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 關閉
(二手書)小團圓
  • (二手書)小團圓
  • 商品編號:p0699172403997
  • 店家貨號:11307324614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熱賣相關品 更多

我是許涼涼
我是許涼涼
網路價 261 購買

(二手書)小團圓

無數讀者千呼萬喚,張愛玲最後、也最神秘的小說遺作終於揭開面紗! 這是一個熱情故事...

網路價
300元 150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1 點
付款方式 不能只有我知道!網購最強卡.馬上辦賺八百 週二限定.刷台新單筆滿1288送100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蓋藏書章
出版日期:2009-02-24
作者:張愛玲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573325208
書況:普通
內容簡介:
無數讀者千呼萬喚,張愛玲最後、也最神秘的小說遺作終於揭開面紗!

這是一個熱情故事,我想表達出愛情的萬轉千迴,
完全幻滅了之後也還有點什麼東西在。
──張愛玲

繁體中文版 全球搶先曝光

九莉還記得她嬰兒時期的景象:人來人往的嘈雜聲中,有一支白銅湯匙塞進她嘴裡,那股鐵腥味真難吃!

這種與生俱來的敏感與驚人的記憶,顯然一直留在她的血液裡。從幼年傳統家族在新舊世代衝擊中的爭鬥、觀念對立的父母籠罩的陰影,到讀書時修道院女中千面百樣的同學、戰時人與人劍拔弩張的緊繃感……點點滴滴的細碎片段,無一不在她生命刻下印記,並開出繁盛的文字。

而就是這種特殊的文采,吸引了邵之雍天天來拜訪九莉。他眼中的光采像捧著一滿杯的水,他說就算這文章是男人寫的,也要去找他,所有能發生的關係都要發生。二十二歲還沒談過戀愛的九莉,覺得這一段時間與生命裏無論什麼別的事都不一樣,恍如沉浸在金色的永生中,讓她不顧一切,即使之雍被說是漢奸、即使他是有婦之夫……

讀中國近代文學,不能不知道張愛玲;讀張愛玲,不能錯過《小團圓》。《小團圓》是張愛玲濃縮畢生心血的顛峰之作,以一貫嘲諷的細膩工筆,刻畫出她最深知的人生素材,餘韻不盡的情感鋪陳已臻爐火純青之境,讀來時時有被針扎人心的滋味,因為故事中男男女女的矛盾掙扎和顛倒迷亂,正映現了我們心底深處諸般複雜的情結。墜入張愛玲的文字世界,就像她所寫的如「混身火燒火辣燙傷了一樣」,難以自拔!
作者簡介:
張愛玲

本名張煐,一九二○年生於上海。二十歲時便以一系列小說令文壇為之驚豔。她的作品主要以上海、南京和香港為故事場景,在荒涼的氛圍中鋪張男女的感情糾葛以及時代的繁華和傾頹。

有人說張愛玲是當代的曹雪芹,文學評論權威夏志清教授更將她的作品與魯迅、茅盾等大師等量齊觀,而日後許多作家都不諱言受到「張派」文風的深刻影響。

張愛玲晚年獨居美國洛杉磯,深居簡出的生活更增添她的神秘色彩,但研究張愛玲的風潮從未止息,並不斷有知名導演取材其作品,近年李安改拍〈色,戒〉,更是轟動各界的代表佳作。

一九九五年九月張愛玲逝於洛杉磯公寓,享年七十四歲。她的友人依照她的遺願,在她生日那天將她的骨灰撒在太平洋,結束了她傳奇的一生。
章節試閱:
九莉只會煮飯,擔任買菜。這天晚上在月下去買蟹殼黃,穿著件緊窄的紫花布短旗袍,直柳柳的身子,半鬈的長髮。燒餅攤上的山東人不免多看了她兩眼,摸不清是什麼路數。歸途明月當頭,她不禁一陣空虛。二十二歲了,寫愛情故事,但是從來沒戀愛過,給人知道不好。

有天下午比比來了。新收回的客室L形,很長。紅磚壁爐。十一月稀薄的陽光從玻璃門射進來,不夠深入,飛絮一樣迷濛。

「有人在雜誌上寫了篇批評,說我好。是個汪政府的官。昨天編輯又來了封信,說他關進監牢了,」她笑著告訴比比,作為這時代的笑話。

起先女編輯文姬把那篇書評的清樣寄來給她看,文筆學魯迅學得非常像。極薄的清樣紙雪白,加上校對的大字硃批,像有一種線裝書,她有點捨不得寄回去。寄了去文姬又來了封信說:「邵君已經失去自由了。他倒是個硬漢,也不要錢。」

九莉有點担憂書評不能發表了──文姬沒提,也許沒問題。一方面她在做白日夢,要救邵之雍出來。

她鄙視年青人的夢。

結果是一個日軍顧問荒木拿著手鎗衝進看守所,才放出來的。此後到上海來的時候,向文姬要了她的住址來看她,穿著舊黑大衣,眉眼很英秀,國語說得有點像湖南話。像個職業志士。

楚娣第一次見面便笑道:「太太一塊來了沒有?」
九莉立刻笑了。中國人過了一個年紀全都有太太,還用得著三姑提醒她?也提得太明顯了點。之雍一面答應著也笑了。

去後楚娣道:「他的眼睛倒是非常亮。」
「你跟你三姑在一起的時候像很小,不跟她在一起的時候又很老練,」之雍說。
他天天來。她們家不興房門整天開著,像有些中國人家一樣。尤其因為有個房客,過道裡門全關著,在他就像住旅館一樣,開著門會使他覺得像闖到別人家裡。但是在客室裡關著門一坐坐很久,九莉實在覺得窘。楚娣只皺著眉半笑著輕聲說了聲:「天天來──!」

她永遠看見他的半側面,背著亮坐在斜對面的沙發椅上,瘦削的面頰,眼窩裡略有些憔悴的陰影,弓形的嘴唇,邊上有稜。沉默了下來的時候,用手去捻沙發椅扶手上的一根毛呢線頭,帶著一絲微笑,目光下視,像捧著一滿杯的水,小心不潑出來。
「你臉上有神的光,」他突然有點納罕的輕聲說。
「我的皮膚油,」她笑著解釋。
「是滿面油光嗎?」他也笑了。

他約她到向璟家裡去一趟,說向璟想見見她。向璟是戰前的文人,在淪陷區當然地位很高。之雍晚飯後騎著他兒子的單車來接她,替她叫了部三輪車。清冷的冬夜,路相當遠。向璟住著個花園洋房,方塊烏木壁的大客廳裡許多人,是個沒酒喝的雞尾酒會。九莉戴著淡黃邊眼鏡,鮮荔枝一樣半透明的清水臉,只搽著桃紅唇膏,半鬈的頭髮蛛絲一樣細而不黑,無力的堆在肩上,穿著件喇叭袖孔雀藍寧綢棉袍,整個看上去有點怪,見了人也還是有點僵,也不大有人跟她說話。

「其實我還是你的表叔,」向璟告訴她。
他們本來親戚特別多,二嬸三姑在國外總是說:「不要朝那邊看──那邊那人有點像我們的親戚。」
向璟是還潮的留學生,回國後穿長袍,抽大烟,但仍舊是個美男子,希臘風的側影。他太太是原有的,家裡給娶的,這天沒有出現。他早已不寫東西了,現在當然更有理由韜光養晦。
九莉想走,找到了之雍,他坐在沙發上跟兩個人說話。她第一次看見他眼睛裡輕藐的神氣、很震動。

她崇拜他,為什麼不能讓他知道?等於走過的時候送一束花,像中世紀歐洲流行的戀愛一樣絕望,往往是騎士與主公的夫人之間的,形式化得連主公都不干涉。她一直覺得只有無目的的愛才是真的。當然她沒對他說什麼中世紀的話,但是他後來信上也說「尋求聖杯」。
他走後一烟灰盤的烟蒂,她都揀了起來,收在一隻舊信封裡。

她有兩張相片,給他看,因為照相沒戴眼鏡,她覺得是她的本來面目。有一張是文姬要登她的照片,特為到對門一家德國攝影師西坡爾那裡照的,非常貴,所以只印了一張。陰影裡只露出一個臉,看不見頭髮,像阮布然特的畫。光線太暗,雜誌上印得一片模糊,因此原來的一張更獨一無二,他喜歡就送了給他。

「這是你的一面,」他說另一張。「這張是整個的人。」
雜誌上雖然印得不清楚,「我在看守所裡看見,也看得出你很高。」
他臨走她順手抽開書桌抽屜,把裝滿了烟蒂的信封拿給他看。他笑了。
他每次問「打攪了你寫東西吧?」她總是搖搖頭笑笑。

他發現她吃睡工作都在這間房裡,笑道:「你還是過的學生生活。」她也只微笑。
後來她說:「我不覺得窮是正常的。家裡窮,可以連吃隻水菓都成了道德問題。」
「你像我年青的時候一樣。那時候我在郵局做事,有人寄一本帖,我看了非常好,就留了下來。」

他愛過一個同鄉的「四小姐」,她要到日本留學,本來可以一塊去,「要四百塊錢──就是沒有,」他笑著說。
「我看見她這兩年的一張照片,也沒怎麼改變。穿著襯衫,長袴子,」他說。

他沒說她結了婚沒有,九莉也不忍問。她想大概一定早已結了婚了。
他除了講些生平的小故事,也有許多理論。她覺得理論除了能有確實證據的,往往會有「願望性質的思想」,一廂情願把事實歸納到一個框框裡。他的作風態度有點像左派,但是「不喜歡」共產黨總是陰風慘慘的,也受不了他們的紀律。在她覺得共產這觀念其實也沒有什麼,近代思想的趨勢本來是人人應當有飯吃,有些事上,如教育,更是有多大胃口就拿多少。不過實踐又是一回事。至於紀律,全部自由一交給別人,勢必久假而不歸。

「和平運動」的理論不便太實際,也只好講拗理。他理想化中國農村,她覺得不過是懷舊,也都不去注意聽他。但是每天晚上他走後她累得發抖,整個的人淘虛了一樣,坐在三姑房裡俯身向著小電爐,抱著胳膊望著紅紅的火。楚娣也不大說話,像大禍臨頭一樣,說話也悄聲,彷彿家裡有病人。

九莉從來不留人吃飯,因為要她三姑做菜。但是一坐坐到七八點鐘,不留吃晚飯,也成了一件窘事。再加上對楚娣的窘,兩下夾攻實在受不了,她想秘密出門旅行一次,打破這惡性循環。但是她有個老同學到常州去做女教員,在火車站上似乎被日本兵打了個嘴巴子──她始終沒說出口來。總之現在不是旅行的時候,而且也沒這閒錢。

有天晚上他臨走,她站起來送他出去,他撳滅了烟蒂,雙手按在她手臂上笑道:「眼鏡拿掉它好不好?」
她笑著摘下眼鏡。他一吻她,一陣強有力的痙攣在他胳膊上流下去,可以感覺到他袖子裡的手臂很粗。
九莉想道:「這個人是真愛我的。」但是一隻方方的舌尖立刻伸到她嘴唇裡,一個乾燥軟木塞,因為話說多了口乾。他馬上覺得她的反感,也就微笑著放了手。

隔了一天他在外面吃了晚飯來,有人請客。她泡了茶擱在他面前的時候聞得見酒氣。談了一會,他坐到她旁邊來。
「我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
昏黃的燈下,她在沙發靠背上別過頭來微笑望著他。「你喝醉了。」

「我醉了也只有覺得好的東西更好,憎惡的更憎惡。」他拿著她的手翻過來看掌心的紋路,再看另一隻手,笑道:「這樣無聊,看起手相來了。」又道:「我們永遠在一起好嗎?」
「你太太呢?」
他有沒有略頓一頓?「我可以離婚。」
那該要多少錢?

「我現在不想結婚。過幾年我會去找你。」她不便說等戰後,他逃亡到邊遠的小城的時候,她會千山萬水的找了去,在昏黃的油燈影裡重逢。
他微笑著沒作聲。
講起在看守所裡托看守替他買雜誌,看她新寫的東西,他笑道:「我對看守宣傳,所以這看守也對我很好。」又道:「你這名字脂粉氣很重,也不像筆名,我想著不知道是不是男人化名。如果是男人,也要去找他,所有能發生的關係都要發生。」

臨走的時候他把她攔在門邊,一隻手臂撐在門上,孜孜的微笑著久久望著她。他正面比較橫寬,有點女人氣,而且是個市井的潑辣的女人。她不去看他,水遠山遙的微笑望到幾千里外,也許還是那邊城燈下。
他終於只說了聲「你眉毛很高。」

他走後,她帶笑告訴楚娣:「邵之雍說『我們永遠在一起好不好?』說他可以離婚。」那麼許多鐘點單獨相對,實在需要有個交代。她不喜歡告訴人,除非有必要,對比比就什麼也沒說。從前跟比比幾乎無話不談,在香港也還給楚娣寫過長信。但是自從寫東西,覺得無論說什麼都有人懂,即使不懂,她也有一種信心,總會有人懂。曾經滄海難為水,更嫌自己說話言不達意,什麼都不願告訴人了。每次破例,也從來得不到滿足與安慰,過後總是懊悔。

當下楚娣聽了笑道:「我一直想知道人家求婚怎麼說。有一次緒哥哥說:『你怎麼沒結婚?』那時候躺在床上,我沒聽清楚,以為他說『你怎麼不跟我結婚?』我說『你沒跟我說。』」轉述的幾句對白全用英文,聲口輕快,彷彿是好萊塢喜劇的俏皮話,但是下一句顯然是自覺的反高潮:「他說『不是,我是說你怎麼沒結婚。』」

九莉替他們倆窘死了,但是三姑似乎並不怎麼介意,緒哥哥也被他硬挺過去了。
輕鬆過了,楚娣又道:「當然你知道,在婚姻上你跟他情形不同。」
「我知道。」
次日之雍沒來。一兩個星期後,楚娣忽道:「邵之雍好些天沒來了。」
九莉笑道:「噯。」
馬路上兩行洋梧桐剛抽出葉子來,每一棵高擎著一隻嫩綠點子的碗。春寒,冷得有些濕膩。她在路上走,心情非常輕快。一件事圓滿結束了──她希望,也有點悵惘。



正以為「其患遂絕」,他又來了。她也沒問怎麼這些天沒來。後來他有一次說:「那時候我想著真是不行也只好算了,」她彷彿有點詫異似的微笑。
又一次他說:「我想著你如果真是愚蠢的話,那也就是不行了。」
在這以前他說過不止一次:「我看你很難。」是說她很難找到喜歡她的人。
九莉笑道:「我知道。」但是事實是她要他走。
在香港她有一次向比比說:「我怕未來。」
沒說怕什麼,但是比比也知道,有點悲哀的微笑著說:「人生總得要去過的。」
之雍笑道:「我總是忍不住要對別人講起你。那天問徐衡:『你覺得盛小姐美不美?』」是她在向璟家裡見過的一個畫家。「他說『風度很好。』我很生氣。」
她也只微笑。對海的探海燈搜索到她,藍色的光把她塑在臨時的神龕裡。
他送了她幾本日本版畫,坐在她旁邊一塊看畫冊,看完了又拉著她的手看。

她忽然注意到她孔雀藍喇叭袖裡的手腕十分瘦削,見他也在看,不禁自衛的說:「其實我平常不是這麼瘦。」
他略怔了怔,方道:「是為了我嗎?」
她紅了臉低下頭去,立刻想起舊小說裡那句濫調:「怎麼樣也抬不起頭來,有千斤重。」也是抬不起頭來。是真的還是在演戲?
他注視了她一會之後吻她。兩隻孔雀藍袍袖軟弱的溜上他肩膀,圍在他頸項上。
「你彷彿很有經驗。」
九莉笑道:「電影上看來的。」
這次與此後他都是像電影上一樣只吻嘴唇。
他攬著她坐在他膝蓋上,臉貼著臉,他的眼睛在她面頰旁邊亮晶晶的像個鑽石耳墜子。

「你的眼睛真好看。」
「『三角眼。』」
不知道什麼人這樣說他。她想是他的同學或是當教員的時候的同事。
寂靜中聽見別處無線電裡的流行歌。在這時候聽見那些郎呀妹的曲調,兩人都笑了起來。高樓上是沒有的,是下面街上的人家。但是連歌詞的套語都有意味起來。偶而有兩句清晰的。
「噯,這流行歌也很好。」他也在聽。

大都聽不清楚,她聽著都像小時候二嬸三姑常彈唱的一支英文歌:
「泛舟順流而下
金色的夢之河,
唱著個
戀歌。」
她覺得過了童年就沒有這樣平安過。時間變得悠長,無窮無盡,是個金色的沙漠,浩浩蕩蕩一無所有,只有嘹亮的音樂,過去未來重門洞開,永生大概只能是這樣。這一段時間與生命裡無論什麼別的事都不一樣,因此與任何別的事都不相干。她不過陪他多走一段路。在金色夢的河上划船,隨時可以上岸。

他望著她。「明明美嚜,怎麼說不美?」又道:「你就是笑不好。現在好了。」
不過笑得自然了點,她想。
他三十九歲。「一般到了這年紀都有一種惰性了的,」他笑著說。
聽他的口氣他也畏難。但是當然他是說他不像別人,有重新來過的決心。她也有點知道沒有這天長地久的感覺,她那金色的永生也不是那樣。
他算魯迅與許廣平年齡的差別,「他們只在一起九年。好像太少了點。」

又道:「不過許廣平是他的學生,魯迅對她也還是當作一個值得愛護的青年。」他永遠在分析他們的關係。又講起汪精衛與陳璧君,他們還是國民黨同志的時候,陳璧君有天晚上有事找他,在他房子外面淋著雨站了一夜,第二天早上才開門請她進去。

陳璧君的照片她看見過,矮胖,戴眼鏡,很醜。汪精衛她知道是美男子。
「我們這是對半,無所謂追求。」見她笑著沒說什麼,又道:「大概我走了六步,你走了四步,」討價還價似的,她更笑了。
又有一次他又說:「太大膽了一般的男人會害怕的。」
「我是因為我不過是對你表示一點心意。我們根本沒有前途,不到哪裡去。」但是她當時從來想不出話說。而且即使她會分辨,這話也彷彿說得不是時候。以後他自然知道──不久以後。還能有多少時候?

她用指尖沿著他的眼睛鼻子嘴勾劃著,仍舊是遙坐的時候的半側面,目光下視,凝注的微笑,卻有一絲淒然。
「我總是高興得像狂喜一樣,你倒像有點悲哀,」她說。

他笑道:「我是像個孩子哭了半天要蘋菓,蘋菓拿到手裡還在抽噎。」
她知道他是說他一直想遇見像她這樣的人。
「你像六朝的佛像。」她說。
「噯,我也喜歡那種腰身細的佛像,不知道從什麼時候起,就都是大肚子彌勒佛了。」
那些石佛都是北朝的。他說過他祖先是羌人。
「秀男說她沒看見我這樣過。」

秀男是他姪女。「我這姪女一直跟著我,替我管家,對我非常好。看我生活不安定,她為了幫我維持家用,決定嫁給一個姓聞的木材商人,也是我們同鄉,人很好。」
九莉到他上海的住宅去看過他一次,見到秀男,俏麗白淨的方圓臉,微鬈的長頭髮披在背上,穿著件二藍布罩袍,看上去至多二十幾歲。那位聞先生剛巧也在,有點窘似的偏著身子鞠了一躬,穿著西裝,三十幾歲,臉上有點麻麻癩癩的,實在配不上她。
「她愛她叔叔,」九莉心裡想。

他講他給一個朋友信上說:「『我跟盛九莉小姐,戀愛了。』」頓了頓,末了有點抗聲說。
她沒說什麼,心裡卻十分高興。她也恨不得要人知道。而且,這是宣傳。
她的腿倒不瘦,襪子上端露出的一塊更白膩。
他撫摸著這塊腿。「這樣好的人,可以讓我這樣親近。」
微風中棕櫚葉的手指。沙灘上的潮水,一道蜿蜒的白線往上爬,又往後退,幾乎是靜止的。她要它永遠繼續下去,讓她在這金色的永生裡再沉浸一會。

有一天又是這樣坐在他身上,忽然有什麼東西在座下鞭打她。她無法相信──獅子老虎撣蒼蠅的尾巴,包著絨布的警棍。看過的兩本淫書上也沒有,而且一時也聯繫不起來。應當立刻笑著跳起來,不予理會。但是還沒想到這一著,已經不打了。她也沒馬上從他膝蓋上溜下來,那太明顯。
那天後來她告訴他:「向璟寫了封信給我,罵你,叫我當心你,」她笑著說。

之雍略頓了頓,方道:「向璟這人還不錯,他對我也很了解,說我這樣手無寸金的人,還能有點作為,不容易。他說他不行了。」
他不相信她!她簡直不能相信。她有什麼動機,會對他說向璟的壞話?還是表示有人關心她,抬高自己的身份?她根本沒想通,但是也模糊的意識到之雍迷信他自己影響人的能力,不相信誰會背叛他。他對他的朋友都是佔有性的,一個也不肯放棄。

信就在書桌抽屜裡,先讚美了她那篇「小傑作」,然後叫她當心「這社會上有吃人的魔鬼。」當然沒指名說他,但是文姬也已經在說「現在外面都說你跟邵之雍非常接近。」
她沒拿給他看,她最怕使人覺得窘,何況是他,儘管她這是過慮。也許她也是不願正視他在這一點上有點瘋狂。

結果她找楚娣幫她寫,回了向璟一封客氣而不著邊際的信。
之雍回南京去了,來信說他照常看朋友,下棋,在清涼山上散步,但是「一切都不對了。……生命在你手裡像一條迸跳的魚,你又想抓住牠又嫌腥氣。」
她不怎麼喜歡這比喻,也許朦朧的聯想到那隻趕蒼蠅的老虎尾巴。
但是他這封長信寫得很得體,她拿給楚娣看,免得以為他們有什麼。
楚娣笑道:「你也該有封情書了。」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1.5 出貨天數
  • 0.9 回信天數
  • 2.0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5
回信速度:0.9
缺貨率:2.0 %

近一週瀏覽次數:307746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417414)

注目新書(3596)

2019手帳文具展 | 85折起-01/14(656)

酒之秘 | 精選66折起-12/31(164)

讀書共和國聯展 | 專區雙書再95折-12/05(124)

采實精選暢銷書展 | 雙書再95折-12/20(23)

東販BL漫畫 | 滿$329送杯墊-01/15(205)

電影主題書展 | 精選66折起-12/23(206)

冬日手作時光 | 雜誌9折起-12/06(182)

精選聖誕主題雜誌-12/15(63)

語言檢定書展 | 精選5折起-12/24(189)

大人職場展 | 雜誌89元起-12/13(152)

感恩聖誕節兒童書展 | 雙書再95折-12/31(47)

教育非典型 | 選書7折起-12/15(117)

上誼兒童童書展 | 單書7折起-12/08(167)

好好,吃 | 飲食烹調 雙書再95折-12/05(765)

秋冬季節旅遊書展 | 選書5折起-12/20(424)

城邦全書系 | 三書再95折!-11/26(611)

2018晨星全書系 | 單書79折-11/28(492)

喵星人選物店 | 5折起!-11/30(190)

成陽童書展 | 雙書再95折-11/30(210)

【珠友文化】2019年日誌來囉 | 88折起(66)

2018秋季暢銷書展 | 5折起(897)

質感生活日常提案 | 雜誌9折起(64)

安室奈美惠 | 精選雜誌展(1)

傳播主題書展 | 單書7折起(92)

和風藝文展 | 精選日文雜誌(26)

【Disney TSUM TSUM大集合!】(5)

日文MOOK(1436)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下殺49元↘️(1711)

【二手書】淘寶區│銅板好折扣(1195)

【二手書即期品】通通一本不留!(11758)

【二手書】書況近全新,搶到賺到!(11278)

【二手書】青少年閱讀全壘打(1146)

中文書(91840)

中文雜誌(1822)

歐美雜誌(707)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3250)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532)

唱片CD(331)

二手中文書(313624)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熱賣相關品

(購買這件商品的人,通常也會購買下列商品。)

TOP
[x]
[x]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