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暢銷書 5折起 | 二手書 45元起 | 各類雜貨、文具用品79折起 | 超取499免運
(二手書)福氣烘焙坊
  • (二手書)福氣烘焙坊
  • (二手書)福氣烘焙坊
  • (二手書)福氣烘焙坊
  • (二手書)福氣烘焙坊
  • (二手書)福氣烘焙坊
  • (二手書)福氣烘焙坊
  • (二手書)福氣烘焙坊
  • (二手書)福氣烘焙坊
  • (二手書)福氣烘焙坊
  • (二手書)福氣烘焙坊
  • 商品編號:p0699189397434
  • 店家貨號:11308471907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二手書)福氣烘焙坊

臺北市士東國小校長、兒童文學作家 林玫伶 作家、閱讀教育專業講師 林美琴 臺灣兒...

網路價
300元 190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1 點
活動價
190元 /件起! 滿1件送贈品 >>搶購
付款方式 3%回饋無上限?!快瞧瞧是哪張卡 揪感心~富邦卡累積滿3千送100刷卡金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無畫線註記
出版日期:2015-12-01
作者:凱薩琳.利特伍
譯者:呂玉嬋
出版社:博識出版
ISBN/ISSN:9789866104268
裝訂:平裝
書況:普通
內容簡介:
臺北市士東國小校長、兒童文學作家 林玫伶
作家、閱讀教育專業講師 林美琴
臺灣兒童閱讀學會顧問 林偉信
《華爾街日報》、《波士頓環球報》、美國《青少年之聲》雜誌、《華盛頓郵報》
《出版人週刊》、《科克斯書評》……強力推薦

歡迎來到美味又奇幻的魔法點心專賣店!
熟睡酥餅、治感冒可頌、戀愛馬芬、實話餅乾和唱歌薑餅獨家販售中!

「福氣烘焙坊」是災難鎮最受歡迎的小店,鎮上所有人一早都要吃福家剛出爐的馬芬,才會精神百倍。這一天,福家爸媽即將出遠門,囑咐孩子千萬不能進入藏書室,福家兄妹這才知道爸媽有個天大的祕密――記載各種魔法點心的《福氏傳家食譜》。
爸媽的前腳才踏出家門,烘焙坊竟來了個不速之客。這位神祕美麗的麗麗阿姨自稱是遠房親戚,她精心製作的水果派融化了福家四個孩子的心。禁不住好奇心的驅使,福家兄妹潛入藏書室抄寫魔法點心食譜,想要讓麗麗阿姨刮目相看。
福家兄妹興致勃勃地發送戀愛馬芬和實話餅乾,卻導致原本彬彬有禮的人惡言相向,甚至上演男老師向心儀對象瘋狂求愛的鬧劇。為了彌補過失,他們緊急烘烤了顛倒蛋糕,卻讓整個小鎮天翻地覆、秩序大亂。最後,他們照著魔法食譜製作回到過去蛋糕,能不能就此平息魔法點心掀起的風波、在爸媽返家以前讓小鎮迅速恢復平靜?
而麗麗阿姨造訪福氣烘焙坊的真正目的是什麼?她的現身能夠平息兩百年前的家族紛擾嗎?魔法食譜背後究竟隱藏著什麼樣的祕密?


本書特色
.把「魔法」融入美味的「點心」之中,讀來趣味盎然。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優點和強項。不需要借助魔法,也能讓自己成長和改變。
.福氣烘焙坊所施展的魔法並不是魔杖、咒語或仙丹靈藥,而是想要幫助人們更幸福、更美好的善意,讓這本書充滿溫馨的氣氛。
作者簡介:
凱薩琳.利特伍 (Kathryn Littlewood)
定居紐約市,經常在洛杉磯工作。身兼作家、演員、美食生活家等多種身分。她熱愛巧克力可頌,嗜讀青少年小說。《福氣烘焙坊》是她的第一本著作。
譯者簡介:
呂玉嬋
專事筆譯。自幼在烘焙坊長大,無緣學會以點心施展魔法,卻深信點心具有帶給人快樂的魔力。
章節試閱:
序幕 一撮魔法
就在福蘿絲滿十歲的那年夏天,她看見媽媽把閃電揉進一盆麵團,當下毫無疑問地明白了一件事──原來,她的爸媽一直在福氣烘焙坊裡施展魔法。
在那個月,高家最小的孩子,也就是六歲的肯尼,在火車站裡亂逛,糊裡糊塗走進門沒關上的繼電器室,摸到不該摸的旋鈕,差一點觸電而死。幸好,電流的強度只是讓他頭髮一根根站起來,被送進醫院。
蘿絲的媽媽波蒂聽說肯尼昏迷不醒,便把烘焙坊的店門關上,說道:「沒時間烤餅乾了。」然後,她便開始在廚房工作,既不吃飯,也不睡覺,幾個晚上過去了,她還在忙。蘿絲的爸爸亞伯只得負責照顧蘿絲的弟弟妹妹,蘿絲曾請求媽媽讓她到廚房幫忙,卻被改派去跑腿,到市區買一些麵粉、黑巧克力和大溪地香草。
到了上週日晚間,整個夏天最猛烈的暴風雨襲擊災難鎮,雷電交加,滂沱大雨像一把接一把的碎石重重砸在屋頂上。波蒂宣布:「就是現在!」
亞伯說:「雨這麼急,風這麼大,我們不能丟下孩子不管。」
波蒂用力點頭,「我想,我們只能帶他們一塊去了。」她轉身朝樓上大喊:「孩子們,我們要去戶外教學嘍!」
蘿絲的爸爸把她和哥哥、弟弟、妹妹塞進家裡那輛小麵包車,還帶了一只刮痕累累的藍色寬口大玻璃瓶。蘿絲興奮地打起嗝來。
狂風暴雨晃動行駛中的麵包車,害得車子差點滑到路旁,可是亞伯咬緊了牙根,堅持繼續往禿子峰寸草不生的山頂開去。
停好車後,亞伯問妻子:「你確定要這麼做嗎?」
波蒂旋開寬口瓶的蓋子,「肯尼小小年紀就遇到這種事,我起碼得試一試。」接著,她踹開車門,往外衝進大雨中。
蘿絲看著媽媽迎著暴風雨,搖搖晃晃地走到空地中央,取下瓶蓋,將瓶子高舉到頭頂上方。
就在那時,一道閃電劈頭打下。
轟隆一聲,把人嚇得血液都停止流動了,第一道閃光將天空劈成兩半,然後直直落到瓶子裡,照亮了整片山丘。蘿絲的媽媽一下子全身發亮,好像整個人是由光打造的。
「媽!」蘿絲大喊一聲,也想衝出車門,但是亞伯拉住了她。
他說:「還沒好!」轟隆,又是一道閃電,接著又是一道──
之後,蘿絲不曉得是亮光還是眼淚,害她的視線變得模糊。
「媽!」她抽抽噎噎地哭喊著。
這時,麵包車的車門打開了,媽媽鑽回車裡,渾身溼透,聞起來像是正在發熱的烤箱。不過,除此之外,她看起來安然無恙。蘿絲目不轉睛地看著瓶子,數不清的藍色火光一閃一滅,發出劈里啪啦的聲響。
波蒂說:「馬上開回家,這是最後一項材料。」
一回到家,大人馬上打發小孩上床睡覺,蘿絲卻偷偷醒著沒睡,在一旁觀察媽媽工作。
波蒂站在裝滿平滑白色麵團的金屬攪拌盆前,小心翼翼地將寬口瓶拿到攪拌盆上方,打開蓋子,忽隱忽現的藍色火光從瓶子竄出,像蛇一樣,彎彎曲曲地鑽進麵團,把整盆麵團的東西染成發光的青綠色。
波蒂拿起湯匙攪動麵團,口中喃喃念著:「雷電雷電快走開。」接下來,她把麵團倒入長條烤模後送進烤箱。她關上烤箱門,沒有轉頭看一眼便說:「福蘿絲,你應該待在床上的。」
那一晚蘿絲沒有睡好,夢見了好多好多的閃電,夢見媽媽全身發出灼熱的橘色電光,對著她搖搖手指,要她上床睡覺。
到了早上,波蒂把麵包放在盤子上,拿起擠花袋,往上頭鋪了薄薄一層白糖霜,然後對亞伯大喊:「該出門了!」她對著蘿絲勾勾手指,「你也來吧。」
於是,蘿絲和爸媽一同前往肯尼的病房。
蘿絲認為肯尼的外表看起來還好,不過比平常安靜多了,臉色有點發青。肯尼身上連接著看起來很嚇人的機器,小房間裡微弱的嗶嗶聲就是他的脈搏節奏。
肯尼的媽媽抬起頭,看見福太太便哭了起來。她說:「波蒂,現在再吃魔法點心也來不及了!」可是蘿絲的媽媽只管把一小塊麵包小心塞入肯尼的嘴唇間。
過了好久好久,什麼動靜也沒有。
接著,一陣幾乎聽不見的吞嚥聲傳出來了。
波蒂又把一塊大一點的麵包塞進肯尼的嘴裡,這一回肯尼的舌頭動了動,吞嚥的聲音也變大了。於是,波蒂塞進一大口的量,只見肯尼的下巴好像自動動了起來,他嚼一嚼,吞下去,還沒張開眼睛就說:「有沒有牛奶可以配啊?」

在那一刻,蘿絲才了解傳言是真的:福氣烘焙坊的糕餅點心的確具有魔法。她的父母住在小鎮,開的是小型麵包車,有時腰上還繫著霹靂腰包,可是他們是廚房裡的魔法師。
蘿絲忍不住想著:我也會成為廚房裡的魔法師嗎?


1 災難鎮上災難多

肯尼被救活後過了兩年,災難鎮陸續發生大大小小的災難,蘿絲該見識的都見識過了,並且看著爸媽低調解決了所有的災難。
當魯先生不時夢遊走到別人家的草坪,波蒂拿了個超大的盆子,放入麵粉、紅糖、雞蛋、豆蔻,以及亞伯辛苦收集來的黃鼬的呵欠,替魯先生烤了一批熟睡肉桂奶油酥餅。從此,魯先生再也不會夢遊了。
人高馬大的華先生困在井底的那一次,消防隊沒辦法拉他上來,亞伯便用藍色寬口玻璃瓶捕捉雲的尾巴,接著波蒂利用這項材料烤出香酥鬆脆的白雲馬卡龍。他們把盒子垂到井裡,華先生大喊:「福太太,現在好像不是吃甜點的好時機!但是好好吃哦!」他狼吞虎嚥地塞了二十四個馬卡龍,吃下肚後,自己就輕鬆地從井底爬上地面,他簡直是飄上來的。
災難戲院準備上演《奧克拉荷馬!》歌舞劇時,退休的歌劇演唱家里拉太太在最後一次彩排時發現自己倒嗓,無法上台表演,波蒂替她烤了唱歌薑餅。為了做這種餅乾,蘿絲奉命去市場買生薑根,亞伯則收集了夜鶯的鳴唱──這件差事只能在晚上進行。
而且得要遠赴德國才收集得到。
平常亞伯並不介意為了收集魔法材料而冒險犯難,只有一次例外,就是必須收集蜜蜂螫針的那一回。他總是會多帶一點材料回家,儲存在藍色寬口玻璃瓶內,貼上標籤,藏在福氣烘焙坊的廚房──除了亞伯和波蒂,沒有人知道藏在哪裡。
他們通常會差遣蘿絲去收集比較常見而安全的材料,像是雞蛋、麵粉、牛奶與堅果。蘿絲必須應付的危機,通常是她三歲大的妹妹所造成的意外。

七月十三日的早晨,蘿絲聽見一陣叮叮噹噹的聲響便醒了過來。那是金屬碗盆掉到廚房瓷磚地板上的聲音,一般人聽見這種激烈的撞擊聲,連脖子上的毛髮都會一根根站起來,蘿絲卻只是翻翻眼白。
媽媽大喊:「蘿絲!你可不可以下樓到廚房來?」
蘿絲強迫自己離開床鋪,搖搖晃晃走下木梯,身上還穿著貼身上衣和棉絨短褲。
福家的廚房就是福氣烘焙坊的廚房。在災難鎮熱鬧的街上,蘿絲的爸媽把臨街向陽的房間拿來做生意。在這樣的房間裡,多數家庭會擺上沙發和電視,福家的這一間則放置了擺滿餡餅點心的櫃台、收銀機與幾張供客人休息的座椅。
波蒂站在廚房中央,四周一片狼藉,有摔落的金屬盆、一堆又一堆的麵粉、一袋翻倒的砂糖、十幾個碎雞蛋的鮮橘色蛋黃。白色的低筋麵粉猶如煙霧一般在半空中翻滾。
蘿絲的妹妹福芭莉坐在地板上,脖子掛著拍立得相機,臉頰被生雞蛋弄得髒兮兮。她笑咪咪地拍下災難現場的照片。
波蒂開口說話了:「福芭莉,你在廚房到處亂跑,撞翻罌粟馬芬的所有材料。你不是不知道,客人正等著買我們的馬芬,現在可好了,他們沒得吃了。」
小莉皺起眉頭,覺得不好意思,接著馬上就嘻嘻哈哈地跑出廚房。她年紀還小,難過的事情一轉眼就忘光光了。
波蒂兩手一攤,哈哈大笑,「誰叫這孩子這麼可愛呢!」
蘿絲看著亂七八糟的地面,張大了嘴,「需要幫忙打掃嗎?」
「不用了,我會叫你爸爸過來整理。不過呢──」波蒂交給蘿絲一張用潦草字跡寫在信封背面的清單,不假思索地說:「你騎腳踏車到街上買這些材料。」她又看了一眼地上的慘狀。「有點急。」
蘿絲說:「沒問題,媽。」她很願意替媽媽跑腿。
「啊!」波蒂大叫一聲,「我差點忘了。」她拿下掛在脖子上的銀鍊交給蘿絲。鍊子上繫的東西,蘿絲一直以為是護身符,不過仔細一瞧,才發現原來是一把外形像個迷你打蛋器的銀色鑰匙。
「去鎖匠那裡複製這把鑰匙,我們馬上就需要備用鑰匙。蘿絲,這件事情非常非常重要。」
蘿絲仔細翻看這把鑰匙,鑰匙很精美,像一隻所有腳趾都併攏的蜘蛛。她注意到媽媽一直把鑰匙像是護身符一樣掛在脖子上,始終以為這不過是媽媽挑選的另一個古怪的首飾,就像那枚翅膀有十幾公分寬的蝴蝶胸針,或者帽子形狀的帽飾。
「事情辦好後,你可以去史家商店給自己買個甜甜圈。雖然我不知道你怎麼會看上那裡的甜甜圈,品質那麼差。」
其實,蘿絲討厭史家商店賣的甜甜圈,太乾又沒嚼勁,味道還有點像咳嗽糖漿。不過話說回來,在一家名為「史家甜甜圈專賣店兼汽車修理廠」的地方,你還能期待買到怎樣的甜甜圈呢?可是,買甜甜圈代表著可以往史戴文伸出的手心放下七角五毛錢。
史戴文跟蘿絲一樣十二歲,看起來卻大她好幾歲,他是災難鎮合唱團裡的男高音,金棕色的劉海垂到眼睛,他還知道怎樣修補汽車的風扇皮帶。
在學校走廊上當史戴文迎面走來時,蘿絲就會垂下目光盯著自己的鞋子。事實上,蘿絲最常跟史戴文說的一句話,是在收下甜甜圈後說道:「謝謝。」不過,在她的想像中,他們倆會騎著腳踏車沿著河岸馳騁,在草原野餐,一起朗讀詩歌,讓長長的青草把臉搔得癢癢的,還會在秋天的街燈下親吻。在等著與史戴文一同實現的活動清單中,說不定蘿絲今天能夠完成其中一項,但也許根本就不可能,他怎麼會喜歡上一個烘焙坊的女孩?
蘿絲轉身準備上樓換衣服。
波蒂又大聲說:「噢,還有一件事!帶弟弟一塊去。」
蘿絲的視線越過凌亂的廚房,穿過後門,看向後院,弟弟福薩奇在巨大的跳跳床上,一面興致勃勃地蹦蹦跳跳,一面鬼吼鬼叫,身上還穿著睡衣。
蘿絲慘叫一聲,用腳踏車載運材料已經很辛苦了,帶著薩奇到處跑更是吃力。

一、白氏雜糧行,罌粟籽一磅。

來到白氏雜糧行,蘿絲把腳踏車停在店面口,帶著薩奇走進店裡。誰都不可能錯過白氏雜糧行,災難鎮只有這家店的外形像顆花生。
薩奇立刻快步走到進口特級衣索比亞火山豆的桶子前,兩隻手伸進桶內,接著抓起幾十顆火山豆往半空扔。蘿絲瞪著弟弟,只見他像個雜耍藝人,手忙腳亂地在火山豆落地前用嘴巴接住。
薩奇才九歲,卻頗有喜劇演員的架式,頂著一頭蓬鬆雜亂的金紅色鬈髮,一張臉幾乎只看得見那長滿雀斑的圓滾滾臉頰,兩道紅色眉毛在眼睛上方動啊動的,一副搞不清狀況的模樣。
蘿絲問:「薩奇,為什麼要這樣啦?」
「我看過阿泰拿爆米花這樣玩,他都接得住耶。」
阿泰是他們的哥哥,也是福家的長子,生得一張讓每個人都為之融化的帥氣面孔,波浪狀的紅髮與狂野的灰色眼睛讓他看起來像西伯利亞哈士奇犬。十五歲的他,每一種運動都很拿手,雖然不是個子最高的那一個,卻永遠是最帥氣的。的確,他是那種能往半空丟一把爆米花,然後用嘴巴全都一一接住的酷男孩。他唯一嫌麻煩不肯做的事,就是在家裡的烘焙坊幫忙。不過他們的爸媽好像不怎麼在意。阿泰的那張臉就像大富翁遊戲裡的「特赦卡」,一年比一年更管用。
白先生本人的體型就像花生,他移動笨重的身軀,從後面的倉庫走出來「喲,是小蘿啊!」他笑咪咪地打招呼。接著,他發現地板上的火山豆,笑容馬上消失。「嘿,薩奇。」
蘿絲硬擠出微笑說道:「我們要買一磅的罌粟籽。」
薩奇搶著說:「馬──上──來──!」白先生是義大利人,薩奇模仿他的腔調,故意強調捲舌音,說這句話的同時,還像義大利人一樣親一下手指頭。白先生見狀鬆開眉頭,笑了起來。
白先生把罌粟籽交給蘿絲,「小蘿,你弟弟好好笑!」
蘿絲也對白先生報以微笑,心裡好希望也能有人認為她跟薩奇一樣有趣。她私底下很愛挖苦人,不過那可不叫幽默風趣。她也不像阿泰那樣爽朗迷人,加上已屆青春期,無法像小莉那樣讓人覺得可愛。她很會做糕餅點心,主要是因為她做事一絲不苟,而且數學很好,但是從來沒有人會讚美她:「哇,蘿絲!你做事好仔細,你的數學真棒。」
蘿絲認為自己只是平凡人,就像電影裡那些路人甲乙丙。唉,也就只能這樣了。
蘿絲向白先生道謝後,將粗麻布袋放到腳踏車前方的置物籃,接著把弟弟拖到外面,兩人騎上腳踏車匆匆離開。
他們努力騎上山丘時,薩奇開口抱怨:「我不懂為什麼我們得去跑腿。是小莉打翻的,應該由她負責。」
「薩奇,她才三歲。」
「我不懂,為什麼我們得在無聊的烘焙坊幫忙,爸媽要是自己經營不了,一開始就不該開店。」
蘿絲喘了口氣,然後回答:「你明知道他們不做點心不行,那是他們與生俱來的天分。還有,這個小鎮沒有他們也不行,每個人都需要我們家的蛋糕、餡餅和馬芬才能過日子,我們這可是在為民服務啊。」
雖然蘿絲常常露出不耐的表情,但內心其實非常喜歡幫忙。她喜歡媽媽看到自己買對所有材料時鬆了一口氣的樣子,喜歡爸爸在自己做出酥脆度恰到好處的奶油酥餅時給她一個擁抱,喜歡小鎮居民咬下第一口溫熱的巧克力可頌後快樂地哼起歌來。有些材料很普通,有些材料很怪異,這些材料混合後帶給人幸福的感受,有時甚至不只是幸福而已。
「這個嘛,我要查一下災難鎮童工法,因為我很肯定,爸媽對我們所做的事情是違法的。」
蘿絲放慢速度,當薩奇超前她時,她緊緊捏住鼻子。「你的體臭也違法了。」
薩奇嚇得倒吸一口氣,連忙辯解:「我才沒有體臭!」接著卻舉起手臂,仔細聞了一聞。「好啦,可能有一點點啦!」

二、蘿倫花店,罌粟花十二朵。

蘿絲和薩奇來到花店,發現花店老闆蘿倫在角落一張舒適的椅子上睡著了。災難鎮的每個人都很好奇蘿倫的實際年齡,大家都認為,她起碼有九十歲。
這裡看起來不像花店,反而比較像是自家客廳。金黃色的陽光透過百葉窗灑落在小沙發上,一隻肥嘟嘟的虎斑貓伸長前腳,趴在滿布塵埃的火爐旁。窗邊擺了一排花瓶,瓶內插滿了你所想像得到的各式花卉,還有十幾個籃子從天花板垂吊下來,茂密的綠色藤蔓溢出了籃外。
蘿絲撥開拂面的常春藤,故意清了清喉嚨。
蘿倫緩緩張開眼睛問:「誰啊?」
蘿絲回答:「是我福蘿絲。」
「哦。」蘿倫咕噥了幾聲,好像不高興居然有客人上門來。「你……想……買什麼呢?」她一面問,一面站起來,然後喘著氣拖著腳步,朝窗戶底下的花瓶走去。
蘿絲說:「請給我十二朵罌粟花。」
蘿倫咕噥著,彎腰抽出幾朵花瓣像紙一樣薄的紅花。當她朝薩奇看過去時,突然精神一振。「是你嗎,阿泰?你看起來……縮水了。」
薩奇哈哈大笑,很得意被誤認成哥哥。他說:「哎呀,不是啦,我是薩奇,大家都說我們長得很像。」
蘿倫再度咕噥著,「阿泰那個小帥哥到外地上大學後,我一定會想念他。」
每個人都很好奇,到了離開災難鎮的年紀時,活躍帥氣的阿泰有什麼打算。他似乎註定要離開,正如同蘿絲似乎註定會留下來一樣。她很想知道,假如她留在災難鎮,最後會不會像賣花的蘿倫一樣呢?沒事可做,大白天窩在椅子上打瞌睡,等著神奇驚喜的事情發生,同時又知道那種事情永遠不會發生。
不過,離開小鎮就等於離開烘焙坊,那樣的話,她永遠無法知道媽媽把那些神奇的藍色寬口瓶藏在哪裡,也永遠學不會怎麼把少許的北風混入糖霜,好讓糖霜融化冷漠之人的鐵石心腸。她也永遠無法明白如何調整青蛙眼睛、火山熔岩與小蘇打粉之間的反應作用──媽媽曾經告訴過她,這些東西加在一塊,可以讓斷骨幾乎馬上癒合。
蘿倫一面用牛皮紙包紮罌粟花,一面說:「蘿絲,那你呢?有沒有發生什麼有趣的事?交男朋友了沒啊?」
「照顧薩奇就夠我忙的了。」蘿絲的語氣有一點衝。
這是事實,她根本沒空跟男生約會。就算她真的有時間,大概也不會跟男生出去吧。約會這檔事感覺好奇怪,讓人提不起勁。她渴望跟史戴文一塊站在麻雀丘的山頂,眺望廣闊的災難鎮,秋風會吹拂他們的頭髮,也吹得樹葉沙沙作響。不過,那才不叫約會呢。
儘管如此,為了史戴文,今天早上出門前,蘿絲還特地洗了個澡,梳理及肩的黑髮,套上最愛的那件牛仔褲,以及裝飾著不多也不少(其實只有一點點)的蕾絲的藍色上衣。她知道自己不難看,卻也不足以讓人驚豔。蘿絲相信,如果自己有一、兩項可取之處,一定是潛藏於她的內心,而不是展現在外表。
媽媽似乎也同意這一點,她曾經說過:「你跟別的女生不一樣,你的數學很強!」
她為什麼不能兩者兼具呢──數學好,人又漂亮?想著想著,蘿絲拿著罌粟花,同薩奇離開了花店。

三、白楊露天市場,青蘋果兩磅。

來到鐵道前,姊弟倆開始拚命踩動踏板,越過了鐵道,抵達白楊露天市場。一大清早,市場裡人潮洶湧,成排的蔬果攤之間的小徑彷彿塞車的大馬路。
蘿絲在空中揮動一隻手,大聲喊:「我要買蘋果!」
「第三排!」一個男人從桃子堆得比他的頭還高的攤位後方大喊。
薩奇像舉啞鈴一樣,突然從攤位上拿起兩顆巨大的奶油瓜,阻礙了人潮的流動。
「你在幹嘛?」
他漲紅著臉,喘著氣說道:「我要變強壯,像阿泰一樣。我跟阿泰要當運動選手,我絕不會留在災難鎮一輩子烤蛋糕。」
蘿絲從薩奇往前伸展的手臂搶下奶油瓜,將它們放回原位,然後低聲對薩奇說:「可是我們能幫助別人,就像會做點心的善良巫師。」
薩奇問:「如果我們真的是巫師,那我們的魔杖、貓頭鷹和魔法帽在哪呢?還有,我們的死對頭是誰?姊,面對現實吧,我們只是做麵包蛋糕的,你困在這裡烤蛋糕時,我跟阿泰已經飛到法國當球鞋廣告的模特兒。」
薩奇踩著腳踏車離去,留下蘿絲獨自抱著那堆壓得手臂開始抖動的蘋果。

四、克氏鎖行,你曉得該做什麼。

在小鎮外圍一間生鏽破屋裡,蘿絲把打蛋器形狀的精美鑰匙交給克先生,克先生透過跟漢堡一樣厚的眼鏡鏡片仔細研究鑰匙。
小屋沒有窗戶,裡面每一樣東西都覆蓋著一層灰塵,好像克先生才剛度了長假回來。蘿絲用嘴巴呼吸,空氣吸起來像金屬的味道。
克先生說:「這起碼要一個鐘頭才會好,你待會再來一趟。」
薩奇發出誇張的哀號,蘿絲卻很開心,克氏鎖行就在麻雀丘的山腳,而史家商店就在山頂。
她說:「喂,老弟,我們去爬麻雀丘吧。」
薩奇說:「我才不要!天氣這麼熱,我才不想爬山呢,我要去看看糖果店有沒有新口味的豆豆糖。」
蘿絲抓住他的肩膀說:「走嘛,爬上去很好玩喔,我們可以站在瞭望台邊找找我們家在哪裡,而且我會買甜甜圈給你吃。」
薩奇說:「好吧,但是──」他把一根手指舉得很高,「甜甜圈得讓我自己挑!」

五、史家甜甜圈專賣店兼汽車修理廠。

他們爬到山頂時,蘿絲早已氣喘吁吁了。史家商店是一間不起眼的簡陋水泥小屋,以老舊的汽車零件當作裝飾,地上的輪胎裡長出了三色菫,釘在門框上的破舊擋泥板掛著一個甜甜圈形狀的招牌。
蘿絲流了汗,黑色劉海黏在額頭上,她用發顫的手指把頭髮撥開。她是那種不怕蜘蛛、不怕髒兮兮的破單車,也不怕被熱烤爐燙傷手指的女孩,這些事她通通遇過很多次了,但是走進她喜歡的男孩子所在的房間?那太恐怖了。
正當蘿絲鼓起勇氣,準備沿著車道進入店裡,只見史戴文一陣風似地,騎著電動腳踏車經過她的身邊,順著山坡往下急馳,金色劉海上下翻飛。看樣子他爸爸早上讓他放假。
蘿絲突然一陣反胃,就像盪鞦韆盪太高時的感覺,胃落後了身體一拍,心臟像甲板上的魚一樣,在體內撲稜稜地亂跳。
她看著他愈騎愈遠,發誓他曾經轉過頭一秒鐘,望了自己一眼。
薩奇已經悠哉悠哉地走上了瞭望台,爬到欄杆的第二層橫木。「哎呀,蘿絲,你看。」蘿絲心頭一驚,連忙小跑步過去,看看發生了什麼事:只見一列警車沿著彎彎曲曲穿過小鎮的馬路前進。從麻雀丘的山頂往下看,災難鎮好像一幅畫,車隊則像是劈開這幅畫的藍白兩色刀子。
薩奇問:「他們要去哪?」他變得異常安靜。
蘿絲瞇著眼睛說:「糟糕,我想他們要去我們家。」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0.8 出貨天數
  • 0.8 回信天數
  • 1.3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0.8
回信速度:0.8
缺貨率:1.3 %

近一週瀏覽次數:411262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560411)

✦雙11購物指南✦好書雜貨5折起|-11/28(377)

注目新書(3583)

活動折扣即將截止!(1202)

主題書展 | 5折起(1426)

雜誌活動 | 9折起(40)

文具百貨活動 | 69折起(103)

出版社活動 | 66折起(1142)

日文MOOK(829)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下殺49元(130)

二手書淘寶區│銅板好折扣(36)

二手書書況近全新 | 搶到賺到!(395)

中文書(99633)

中文雜誌(1768)

歐美雜誌(230)

韓文雜誌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768)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379)

二手中文書(450829)

二手簡體書

二手原文書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