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 關閉
淺草鬼妻日記(3)妖怪夫婦大鬧修學旅行
  • 淺草鬼妻日記(3)妖怪夫婦大鬧修學旅行
  • 商品編號:p0699172935931
  • 店家貨號:11100855183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淺草鬼妻日記(3)妖怪夫婦大鬧修學旅行

★前「最強鬼妻」出馬,以暴力輕鬆解決淺草妖怪們的事端! ★《妖怪旅館營業中》作者...

網路價
320元 253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2 點
付款方式 日日刷,拿3%!聯名卡回饋無上限 永豐卡限時領回饋!累積滿3萬送3000元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LINE Pay接受LINE Pay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七日鑑賞期內退貨免運費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淺草鬼妻日記(3)妖怪夫婦大鬧修學旅行
出版日期:2018-10-25
作者:友麻碧
譯者:莫秦
出版社:台灣角川股份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575645267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前「最強鬼妻」出馬,以暴力輕鬆解決淺草妖怪們的事端!
★《妖怪旅館營業中》作者友麻碧最新力作!
★《妖怪旅館營業中》系列作累銷70萬冊!

擁有「茨木童子」前世記憶的女高中生茨木真紀,
和同樣由大妖怪轉世的天酒馨與繼見由理彥,
這輩子致力於改善妖怪社會,盡情享受人生!
但是,由前世宿敵「安倍晴明」轉生的叶冬夜,
竟意外揭露三人之間隱藏著重大謊言,
原本和諧的關係也在猜疑中瀕臨崩毀。
這時,他們來到京都進行修學旅行……

在前世的因緣之地──京都,真相逐漸明朗。
而妖怪夫婦能否在旅途中化險為夷,
使他們之間的愛情再度升溫呢?
作者簡介:
友麻碧
出生於福岡。以《僕の嫁の、物騒な嫁入り事情と大魔獣》出道,而後以新筆名展開新作「妖怪旅館營業中」系列連載,引起廣大迴響。改編之漫畫版目前正於B's- LOG COMIC連載中。
譯者簡介:
莫秦
擁有四分之一的日本血統,自小即與內斂安靜的和文化結下不解之緣。曾在東京居住多年,喜歡日本人複雜難解卻善良細膩的內心。熱愛自由、音樂、戲劇和旅行。目前為自由譯者。
章節試閱:
第一章 背負著五芒星的陰陽師

「不,絕對不可能,肯定只是長得很像安倍晴明啦。」
「我不會認錯的,馨!沒有人比我更熟悉那傢伙的靈力。那……絕對是安倍晴明!」
新來的生物老師到校那一天的放學後。
我──茨木真紀,還有青梅竹馬的天酒馨跟繼見由理彥,飛也似地躲進社辦,三人渾身僵硬、顫抖不已,緊急召開小組會議。
「他可是千年以前的人物喔!妳是要說那種遙遠過去的男人到現在還活著嗎?」
「……不,安倍晴明應該相當熟悉能延年益壽的『泰山府君祭』才對。如果是轉世,那就說得通了。畢竟,我們也是這樣。」
我們──由理特別加重這兩個字的語氣。
沒錯,我們前世都是平安時代的大妖怪。
繼見由理彥──我們都叫他「由理」──是纖瘦夢幻的美少年、品學兼優的模範生,過去則是稱作「鵺」的妖怪。平安時代他化身為名叫藤原公任的公卿,以人類身分參與政治。
「確實,這並不是完全沒有可能,只是像個糟糕透頂的惡夢。」
臉露嫌惡之色的是天酒馨。他雖然是黑髮高挑的正統派美男子,但過去可是名為酒吞童子的鬼,統帥大江山的眾妖怪們,以首領身分名震天下。
「……轉……世……」
最後是我,茨木真紀。往昔是酒吞童子的老婆,名叫茨木童子的紅髮女鬼。
平安時代具代表性的前大妖怪們,現在居然縮在一起嚇得臉色發青,實在太丟人了。
不過,那傢伙可是平安時代最強的「妖怪終結者」。
「問題是,叶老師還記不記得身為安倍晴明時的事……」
「我記得喔。」
社辦的門突然喀嚓一聲打開,我們嚇得難掩驚慌失措之色。
連腳步聲都未聽見,甚至連氣息都沒能察覺。
門邊站著一身白袍的生物老師,叶冬夜。
柔軟金髮、纖長雙眸,臉上好整以暇的神情令人惱怒。
他的視線極為冰涼,宛如冷澈寒冰扎著我們。
絲毫沒有改變,跟當時一模一樣。
「嗨,各位。」
可是,與那道銳利目光相反,他舉起單手、狀似熟稔地打了第一聲招呼。
「千年不見呢。實在過太久了,我是滿感謝的啦。大妖怪?三隻妖怪?算了無所謂,反正現在都只不過是學生。我的學生。」
「啊、啊、啊。」
我們沒人能好好講出一句話。我抱著必死的決心站起身,伸手指向那個男人。
「啊啊啊安安安安倍晴明!你是安倍晴明的轉世吧!」
「現在才發現嗎?但我現在不是安倍晴明,我有『叶冬夜』這個新名字。聽起來很帥吧。」
「……」
「而且我是老師。妳該叫我『叶老師』,茨姬。」
語氣淡然、面無表情,依然令人搞不清楚是少一根筋還是在挖苦人。
再說,他叫我稱呼他「叶老師」,自己卻叫我「茨姬」。
難以捉摸又莫名其妙這一點,也跟過往相同。他大剌剌地朝空椅子坐下,邊拉鬆領帶邊厚臉皮地說:「至少端個茶上來吧?整天應付學生,老師我累得要命。」
搞什麼呀,安倍晴明轉世的這傢伙也太沒幹勁了!
不過印象中,安倍晴明這個男人確實總是一副慵懶模樣……
「晴明,你連鞋也不脫就踩進別人家地盤,居然還好意思優哉游哉地跟人要茶喝。這種情況下,就算我們把你揍飛也絲毫不足為奇吧?那個是放到哪去了?我的釘棒……拿過來……」
「真紀,妳冷靜點,打傷人會惹麻煩的。」
劈哩劈哩、轟隆轟隆,包覆在身體表面的靈力驀地繃緊。我變成像某部少年漫畫中叫作超級什麼人的狀態時,馨以非常實際的一句話制止我。
晴明,不,叶老師,對出聲制止的馨,投以滿不在乎的目光。
「酒吞童子嗎?你……該怎麼說?變膽小了耶。」
「啊?我要揍扁你這個混球!」
結果馨中了叶老師的激將法,立刻失去冷靜,怨念瞬間爆發。
也是啦,酒吞童子和安倍晴明,原本在平安京就是對戰過無數次的冤家。
「那個……」
「什麼事?公任大人。」
「哎、哎呦,拜託別再用那個名字叫我,畢竟,過去我還是遭到人類討伐的妖怪──鵺。」
由理臉上掛著複雜的微笑,替叶老師端上一杯剛泡好的熱茶。
他眼中的神采似乎黯淡了幾分。
啊啊,大家內心都對這個男人有所忌憚!
「那個,話說回來,叶老師為什麼要來這裡?」
「為什麼喔,那是因為我被指派為這個『民俗學研究社』的指導老師。」
「……什麼?」
我們大概慢了三拍,才終於有辦法回話。
叶老師似乎覺得我們的反應很有趣,從剛才就一直不懷好意地笑著。
「去找誰抗議都沒有用喔。非常遺憾,我會來這裡是『陰陽局』的指示。」
「陰、陰陽局?」
為什麼……在腦中浮出這個疑問之前,我們立刻就領悟到答案。
「來監視真紀的嗎?」
馨的聲音充滿與剛剛不同的緊張感,如此判斷。
肯定是這樣。為了監視我,才特地派這個男人過來這裡。
換句話說……這個男人原本就隸屬於陰陽局。
「難道我和由理的身分,也已經被陰陽局發現了嗎?我們是酒吞童子和鵺這件事。」
對於馨的提問,叶老師乾脆地回答「那倒是沒有」。
「雖然是有些人略微懷疑,但應該還沒人能夠確定吧。除了我以外。」
不,被你發現才是最糟糕的──我們內心暗自嘟噥。
「……你們不用這麼緊張,我又不會像前世那樣,跟到天涯海角追殺你們。」
接著,叶老師似乎想到什麼有趣的事,呵地笑了一聲。
「我反而是來幫你們獲得幸福的。」
「什麼?」
這個男人在講什麼瘋話?
上輩子明明是我們的仇敵,這時卻說要來幫我們獲得幸福?
對於完全出乎意料的這句話,我們三個只能啞口無言地愣在原地。
「想騙誰呀──你們現在腦中肯定是這樣想的吧?」
大驚。
「是啦,你們會這樣想也是難免,但你們三個現在已經是……人類了吧?」
他深色的眼眸頓時瞇細,別有含意的語氣,不禁令我們吞了一大口口水。
「你想說什麼?」
「你們對妖怪而言,根本就是英雄、是傳說。這一世裡,圖謀不軌想接近你們的大妖怪應該也不少吧?不……不光是那一類傢伙,人類也一樣。只要得知你們的存在,就會想要利用你們的力量。人類更是如此。我的任務就是若有似無地保護你們遠離那些威脅。」
「若有似無是什麼意思?什麼若有似無啦!」
使用模糊言詞隱藏真意,也是這男人一慣的技倆。
「但千萬別掉以輕心。就算你們現在是人類,體內寄宿的靈魂仍舊沒有改變。時光流轉的盡頭,你們會變成什麼、成為誰……陰或陽?會往哪個方向發展?一切都還是未知數。我必須親眼看到最後。」
「……」
完全聽不懂他在鬼扯些什麼。
這傢伙為什麼要看著我們。
叶老師啜飲由理端上的熱茶,回頭望向背後的白板。
『為什麼我們妖怪必須遭到人類趕盡殺絕呢?』
沒錯,這是我們內心永遠的疑問。
叶老師忍不住噗嗤笑了出來。
「呵呵,你們幾個,每天都在討論這種充滿怨念的主題嗎?唉聲嘆氣抱怨不休,真難看耶。都上輩子的事了,不要老是這麼念念不忘啦。」
「唔……」
唔、唔哇啊啊啊啊!我宰了你!
我腦充血地一把抄起旁邊美術社的石膏像。
馨從我身後抓住石膏像說:「真紀住手,殺人會有麻煩!」阻止我失控的行為。
我也是!我也是!早就決定這輩子只要認真展望未來,做為一個身心健全的人類活下去。
可是……不可能忘記的。這個在上輩子交戰無數次的男人。
「所以用不著那麼緊張。我不是說過了,我來這裡是為了幫你們獲得幸福的。」
「在你出現之前,我們已經過得非常幸福了。」
「是嗎?那為什麼……」
氣氛驟變。
那傢伙緩緩站起身,將纖長雙眼瞇得更細。

「為什麼你們要撒謊呢?」

聽到這句話,我們三人各自展現出不同的反應。
原本態度淡然的由理,肩膀突然一震。馨詫異地皺起眉……我則是目不轉睛地狠瞪著他。
「嘴裡說想要獲得幸福,實際上卻隱瞞了前世非常危險又重大的事實。我就是來揭露那些謊言的。」
「別這樣。」
「茨姬,妳的罪孽最為深重。」
不等他講完,我就舉起拳頭狠狠朝眼前桌面搥下。
「不要再說了,安倍晴明……」
我的話裡蘊含深厚的力量,瞪著那傢伙的眼神跟前世毫無兩樣。
不過,對方也毫不退讓。那個男人的目光靜靜凝視著我。
跟打算奪取彼此性命……那個最後的瞬間,一模一樣。
馨仍舊緊皺眉頭,在旁邊沉默地望著我。
「呵呵,茨姬,妳追尋的『理想國度』,究竟是什麼模樣呢?是在充滿虛偽謊言的幸福中,以人類女子的身分度過一生嗎?儘管如此,上輩子的業障看來正要將你們拖上這一世的舞台喔。」
所有人都猶豫著是否該開口。
似乎只要說出一句話,就即將引發什麼事件。
「算了,沒差。就算我不直接揭露你們的『謊言』,星象變動的瞬間遲早會到來,宿緣這種東西是躲不過的。」
「……」
「啊,對了。換個話題,我想要幫你們幾個開特別課程。」
「啊?特別課程?」
叶老師突然將白板上的內容全部擦乾淨,重新寫上今天的主題。
「你們應該不太清楚吧?每個人的『靈力值』。」
然後,他從白袍內側掏出幾張陳舊的紙片,攤開擺在桌上。
他說那是用來模擬式盤的手寫紙片。
「我幫你們分別測一下『靈力值』,知道這個沒有壞處。只有這一點,是比你們的時代進化相當多的領域呢。」
「這一點的確如你所說。但叶老師,你知道這個要做什麼呢?」
「……不愧是公任大人,相當謹慎。」
叶老師稱呼由理時,依然加上了「大人」。
因為藤原公任和安倍晴明在千年以前,可說是上司與下屬的關係。
這麼說來,我想起茨姬在變成鬼之前,因為藤原公任的吩咐,一直都受到安倍晴明的保護。
「你們或許沒辦法相信我,但不曉得這一點對你們來說也可算是種危險。在現代的陰陽界,從這個數值就能得到相當多資訊。」
我們三人望向彼此,內心似乎各有打算。「我要測。」「……我也是。」馨和由理都接受了,所以我也跟著點點頭。
畢竟上次測量靈力值時,我把式盤砸爛了,結果沒測成。
「那麼你們各自拿一張紙,在中間空白的地方滴上自己的血。如果不想被我知道結果,就將那張紙對折兩次再放到桌上。」
我們按照他的話做。
咬破手指讓鮮血滲出,再按上紙片正中央的圓裡,接著將印上血印的紙張折成四分之一大小,擺上桌面。
叶老師俐落地手結刀印。
「恭請五陽靈神,宿曜、宿妖、其高靈呀。揭露天器之血,顯現於此――急急如律令。」
他低聲誦念咒語後,將指尖對準紙片。
瞬間,每張紙片上都浮現閃閃發光的金色五芒星,邊緣驀地出現燒焦痕跡。
這個五芒星也因為安倍晴明而稱作晴明桔梗印。
「已經好了,打開紙片看看吧。」
叶老師周到地轉身面向後方。我們紛紛打開紙片,各自確認自己的數值。

茨木真紀 三三○○○○○ry
天酒馨 一九九○○○○ry
繼見由理彥 一○二○○○○ry

「咦咦!」
馨探頭過來看到我的紙片,不禁發出莫名驚愕的叫聲。
「為、為什麼?為什麼妳的數值高得這麼不像話!」
「我……我哪知道呀。」
「我才馨的一半而已……」
初次得知自己的靈力值,我們各自展現了不同的詫異反應。
理由我明白。
因為我們過去一直認為,三人上輩子是力量在伯仲之間的大妖怪。
「我不用看也大概曉得。茨姬超過三百萬,酒吞童子在兩百萬上下,公任大人差不多是一百萬左右,應該是這樣吧。」
「!」
這傢伙是怎樣,他有超能力嗎?
不,不過是最強的陰陽師罷了。
「你這傢伙,剛剛還說不會看,結果還不是用了能讀取我們紙片的術法。」
「酒吞童子,你少找碴。像我這樣透徹了解妖怪以及靈力值系統的人,就能計算得出來。」
「計算?」
「原本靈力這東西,不過是種『燃料』罷了,個體力量則會因技術和能力等原因相差甚遠。在妖怪裡,『鬼』這一類的靈力值偏高,像鵺這樣的『靈鳥類』,靈力值就是比鬼低,但另一方面油耗也低,消耗量小。大概是這樣吧。」
「……哦。」
回過神來,才發現我們剛剛聽他的話聽得十分專心。
「算了,你們看這個。」
叶老師開始在白板上畫圖。
是三角形的金字塔。他接著從白袍內掏出伸縮教學棒,敲了敲圖,一副老師授課的神態開始說明。
「你們應該曉得吧,陰陽局將歷史上能夠觀測到的妖怪,劃分成不同等級。你們是S級以上的大妖怪,特別是茨姬和酒吞童子,是在歷代也只有發現五隻的SS級大妖怪中的兩隻。」
「……那個分類和靈力值有關嗎?」
心思敏銳的由理出聲詢問。叶老師點頭回「嗯」。
「首先,SS級大妖怪是靈力超過一百萬的存在,要說這是多麼異常的情況……」
他在金字塔的頂點,寫上「靈力值超過一百萬的SS級大妖怪」。
接下來是「超過十萬的S級大妖怪」。
然後,高於一萬的是A級妖怪……以此類推繼續寫上B、C、D等。
「用看的就曉得了吧,S級和SS級之間的差距很大,有道無法跨越的屏障。SS級大妖怪就是如此特異。好,那我要考你們了――」
不曉得他要考什麼,但叶老師使勁地用教學棒敲著白板。
「等等,那為什麼由理……『鵺』沒有被分成SS級大妖怪?」
確實,馨的疑惑合情合理。
明明由理的靈力值低空飛過了一百萬的門檻。
「要問為什麼,那是因為真面目是鵺的藤原公任大人做為一個人,從不曾傷害過人類。而且,如果當時的陰陽寮並沒有保存到那隻大妖怪肉體的一部分,那就連概略的靈力值也無從知曉。」
他的回答相當耐人尋味。
我們想問的問題多得像小山一樣,但這時叶老師叫了一聲「糟糕」,低頭看錶後便著急起來,快步朝門口走去,身上白袍隨著他的移動在空中飄揚。
「我還想再跟你們多聊一些上輩子的事,但現在得去開會了。老師這個工作,要做的事實在有夠多,麻煩死了。那麼,今後也請多多指教囉,各位。」
「……居然說多多指教。」
叶老師離去前,回過頭定睛望著我們。
「最後我再重申一次,我是為了揭露『三個謊言』,讓你們獲得幸福才來的。這就是我的宿命。我是不會手下留情的,你們最好牢牢記住這一點。」
再度強調完自身立場,他就「砰」一聲關上門,喀喀作響地踩著皮鞋離開。
直到漸漸遠去的腳步聲完全消失為止,我們都呆愣在原地。
他雖然說要幫我們獲得幸福,但那副姿態簡直像在下戰帖。
太過單方面了,根本搞不懂他葫蘆裡賣什麼藥。
在暴風雨過後的寂靜中,從剛才臉色就相當難看的馨率先開口:
「欸,那傢伙講的,我們的『謊言』,是指什麼呀?」
「……」
「我完全沒有頭緒,你們兩個知道些什麼嗎?」
我完全無法回答這個問題,從剛剛就只是一直沉默地低垂著頭。
馨肯定沒有漏看我的表情。絕對不可能。
「欸,真紀,妳看著我的臉。」
我沒辦法看他。
「妳……」
就在那瞬間,由理「啪」一聲地拍手,打破現場僵局。
「謊言嗎?」
他將手擺在下巴上,半是嘆息地苦笑。
「那是難免的吧,我們各自都有許多彼此不曉得的事。畢竟,前世死去的時期和懷抱的信念都不一樣呀。」
「可是由理,這我們不是已經在民俗學研究社討論過了,還整理出一個事件表,一起確認過了嗎?你是說即使如此,還是有彼此不知道的事情?」
「馨,畢竟我們終究是外人啊。」
由理這句話聽來冷酷,卻是不爭的事實。
「總會有些不希望別人知道、不想說的事情。我自己倒是記得,我有為了避免觸及這些事而說謊喔。真紀大概也有。然後,馨,你肯定也是吧。」
「我哪有對你們說謊……」
馨握緊拳頭,一臉完全無法接受的表情。
別看他這副德性,其實馨是個相當誠實的男人。他認為自己沒有說謊,而且不想承認自己深信不疑的人們,居然會對自己撒謊吧。
這一點我也相同。我雖然清楚自己的「謊言」,但不曉得他們的謊言。
我不明白。
「現在就先這樣吧。有什麼關係,就算有謊言,但我們的關係和日常生活也不會改變。如果有一天,那些謊言將攤在陽光下,促使情況發生變化,那就到時候再來面對。叶老師講過了,星象變動的瞬間遲早會到來。」
接著由理拋下一句:「修學旅行的委員會快開始了,我要先走囉。」就離開社辦。
雖然這是常有的事,但現在讓人感到些許寂寞。
因為每個人內心都有些無措。
「欸,真紀,妳也有對我撒謊嗎?」
「……嗯。」
我低聲淡淡應答。
「這樣呀。」
馨的回應也頗為冷淡。
那種回覆方式,就像是明瞭即使追問,我肯定也不會回答。
即使如此,馨平靜但確實深受打擊的語氣,令我的胸口隱隱發疼。
為什麼?明明大家一直相處融洽,幸福地活到今天。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0.8 出貨天數
  • 0.8 回信天數
  • 2.1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0.8
回信速度:0.8
缺貨率:2.1 %

近一週瀏覽次數:332857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511086)

◀下殺66折起▶詩人節年中慶-7/8(88)

✦二手書專區✦(5867)

注目新書(3235)

暢銷榜✦進來看看吧(56)

5折內超殺區(3825)

新書$99內超殺區(1011)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每本不到$100(7316)

主題書展(1375)

雜誌活動 | 9折起(34)

文具百貨活動 | 69折起(29)

出版社活動 | 66折起(988)

日文MOOK(782)

中文書(98914)

中文雜誌(1771)

歐美雜誌(139)

韓文雜誌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777)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711)

唱片CD(119)

二手中文書(402297)

[x]
[x]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