意外之喜──語言與瘋狂》等雜文、隨筆、評論集和繪本。
譯者簡介:
蔡孟貞
一九六五年生。輔仁大學法文系畢業,法國普魯旺斯大學應用外語碩士。喜歡法文,喜歡法國。譯有《往事的力量》、《伊妲莉亞》、《凶眼》、《豹紋少年》、《最後一顆石頭》、《沉淪》、《放手》、《真愛獨白》、《暗夜無盡》、《聖殿指環》等作品。
章節試閱:
昨天,我以為是三月二十二日,我醒來的時候,好像非常清楚的知道我是誰:我是西莫尼尼上尉,六十七歲,但身體相當硬朗(我稍顯發福,恰好是大家認為一個好好先生該有的富態),我在法國時,為了紀念爺爺,給自己加上上尉的頭銜,語焉不詳的編造一些千人遠征軍旅中立下的戰功,在法國這裡,加里波底獲得的評價比在義大利高,擁有某種程度的魅力。西蒙.西莫尼尼生於杜林,父親是土生土長的杜林人,母親則是法國人(精確的說是薩瓦人,不過她出生的時候,薩瓦地區已遭法國侵佔)。
我人還躺在床上,想著等會兒……我和俄國佬之間的問題(俄國佬?):最好別讓人看見我出現在我喜歡的餐館裡。我可以親自下廚,給自己做點好吃的。忙幾個小時,為自己精心烹調幾道可口小菜,這能幫助我放鬆。例如,法佑小羊肋排:至少四公分寬的厚片羊肋,想也知道這是兩人份的量,普通大小的洋蔥兩顆,五十公克的麵包心,七十五公克的刨絲起司,五十公克的奶油。將麵包心刨成細屑,與起司絲混合,接著洋蔥剝皮,切成細丁,取小平底鍋,加熱融化四十公克的奶油,同時取另一平底鍋,放入剩下的奶油,加入洋蔥丁文火拌炒,將一半的洋蔥丁鋪在烤盤上,接著是調味,在肉上撒鹽和黑胡椒後,放進烤盤,將剩下的洋蔥放在烤盤邊上,再鋪上混合好的麵包起司屑,成為洋蔥和肉排之上的第一層外皮,要確實把肉排壓到盤子的底部,接著把融化的奶油倒在第一層外皮上,用手壓實後,再鋪上第二層麵包起司屑,並適時加入融化的奶油將外皮捏出圓頂狀,最後再整個澆上白酒和高湯,湯汁量不超過肉排的一半高度。把所有的食材放進烤箱大約半小時,適時加入白酒和高湯保持肉排的濕潤。最後搭配素炒花椰菜裝盤。
這樣可以消磨掉一些時間,不過,料理的樂趣不必等到味蕾真正品嘗到成品,準備的工夫其實等於預先試菜,我就這樣躺在床上細細的在腦中琢磨這道料理的做法。傻蛋才需要在被窩底下摟個女人,或一個小男生來趕走寂寞。他們不知道垂涎欲滴的感覺比那話兒勃起更棒。
這些材料家裡幾乎都有,除了起司和肉。肉嘛,前些天,我本來想到莫伯特廣場的肉販那裡買,天知道為什麼,他們選在週二公休。距離兩百多公尺遠的聖日耳曼大道上,我知道還有另一家肉店,再說,一趟短短的散步有益健康。我穿上衣服,出門前對著洗臉台上的鏡子,仔細的黏上慣用的那對黑色八字鬍,以及下巴的那縷美髯。接著戴上假髮,拿起梳子微微沾了點水,梳出中分髮線。套上合腰禮服外套,把銀製懷錶塞進口袋,特意露出錶鏈,讓人一眼就看得見。為了表現出退休上尉的樣子,我喜歡在說話的時候,假裝漫不經心的把玩一只龜殼製的小盒子,裡頭裝著滿滿的菱形甘草糖。盒蓋內面有一個女人畫像,人長得醜但衣著光鮮亮麗,當然是上尉的某位已故親人。偶爾,我拈出一顆甘草糖放進嘴裡,並用舌頭將糖從口腔的一邊推到另一邊,這個動作可以放慢我講話的速度──聽你說話的人則會被你的嘴型動作吸引,進而比較不注意你講些什麼。難的是要表現出那種智商比一般人要稍微智障一點的模樣。

我走下樓,彎進街角,盡可能地別在酒館前逗留,那門前一大清早就已經傳出陣陣迷途女人含混的粗魯叫聲。
莫伯特廣場再也不是我剛到這裡時那個充斥奇蹟的廣場了,三十年前,這裡到處可見回收雪茄菸草的小販。劣等貨的來源不外乎菸斗底部和抽過的雪茄菸,高級貨則是來自上等香菸的菸屁股。劣等貨半斤一法郎二十分,高級貨則要一法郎五十分到六十分錢(儘管這個行業沒有賺頭,事實上,利潤極薄,因為這群辛勤的菸草回收工,為了換得幾杯黃湯下肚,往往一下就花掉大部分賺來的辛苦錢,到了夜裡,幾乎個個不知何處棲身);收保護費的四處鑽動,他們懶懶地閒晃至少要到下午兩點,才跟許多經濟情況不錯的退休老人一樣,靠著牆抽菸打發白天的剩餘時間,等到日落西山後展開類似牧羊犬的行動 ;宵小強盜流竄 ,有的窘迫到彼此互相搶奪偷竊贓物,因為沒有任何有產階級的市民(除了幾個從圍欄之外的郊區過來逛大街的之外)膽敢穿越這片廣場。而我呢,如果我不邁著軍官的步伐,一邊拿著手上的手杖轉圈圈的話,我肯定是這群人眼中的肥羊 ──再說,這裡的扒手都認得我,有幾個遇見我時還會開口叫我上尉,跟我打招呼哩,他們認為在某種程度上,我與他們同屬一個叢林圈,野狼不會同類相殘──還有風華逝去的流鶯,如果她們還有點姿色的話,早就到女子酒館裡做生意去了,所以她們服務的對象只剩一些人渣垃圾、流氓無賴和罹患了傳染病,撿不動菸屁股的那群──不過,她們只要看到一位先生,穿著品味入時,兩撇八字鬍梳得高翹,立刻精神一振的靠過來,甚至伸手拉你的手臂,巴你巴得老近,以至於她們身上那股混合了發酸汗水的廉價香水味,想躲都躲不掉──那會是非常不愉快的經驗(我不想夜裡睡覺時夢見她們),所以,當我看見有流鶯靠近時,立刻用力甩起手杖,就像在我的四周築起一圈無法欺近的保護區,她們見狀立刻明白,因為她們早已習慣被人喝斥,再說,一根木棍,足以令她們敬畏忌憚。
最後,還會在這群人中閒晃遛達的就是警察局的佈樁了,他們在此收編線民,找報馬仔,或者打探走漏的珍貴風聲,好比正在籌劃中的非法勾當,當某人低聲跟另一個人交頭接耳時也許嗓門高了一些,卻滿心以為他們交談的內容融入整體的環境噪音中,沒人聽得見。但是,這些警察,光從他們誇張到不行的兇惡裝扮就馬上見光死。真正的流氓不會把自己打扮得像流氓。除了他們以外。
現在,廣場甚至有電車行經,卻變得陌生起來,雖說只要知道門路,當然還能找到對你有用的眼線,他們背倚牆角,站在艾伯特大師咖啡館門檻上,要不就是鄰近的巷弄裡。反正,總之,自從無論從哪個角度遠眺,都能看見那根削鉛筆機似的艾菲爾鐵塔後,巴黎已不復是從前的巴黎。
好了,我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反正多得是地方可以找到替我跑腿的人。昨天早上,我需要買肉和起司,而莫伯特廣場那裡還有賣。
買完起司之後,我經過慣常買肉的肉店,我看見他們有開門做生意。
「你們怎麼星期二也開門?」我踏進店裡,開口問。
「今天是星期三啊,上尉。」他笑著回答。我怔了一下,開口道歉,說年紀大了,記性變差了。他呢,他回說我還很年輕,一大清早就起床,任誰都有一時回不過神來的時候,我,我選好我要的肉,爽快的付了錢,絕不討價還價 ──唯有這招能贏得攤商的尊重。
我走回家,一路上心裡納悶著今天是星期幾。我想起要摘下八字鬍和下巴的鬍鬚,這是我單獨一人時必然會做的動作,然後走進房間。一直到此刻,有樣東西出其不意地嚇了我一跳,它好像不應該在那裡:五斗櫃旁,衣架上,掛著一件長袍,無疑的那是一件宗教聖服,教士的長袍。走上前,我看見五斗櫃上方擺著一頂淺棕色的假髮,髮色幾近淡金。
我還在心裡思索,前些日子我到底曾讓哪些個無賴進屋過時,我突然想到我自己也變裝打扮,剛剛的八字鬍和鬍鬚就不是我臉上長的。既然,我這個人有時候會扮成生活優渥的善良公民,有時候也會扮教士囉?可是,我怎麼可能完全忘掉我的第二身分呢?還是說,基於某種理由(或許是為了躲避追緝),我才用八字鬍和山羊鬍偽裝,只是在偽裝的同一時間裡,我帶了個打扮成教士的變裝癖進門?如果這位假教士(如果他是真的教士,不會戴假髮)跟我住在同一屋簷下,他睡哪裡呢?我家只有一張床啊,還是說他不住在我家,因為某種原因,昨天夜裡到我家借住一宿,之後卸下偽裝,跑到天知道哪個地方,又去幹了天知道什麼好事?
我覺得腦筋一片空白,彷彿剎那間浮現了一些我應該要記得的東西,卻始終記不清楚。我的意思是某些屬於他人的記憶。我覺得他人的記憶,這詞形容得好。在那一瞬間,我感覺到彷彿有另一人從我的靈魂深處檢視我。某個人在檢視西莫尼尼,那一個突然之間無法認清自己到底是誰的西莫尼尼。
靜下來,好好想想,我對自己說。對一個以買賣舊貨來掩飾偽造文書業務,並選擇定居在巴黎最不被推薦的區域的人來說,提供庇護所給涉及不法情事的人士,機率當然相當的高。問題是我居然忘掉我掩護了誰,這一點不太尋常。
我覺得有必要回頭探尋自己的過去,而且毫無來由地,突然覺得我的房子變得好陌生,裡面一定藏有其他秘密。我開始探索我的屋子,彷彿這是別人的住所。我走出廚房,右手邊,打開門裡面是臥室,左邊則是客廳,擺著我慣常用的家具。我拉開書桌的抽屜,裡面放著我餬口的工具,羽毛筆、各色墨水、還算挺白的古舊紙張(也有黃的),多種尺寸大小 ;架上除了書之外,還有幾個盒子,裡頭放著我的文件,另外擺了一件胡桃木古董聖龕。我才剛想要好好回想一下這個東西有什麼用途時,樓下門鈴響了。我下樓想打發掉這位不速之客,是一位老太太,看來似乎認識我。她透過玻璃窗對我說:提梭叫她來的。我只好讓她進來,真不懂我怎麼會選這句話當密語。
她進了屋,拿出塞在胸前的餐巾,打開,裡面包了二十來個聖體餅。
「達拉.皮科拉教士跟我說您對這個有興趣。」
我幾乎是機械式的立即答稱「當然」,並問要多少錢。「一個十法郎。」老太太說。
「您腦子有毛病啊。」我發揮生意人的本能,自然地反駁。
「您才腦子有毛病呢,您在搞黑彌撒不是。您或許以為花三天的時間,上二十間教堂,行禮如儀的完成領聖體禮,努力保持嘴巴乾燥,雙手掩面跪下,費力的把聖餅從嘴裡拿出來,小心的不讓餅受潮,然後放進我預藏在胸前的小包包裡,不讓教士還有旁邊的人看出來,這是簡單的事?還沒算上我褻瀆上帝的大罪,跟等著我的地獄呢。所以,如果您要,總共兩百法郎,否則我就找布朗教士去。」
「布朗教士已經去世了,可見您有好一段時間沒去望彌撒領聖體了。」我幾近機械化的回答。何況,在我腦袋還是一團混亂的時候,我決定跟著本能走,不要想太多。
「算了,我要了。」我說,接著付了錢。我清楚的知道該把聖餅放進書桌上的聖龕中,等待信徒享用。例行的工作。
總而言之,所有的一切我都覺得很尋常、熟悉。然而,我感覺得到四周彌漫一股來自某樣陰邪東西的味道,我無法理解。
我上樓回到書房,注意到屋後邊有一道門,門被窗簾蓋住。我開門的時候其實心裡已經知道門後是一條走道,裡頭黑漆漆的伸手不見五指,必須拿燈才能進去。這條走道很像戲院裡賣小物品的商店,也像聖殿那邊隨便一間舊貨舖店面後頭的貨倉。牆上掛著毫不相干的各式衣物,種田的、賣煤的、律師事務所跑腿的、掃煙囪的,另加兩套教士袍、一件外套和軍用長褲,這些衣服旁邊,還有互相搭配的各色假髮。十幾座擺假髮用的頭像整齊排列,放在木頭架子上,一個個整齊的套著假髮。 走道的最裡邊,有一張梳妝台,類似演員化妝室裡的那種,檯面上擺滿了一罐罐的白粉和口紅、黑色和深藍色的眼線筆、兔毛刷、小粉撲、小刷子、髮梳。

走到某個地方,走道突然向右拐,到底後,出現另一扇門,門後的房間比我屋子裡的任何房間都來得明亮,窗外這條街可不像是莫伯特胡同這樣的死巷子,街上的陽光全灑進來了。事實上,當我走到房間的一扇窗前,底下正是艾爾伯大師路。
從這個房間,可循著一條小樓梯走到外面街上,就這樣而已。這是一間完全獨立的房間,類型介乎套房和公寓房間之間,房內家具樸實,色調暗沉,一張桌子、一張跪凳、一張床。廚房靠近上街的出口,樓梯間有廁所和洗手台。
一看就知道這是供教士臨時落腳的地方,既然兩間公寓相通,我跟這位教士可能滿熟的。儘管這一切發現好像有點熟悉,我卻覺得自己是第一次來到這個地方。
我踱到桌子旁,看見一札信函,信封上註明的收信人都是同一人:最崇敬的大主教,或尊貴的先生,達拉.皮科拉教士收。信的旁邊,還有幾張信紙,紙上的小楷字體優雅,幾乎可說是娟秀,跟我的字迥然不同。信件的內容,並不特別重要,有的感謝某人慨然捐贈,有的確認見面時間。最上頭的那封有點文意不甚連貫,書寫者好像在記錄一些重點,以便整理重組他正在思索的某些事情。我拿來讀了,花了點工夫才看懂:

一切顯得很不真實。彷彿我是在觀察自己的另一個人。留下書面紀錄,用來確認這些都是真的。
今天,三月二十二日。
長袍和假髮跑哪兒去了?
昨天晚上我做了什麼?我的腦袋像是一團迷霧。
我連房間最裡面的那道門通往何處都記不起來。
我發現了一條走道(以前從來沒見過?),裡面掛著滿滿的衣服,還有假髮、乳液和化妝品,演員才用得上的東西。
掛鉤上垂吊著一件很棒的教士袍,而且在架子上,我不僅找到了一頂高級假髮,還有假睫毛。刷上腮紅,兩頰略帶粉色,我再度變身為我認為自己應該是的那個人,看起來蒼白,略帶不安。禁慾苦行者。就是我。我,是誰?
我知道我是達拉.皮科拉教士。我不知道的是,外界認識的達拉.皮科拉教士是怎樣的一個人。既然,我要變身成這個身分,還要加上偽裝,可見我不是他。
走道通往何處?好怕走到盡頭。
重讀上面的紀錄。如果說白紙黑字無從抵賴,那麼我經歷的全都是真的了。要相信這些紀錄。
難道有人對我下了春藥?布朗。他絕對幹得出來。還是那些耶穌會教士?共濟會員?我跟這夥人到底有什麼糾葛?
猶太人!對了,很有可能是他們。
我在這裡不安全。可能是有人趁夜裡摸黑潛入,竊取我的衣服,更糟的是,偷翻我的文件。這人肯定假裝成達拉.皮科拉教士在巴黎一帶四處招搖撞騙。
我得到奧特伊去避一下風頭。一定是狄安娜,她,知道。誰是狄安娜?……

達拉.皮科拉神父是誰?西莫尼尼的房間裡為什麼會出現這個陌生人留下的訊息,紙條上所寫的狄安娜究竟又是誰?西莫尼尼一無所知,然而在他發現「達拉神父」的這一刻,就注定被捲入一個黑暗深邃的謎團之中……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1.2 出貨天數
  • 1.0 回信天數
  • 1.1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2
回信速度:1.0
缺貨率:1.1 %

近一週瀏覽次數:404718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504210)

注目新書(4075)

旅行節 | 下殺7折起-7/2(377)

活動折扣即將截止!(2296)

主題書展 | 5折起(1240)

雜誌活動 | 9折起(432)

文具百貨活動 | 69折起(382)

出版社活動 | 66折起(440)

日文MOOK(1059)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下殺49元(171)

二手書淘寶區│銅板好折扣(61)

二手書即期品 | 通通一本不留!(1525)

二手書書況近全新 | 搶到賺到!(1831)

中文書(97064)

中文雜誌(1869)

歐美雜誌(499)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916)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536)

唱片CD(277)

二手中文書(396189)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x]
[x]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