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 關閉

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 歡慶周年慶!TAAZE百貨商品跨店最高現折$400 ☀ 新書5折起、二手書35元起|超取499免運
(二手書)潘朵拉遊戲(Ι)烈火洪流
  • (二手書)潘朵拉遊戲(Ι)烈火洪流
  • 商品編號:p0699162694922
  • 店家貨號:11306782085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二手書)潘朵拉遊戲(Ι)烈火洪流

你可以拯救所愛的人, 但你只有一個機會! 飢餓遊戲+分歧者+……神奇寶貝?! 一...

網路價
299元 45元 消費滿100元可得超贈點:1點
付款方式 無可比擬!網購卡王就這張~筆筆送3%回饋 週四獨享.刷富邦滿1288送100刷卡金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無畫線註記
出版日期:2015-07-06
作者:維多莉亞‧史考特
譯者:陳芙陽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573331650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你可以拯救所愛的人,
但你只有一個機會!



飢餓遊戲+分歧者+……神奇寶貝?!
一本讓你更「饑渴」的奇幻冒險力作!


BookReporter網站狂推「非讀不可」!AMAZON書店讀者★★★★☆(4顆半星)衝破極限好評!

泰拉簡直快不行了!
她的朋友沒了,哥哥得了絕症,更快要被爸媽逼瘋,
她迫切地想要改變這一切。
但是為了所愛,你願意付出多大的代價?

泰拉的哥哥快死了!原本居住在大城市、熱愛流行與打扮的她,為了讓哥哥養病,舉家搬到鳥不生蛋的偏遠地區。沒有網路,沒有電視,父母又管東管西,她渴望能夠逃離這樣的生活。

直到有一天,她突然收到一個神祕裝置,邀請她參加「硫磺浴血賽」。這項比賽長達數個月,橫跨沙漠、叢林、海洋與高山,考驗著參賽者的智慧、勇氣以及耐力,一旦參加,不保證能活著回來!但這對泰拉來說都不重要,因為冠軍獎品「萬靈藥」,能讓哥哥永遠擺脫病魔的糾纏!

泰拉按照指示,必須在四十八小時內前往古紅博物館,選擇自己的比賽夥伴「潘朵拉」。然而到了博物館,泰拉才赫然發現所謂的「潘朵拉」竟然是一顆顆……蛋?!

這些蛋造型各異,有大有小,蛋殼還泛著美麗的光澤,但她還來不及讚嘆,其餘的參賽者已爭先恐後地湧入把彩蛋搶光。搶不到蛋的泰拉在絕望中,被一個高大的男生扶起,他用令人屏息的湛藍眼睛向她示意角落的書櫃,然後就默默離開了。泰拉果然在書櫃底下找到了一顆蛋,儘管這顆蛋暗淡無光,還散發出淡淡的臭味,泰拉還是如獲至寶,這是屬於她的「潘朵拉」!

比賽正式開始,泰拉發現自己孤身一人在叢林中醒來。時間緊迫,環境險惡,沒有人可以信任,懷中的蛋也毫無動靜。她努力克服飢餓和恐懼,就在此時,她忽然看到一隻巨大無比的獅子,正惡狠狠地盯著她……
作者簡介:
維多莉亞‧史考特Victoria Scott
美國青少年小說家,代表作為《但丁‧渥克》三部曲以及《潘朵拉遊戲》二部曲。她的作品廣受歡迎,目前已售出11國版權,包括英、德、荷、波蘭、巴西、澳洲、紐西蘭等。2016年即將推出最新作品《巨神》(TITANS,暫譯)。
目前她與夫婿定居於達拉斯。
維多莉亞喜歡與讀者討論交流,歡迎造訪她的個人官網: www.VictoriaScottYA.com。
譯者簡介:
陳芙陽
政大歷史系畢業。曾任大成報編譯和記者、路透社編譯,現為自由譯者,努力在文字與培養國家未來主人翁之間取得平衡。譯有《衣服故事專賣店》、《白色城堡》、《寫給母親的情書》、《愛在巴黎午餐時》等書。
章節試閱:
第一章


要是我的頭髮再繼續亂捲亂翹,我就把它整個剃光光。
不然就點把火燒了它。
不管哪一種,可都省事多了。
我凝視池塘中自己的倒影,兩手梳過毀了我這一生的煩惱絲。有那麼一瞬間,我似乎贏了,栗色捲髮被收服。但等我一放下手臂,捲髮又彈回原處,樣子糟透了,我朝水面伸出沒做指甲美容的手指說:「我恨妳這張臉。」
「泰拉!」媽媽在我身後大叫:「妳在看什麼?」
我轉身,抓了一把頭髮,當作呈堂證物。
「很漂亮呀!」她說。
「都是妳害的。」我告訴她。
「不,妳的捲髮是遺傳自妳爸爸。」
「不過,是妳把我拖來蒙大拿這鳥不生蛋的地方,當成什麼變態實驗,就是要看看我會變多醜。」
媽媽倚著我們噁爛屋子的門框,幾乎笑了出來。「我們來這裡快一年了,妳到底要什麼時候才接受這是我們的家?」
我走向她,握拳往空中振臂一揮。「我會誓死抵抗到底。」
她臉上的皺紋加深了,我立刻後悔提到那個字眼。「對不起。」我對她說:「妳知道我不是那個意思──」
「我知道。」她說。
我踮起腳,親親她的臉頰,然後輕刷過她的身子進屋去。爸爸坐在客廳的木搖椅上,彷彿已活了兩百五十六歲似地搖呀搖。事實上,我認為他應該還年輕個那麼幾歲。
「嗨,爹。」我說。
「嗨,女兒。」他說。
自從媽媽堅持要我們搬離波士頓,來到這渺無人煙的地方,我就改口叫我爸「爹」。這個稱呼讓我想起那些古老的黑白片,影片中的女兒一律穿著可怕的洋裝,互相編織髮辮。他不太愛我對他的新稱呼,但時間一久就接受了他的命運。我猜他認為在我們搬來煉獄之後,就整體來說,我已經不算太叛逆了。
「今天晚上要做什麼?」我一股腦兒往地上一坐問道:「找間迷人的餐廳吃飯?去城裡看電影?」
爸爸撇撇嘴,很失望。
我也一樣。
「跟我說笑,假裝妳很開心。」他回答:「可真有趣極了。」
「話是看人說的嘛!」我嘖嘖作響。
他揮揮手要我走開,裝作自己是可以暢所欲言的一家之主。我大笑,因為才過了幾秒鐘,他就四處張望,看看媽媽有沒有聽見。
「我要回房間了。」我宣布。
爸爸繼續昏睡般地盯著窗外,我知道回到房間之後,這也是我即將展開的活動,但至少,我可以私下進行。
走在通往我個人土牢的狹窄走廊時,地板吱嘎作響,我在一扇離我房間不遠但不屬於我的敞開房門門外停下腳步,又情不自禁走向房內的床鋪,靠向他沉睡的身軀,檢查他是否還有氣息,這是我病態的例行公事。
「我還沒死。」
我往後跳,哥哥的聲音嚇了我一大跳。
「真可惜。」我說:「原本希望你嗝屁了,這樣我就可以得到比較大的房間。你知道,你可是占據了遠比你應得還大的空間。」
他轉身面向我,露齒一笑。「我看我大概是四十五公斤重。」
「沒錯。」
目睹柯迪生病,讓我好難受。對他粗聲粗氣,感覺也很不好,其實我真正想做的是,狠狠大哭一場,求他不要死。但他喜歡我們這樣拌嘴,說這樣會讓他覺得生活正常,所以我們就這麼辦。
「妳看起來好老。」柯迪對我說。
「我才十六歲。」
「快八十了。」他指著我的臉。「妳有皺紋耶!」
我衝去他梳妝臺照鏡子,然後聽見柯迪的床榻傳來笑聲,接著是咳嗽聲。「妳真是愛漂亮。」他對著自己的拳頭說著,胸膛劇烈抽搐。
「你這大壞蛋。」我走到他身邊,把那件沉沉的毯子拉到他下巴。「媽媽想知道你今天感覺如何。」我謊稱。
「好多了。」他也回敬我。
我頷首,轉身離去。
「告訴她別再擔心了。」他加上最後一句。
「我想她才不會當真呢!」
走回房間時,我仍聽得到他的笑聲,然後我關上門,雙腳跪了下來。我呼吸急促,他的狀況愈來愈糟了,我聽得出來,他的聲音顫抖,彷彿說話已耗盡他所有氣力。剛開始,只是體重減輕,接著是盜汗與雙手顫動。然後,好戲開始真正上場。癲癇、掉髮,有個星期三他先是語言不清,然後以星期五的昏迷收場,三天後才甦醒。媽媽說,這是因為他不想錯過美式足球比賽,倒不是說他還能打球,打球對他早已成了過去式。
現在,他變成了這副不斷假裝的模樣:假裝自己是會為了我的名譽揮舞右鉤拳的大哥哥;假裝是在達陣區舞動老爸教的勝利舞步的兒子;他還是那個不會安於只在賀卡上簽個名的傢伙;還是那個喜歡呼嘯玩著紅磚屋與車子,並直接張開大口從罐子吃起司醬的傢伙。
他還是我的哥哥。
但完全不是我原來的哥哥了。
我不知道為什麼媽媽認為這地方有幫助,一打醫生都找不出他的問題,她卻認為蒙大拿的「新鮮空氣」能有所作為。她在我們打包上搬家卡車時所顯現的眼神,仍在我心中縈繞不去,彷彿是在等待什麼。
或是逃離什麼。
我起身,走到窗邊。我聽見黃頭黑鸝在窗外鳴唱,在波士頓時,我鮮少注意到鳥兒這類的事。那時,我們住在已不再顯現赤褐色的赤褐砂石宅邸,兩戶人家外就有我的朋友,我們家擁有閃亮亮的三層樓空間,而且走路就能到餐館。
而這裡只有石頭,還有一條流經我家附近的無魚小河,天空完全沒有屋脊線,而且塞滿太多棉球般的雲朵。沒有鄰居,沒有同年齡的女生可以討論彩色緊身衣有多好玩,只有一條孤伶伶的道路從我家通往城鎮,看著這條路,我真想找根棍子綁上包袱,然後仿照遊民風格蹣跚而行。
高大的松樹圍繞著我們的房子,彷彿它們的工作就是讓我們遺世獨立,我幻想戴著曲棍球的護面罩,揮舞電鋸朝它們衝去,它們可能會拔根而起,把我當成蟲子捏扁我,再把我埋在它們盤根錯節的底下。
等我的時候到了,這就是我想離開的方式。
狠狠鬧他一場。
我推開窗子,探出頭去。我不惜一切,只求再一次見到我的朋友,或是做個指甲彩繪、好好吹整頭髮,吃個希臘沙拉。哦,該死,還有羊奶乳酪加上卡拉瑪塔橄欖醬。我繼續沉浸在自憐自艾的世界好一陣子,然後想起了哥哥,接著我又用了整整三分鐘,覺得自己像是全世界最大的混帳。
我們是為了他才搬來這裡,我願意付出任何代價,換得哥哥離開病榻,然後像兩年前的萬聖節那樣,在街上舞蹈;甚至只是完全不咳嗽地坐起身子一陣子。
我用雙脣發出噗噗聲,有如芭蕾舞者那樣旋轉身子。我轉呀轉,直到一切都模糊起來,等我停下動作,房間還是不斷從我身邊呼嘯而過,我發出錯亂的笑聲,而這就是我現在找樂子的方式。
我的視覺終於恢復正常,視線落到床上。
在我的白色棉被上,有一個藍色的小盒子。

第二章


我左看右看,察看房間有沒有其他人在,但當然,沒半個人影。接著,我懂了。爸媽知道這次搬家對我有多難受,所以現在想要收買我,讓我開心,或至少讓我暫時別再抱怨了。
我是這麼容易搞定的嗎?
拜託,那麼他們大可以把一堆藍色小盒子綁在搬家卡車後面,那我就會追它們追到雙腳淌血。
我衝過房間,跳上床,臉上漾開大大的笑容。這九個月來,我過著沒有網路與手機的生活,現在,我自覺像是一隻緊盯獵物的野狗。
我把盒子舉到脣邊,對它說:「寶貝兒,你是我的,全屬於我。」
就在準備撕開它的當兒,我停下動作。如此一來,猜想內容物的時刻就會太快結束,而結束之後,我就沒什麼好期待的了。或許,我應該延遲這種喜悅感,忍到不能再忍為止,光是知道還有東西可盼望,就能讓我快樂好幾天。
我從脣邊移開盒子,輕輕搖晃它。
放下盒子,泰拉,我對自己說。
「不管了。」我大聲說。
我把手放在蓋子上,把它掀開,裡面是一個小小枕頭。我想像著各式各樣在迷你床架使用這迷你枕頭的迷你動物,但真是太瞎了,要到哪裡去找合適的枕頭套呀?
我用手指捏起枕頭,驚訝地發現枕頭下方還靜置著一個東西,我連忙把枕頭彈到床上,手探進盒子拿出一個小小的雪白裝置。它比五分錢的銅板大不了多少,形狀非常奇妙有趣,看起來……看起來就像是助聽器。
我皺皺鼻子,手中一邊翻動這個裝置,看到另一面有個凸起的紅色閃燈,我幾乎興奮到尖叫出聲。紅色閃燈真是酷斃了,我心中這麼認定。它們代表科技與先進,或許還連結到外在世界──連結到我的朋友,也或許是音樂,誰知道這一年來出現了什麼怪異有趣的東西呢?我敢說,這小小裝置可能容納了大概,嗯,十億首歌曲,而我就要聽遍它們,每一首都要。
我發誓會漫不經心給爸媽一個扎扎實實的道歉,然後我把裝置塞進耳中,暗自希望即將聽見女神卡卡的最新歌曲。哈利路亞!尺寸剛剛好!就算我的波士頓小白臉給了我鑽石,也不會讓我更開心。
我撥弄了一會兒,手指才放到閃動的按鈕上。哎……寶貝,快出現吧!
我一按下按鈕,就聽見咔嗒聲,這樣的聲響持續了好幾秒,長到足以讓我開始覺得快崩潰了。但接著,咔嗒聲變成靜電干擾聲,彷彿無線電的另一頭有人調整好頻率了。
我從床上跳下來,在房間來回踱步,偏著頭像是在搜尋訊號。我感覺好像傻瓜,但這是我這輩子做過最有趣的事了。突然一個女聲傳來,我挺直了身子,那是個清脆又清晰的聲音,彷彿這女聲這輩子說話從來不曾吃螺絲。我的目光落到地板,專心聆聽,然後聽見──
「聽到這訊息的人,表示已獲邀成為硫磺浴血賽的角逐者。所有角逐者都必須在四十八小時內報到以選擇專屬的潘朵拉同伴,如果不──」
「泰拉?」爸爸問:「妳在做什麼?」
我轉身,舞動一個開心的小舞步。「這是什麼玩意兒?」我指著耳朵的裝置。「你們是從哪裡弄來的?真是有趣到爆了。」
「弄什麼?」爸爸的神情從疑惑到……驚恐。我一度感覺他像是變回小小孩,像是回到以前我跟柯迪四歲與七歲時,像是隨時會被放上思過椅自行宣洩怒氣,而柯迪則在一旁炫耀自己可以自由行動。「妳耳朵裡有什麼?」爸爸的語氣聽起來很奇怪,彷彿經過仔細算計,才慢慢離開嘴巴一樣。「給我。」
「什麼?為什麼?」我說。
爸爸伸出手。「現在。」
沒有爭論的餘地,爸爸的體型不算大,現在卻似乎巨大無比。我從耳中拉下裝置,放進他的掌心,在他合上手掌的當兒,我確定我的新玩具已經被永遠沒收了。
「如果你要收回,又何必送給我?」我問。
爸爸看著我,一副要說什麼大道理似的,但最後只嘀咕說:「妳媽需要廚房幫手。」就走出房間。未來千秋萬世我唯一的新鮮刺激,就塞在他的口袋裡。
我抓住門框的兩旁,垂下頭來。爸爸的怪異行為告訴我,把那個會說話的助聽器放在我床上的人不是他,我不禁納悶那會是誰?然後,我恍然大悟。經過柯迪房門時,我放聲大叫:「豬頭,很好笑哦!」即使口中這樣說著,我還是在想,如果不是他,那又是怎麼回事呢?我從來沒遇見什麼刺激的事,從來沒有,但這也不會讓我就此不作白日夢。
我的腦袋閃過一整個世界的可能性,現在,我只確定有個祕密教派的首領徵召我參加硫磺流血賽,還是浴血賽,隨柯迪怎麼命名,但不管哪一個,聽起來都陰森森的,顯然他對於手足野蠻相殘有極其扭曲的想法,而我也真的認為加深我的希望是種野蠻行為。
真正的問題是,他是怎麼錄製那女聲的,顯然這小子對我有所隱瞞。在我們搬到這裡之後,媽媽堅持柯迪需要放鬆,所以就下了科技產品禁令,但他必定偷藏了什麼東西,像是筆電還是智慧型手機,一定有。
光是想到這件事,就讓我氣到口吐白沫。
我霎時覺得自己是不是染上狂犬病了。
媽媽不在廚房,但我看到她站在她的房間,壓低聲音跟爸爸說話。
「妳保證過的!」爸爸嘶吼:「妳保證他們找不到她在這裡的。」
「對不起,現在說這個已經太遲了。」
「還沒有,還沒──」
當媽媽看到我,她舉手要爸爸噤聲。
「泰拉,去準備晚餐。」她說:「然後到柯迪房間會合。」接著關上房門。
「哎喲!太沒禮貌了吧?」我說,但主要是對著自己說。我想了一會兒,猜想爸媽到底在說什麼。對於剛聽到的事,我沒辦法說自己完全無動於衷,只是,跟一個有慢性病的哥哥住在一起,卻會讓人習慣在無意中聽到爸媽關起門來密談怪事,所以,我不去理會他們的胡思亂想,改把心思放在逐客令。
今晚是我爸訂立的快樂星期天,代表要在柯迪的房間吃義大利麵。我們所有人都會坐在他的床邊,拿免洗餐具用餐,而且誰都不准說不愉快的言詞。而這代表的真正意義是,大家都各自把想說的討厭事留到星期一,這樣才有了展開新的一星期的真正感覺。
我瀝乾義大利麵,澆上一罐番茄大蒜醬,然後仿照義大利廚師在電視的動作,送了一個飛吻,我傾倒這個超大的不鏽鋼鍋,在四個盤子倒滿義大利麵,再撒上袋裝的帕馬森乳酪,還有一片冷藏的大蒜麵包。
我們吃的一切都是由愛心與關愛調製,再以人類各種的防腐劑打包。住在離最近的雜貨店四十五公里的地方,相當程度也代表著除非自己種,否則我們永遠無法吃到新鮮食物。但這種事不會發生,因為要我爸媽掏勞力,他們寧可選擇掏腰包;這也是我們不該遠離城市的另一個理由。
走向柯迪房間的途中,我像是得到好好打賞的女服務生一般,端著裝滿盤子與玻璃杯的托盤。我甚至一手撐住屁股,以走臺步的姿勢,搔首弄姿經過對這個房子來說太過昂貴的家具。來到走廊時,爸媽對柯迪的匆匆細語無意間傳入我耳中。我決定停下來偷聽,但地板偏生在這個時刻,決定要在我鞋下吱嘎作響。
所有人都停下話來。
「妳弄好義大利麵啦?」爸爸問道。他說話的樣子比較像是在打探消息,而不是問晚餐。
我轉過角落,盡全力繼續走臺步。真是走得太好了,我幾乎把托盤一併跌下去。只是,如果要在走臺步與不讓義大利麵跌落地之間做選擇,我當然選擇前者。「我的好顧客,晚餐準備好了。」我穩住托盤,把像蛆的麵條遞給家人。交給爸爸時,我停下動作,端詳他的表情。我知道把盒子放進我房間的人是柯迪,但讓我在意的是,爸爸對這件事的反應是那麼怪異。他是很討厭我跟柯迪玩壓人遊戲,我猜想他當時只是心情不好,所以我想知道他現在是不是不氣了。而且,我還想偷偷拿回他口袋那個會說話的裝置。管它是不是惡作劇,這可都是擊退枯燥無聊和與世隔絕的救命繩索呀!
吃飯的時候,媽媽沒完沒了談著明天課程的待議事項。我真想提醒她,快樂星期天可是不准談論不愉快的事情的,但我管住舌頭。現在是八月,這確確實實代表了兩件事:一、對我們哈勒威家來說,可是新學期;二、媽媽還在持續進行她過度狂熱的減肥行動,或許是失控了。
自從搬來這裡,媽媽就開始讓我跟柯迪在家自學。這對我的社交行事曆來說,是個重大的打擊;僅次於──可知道嗎?我們要搬到蒙大拿了。我從沒想過媽媽是那種會搬到荒野並且讓小孩在家自學的類型,但結果證明,她真是充滿驚喜。我承認,就老師來說,她是我所遇過最棒的一位,或許是因為我每次答對問題,她就喜形於色;考試過關,她就手舞足蹈。
柯迪坐在床上,聽著媽媽發表課程計畫,還不時點點頭。媽媽今晚的聲音感覺太過熱切,像是她竭盡全力卻還是沒法讓我們展現笑容。我瞄向爸爸,發現她努力取悅大家的苦心,至少已在一個人身上宣告失敗。爸爸的叉子轉著無窮迴圈,幫我把義大利麵傑作變成了橘紅色爛泥。
我再也受不了他的神情。「爸,你還好嗎?」
他猛然抬起頭,卻過了一會兒,嘴巴才形成笑容。「沒事呀,一切都棒極了。」
棒?現在,我知道事情不對勁了,我有意無意把眼神投向他收起那裝置的口袋,他一隻手覆在上頭,與我四目交接。
「安卓雅,我們來洗碗吧!」爸爸轉開視線,改而看向媽媽。他們今晚真是怪到不行:爸爸有種憂慮的焦躁不安;媽媽則掛著選美般的笑容。
媽媽點點頭,然後收拾盤子。接著,她看了爸爸最後一眼,就離開了。這種難以捉摸的氣氛真讓我受不了,所以我張口準備說點什麼,什麼都好。「柯迪,你這次惡作劇可真厲害,可惜爸爸毀了你最精彩的部分。」這不是我想到最好的台詞,但我覺得爸爸怪裡怪氣是從藍色盒子開始的,何不趁他還在房間時,就攤開來說呢?
柯迪原本在努力讓自己挺直坐在床上,聽到我的話後,他停下了動作。他垂下眼簾,抓住毯子,臉上近乎蒼白。我的脊椎傳來一股顫慄感。萬一柯迪沒放盒子在我房間呢?如果不是他,那會是誰?爸爸太生氣了,不可能是他做的;媽媽絕對不可能會做這種事,至少,我覺得她不會。只是,她這一年來已經讓我驚奇連連,所以我其實也不敢確定。
悄悄爬上我背後的戰慄感開始形成雞皮疙瘩,但就在這個時候,柯迪抬起頭來露齒一笑。「小妹,我可是絞盡腦汁哩!」他輕拍太陽穴說道。接著,他搖搖頭,彷彿我太讓人失望地說道:「原本還可以更好玩的說。」
我呼出一口氣放下心來,冒險犯難這檔事還是安穩留在我腦袋裡比較引人入勝,剛剛有一瞬間,我以為他會說:「妳在說什麼?」然後,我就得確定我是不是真的想來點刺激的事,還是只是喜歡幻想。
我翻翻白眼說:「太遜了,真是遜斃了!」
我走向門口,好驚訝爸爸居然什麼話也沒說。如果他在氣這件事,那為什麼沒有好好說教一番?我走出房間準備到廚房幫忙媽媽時,我回頭望了一眼,卻看到爸爸對柯迪點點頭。只是點了一下頭,沒什麼特別的,兩人卻像是交換了什麼想法,看起來都鬆了一口氣,這真是最教人不安的了──不知道他們這麼擔心是為哪一遭。
我穿過走廊,走向媽媽哼著聲音的地方,我禁不住一直想著那個裝置,那到底是什麼?柯迪又是怎麼拿到手的?
要是真的是柯迪的話。
爸爸頷首時,柯迪臉上的神情讓我起了疑心,我把杯子放在廚房流理臺,儘管知道媽媽在對我說話,但我一個字也沒聽進去,因為我心中只想著,我得把那個白色的小玩意兒弄回來,今晚就要。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1.1 出貨天數
  • 1.0 回信天數
  • 0.8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1
回信速度:1.0
缺貨率:0.8 %

近一週瀏覽次數:513523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499584)

注目新書(3665)

商城週年慶 | 百貨商品滿千9折-5/31(897)

活動折扣即將截止!(2043)

主題書展 | 5折起(2893)

雜誌活動 | 9折起(47)

文具百貨活動 | 69折起(90)

出版社活動 | 66折起(2033)

日文MOOK(1066)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下殺49元(286)

二手書淘寶區│銅板好折扣(174)

二手書即期品 | 通通一本不留!(1609)

二手書書況近全新 | 搶到賺到!(3019)

中文書(96474)

中文雜誌(1800)

歐美雜誌(618)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3023)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523)

唱片CD(293)

二手中文書(391930)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x]
[x]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