慶熹紀事(卷二):歌者均成(下)
  • 慶熹紀事(卷二):歌者均成(下)
  • 商品編號:p0699180071079
  • 店家貨號:11100867734
  • 購買人次:1
  • 銷售件數:1

慶熹紀事(卷二):歌者均成(下)

★榮獲「中國網絡小說好看榜」年度武俠權謀小說桂冠、「小說閱讀榜」年度最值得期待新...

網路價
280元 221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2 點
付款方式 零用錢get!刷這張3%回饋無上限 賺10%最後一天!刷花旗滿1萬5送1仟5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出版日期:2019-01-23
作者:紅豬俠
出版社:英屬維京群島商高寶國際有限公司台灣分公司
ISBN/ISSN:9789863616399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榮獲「中國網絡小說好看榜」年度武俠權謀小說桂冠、「小說閱讀榜」年度最值得期待新作
★千萬讀者引頸期盼十六年!武俠迷一生必讀的宮廷權謀大作!
★鳳儀影業、湖南衛視聯手影視化!

比《慶餘年》更隱忍果決的權謀之術,
比《琅琊榜》更快意恩仇的家國情懷!

慶熹紀事 卷二 歌者均成(下)
帷幄弓刀,闕下風雲,十載一心局四海。
江山崩亂,家國沉浮,兩世一身御乾坤。

血淚盈襟,面不改色,他在宮廷內外大江南北,囊括英才,收羅舊部,上下縱橫,只為利劍出鞘之時,斬除奸邪,雪盡仇恥。

四方烽火起,暗中浪潮湧。以貪欲點燃的戰火,逐漸延燒中原各地……

東王世子杜閔北上煽動太后未果,聯合成親王起事也因故失利,就連安撫倭寇的白銀都遭人劫走不知所蹤,種種失利讓他最後決定鋌而走險,弒父奪權起兵。

而面對中原皇帝拋出來的赤裸裸誘惑,大理皇子段秉在宋別誘導之下也興起了與杜閔一樣的心思──殺父奪位,出兵攻打被中原奪走多年的大理故土。

南方戰亂起,北方戰事也進入了膠著狀態。受到皇帝密令的辟邪,借病與黎燦偷離軍營,跨越險峻的高山,前往大單于的營帳。

然而等在那裡的,卻是絲毫不遜色於離都宮廷中的爾虞我詐,心機算計……
作者簡介:
紅豬俠
女,來自上海,知名武俠作家。作品筆力非常,大氣磅礡,清冽古樸,環環相扣,邏輯嚴密,寥寥數筆即可牽動人心。擅長刻畫運籌帷幄、決斷深刻的人物,書寫波譎雲詭、佈局精妙、格局豁達的史詩傳奇故事。作品《慶熹紀事》先後在《今古傳奇• 武俠版》及各大網絡平臺連載,深受讀者歡迎,超高口碑令其成為古代權謀小說的經典之作。
代表作品有《慶熹紀事》、「神州鐵捕」系列、《梵音》等。
章節試閱:
三十八 大理王

眼看三更天時,大理城上風雷大作,片刻工夫,烏雲奔湧,將滿天繁星遮得不見。
大理王段希看著靜靜一道亮麗閃電過後,等著焦雷在靜遠殿上轟然炸響。
「呵。」
段希猛抽了一口氣,在驚雷餘韻中打了個寒顫。
像是有人悄聲開了門走入,一股室外潮濕冰冷的空氣撲在他的背上。段希轉過身,一個清瘦的黑衣中年人,正立在奏案前,在昏暗燈光下心不在焉地翻看著這兩天的奏摺。
「王上睡不著?」那人隨隨便便問道,像是侍駕多年,已不拘禮的近臣。
燭光搖曳,黑衣人的身形似乎跟著飄蕩,段希不免覺得眼前的,只是一條魂魄。
「相邁?」段希不禁脫口而出,「你是來看我的嗎?」
黑衣人似笑出了聲,輕輕合上奏摺,轉臉道:「我不是金相邁。」
「那還會是誰呢?」段希仍看不清黑衣人的面目,疑惑道。
「如此看來,王上的故友可不算多。」黑衣人嘆了口氣,走近了些。
寂靜中,稍縱即逝的強光照亮了黑衣人的面龐,段希卻覺從不相識,困惑驚恐之下喝問道:「誰?刺客?」
他拔高的聲音淹沒在雷聲中,黑衣人伸手拿住奏案上的燭臺,慢慢走到段希面前。
「原來王上已不認得我了。」燭光將黑衣人儒雅面目映得清楚,中年人清俊含笑,道:「我是宋別。」
大雨傾瀉如注,碩大的雨滴敲打芭蕉,乒乒乓乓的好不熱鬧,段希仿佛在戲臺上看到了喜歡的武戲段子,情不自禁地微笑起來。
「我看看。」段希怯怯拉住宋別的左手,不曾感到宋別有絲毫退縮,於是摸到他微微彎曲變形的小指,用發顫的嗓音笑道:「果然是我那小書童不錯。相邁死時,還懊惱自己為什麼那麼性急,關門時竟會壓住你的手指。他對我說,年少時最擔心的,便是肅海公老封君為你這根手指向他報仇,生怕你母親手中的銀針當面刺來,因此見你母親時,總是用手掌擋著眼睛。」他愈發控制不住自己雙掌的顫抖,連忙放開宋別枯瘦的手指,抬起頭來,「明珠可好嗎?」
「過得去。」宋別慢慢放下燈,那神色似乎要在夜裡仔仔細細地寫奏摺,仿佛後面就要展開雪白灑金的摺子,伸手取用白玉鎮紙。然而用那樣的氣定神閒從背後緩緩掣出劍來的一瞬間,像是從靜遠殿的地基中湧出無數靈魂低吟著衝天而去,薄如蟬翼的雕雪劍在他手中低沉咆哮,連窗外磅礡的雨聲竟也無法壓制。
段希顫抖著坐正了身子,聲音還算平靜,道:「原來最後要我性命的還是你──是你便好──倘是些不相關的人,我只怕會驚恐亂呼;若是你,我便安心了。」
宋別笑道:「王上雖安心,我卻心中不安。肅海公邸十一代,傳到我這裡卻要弒君叛國,連走近祠堂的面目也無,更不要說死後泉下去見先人。」
段希道:「你也恁地迂腐了。良禽擇木而棲,我非賢君,誤我臣民,殺我忠臣,早不值得大理人追隨……」
「哈哈哈……王上張口就能胡說這種違心的話,真是不由得人不生氣。」宋別笑著喘了氣,道:「王上難道覺得宋別此次進宮來,還會給王上一線生機嗎?難道王上覺得肅海宋家四百餘人還不值得王上償命嗎?難道王上覺得宋別心裡還有一點忠臣孝子的良心嗎?王上一味委屈,就能說動宋別放下手中利劍了嗎?」
他雷聲中不禁大笑,手中雕雪劍低鳴漸漸散亂。「咳。」他舉起衣袖,竟嗆出一口鮮血來。
「來人!刺客!刺客!」大理王見宋別絲毫不為所動,趁機從椅子上滾下身去,向殿外便跑。
宋別幾步上前,攙住大理王踉蹌的身子,勸道:「王上,靜遠宮的奴才們都已被毒斃,風雷交加,王上呼救也不會有侍衛聽到。王上還是留些體面,安然就戮吧。」
段希癱軟在榻上,喃喃道:「宋別,不是寡人要殺你全家,是你母親無禮,在殿上自盡在先,你兄弟五人膽大妄為,意欲謀反……」
「住口!」宋別沉聲喝道:「你為求和,竟不顧廉恥,將已婚公主獻與中原皇帝,我母不甘受辱於中原,力主死戰,為你逼死於朝堂上。你殺我全家之後,命人軍前就地將我處決,致我水師內亂,於寒江上大敗,將士死者上萬,就算沒有我全家身亡,這些將士就不能向你索命了嗎?」
段希惡聲道:「主戰?倘若當年聽從你母和那干武將,死戰中原,大理早已亡國,死者又何止寒江上一萬水師?」
宋別冷笑道:「早就知道你不知廉恥為何物,卻不料竟無賴至斯。」
「在我看來,無賴的卻是你們這些所謂的忠臣賢將:國難當頭,我奉獻公主求和,王室蒙羞,救的卻是大理百姓,你們何曾有一個人體諒過?你們人人叫囂武治,全不顧戰後百姓困苦。早知現在太子不安分,今後必自取滅亡,當年就應聽了相邁的勸諫,投降中原作罷,我爵不下公侯,樂得逍遙自在;公主更無相思之苦,仍在你公府裡恩愛;百姓免於戰亂,與中原通商如故,又有何不可!就是因你們拿著祖宗基業唬寡人,一念之差不但害了公主,一樣害了你全家性命,戰後不到二十年又活生生累死了相邁,今後更會害了我兒和大理無數百姓的性命。而你,鼎鼎肅海公邸小公爺,因一家身亡,便將舉國賣給中原人,難道就不算無恥無賴了嗎?」
宋別不自覺地鬆開攥住大理王衣襟的手指,只覺剎那間天翻地覆,鬱悶難言。他苦笑道:「好、好、好。你說的半分不假,原來這國家由你、由我這裡便爛得透了,無藥可救。」
「宋別、宋別!」段希見宋別殺機重斂,忙拉住他的衣袖哀求道:「你我同窗讀書,一同騎馬習射,我待你比親兄弟還好;你全家雖為我無奈錯殺,我卻行國禮厚葬;宋別!至少看在你女兒明珠的分上!無論如何,我當她親生女兒一般養在宮中,沒有半點加害她的意思。」
「我說一件事與王上聽,只怕王上便會後悔。」宋別嘆了口氣道:「那時噩耗傳入軍中,我羞憤交加,只盼一死了之,若非明珠還在宮中,我那時便自行了斷,怎會苟活到今日,給王上惹出這許多麻煩?」
段希一瞬錯愕,旋即苦笑道:「如你所說,果然後悔莫及。」
宋別笑道:「你厚顏無恥,大理歷代君主中,無出其右者;論到心狠手辣、趕盡殺絕,你卻及不上段秉一分。江山代有新人出,王上大可放心去了。」
段希見他手中透明的長劍又行高舉,知道死期已近,雨聲中拚盡全力大叫救命。
宋別道:「王上少安毋躁。此劍名雕雪,薄如蟬翼,若我的劍法夠快,王上身上連傷口也不會留下。」
段希驚恐萬狀,望著宋別問道:「死……痛不痛……」
宋別想了想,閃電的光芒下展唇微笑:「我試過兩次,卻不覺得甚痛。」
「那就好、那就好……」段希望向殿頂的藻井,喃喃自語,渾身顫抖地等待著。
又是電掣,明麗如同天光普照,段希瞪著雙目,卻無從分辨夾雜在其中的劍光。這一年大理王段希五十五歲,於暴雨驚雷中無聲無息駕崩,身邊陪伴的,只是三十五年前的東宮侍讀一人而已。
「先生……」
古斯琦在殿門口輕聲喚道。
宋別收了劍,替段希合上眼睛,從他花白卻濃密的眉間,還依稀可以追想這位大理王俊雅無匹、騎射皆精的年少時代。
率上千錦衣親貴少年翠嶺間飛騎而過,輕撫著臂上雕鵬羽翎,雲端俯瞰黑白分明、安詳靈秀的大理城,那樣無憂無慮的君王就如被時光洗去了魂魄──宋別只覺這一劍畫蛇添足,自己少年時崇仰的太子殿下,青年時禮尊的王上君主,早在王宮深鎖的惶恐不安中耗盡氣血,只剩乾枯蛇蛻般的軀殼罷了。
「走吧。」宋別一聲嘆息。
暴雨卻不持久,清涼微風中飄送的只是細密的雨絲,古斯琦與他的隨從都是一身漢人短裝扮,在前引路,因穿不慣靴子,只得在宮室濕滑的瓦上踉蹌。宋別身法卻比他們快,因而有暇抬袖擦了擦沾在臉上的雨水。
「先生跟緊了,王宮裡走岔了,只怕出不去呢。」古斯琦回頭對宋別道。
那隨從手持肅海神槍,一路儘量走得威風凜凜,此刻也扭過身子,對宋別點頭催行。
宋別上前道:「且慢。路不能這等走法。」
「為何?」古斯琦問道:「太子爺關照,這裡門前守衛鬆弛,方便脫身。」
「啪!」
古斯琦話音未落,便有一支鋼尖強箭打在他腳下的瓦上。
「有刺客!」對面宮室頂端,一人持弓,呼聲中又射了一箭,直取古斯琦面門。
宋別掠上前去,展臂將來箭捲入袖中,低聲喝道:「快走。」
對面那人似乎吃了一驚,旋即跳下牆頭,躲得不見。
「有刺客!有刺客!」
王宮的侍衛卻如山洪般從各處衝了出來,多數手持弓箭,將宋別等人立足的殿頂團團圍住。
「有埋伏?」古斯琦大驚。
「殿上刺客,快快束手就擒!」為首的將領放聲大呼。
宋別低聲對古斯琦道:「這卻非埋伏,此處本就是侍衛神射大營。只怕是咱們那位太子爺指錯了路呢。」
「先生小心。」古斯琦從腰間撈出彎刀,將一支冷箭劈飛,「我們如何退卻才好?」
宋別道:「正西,翻過宮牆便直抵瀾月園,樹密水曲,就是不能脫身,也能躲藏一陣。」
「好!」古斯琦大喝一聲,便向正西人叢中掠下,淩空袖底打出兩道白煙,向侍衛當頭罩去。
宋別緊隨其後,道:「不管事。」
細雨之中,古斯琦令人聞風喪膽的袖底煙毒也打不甚遠,只是前面兩排侍衛面門沾上劇毒,立時捧著眼睛在地上亂滾。其後侍衛紛紛嚇得倒退,為首將官忙高呼:「放箭!萬不容這些刺客逃脫。」
宋別閃身搶在古斯琦身前,輕彈手指,雨夜裡,毫針竟比雨絲更細小無聲,當即射倒十數人。箭勢因而衰弱,古斯琦手舞鋼刀,擋開箭雨,當先殺出重圍。
這三人足不點地飛奔,身後皆是手持勁弓的侍衛窮追不捨。正西方向的宮牆在望,古斯琦抽了口冷氣,道:「這宮牆竟是這般高的嗎?」
宋別道:「將你揹負的繩索交於我。」
他手持繩索一端,劈手奪過古斯琦隨從手中的肅海神槍,奮力擲出數丈,牢牢戳於地下,隨即騰身而起,足尖點住槍桿,微一借力,便蕩上牆頭。他展臂挽住繩索,向古斯琦招手。
「上來。」
古斯琦大喜,抄住繩索,足蹬宮牆,便向上攀。
宮中侍衛卻跟得極緊,此時也不過在五十步開外,知他們翻過宮牆,便無處捉拿,不用號令,人人張弓就射。
古斯琦眼看就攀上牆頭,卻被利箭穿透肩胛,渾身一顫,幾乎撒手落地。他的隨從見勢不妙,飛身上前抓住他的腳踝,拚力向上一托。古斯琦勉強摳住瓦縫,宋別俯身握住他的手腕,將他拎在牆頭之上。那隨從卻捨不得肅海神槍,腿上已中一箭,仍將長槍自土中拔起,握著槍桿攀繩索而上。
「放箭!」
一股整肅禁軍人馬從散亂的侍衛人叢中衝出,最前一排強弩對準牆頭的宋別和古斯琦射來。那隨從回首一望,臉色大變,以槍尖戳住宮牆磚縫,一躍而起,碩大身軀將宋別和古斯琦擋得嚴嚴實實。只見他空中噴出一口鮮血,背後已中數十箭。
「阿砮!」古斯琦大叫一聲。
那隨從將古斯琦與宋別掩在胸前,三人一同翻過宮牆,滾落在王宮外的亂草中。
古斯琦上前察看那隨從傷勢,卻見他倒於地上向宋別艱難點頭,指了指古斯琦,將手中長槍奮力拋向宋別。
宋別茫然將肅海神槍接在手中,心中陡地一跳:二十餘載,棄而不失,失而復得,難道槍尖之上果有神靈糾纏?
他仰面苦笑,這天上諸位祖宗為何就是不肯放過自己這個逆子?
「走!」
他拉住古斯琦,擺脫所有紛擾似的,向瀾月園深處疾步奔逃。

四更時分,大理王宮四角鐘樓喪鐘齊鳴,自大理城中心,層層向外,隆隆鐘聲交相呼應,一如狂飆的冤魂厲鬼衝撞著疊疊牆壘,整個大理城震得幾欲骨碎筋折。
大理太子段秉驀地從鋪著象牙席的雕花大床上坐起身來,至此時深夜他也未曾有過絲毫睡意,鐘聲更使他精神抖擻,他衝外高呼道:「王桂!王桂!」
「太子爺……」王桂還有些睡眼惺忪,跌跌撞撞跑進來道:「什麼吩咐?」
「你聽見了沒有?」段秉摸索地上的鞋子,問道:「什麼動靜?」
「啊……」王桂這才魂魄還竅,變了顏色,道:「太子爺,聽上去是城中鐘聲都響了。」
「都響了?」段秉明知故問,趿著鞋奔到雨後清爽的夜風裡,仰頭越過圍牆屋脊,向王宮方向望去,「這不對,像是王宮裡的喪鐘。快取我的衣裳來。」
「太子爺,想必是弄錯了吧?這一陣沒聽說宮裡哪位主子……」
「混帳!」段秉道:「除了國王、太后駕崩,絕不許輕動喪鐘,這都不知道嗎?」
「萬萬不會啊。」王桂一面捧來段秉的朝服,服侍段秉更衣,一面疑惑道:「王上昨天還不好好的,太子爺見過的呀。」
段秉道:「無論如何都是起了變故,王宮前候旨總是不錯。」
這時旁邊寢殿的太子妃景優也披了衣裳出來,上前問道:「太子,何故鳴鐘?」
段秉攬住她的肩膀,微笑安撫道:「無事,不妨。我這便去宮裡問。公主一定在殿內,千萬不要走動,這些天苗人作亂,一切以小心為上。」
一干內臣眾星捧月似的,提著燈籠護著段秉往府門處奔,門房的小廝侍衛都已起身,聞訊備了馬來在門前等候。段秉還未上馬,卻見街口燈火通明地來了一路人馬,正是宮中侍衛首領。
「怎麼回事?」段秉拋了韁繩,奔上前顫聲問道。
那侍衛首領滾下鞍來,跪爬上前,抱住段秉的腿放聲痛哭。
確實得手了!
段秉眼前輝光一片,渾身說不出的輕飄溫暖,身上骨肉均在緩緩融化,自有脫胎換骨、魂魄昇騰的快活。他忍不住仰面大叫了一聲,硬生生向後倒去。
「太子爺!」周遭的人都嚇得傻了,片刻後才驚醒過來,七手八腳上前施救。
段秉緊閉的嘴唇終於微微張開,悠悠透了口氣出來,才睜開雙目,便一把抓住那侍衛首領的衣襟,喝問:「究竟怎麼了?」
「先王遭逆賊行刺,一個時辰前駕崩於靜遠宮。」
此言一出,整條街上頓時炸開悲聲,段秉握拳捶地,泣不成聲。
「王上節哀。」那侍衛首領一邊哭,一邊道:「先王遺體還在靜遠宮,王上快請入宮,為先王裝殮。」
「這是正事。」段秉由人攙扶起來,坐上馬去,一面回頭問那侍衛首領,「可曾拿到了刺客?」
那侍衛首領見他灼灼然目光兇惡,立時嚇得止住哭聲,呆了半晌,才道:「臣等無能,雖在殿週邊抓住刺客,卻不料刺客武功高強,最終還是讓他們走脫,只在瀾月園牆邊找到一具刺客屍首。」
「走脫了?」段秉大吃一驚,「怎麼會走脫?」
「刺客武功高強……」
「住口!」段秉勃然大怒道:「先王將性命託付於爾等,不料爾等非但無能,更是職責懈怠。眼前先王大喪,暫不與你們計較,等朝廷平靜了,定要問你們的罪。」
這侍衛首領知段秉覬覦王位已久,又難得為人頗公正講理,從不遷怒於人,故而興沖沖趕來哭喪,搶先叫一聲「王上」。哪知段秉一反常態,將他劈頭痛責,還要治罪,當真弄巧成拙,心下懊惱,著實難以言喻。
他不敢再看段秉陰沉的臉色,一路小心翼翼服侍,眼前王宮大門已開,京畿戍衛大將馬堅當先策馬過來,他更是如蒙大赦,連忙告退。
馬堅已摘去盔上紅纓,泣道:「王上萬請節哀,如今要務當為先王裝殮,加緊城中戒備。」
段秉道:「先王駕崩噩耗傳出,舉國悲慟。若不立即緝拿刺客歸案,萬民睽睽眾目之下,寡人如何當得起一個『孝』字?」
馬堅道:「王上聖明。刑部官員差役,京城禁軍都已聞知噩耗,已然在宮門前候命,只等王上驅遣。」
「好。」段秉用力握了握馬堅的手,點頭道:「聽說侍衛當場擊斃刺客一人,屍首可曾嚴加看管?」
馬堅道:「臣親自察看完畢,交給手下人停在屋內,嚴加把守,不得閒雜人等走近。」
「好。」段秉大喜,攜住馬堅臂膀,泣道:「可見你做事妥當,才堪大用,不枉你兄長臨終託付舉薦一場。」
馬堅悲聲道:「這等要緊時刻,王上還能記得臣的兄長,兄長在天有靈,必定歡喜。」
他二人密密地說話,不覺已過宮門,朝中大臣聽見鐘聲不祥,多數已趕來候命,門前哭聲大作,見段秉騎馬過來,更是伏地號啕。
目錄:
三十五、 椎名
三十六、 如意
三十七、 段秉
三十八、 大理王
三十九、 陸巡
四 十、 吳采鱗
四十一、 苟麗忽
四十二、 堨給
四十三、 謝倫零
四十四、 鐵蘭妃子
四十五、 慈姜
四十六、 赤胡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1.2 出貨天數
  • 0.9 回信天數
  • 1.0 缺貨率%

優良商店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2
回信速度:0.9
缺貨率:1.0 %

近一週瀏覽次數:445912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523307)

注目新書(3341)

活動折扣即將截止!(550)

主題書展 | 5折起(1800)

雜誌活動 | 9折起(610)

文具百貨活動 | 69折起(947)

出版社活動 | 66折起(2691)

日文MOOK(1024)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下殺49元(160)

二手書淘寶區│銅板好折扣(53)

二手書即期品 | 通通一本不留!(1481)

二手書書況近全新 | 搶到賺到!(1286)

中文書(98389)

中文雜誌(1769)

歐美雜誌(310)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915)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591)

唱片CD(241)

二手中文書(414210)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