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新書79折!二手書1折起|超取499免運!近全新二手書 8/13-9/16 滿499現折50 | 9月24日中秋節當天,貨運/宅配 不出貨配送;超商取貨正常出貨
(二手書)黑色之書
  • (二手書)黑色之書
  • 商品編號:p0699166076356
  • 店家貨號:11306991721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二手書)黑色之書

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最年輕的終身成就獎得主 蘇格蘭黑色之王、最受歡迎的國民作家 ...

網路價
360元 144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1 點
付款方式 領先業界.越刷越賺 有錢人都刷這張卡 週日小確幸.刷花旗單筆滿1288送100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無畫線註記
出版日期:2011-01-23
作者:伊恩.藍欽
譯者:陳靜妍
出版社:臉譜
ISBN/ISSN:9789861205274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最年輕的終身成就獎得主
蘇格蘭黑色之王、最受歡迎的國民作家
出道26年,完成31部長篇小說,作品翻譯36國文字
伊恩.藍欽再度送上特釀的英式探案,冷冽辛辣,後味悠長

你有非維護不可的過去嗎?
或許與雷博思喝上一杯之後,秘密、過去也就不那麼沉重了。

血連著血,未必從同一人身上流出;案接著案,掩不了犯罪事件的腐味
過去從來沒有過去,尤其是在愛丁堡─這個濃霧密雲如陰魂驅之不散的城市裡!


【故事摘要】
「長官,你的意思是放手吧?讓某人逍遙法外,即使這個人犯了謀殺罪?」
「我是說我們已經夠忙了。除非你能在二十四小時內給我ㄧ些更具體的證據,必如那具屍體的身分。
不然我要你放掉整件事。」
雷博思心想,也許二十四小時真能查得出屍體身分,也許他還能證明陳查理有蘇格蘭血統。


對雷博思探長而言,這週的生活簡直像是齣黑色喜劇。
先是出獄的麻煩老弟來投靠,然後是醫生女友想冷靜一下,叫他暫時離開同住的公寓;
最糟的是,他的房子出租了,所以,他只能靠著房客的好心,睡在自家沙發上。
更別提他換了分局,新座位、新設備,對他而言是什麼都找不到,而老大又要他去參與一個跟監幫派小角色的行動……
他一肚子的鳥氣只能靠搖滾樂與愛丁堡特釀啤酒來換得一點安慰。

可是,當他信任的屬下,何姆斯警官遇襲重傷昏迷不醒時,雷博思滿腔的鬱悶、憤怒幾近爆炸邊緣。
幸而何姆斯還留有每位警官身上都會有的一本黑色記事本,其中的幾頁速記代號似乎隱藏著不為人知的祕密,
雷博思相信這與襲警案有重要的關連,只要解開密碼就能破案。
然而,解開的密碼卻指向一樁五年前的飯店大火──火災並未造成傷亡,但卻燒出一具被槍殺的焦屍。
何姆斯是因為接近謎底而遇害嗎?
雷博思接手後,會不會成為下一個目標,抑或身處險境的是他的情人、家人……

【精彩登場人物】
「大葛」卡菲提─雷博思的宿敵,愛丁堡最大幫派的頭子,在本書中首度完整現身。
席芳.克拉克─系列中最重要的女性角色、足球迷,是個記憶力超強的認真警探,常與雷博思搭檔辦案。
麥可.雷博思─雷博思的弟弟,他的出現帶出許多雷博思的過往。
佩弦絲.艾金─雷博思的醫生女友,兩人陷入低潮的感情進一步描繪出硬漢的內心世界。
作者簡介:
伊恩.藍欽 Ian Rankin
1960年4月28日生於英國蘇格蘭法夫郡,愛丁堡大學畢業後,曾經當過葡萄園工人、養豬工、稅務員、酒類研究者與音響器材記者,曾以主唱身分加入一支名叫「群豬跳舞」的龐克樂團(這個樂團及其錄製的專輯也曾在他的小說裡出現過)。從小對流行音樂的喜好促使他對歌曲填詞一事產生興趣,求學期間陸續發表詩詞作品,並轉向小說創作,攻讀博士學位期間完成了三部小說,最後一部就是讓他蜚聲文壇的約翰.雷博思系列首部曲《繩結與十字》(Knots and Crosses,暫名),當年他才二十七歲。

讓人驚奇的不只是他踏入文壇的年齡,年紀輕輕卻創造了一位四十一歲、離婚、酗酒且菸癮極大的雷博思警探,並以複雜的警察世界為背景,如果沒有足夠的文字功力,肯定無法在競爭激烈的英國大眾文壇中存活下來。這本兼具驚悚與懸疑氣氛的警探小說深入了心理層次的黑暗面,加上鮮活的人物個性與關切社會的敘事角度,引起廣大讀者的迴響,促使藍欽繼續往下寫,一寫就是二十個年頭,累積了十七本系列作,被翻譯成三十一國文字出版,讓他成為英國當代最重要的文學小說家之一。

藍欽在英國文壇的成就極高,曾獲選霍松丹獎助作家,也曾獲得聲望卓著的錢德勒-富布賴特推理文學獎。他的短篇小說兩度獲得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匕首獎,《黑與藍》(臉譜已出版)榮獲1997年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金匕首獎,同時獲得美國推理小說作家協會愛倫坡獎提名。1999年,《死靈魂》(Dead Souls,暫名)再獲金匕首獎提名;2004年,《死後復生的人》(Resurrection Men,暫名)奪下愛倫坡獎最佳小說獎;2005、2006連續兩年贏得英國國家書獎年度犯罪驚悚小說獎;2008年再以《終曲》(Exit Music,暫名)獲英國獨立電視台第三頻道頒贈年度最佳犯罪驚悚小說作家獎。

2002年,藍欽因文學貢獻獲得大英帝國官佐勳章;2005年獲英國犯罪小說作家協會頒予代表終身成就的鑽石匕首獎,成為史上最年輕的得主;同年,藍欽再獲法國推理小說大獎、德國犯罪電影獎與蘇格蘭傑出人物獎的肯定,並於1999-2005年間獲得四所大學榮譽博士學位與愛丁堡大學年度校友。

藍欽目前與妻子跟兩個兒子住在愛丁堡,與知名作家J. K.羅琳、亞歷山大.梅可.史密斯比鄰而居。
伊恩.藍欽官方網站 http://www.ianrankin.net/
譯者簡介:
陳靜妍
英國新堡大學現代語言所博士,畢業於淡江大學英文系、愛丁堡大學賽爾特研究所碩士;翻譯此書前即為藍欽之書迷,現為專職譯者。
章節試閱:
【前情提要】雷博思探長這週的生活是一齣黑色喜劇,先是出獄的弟弟來投靠,又發生女友說是要冷靜一下,請他搬出去一下,使得他只好回到已經出租的公寓,跟一堆學生房客擠;好像一堆鳥事還不夠似的,工作上又面臨最煩人的跟監行動,還跟的是一個超小咖,簡直是嘔到爆。不過,那最後一根稻草是,他的部下何姆斯警官頭部受重傷,倒在路邊,昏迷不醒……


不到七分鐘,雷博思的車已經停在傷心咖啡店外;能避開一堆紅燈的時間,就能體會愛丁堡的美麗之處。傷心咖啡店在一年多前開幕,主廚是貓王的歌迷,使用了大量的私人收藏品來裝潢餐廳內部,而主廚的烹飪技術是連雷博思這種從來沒有喜歡過貓王的人,都認為這間店值得一試。何姆斯打從店一開幕就把這地方掛在嘴上,沒完沒了地表達他有多垂涎名為「藍色麂皮泡芙」的甜點。這咖啡店也有酒吧,提供加了裝飾的雞尾酒、一九五○年代的音樂、瓶裝美國啤酒,但他們的售價在大刀酒館會引發騷動。雷博思的印象是,何姆斯和老闆成了朋友。理當如此,因為自從何姆斯和妮兒分手之後,他花了很多時間泡在那裡,當然也花了不少錢。

從外觀看起來,這地方一點也不特別:正面淺色水泥牆中間有個狹窄的四方型窗戶,大部分面積被啤酒的霓虹燈廣告遮住,上方巨大的霓虹燈閃爍著餐廳的名字。不過,這裡不是案發現場。現場在餐廳後方與客用停車場之間的一條窄巷,寬度只剛好夠停一輛福特Cortina汽車,這種空間以任何餐廳的標準來看都過於狹窄了,或許因此連帶放在那兒的垃圾桶也是塞滿的。雷博思猜大部分的顧客都停在餐廳前方的馬路邊。而何姆斯之所以會把車子停在這裡,一方面是因為他常來,另外也是車子停在前面時,曾經被刮過。

停車場裡有兩輛車,一輛是何姆斯的,另一輛幾乎肯定是屬於傷心咖啡店老闆的,那是一輛舊的福特Capri,引擎蓋上漆著貓王人像。布萊恩.何姆斯倒在兩輛車子之間,目前並沒有人移動他。不過,等醫生檢查好之後他就會被移走。現場的一位警探認出雷博思,向他走來。

「後腦勺傷得不輕,至少昏迷有二十多分鐘了,也就過了這麼久才發現他。這地方的老闆發現他,就立刻打電話報案。看來有可能是頭蓋骨破裂。」

雷博思點點頭,沒說什麼,眼睛看著同事俯臥的身形。另一位警探還在沒完沒了地說著何姆斯的呼吸正常,慣常地保證再保證。雷博思向倒臥的身軀走去,站在蹲下的醫生旁。醫生甚至沒有向上瞄一眼,只是命令手拿電筒的制服警察往左邊照一點。接著,他開始檢查何姆斯另一邊的頭蓋骨。

雷博思看不到血,不過那也沒有什麼意義,沒有流血卻死掉的人比比皆是。天哪,布萊恩看起來真是安詳,簡直像是在看棺材裡的死人。他轉向警探。

「那老闆叫什麼名字?再說一次?」
「艾迪.林根」
「他在嗎?」警探點點頭,「靠在酒吧上。」

想當然爾。「我去說句話,」雷博思說。



含蓄的說法是,早在傷心咖啡店開張之前的許多年,艾迪.林根就小心翼翼地呵護著他的「飲酒問題」。也正由於這一點,人們認為這家餐廳會如同林根其他的嘗試一般以失敗告終。只是,他們猜錯了。唯一的原因是艾迪找到一個經理,這人不但是某種財務大師,而且還正直、強壯得像建築物的樑柱。他不但沒有剝削艾迪,還把他管得好好的,讓他工作時間就待在該在的地方──廚房裡。

艾迪還是喝酒,不過他可以邊喝邊煮,那不成問題。有需要專注的眼、穩定的手的部分,就交由一、兩個學徒廚師專門負責。根據何姆斯的說法,傷心咖啡店因而興旺起來。不過,他還沒有說服雷博思來一頓「貓王克里奧蝦仁」或是「愛我嫩腰牛排」。至少今晚之前,雷博思還沒有被說服走進大門。

餐廳裡的燈還亮著,一進門彷彿走進青少年供奉偶像的殿堂。牆上有貓王的海報、唱片封面、真人大小的紙板,甚至還有以貓王的手臂當指針的時鐘。電視播放著夜間新聞︰吉布森釀酒廠前,有人正在捐贈超大張的慈善支票。

艾迪.林根靠在吧檯前的高腳椅上,另一個人在吧檯後倒著兩杯金賓波本威士忌,除此之外,不見其他人影。雷博思介紹自己,受邀坐下。酒保介紹自己是派特.卡德。

「我是林根先生的伙伴。」他說話的方式讓雷博思不禁懷疑,這兩個年輕人的關係是否僅止於生意伙伴。何姆斯並沒有提到艾迪是同志。他的注意力轉向主廚。

艾迪.林根大概快三十歲,但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大上十歲。稀薄的直髮蓋在巨大橢圓型的頭上,腦袋則不安地陷在更大的橢圓型身體上。雷博思見過各式各樣的胖廚師,林根的確是某個高明廚師美味料理的活廣告。他麵糰般的臉上留有酗酒帶來的損耗──不只是今天晚上豪飲,而是經年累月、持續、大量的飲酒。雷博思看他一口喝掉一吋的琥珀色火焰。

「再給我一杯。」
派特.卡德搖搖頭,「你要開車的話就不能再喝了。」接著,他用清楚而準確的音調說「艾迪,這位男士是警察,他來問布萊恩的事。」

艾迪.林根點點頭:「他跌倒,撞到頭。」
「你這麼認為嗎?」雷博思問。
「可能吧。」林根抬起頭,看進雷博思的眼裡。「也許是搶劫,或者,也許是個警告。」
「什麼樣的警告?」
「探長,艾迪今晚喝多了一點。」派特.卡德說,「他開始想像……」

「我他媽的不是在想像。」林根的手掌拍在吧檯上強調著,眼睛還看著雷博思,「你知道是什麼情形,要不是保護費──他們喜歡說是保險──不然就是其他餐廳聯合起來對付你,因為他們不喜歡自己做不到的生意被你做到了。幹這一行,你可以有很多敵人。」

雷博思點點頭,「那麼,你心裡可有數?艾迪,有什麼特定對象嗎?」

林根慢慢地搖頭,「不,沒有,並沒有。」

「可是,你認為自己才是真正的目標?」

林根作勢再要了一杯酒,卡德倒了,他喝下後回答:「我不知道,也許吧,也許他們只是想嚇跑客人。時機不對。」

雷博思轉向卡德,他正以相當厭倦的眼神瞪著艾迪.林根,「你呢,卡德先生,你有什麼想法嗎?」

「我認為只是搶劫。」
「看不出來他們拿了什麼東西。」
「也許他們被打斷了」
「有人從巷子裡出來?那他們怎麼逃跑的?停車場是死巷。」

「我不知道。」雷博思繼續看著派特.卡德。他比林根大幾歲,看起來卻比較年輕,深色的頭髮往後梳──雷博思假設這是新款的馬尾造型──筆直的鬢角留到耳下。他高大而削瘦,看起來需要好好吃一頓,雷博思在肉販的鉛筆上看到的肉都比他身上還多。「也許,」卡德說,「也許他的確是跌倒。外面很暗,我們會加裝燈光照明。」

「先生,你的行為非常值得嘉許。」雷博思從不舒服的吧檯椅子上站起來,「目前暫時如此,如果想到什麼事,特別是想到什麼名字的話,請打電話給我們。」

「是,當然。」
雷博思在門口停下來,「對了,卡德先生?」
「是?」
「如果你今晚讓林根先生開車回家,我會在他開到乾草市場前就攔住他。你不能載他回家嗎?」
「我不會開車。」
「那我建議你從收銀機裡拿一些計程車錢,否則,林根先生的下一道創意料理可能是『監獄藍黴乳酪』。」
離開餐廳的時候,雷博思聽到艾迪.林根大笑。



他沒有笑多久,酒精正在挪去他的注意力。「再一杯,」他要求。派特.卡德沉默地倒滿酒杯。杯子是他們去邁阿密旅行時買的,當時還買了另外一些紀念品,購物的錢不少是來自派特.卡德自己以及他父母的口袋。他把杯子放在林根面前,舉杯,自己喝下。林根開始抱怨的時候,卡德甩了他一巴掌。

林根看起來既不感到意外,也不覺得受傷。卡德又甩了他一耳光。

「你這白癡!蠢蛋!」他嘶聲說,「你這愚蠢的白癡!」

「我沒辦法控制,」林根說,伸出杯子。「我是驚嚇過度。現在,趕快再給我一杯,以免我做出真的非常愚蠢的事。」

派特.卡德想了一下,給了艾迪.林根要的那杯酒。



救護車把布萊恩.何姆斯送到愛丁堡皇家醫院。

雷博思從不認為這是一家足以信賴的醫院,這兒看起來似乎只有善意以及填不滿的員工輪值表。他站在何姆斯的病床旁,這是院方可以接受的最近距離。

夜已經愈來愈深,但他一點也不畏怯,只是靠著牆往下滑。當他正彎腰把頭靠在膝蓋上,用冰冷的手臂靠著地板時,他感覺到有人從高處低頭看著他。是妮兒.史戴波頓,在看到她滿是淚痕的臉孔之前,雷博思就已經依她的身高認出她來。

「哈囉,妮兒。」

「天啊,約翰。」她的眼淚又汩汩流下。他站起身,一把擁她入懷。她在他耳邊不斷地說著:「今天晚上我們才說過話,我對他很兇,現在發生這種事……」

「噓……妮兒,不是妳的錯。這種事,什麼時候都有可能發生。」

「是沒錯,但我沒辦法不去想我們最後的談話竟然是在吵架,如果我們沒有吵架……」

「噓……小妞,鎮靜一下。」他緊緊地抱住她,天啊,感覺真好。他不喜歡去想這感覺有多好,但感覺真的很好。她的香水、身形、依偎著他的方式。

「我們吵了一架,他去了那家酒吧,然後……」

「噓……妮兒,不是妳的錯。」

他也這樣相信,不過並不確定元兇是誰:收保護費的嘍嘍?嫉妒的餐廳老闆?單純的搶劫?很難判斷。
「我可以看看他嗎?」

「當然。」雷博思比比手勢指向何姆斯的床。妮兒.史戴波頓接近床邊時,他轉身給他們一些隱私,並不是說這樣的姿態真的有什麼意義。何姆斯還昏迷不醒,身上一堆線連著監視器,頭部纏裹得緊緊地。不過,他幾乎可以聽出妮兒對疏遠的情人所使用的字眼,她說話的音調讓他想到佩弦絲,讓他也有點希望自己能失去意識的躺著。想到有人說自己的好話,那種感覺真好。

五分鐘後,她疲倦地走回來,「很難面對?」雷博思問。

妮兒.史戴波頓點點頭,「你知道,」她輕聲地說,「我想,我知道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

「喔?」

病房很安靜,只有他們兩個站著,但她用近乎呢喃的聲音說話。接著她大聲地嘆一口氣。雷博思心想,不知道她有沒有上過表演課。

「那本黑色記事本,」她說。雷博思似乎了解地點點頭、蹙眉頭。

「什麼黑色記事本?」他問。

「我或許不該告訴你,可是你不只是他的同事,對不對?你是朋友。」她又呼出一口氣,「是布萊恩的筆記本,記錄的不是正式調查中的案件,是他自己在調查的一些事。」

雷博思擔心吵醒病人,帶著她離開病房。

「日記?」他問。

「不完全是日記,只是他以前有時會聽到一些謠言、酒館裡流傳的八卦,他就記在那本黑色記事本上,以後有機會再深入調查。對他而言,這像是一種嗜好。不過,也許他認為這是提早升遷的方法之一,我不知道。我們以前常常為了這件事吵架,我根本見不到他,他實在太忙了。」

雷博思瞪著走廊的牆壁,頭頂的燈光刺痛他的眼睛。他從來沒有聽何姆斯提過什麼筆記本。

「什麼?」

妮兒搖搖頭,「只是他說過的話,在我們……」她手摀著嘴巴,好像要哭出來似的,「在我們分手之前。」

「妮兒,他說過什麼?」

「我不是很清楚。」她的眼睛看著雷博思,「我只知道布萊恩很害怕,我以前從來沒看過他害怕。」

「怕什麼?」

她聳聳肩,「記事本裡的東西。」她又搖搖頭。「我不確定是什麼,但我不得不覺得……覺得在某方面是我的責任,如果我們沒有……」

雷博思又把她拉向自己,「好了、好了,小妞,不是妳的錯。」

「是我的錯!是我!」

「不,不是妳的錯。」雷博思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很堅定。「現在,告訴我,布萊恩這本小黑書收在哪裡?」


答案就在他身邊。由救護車送至到醫院時,何姆斯的衣物都被褪下來。不過即使在這樣的冷清時分,雷博思的證件還是足以讓他進到醫院的物品管理部門。他在一個A4信封裡找到那本記事本,也看了看其他東西:皮夾、行事曆、證件、手錶、鑰匙、零錢。這些物品在和主人分開之後,完全失去了個人特色,也讓雷博思深信這不只是一起單純的打劫。

妮兒回家時還在哭,沒有交代要留給布萊恩的口信。雷博思只知道她懷疑這一陣毒打和那記事本有關,也許她懷疑的沒錯。他坐在何姆斯病房外的走廊上,一面喝水一面翻著這本便宜的假皮小冊子。何姆斯用了類似速記的方式記錄,不過,這些密碼還沒有複雜到足以迷惑另一名警察。大部分的情報都針對單一夜晚和單一事件──動物權利團體潛入費提斯總部檔案室的那一夜。在這其中,他們發現愛丁堡最受尊敬的一位市民與一起男娼醜聞有關,不過,這對約翰.雷博思並不是新聞。他好奇的是其他的記載,特別是和中央飯店有關的部分。

直到五年前被火災夷為平地之前,中央飯店一直是愛丁堡的知名景點。關於火災有謠言傳說是保險詐欺,激得保險公司提供五千英鎊懸賞尋求證明,但始終沒有人領賞。

位在王子街上的中央飯店曾經是旅人的天堂,因為離威佛利車站不遠而成為商務旅遊人士的暫居之地。不過,到了後期飯店逐漸式微,正當的生意愈來愈少,旁門生意反倒興旺。飯店裡令人窒息的房間可以按時計費,或出租整個下午,此外,倘若房客要求,客房服務也包括香檳和等量的白粉。

也就是說,中央飯店成了妓院,而且一點也不低調地為市內較邊緣的人士提供各式各樣的滿足──包括為市內的惡棍舉辦婚禮和單身派對,或是未成年酒客可以安全地暢飲自如,並且可以放心任何誠實的警察都不會上門來打擾。熟悉感滋生了更多的藐視,酒吧被用來販毒,或是進行其他更可口的交易。因此,中央飯店不只成了妓院,還成了龍蛇雜處之處。

一個收到驅逐通知的龍蛇雜處之處。

警方不可能永遠視而不見,尤其是來自社會大眾的投訴愈來愈多。愈來愈多的垃圾被引介到中央飯店,又製造出更多垃圾,直到沒有真正的酒客願意進門。後來會到中央飯店的客人不是為了找女人、廉價毒品,就是為了打架。如果不為了這些目的而進了門,那就只能自求多福了。

然後無可避免的,一天晚上,中央飯店燒掉了。對任何人來說這事都不算意外,連本地記者都幾乎懶得報導這場火災。當然,警方很高興,火災幫他們省下一場突襲行動。

不過,第二天早上卻出現了一個孤獨的意外:飯店員工和所有客人安全逃出後,焦黑的天花板和屋樑間卻出現一具屍體,一具焦黑、難以辨認的屍體。

在起火前就已經死亡的屍體。

雷博思知道這些微不足道的細節,如果不知道就不能算是愛丁堡的警探了。然而,何姆斯這小小的黑色筆記本丟出如此讓人手癢的線索,看起來如此誘人的線索,使得雷博思再讀一次相關的部分。

中央大火,E1在那裡!一樓的牌局。R兄弟介入(所以也許莫克也是??)試著找找看。

他研究何姆斯的筆跡,試圖決定上面寫的是El還是E1,字母的l還是數字的1。如果是字母的話,他的意思是El代表發音相當的L嗎?為什麼要用驚嘆號?看起來,El(或L或E-1)的出現對於何姆斯是一個新發現。誰又是見鬼的R兄弟?雷博思馬上想到麥可和自己──雷博思兄弟,不過他把這景象從心裡甩掉。至於莫克,除了想到電視上的一個爛節目之外,他想不到其他的關連。

不,他現在太累了,沒法解這個密碼。明天會有足夠的時間,也許明天布萊恩就會醒來。雷博思決定睡前為他禱告個一、兩句。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1.4 出貨天數
  • 0.9 回信天數
  • 2.9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4
回信速度:0.9
缺貨率:2.9 %

近一週瀏覽次數:280733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414879)

注目新書(3532)

幼獅精選書展 | 任選雙書再95折(156)

聯經人文社科展 | 任選雙書再95折(29)

安室奈美惠 | 精選雜誌展(5)

商業書展 | 單書66折起(125)

傳播主題書展 | 單書7折起(98)

格林童書展 | 任選雙書再95折(286)

當__老去 | 精選書5折起(287)

高寶全書系 | 專區雙書再95折(306)

左岸全書系 | 單書7折起(10)

日雜陪你開學 | 精選雜誌9折起(38)

小熊全書系 | 童書任選兩本再95折(67)

麥田臉譜獨步三社聯展 | 三書再95折(193)

悅知文化全書系 | 任選雙書再95折(90)

小天下全書系 | 任選三書再95折、套書75折(74)

日日幸福全書系 | 任選雙書再95折(10)

布克文化全書系 | 任選三書再95折(34)

眾文大開學語言書展 | 單書79折(4)

知己跨出版社聯展 | 單書79折(75)

2018三采全書系 | 任選三書再95折(179)

一個人的療癒 | 精選單書7折起(263)

2018讀冊大開學 | 單書66折起!(1898)

地方的仙女送公文 | 考用書展單書66折起(212)

好品味的大人力 | 精選雜誌、圖書5折起(367)

日雜mook花火節(40)

新雨全書系 | 專區特價66折起(38)

遠見天下暢銷展 | 任選雙書再95折(169)

和風藝文展 | 精選日文雜誌(32)

夏季瘦身101招 | 精選書5折起(121)

【2018時效商品特展】(37)

【2018 Mojito狗貓月曆】(2)

【Disney TSUM TSUM大集合!】(9)

日文MOOK(1394)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下殺49元↘️(3157)

【二手書】淘寶區│銅板好折扣(2130)

【二手書】書況近全新,搶到賺到!(16305)

【二手書】青少年閱讀全壘打(1650)

中文書(91698)

中文雜誌(1915)

歐美雜誌(1062)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989)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594)

唱片CD(339)

二手中文書(310972)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