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暢銷書 5折起 | 二手書 45元起 | 超取499免運 ★4/2-4/5 連續假期服務調整: ◎超取-正常配送。◎宅配-暫停。◎客服例假日期間暫停服務。
(二手書)不要不要BL
  • (二手書)不要不要BL
  • 商品編號:p0699188259057
  • 店家貨號:11308404835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二手書)不要不要BL

昏暗的房間內,充滿著淫靡的氛圍。 柔軟的床鋪上,兩個人影交纏著,傳出細細的,似乎...

網路價
190元 45元 消費滿100元可得超贈點:1點
付款方式 3%回饋無限拿,讓你週一上班不憂鬱 永豐想獻你:週一滿1500送100刷卡金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無畫線註記
出版日期:2009-07-21
作者:西瓜、柳橙
出版社:威向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862064597
裝訂:平裝
書況:良好
內容簡介:
昏暗的房間內,充滿著淫靡的氛圍。
柔軟的床鋪上,兩個人影交纏著,傳出細細的,似乎在壓抑什麼的喘息聲……

喀搭迅速關上檔案,彭瀲拓在心中尖叫吶喊著。
這啥鬼這啥鬼這啥鬼鬼鬼──
只是借用女友的電腦,沒想到竟會出現以他和好友為主角的色情小說?!
而且女有一聽見自己和好友駱靖禹「什麼都在一起做」時,
竟不是生氣,而是兩眼發亮,興奮得不能自己……

「什麼!?你們不管是撫摸、插入、談戀愛,都是一起嗎?!」
「……」

啥時我們說過這些話了,妳是聽到哪裡去了啊──
章節試閱:
第一章 成為同性戀的第一步

昏暗的房間內,充滿著淫靡的氛圍。柔軟的床鋪上,兩個人影交纏著,傳出細細的,似乎在壓抑什麼的喘息聲。聲音是極富情慾的、有磁性的,讓人一聽便不覺得臉紅起來。
但,那不是女性的嬌媚嗓音,而是男孩特有的沙啞磁性。
走近一瞧,床上半臥著一個襯衫半褪挑染咖啡色短髮的俊秀男孩,那喘息聲便是從他口中而出。
而在男孩的下半身,正有一個黑髮的俊美男人對他壞心的笑著,但那笑容是極度的美豔、極度的讓人屏息。男孩也不禁看傻了,沒發現男人已將男孩的黑色長褲拉鍊給緩緩拉開。
感到下體一陣冰冷,男孩驚呼,發現男人的舉動後便忙著用雙手阻擋遮掩並推開男人,卻被男人的大手一把抓住。男人用健壯的身軀壓制住男孩亂動的雙腳,並且用空著的那一隻手緩緩的將拉鍊裡的粉紅色東西給掏出。看到那可愛的東西時,男人更加邪魅的笑了。接著想都沒有想的,便張開形狀美好的唇,將男孩的東西給含進了口中。
一吞一吐,用著紅嫩的舌頭勾勒著形狀,而且適當的往敏感的前端用舌尖畫了幾圈,便又往下舔舐著那凸起的圓球。男孩承受不了如此的刺激,只能咬緊牙關避免自己逸出羞人的聲音,而細細的喘息聲則是透著悶哼而洩漏了些出來。男人的表情似乎是在舔舐著世間最美味的東西一樣的陶醉,就好像剛吃完苦澀的藥的孩子,拿到一枝超級大棒棒糖開始舔著吃那樣的喜悅、那樣的開心、那樣的讓人覺得美味。
男孩的手腳因為這樣大的刺激而不知不覺的軟了下來,男人則是一樣舔舐著。
這樣淫亂的畫面,讓人看了都有些臉紅心跳。
「啊……」
忽然,似乎受到了什麼刺激,男孩驚呼了出來。隨即發現自己叫出如此羞人的聲音時,連忙咬緊下唇,清純俊秀的臉上滿是一片緋紅。被男人困住的、因為刺激而發軟的雙手雙腳又再度的活動了起來。
「不、不行!你、你不要再……啊……嗯……啊、啊、啊……我、我不、不行了、啊啊啊──」男孩不斷掙扎著,試圖想要從男人的口中將自己的東西抽出,但面對男人的力量他無法動彈,只能夠忍受即將到來的快感並且宣洩。
「啊──」快感到了頂點之後崩壞,承受不住的男孩嘶啞地叫了出來。前端噴灑的乳白液體也通通進入了含著他東西的男人的口中。
在男孩宣洩完後,呈現有些呆滯狀況的男人,緩緩的將嘴裡含著的東西吐出,並且將嘴微微的張開,用舌頭在口腔中翻弄著乳白的液體。
而在男人面前,原本在快感之後有些呆滯的男孩回神以後,看見男人口中那乳白的液體也不禁臉紅了起來,這次連耳根都紅透了。
男人又笑了,毫不猶豫的將口中的液體給吞入,換得的是男孩的驚呼以及驚訝並有些困擾的面孔。
「你……」男孩皺著眉頭,似乎是在苦惱著男人的舉動,也或者是苦惱著自己該怎麼問話。
「你不覺得,很髒嗎?」半晌,男孩有些猶豫的問著眼前人。
「只要是你的東西,怎麼會髒呢?」男人笑著,好聽富有磁性的魔性嗓音,讓人不禁深深醉倒,男孩的臉染上了緋紅,不知道是困窘還是氣惱,他索性撇過頭去不看男人。
「怎麼了,寶貝?」男人皺起眉,將男孩抱了個滿懷。「不喜歡我這樣說嗎?」
「那我以後不要這樣說好了……」男人輕咬男孩白嫩的耳垂,加上呼出的熱氣,惹得男孩身軀一陣顫慄。
「……那你以後要說什麼?」男孩有些好奇,繃著冷硬的聲音問著,順便也躲過男人的舉動。
「我要說……」男人揚起媚惑的笑,有些吊著胃口的,在男孩不耐以及殷切的眼神盼望下緩緩的開口。
「禹的身軀對我來說都是甜的,連禹分泌出來的蜜液也是……」男人輕柔的說著,手中套弄著禹還有些硬度的陽物,而另一隻手則是伸往後面那幽深的穴口。
「啊……」男人的手輕易的伸往禹最敏感的那點,禹禁不住的叫喊了出來。「別……啊!不、不要弄那邊──」男人聽見禹的話後更加賣力的來回抽插著,這舉動將禹逼到了高潮的臨界點。
「啊、啊、啊……嗯……啊啊啊──」被喚作禹的男孩不斷的呻吟出高亢且令人銷魂的聲音。「啊啊啊啊啊啊──不、不行了!啊──」禹大喊著,白色的精液再度噴發了出來,讓自己的腹部以及男人的身軀都沾染到。
釋放之後,禹癱軟的掛在男人的身上,不斷的喘著氣,訴說著方才的雙面夾攻有多麼的令他感到刺激。「換我了,禹……」男人邪佞的笑著,開始吻起懷中人兒,手也迅速將方才禹噴灑出的精液沾了一些滑送進後穴,抽插了好一會,男人從褲子裡掏出蓄勢待發的腫脹陽物,將手伸出來以後,抵住穴口……
「我要進去了……」他如是說著,濃濁的氣息噴灑在禹的耳邊,陽物也推了進去。
「啊……拓!」


「喀搭」清脆的一聲,男人的手迅速的將滑鼠游標移到了上方的關閉鍵,將文件檔給關閉。
「這是什麼東西啊啊啊啊啊──」愣了幾秒鐘後,男人不禁怒吼出來。連在電腦旁的水杯中一半的水都明顯的震了一下,可見他的怒吼有多大聲。怒喊完之後,男人怒瞪著電腦乾淨的桌面上唯一的文件檔,握著滑鼠的手正微微顫抖著,連青筋都冒得一清二楚。
那到底是什麼?是什麼?
男人在心中不斷的反問著自己,俊臉的眉眼之間透露著濃重的殺氣。他再度開啟文件檔,目光緊鎖著最後的「拓」以及前面出現的「禹」字。
那樣的描寫、那樣的敘述……他不想歪都難!
那明明、明明──明明就是寫他,彭瀲拓,跟他最要好的朋友,駱靖禹的、的文章啊!重要的是,那文章還不是正常的,那分明就是做愛過程。
也就是說,那是主角是他跟靖禹的──色情小說?!
一歸結出這個結論,彭瀲拓煩躁的將手蓋上遮住一半的臉。
更重要的是,這篇東西竟然還是出現在他女友的桌面上!這是怎麼一回事?他的親親冷美人女友的電腦桌面上,怎麼會有這種東西呢?!
夢羽怎麼會放這種東西在桌面上呢?他問著自己,這真是個無解的問題。
他的夢羽雖然冷了點、對他淡了點,但是他知道夢羽其實只是因為害羞才會對他這樣,他們交往三個月只有牽過手,但是他已經很滿足了。只要能每天看見夢羽,不管要他做什麼他都願意!而且夢羽這樣子的舉動,其實令他十分開心,因為這樣就代表夢羽不是個隨便的女孩,她一定是在等著與他結婚那天才要將真正的自己奉獻給他的!說他古板也好、說他固執也罷,反正他就是有著傳統男人的忠貞思想以及新新男人的老婆都是對的的觀念。反正,等他畢業之後馬上就會向夢羽求婚!雖然他現在不過大二,但是因為他的聰明才智,他已經快把大四的必修學分給修完,而許多企業也開始在網羅他了!
彭瀲拓想到這,唇上不禁掛著一抹笑。他交疊著雙手來支撐下巴,想著他跟他所愛的夢羽的美好未來,不禁心盪神馳。
但──桌面這篇未註明的文件檔的內容,到底是怎麼回事?
一個疑問打斷了彭瀲拓腦海中的美好幻想,將他拉回了現實。
「咦,拓?」帶著疑惑的磁性嗓音從房門口傳來,打斷了彭瀲拓的思考。
他轉身望向來人,皺眉的神情被放心給取代。「原來是你啊,禹。」他有氣無力的回答著。
「你怎麼啦?」駱靖禹用手撥了撥前頭挑染褐色的瀏海,緩步的走向了在電腦前的彭瀲拓。
「啊……」彭瀲拓不動聲色的將剛剛開啟的文件檔給關閉。「沒什麼啦,只是在想夢羽買這麼久的東西怎麼還沒回來,有些擔心罷了。」隨口應答著,只是想讓好友能夠放心。
「哦……那你在她房裡這麼久,是在上網啊?」駱靖禹不疑有他的相信了說詞,並且提出了另一個疑問。
彭瀲拓正想開口,一個嬌嫩的甜美嗓音就截斷了他的話。
「哈!他一定是在看不可告人的東西啦!」在彭瀲拓心中如同小惡魔的甜美女孩,她的表妹、也是他系上的學妹,正在門邊惡意的笑著調侃。
而彭瀲拓的目光霎時與女孩的目光在空中產生激烈的電光石火。
「妳不說話反而比較可愛。」彭瀲拓沉著聲音開口。而他前方的駱靖禹倒是笑得十分燦爛,連忙貼近門邊的女孩。
「彭學長,你這樣是在說我平常不可愛嗎?」女孩帶著哽咽,明亮眼眸有著霧氣的反問著彭瀲拓。
「拓!」駱靖禹聽見學妹的話後,也轉而怒瞪著彭瀲拓。
他都忘了駱靖禹這損友喜歡這小惡魔!彭瀲拓暗罵了一聲,連忙陪笑著,說:「我並沒有這樣說,不用想太多,學妹。」最後的一句話,彭瀲拓笑著講得有點咬牙切齒。
「那拓學長剛剛是在做什麼呢?」聽見彭瀲拓的話後,小惡魔滿意的笑了笑,並且在話中十分快速的將自己與彭瀲拓的距離給拉近轉而稱呼他為「拓學長」。
「我……」被問得有些啞口無言,彭瀲拓講不出話。「也沒什麼,就在逛逛網站。」隨意的替自己找個藉口搪塞著。他總不能說他剛剛在自己親親女友的桌面上看到主角是他跟他好友駱靖禹的色情小說吧?
「真──的嗎?」學妹拉長了音量問道,惡意的笑容以及滿滿的不信使彭瀲拓有些背後發涼了起來。「我還以為學長是在看不可告人的祕密東西呢。」
「有什麼東西是不可告人的?」彭瀲拓挑挑眉回問著。
「像是A片之類的啊。男生都喜歡躲起來偷偷看,不過其實那也沒什麼的。」學妹隨意的說著,並且往房間中的床鋪上坐了下來。「不過是一對男女在哎哎叫。」
學妹說得不害臊,倒令房裡的兩個男人臉紅了起來。
「學、學妹妳在說什麼啊?」駱靖禹臉紅的對著學妹說著「這種東西不能隨意從女孩子家口中亂說出來的……」駱靖禹越說越小聲,一點威脅性都沒有,但他的曖昧眼光不斷的飄向彭瀲拓。
「我沒有在看那種東西!」彭瀲拓咬著牙證明清白。
「啊?難不成你是在看……那種片子?」學妹看似訝異的說著,眼光中流轉的惡意濃厚。
「什麼片子?」彭瀲拓問著,他相信絕對不是好東西!
一想到這,彭瀲拓不禁生出懷疑。難不成……夢羽桌面上的東西是這小惡魔的傑作?在他進入夢羽房間之前,這小惡魔還在夢羽房間做作業……彭瀲拓一想到這,便篤定的認為一定都是這惡魔將這種東西擺放在自己可人的女友的電腦桌面上,看往自己表妹的目光也多了幾分憤怒。
學妹把玩著頭髮,事不關己的說道:「嘿,這我可不知道,要問問夢羽學姊。」語畢,又是那可愛的笑容。
「什麼?你們在講什麼?」冷脆的嗓音疑惑的在門口詢問。
彭瀲拓的眼中一喜,正欲開口時,學妹迅速的跑到站在房門前的人的身側大聲的說著:「夢羽學姊,剛剛拓學長不知道在妳房間看了什麼片子。」學妹說完之後偏了偏頭:「我在猜可能是那個喔。」
看著兩人謎一樣的對話,彭瀲拓跟駱靖禹都不禁有些疑惑了。
被稱作冰山美人的裴夢羽唇邊帶著點曖昧的笑容看向彭瀲拓:「啊,妳說那個嗎?」
彭瀲拓的背脊不禁竄起了涼意。「夢羽……我──」
「拓,你看G片我也不會怪你的,你想看就跟我說嘛,何必在我不在的時候偷偷的這樣呢?」搶先一步開口的夢羽,假裝擦拭著淚水的說道。
G片──
聽到這個名詞的兩人不禁愣住了。
所謂的G片呢,就是指「GAY片」,而所謂的GAY片就是指「兩個男人在床上翻雲覆雨一副很爽的哎哎叫」──當然有時不只兩個啦。
以上為學妹腐博士的熱心解說。
「誰會看那種東西啊──」彭瀲拓拍掉學妹手上的「熱心解說小腐杖」,臉部表情已經趨近於「囧」的符號。
「夢、夢羽,我怎麼可能會看那種東西呢!」彭瀲拓想解釋的走到夢羽身邊,順便在路過「熱心解說小腐杖」的時候踹了一下「熱心解說小腐杖」。
「你幹嘛踹我的『熱心解說小腐杖』啊!」學妹憤慨吶喊。
「我沒把它拗斷就不錯啦!」
「你說什麼?!你以為你是我表哥就很了不起嗎?!」
「就是說嘛!拓你這樣太過分啦!你看學妹都哭了!」那個曾被彭瀲拓稱為「最好的朋友」的駱靖禹,很有義氣立刻和學妹站在同一陣線,還不忘把他那早以準備好以備不時之需的藍色格紋小手帕遞給學妹。
彭瀲拓頓時感受到人間冷暖,沒想到自己同窗五年的好友,竟在這個節骨眼上背叛他──啊啊,反正不過是五年、五年……反正不過是五年然後吃也一起、穿也一起、睡也一起的死黨有什麼了不起嘛嘛嘛嘛嘛──
彭瀲拓隱忍著心中的痛,拉過駱靖禹說道:「都跟你說過這個小惡魔的本性我最清楚,你怎麼還執迷不悟啊?」
駱靖禹聞言,低聲回說:「你才是吧?真正的魔女是我鄰居將近二十年的裴夢羽你聽不懂嗎?」
電光石火彷彿在他們眼神交接中閃爍,那距離很近、很近,近到那兩個腐女死盯著看到口水都快流下,只差沒有拍照錄影。
這時,駱靖禹突然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沒關係啦!反正就算你看G片,或是你有這種傾向,我還是把你當成我的好朋友啊!」他扯開彭瀲拓的手,拍拍他的肩,爽朗的說著。
反正他對同性戀什麼的沒有偏見,更何況對象還是他同窗五年的好友呢!唉,他真善良。
「哼哼……你這種話說得倒是很順……」彭瀲拓勾起邪魅的微笑,「我告訴你,要是我看G片的話你一定也看了不少,我要是GAY,你一定也是GAY!」
「這是什麼鬼道理啊!」
「你忘記了嘛?不管是A片、鬼片、卡通片,我們都會一起租回宿舍看,所以我如果有看G片的傾向,你一定也有!」
「什麼!?你剛剛是說你們不管是撫摸、插入、談戀愛,都是一起嗎?!」在充滿男聲的爭吵裡,不尋常的出現女聲的干擾,而且臺詞也讓現場頓時降到冰點。
耳朵有問題啊?根本就不記得彭瀲拓有說到跟上述有關的字眼,還是他們的耳朵才有問題,剛剛的那段臺詞不會是那兩個在旁邊站了很久的女生說的吧?
「啊……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
「哈哈哈……」
「嘿嘿……」
……一定是聽錯了。

從高中的時候,彭瀲拓跟駱靖禹就是朋友了。
而且他們的感情十分之要好,宿舍住一起、吃飯一起、穿也一起、睡也……啊不是,我是說他們在同一個屋簷下睡覺,絕對絕對不是在同一張床上兩個人赤裸裸的擁抱在一起!而且他們還約好長大後,妻子也一起娶(才沒有做這種約定囧)。
總之他們就是很要好、很要好,要好到全校甚至是外校的人都誤以為他們是GAY就對了。
好啦!其中還加上了高中學校一些「誤入歧途」的女孩子們的穿鑿附會,才會被所有的人誤以為他們是GAY。
雖然在這種謠言滿天飛的環境下,他們還是秉持著「羅密歐與茱麗葉」的精神,堅持到底,做了好朋友五年!
「我喜歡的是女人。」彭瀲拓無語的說著。
「我喜歡的也是女生。」駱靖禹無奈的重複。
上述說法已被腐女們自動翻譯為:
「但我愛的是禹。」
「我愛的也是拓。」
反正不管他們聲明多少遍、重複幾百次,全世界的人還是以為他們是情侶,還是以為他們同住一個屋簷下、睡在同一張床上,然後赤裸裸的在做一些「嗯嗯啊啊」的事。就連駱靖禹晚上玩電腦玩太晚,早上太累都會被人解釋為「彭瀲拓昨晚不讓他睡」。
這些理所當然的誤會,就一直伴隨著他們直到大學還「聲聲」不息。
其實這也沒什麼不好,他們也因此收到很多「不具名」的禮物,讓他們在日常生活中不缺零食、娛樂、好消遣。
「可是我一點都不想收到這種東西。」駱靖禹病厭厭地躺在床上,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抱著心上人剛才給的禮物。
「只有你這種笨蛋才會老是在夏天感冒!」彭瀲拓撕開手中的退熱貼,熟練的貼在駱靖禹的額頭,「也只有我這種朋友會老是在七夕照顧你!感謝我吧!」嘆氣,彭瀲拓一把搶過駱靖禹死抱著不放的禮物。搞什麼!抱著這個怎麼睡覺啊!
「放開啊!你這樣棉被會有縫隙!」我扯、我拉!為什麼生病的人還這麼有力氣!?這就是人家說的腎上腺素嗎!?
說什麼駱靖禹就是不肯放,他略帶哭音的對彭瀲拓說:「這是學妹給我的第一份禮物,我就算死也要抱著睡!」嗚嗚……也是最後一份……
畢竟駱靖禹的力量本來就比不過彭瀲拓,瞬間,彭瀲拓就把禮物搶過,強押著駱靖禹要他睡覺。
「收到這種禮物有什麼好珍惜的啊!」彭瀲拓一邊碎碎念,一邊把禮物扔到旁邊,裡面盡是保險套、潤滑液及一張告訴駱靖禹跟彭瀲拓要加油的紙條。
「你能了解我在七夕收到禮物卻發現禮物是這種東西的打擊嗎?」駱靖禹咬著唇,眼光閃爍。
「那你能了解我在七夕的前一天被甩,而且理由還是因為對方覺得我是同性戀的打擊嗎?」其實彭瀲拓比他更想哭。
想到這裡他就覺得莫名其妙,他自認自己到目前為止跟裴夢羽的發展還算順利。雖然交往了三個月連臉都還沒親到只到牽手的階段,且居然還只牽了一次,但他還是認為自己跟夢羽的發展很健全、很順利。
但萬萬沒想到,就在他煩惱著七夕要怎麼跟裴夢羽說駱靖禹感冒了,為了顧及他的生命安全所以要照顧他不能約會的時候,裴夢羽就搶先一步的說了。
「拓,我們分手。」冷淡、平穩、直球,毫無拒絕的餘地,這是命令,只准接受不准反抗。
「為、為什麼!?」彭瀲拓呆了,難道裴夢羽是在氣他七夕不能陪她嗎?不對,他根本就還沒說駱靖禹生病的事,裴夢羽不可能會知道。
「可是我還是要跟你當朋友。」又是一記直球,只准接受,不准反抗。
「嗄、啊?」
「就這樣,你馬上到我的宿舍拿你之前送我的東西,我已經整理好放在桌上了,我跟學妹還有約,先走了!備鑰放在桌子上就行了。」說完,裴夢羽拿起包包,頭也不回的走了。
完全沒有激動的情緒,也沒有什麼「我是不得已」的落淚難捨場景,絲毫不給彭瀲拓反駁的餘地,而且還沒把自己的那一份餐點錢付清。
是說這個裴夢羽可是點了什麼「店家特製巨無霸聖代」一份要價九百三十元,沒付錢就算了,重點是她連吃都還沒吃。
這讓彭瀲拓不禁懷疑自己現在是該要難過的追上裴夢羽來個跪地求合,還是要立刻打電話給駱靖禹,叫他帶錢來順便把那份什麼要價九百三十元的「店家特製巨無霸聖代」解決。
啊……禹發燒了,不能吃冰……

後來,彭瀲拓就自己一個人默默地把什麼要價九百三十元的「店家特製巨無霸聖代」裝到胃袋,然後再喝下自己一開始點的五十五元濃縮咖啡,再走到櫃檯拿出他這個月僅剩的一張藍色鈔票給店員,原本以為至少他還剩下的十五元可以撫慰心痛,沒想到店家還要索取十五元的服務費,就連讓彭瀲拓坐公車到裴夢羽宿舍的機會也不施捨。
啊啊……這世間的冷暖,他已經在這陣子看透啦!
這還不是重點,重點是當他失魂的走到裴夢羽的宿舍,拿了以前送過的禮物,正要離開時,不小心看見了一本放在床邊的筆記本。
「兩人的曖昧情愫」。
他還覺得怎麼標題這麼奇怪,一翻開,裡面有好多的自己跟駱靖禹!
有他們兩個就算了,但是那些照片裡的姿勢和行為可不能說算了啊──
彭瀲拓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有跟駱靖禹這麼露骨的擁抱。
彭瀲拓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有跟駱靖禹在宿舍接吻。
彭瀲拓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有跟駱靖禹在床上撫摸對方。
彭瀲拓更不記得自己什麼時候有跟駱靖禹做那些「嗯啊嗯啊」的事。
彭瀲拓真的真的真的發誓自己不記得有跟駱靖禹做過這些亂七八糟的事啊!
應該說他們根本沒做過這些事。
但是那些事全在筆記本裡的照片出現!旁邊還畫什麼小花跟愛心,還有附註說明。
難不成他會夢遊、他有喝醉、還是他患了失憶症?
他敲破自己的腦袋都不認為自己會去做那些事,而且他完全不能明白為什麼這種東西會放在「前女友」裴夢羽的房間裡。
難道又是那個小惡魔弄的?但是裡面的字跡很明顯就是裴夢羽的。
搞不懂到底是怎麼回事,彭瀲拓情急之下就把那本亂七八糟的筆記本帶回家了。
現在腦袋冷靜下來後,想想,那些根本就是合成照片。
只是,那些照片,又是誰合成的呢?
彭瀲拓在腦袋重新回想昨天的情景,又嘆了一口氣,他拿起削好的蘋果,遞到駱靖禹面前,「吃吧。」至少這個同窗五年的好友也跟他差不多在七夕前後慘遭心上人的幻滅,這讓他心裡小小的安慰了不少。
駱靖禹勉強的睜開幾乎快閉得緊緊的眼皮,瞥了一眼彭瀲拓傳過來的蘋果,「……我……我要削成兔子的形狀才要吃……」而後不屑的轉開頭。
「不要撒這種莫名其妙的嬌!」彭瀲拓咬牙憤道,手卻還是乖乖的照著駱靖禹的要求去做。從以前就是這樣,只要駱靖禹一生病,就會對彭瀲拓撒一些莫名其妙的嬌,應該說,是一些任性到極點的要求。
曾經有一次半夜兩點,駱靖禹頭痛得不得了,彭瀲拓強忍著睡意陪在他身邊,駱靖禹卻告訴彭瀲拓他一定要吃小林煎餅的吊鐘燒,不然他就不讓他睡覺頭也會一直痛,所以彭瀲拓就騎著他的125,在冷得要死的冬天跑到無人的大街上尋找吊鐘燒兩個小時,最後好不容易在一家便利商店店員的手中拿到──不要問為什麼他有,就當他吃剩的吧──回到家的時候才發現駱靖禹早已睡得不醒人事了。
雖然駱靖禹老是對彭瀲拓提一些無理的要求,但至少駱靖禹沒有叫他在冬天的時候弄到西瓜給他吃,不然他還真的不知道要去哪個地方弄到季節不對的水果,彭瀲拓如此的安慰自己。
「拿去。」彭瀲拓再次遞過削成兔子形狀的蘋果給駱靖禹。
「沒有小熊的形狀……」
「那種形狀怎麼削啊!你該不會還要我削長頸鹿、大象、獅子跟老虎吧!?要不要我乾脆連柵欄都雕給你?!」是想動物園想瘋了是不是?!
駱靖禹閃著淚光,抓住彭瀲拓的手,「不是……不是……」
「?」
「是森林裡愉快的好朋友,不是動物園。」
彭瀲拓真的對駱靖禹泛淚的眼神沒輒。
那天晚上,駱靖禹的床頭就擺著一組用蘋果雕成的「森林裡愉快的好朋友」,並且安穩地睡得香香甜甜。
而同樣在那天晚上,彭瀲拓夢見自己日也削、晚也削,要用蘋果雕成孟克的「吶喊」給駱靖禹,而且削到一半,駱靖禹還擅自出現在他的夢境裡,說要以身相許報答他削蘋果給他,大膽的跨坐在彭瀲拓的身上,嚇得他真的差點沒吶喊出來了。
彭瀲拓看到的照片內容,幾乎都快要在夢境裡成真,只是現實中的駱靖禹是男的,而夢裡的駱靖禹卻變成了女的。
彭瀲拓幾乎整夜睡不好,一醒來嚇得滿身是汗,更令他咋舌的是,他竟然有了反應?!
像彭瀲拓這麼有天分的人,世界上難找第二啊!這就是成為同性戀的第一步吧!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0.9 出貨天數
  • 0.7 回信天數
  • 2.7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0.9
回信速度:0.7
缺貨率:2.7 %

近一週瀏覽次數:419890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545671)

注目新書(3001)

暢銷榜✦進來看看吧(59)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每本不到$100(10455)

主題書展(1951)

雜誌活動 | 9折起(180)

文具百貨活動 | 69折起(119)

出版社活動 | 66折起(832)

日文MOOK(883)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下殺49元(96)

二手書書況近全新 | 搶到賺到!(311)

中文書(98437)

中文雜誌(1614)

歐美雜誌(155)

韓文雜誌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901)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452)

二手中文書(437280)

二手簡體書

二手原文書

熱賣相關品

(購買這件商品的人,通常也會購買下列商品。)

TOP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