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 關閉

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暢銷書 5折起 | 二手書 45元起 | 各類雜貨、文具用品79折起 | 超取499免運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二部【竊夢】(上下卷不分售)
  •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二部【竊夢】(上下卷不分售)
  • 商品編號:p0699146689921
  • 店家貨號:11100830305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二部【竊夢】(上下卷不分售)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影視製作人 桐華 披著科幻皮的言情,一次新的嘗試。 ...

網路價
500元 440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4 點
活動價
440元 /件起! 滿699元送贈品 >>搶購
付款方式 雙12回饋最高!累積2萬送2400刷卡金 雙12限定!兆豐卡單筆滿1萬2送1200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出版日期:2017-11-08
作者:桐華
出版社:野人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863842439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步步驚心》《大漠謠》作者、影視製作人 桐華
披著科幻皮的言情,一次新的嘗試。
微博話題閱讀超過1億
《散落星河的記憶》系列第二部【竊夢】

有生之年,幸好相逢。
不管前方是荊棘、深淵,還是狹谷、火海,兩人攜手同行。
若不能白頭偕老,那就生死與共。

【致歉】《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一部【迷失】》由於簡體字轉繁體字時疏失,主角「洛倫公主」實為「洛蘭公主」,第二部即更正為正確名字,為免造成讀者困惑,特此說明。

身為龍血兵團團長,同時又是阿爾帝國第一順位繼承人的葉玠王子,無所不用其極的要假洛蘭公主恢復記憶。就在這時,原本對葉玠殺千旭之仇深惡痛絕的洛蘭,無意間發現了奧丁聯邦執政官殷南昭的祕密——原來,她深愛的、執念的千旭,只是殷南昭扮演的一個人物而已!從一開始,他就為她定下了最殘酷的結束。十年時光,最溫暖、最美好的記憶霎那間全部化為灰燼。
萬念俱灰的洛蘭,決定相信面善心惡的葉玠,讓自己恢復記憶,離開奧丁聯邦。然而執政官蠻橫地阻擋她,堅決不讓她恢復記憶。被激怒的葉玠,決定對洛蘭和奧丁聯邦展開報復,公開了假公主代嫁奧丁的始末。洛蘭頓時從天堂掉入地獄,遭受前所未有的磨難。
生死交關之際,殷南昭出面拯救了她,並告訴她即使不注射恢復記憶的藥劑,他也知道她是誰!得知真相的駱尋(假洛蘭公主被揭穿後所使用的名字),終於明白過去的她,和現在的她是兩個多麼截然不同的女子,而那個過去的自己,很有可能會惡狠狠的吞噬掉現在的自己……也正是在這個時刻,殷南昭和辰砂,不約而同發現被自己壓抑在內心深處,一直不願,也不敢面對的情感,是多麼的強烈深刻——因為害怕傷害對方而築起的高牆,反而讓對方傷得更重!
面對辰砂回過頭來熱烈而霸道的追求,殷南昭摘下面具後反覆而曖昧的應對,駱尋究竟情歸何處?是十一年來與她朝夕相處、只有夫妻之名的丈夫,還是那個她曾經刻骨銘心、不惜捨命相愛的他人分身?至於葉玠,那個執著於從前的她的「前男友」,一手遮天精心策劃的奪權陰謀,究竟是要幫她脫離苦海,還是要推她更入深淵?
遵從自己的基因,還是順從自己的情感,這一回,她必須有所選擇……

────────
「好的、壞的;善的、惡的;美的、醜的;真的、假的,
全部都加起來才是你!我都愛,也都要!」

「我愛你,以身、以心、以血、以命!以沉默、以眼淚!
以唯一,以終結!以漂泊的靈魂,以永恆的死亡!」
────────
[讀者書評]
──穆川
《散落星河的記憶Ⅱ竊夢》是一部非常精彩的作品,上一部《散落星河的記憶Ⅰ迷失》就讓我患得患失,而這本則更是讓我欲罷不能。桐華的作品讀起來很優美,在《散落星河的記憶》這套作品裡我不僅讀到了好的故事,更是體驗了美好。我們都是在尋夢,在尋找最真實的自己,而書裡的人物又何嘗不是在尋找真實的自己呢?……
桐華的作品讀起來張力十足,引人入勝故事情節加上她如詩般的語言風格,這著實的吸引著我。作為一個讀者我在她的作品裡看到了美好,我得到了我想要的那種感覺。

──洛枳愛盛淮南
桐華的愛情故事一如既往地耐看,這所有的元素合在一起編寫出來的故事會讓我們的心緊緊地跟隨主人公的遭遇上下波動。這部小說有著科幻為外衣的包裝,會讓我們感覺有著時代敢與時尚元素,但是萬變不離其宗,桐華的故事始終是用愛來打動讀者的,最終故事的情感基調,能夠扣住讀者心的還是愛情。

──B612小曼君
讀的時候,突然想起了《大漠謠》。辰砂再好,就算他以後對我再好,可在我最需要的時候,給我溫暖讓我有活下去的動力的,只是千旭。經歷過人情冷亂的洗刷,我的心門剛硬如壁壘,能真正住進去的,一定是剛打開不設防時的。殷南昭,果然沒有讓我失望,這很桐華!

──璫湖
「若不能白頭偕老,那就生死與共」。感人的真情宣言,飛躍天際的科幻想象,獨創了一曲屬於未來世界的愛情經典傳奇。
在基因決定生死的未來世界,尋找至死不渝的愛情——如此的希望推動著故事劇情的不斷前行。一切皆因有愛,所以萬事都還有著扭轉的玄機。
有生之年,幸好相逢。正是因為著這樣的一份緣分,我們相識,相知,相守,共同拼搏和奮鬥。這樣的一份情誼,更帶領著你我收穫著《散落星河的記憶II竊夢》這裡的感動。這裡是竊夢,這裡更是圓夢的追隨。
作者簡介:
桐華
作家、影視製作人。生於中國西北,畢業於北京大學,現定居香港,被讀者譽為「燃情天后」與「中國古典言情第一人」。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她從小看慣的景色,嚮往著「小橋流水人家」,工作後索性跑到南方,領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一直覺得人生不管是「大江東去,浪淘盡」,還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都該體會經歷。喜歡沉浸在各色的文字世界中,從古龍到席絹,從《紅樓夢》到《百年孤寂》,來者不拒。
著有《步步驚心》(增訂版)、《大漠謠》、《雲中歌》、《長相思》、《曾許諾》、《最美的時光》、《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半暖時光》、《那片星空那片海》、《散落星河的記憶:第一部【迷失】》等,以上皆由野人文化出版。
影視劇作品:《金玉良緣》、《抓住彩虹的男人》、《偏偏喜歡你》。
章節試閱:
[摘文1]

她昏昏沉沉,很想一覺睡死過去忘記一切,可是渾身上下沒有一塊完整的肌膚,鑽心噬骨的疼痛折磨得她一直無法入睡。
因為缺氧,駱尋頭痛欲裂,覺得自己即將窒息而亡,完全分不清幻覺和現實,陷入了最恐怖的噩夢中。
——四野荒蕪的曠野,她一個人在痛苦地跋涉。從白晝走到黑夜、從黑夜走到白晝,只想找到一個人弄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可無論怎麼找都找不到人,就好像整個世界都離她而去,只剩下了她一個人。
——天色晦暗、怪石林立的岩林。千旭化作野獸咬斷了她的胳膊,她悲痛欲絕、淒聲哀哭,可無論她怎麼哭泣哀求,殷南昭只是戴著沒有表情的金屬面具,冷冷看著。
——放蕩不羈的葉玠柔情款款地看著她,嘴裡說著我最愛你,下手卻是毫不留情,把她推下了萬丈懸崖。
——陰森恐怖的刑室裡,她被酷刑折磨得痛不欲生、哀聲慘嚎,辰砂、封林、紫宴他們就站在一旁冷眼看著,她伸出血淋淋的雙手,向他們求助,他們卻都視而不見。
……
無窮無盡的噩夢,負面黑暗的情緒像是滔天洪水一般席捲而來,就要把她吞噬。
她怨恨、她憤怒,瘋狂地質問著為什麼。
她只是想活下去,從沒有想過傷害別人,也從沒有做過傷天害理的事,為什麼每個人都不相信她?為什麼每個人都認定她是壞人?為什麼每個人都想要置她於死地?
駱尋殘存的理智告訴自己:不能這樣,不能這樣!
如果任由自己被噩夢吞噬,就會正中英仙葉玠的下懷。他就是想要摧毀現在的她,讓她放棄十一年的記憶,變成和他一樣的人,仇視異種、痛恨奧丁聯邦。
駱尋努力讓自己去想正面、光明的事情。
十一年的記憶,不算長,但是肯定有很多溫暖美好。
——紫宴喜歡捉弄她,每每狡計得逞,總是樂不可支,可當她真遇到麻煩時,他卻常常會第一個伸手幫她化解。
——基因研究中,她嶄露頭角、天賦驚人,封林不但沒有心生芥蒂,還毫不吝嗇地讚美鼓勵她,幫她創造更多條件,讓她能走得更快。
——辰砂不善言辭,說話犀利直接,總是冷冰冰的,但這麼多年,他一直支持著她做一切想做的事,研究基因、訓練體能。
……
時間,靜止。
黑暗,鋪天蓋地。
痛苦,沒有盡頭。
恐怖絕望,彌漫著整個世界。

[摘文2]

上了飛車,辰砂狀似漫不經心地問:「葉玠問的是什麼事?」
洛蘭眼睛都不眨地扯謊:「他問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回阿爾帝國看看。」
「邵菡公主不是問過了嗎?」
「邵菡是邵菡,葉玠是葉玠。」
辰砂沉默了一會兒,問:「妳的答案?」
「我想和他回去看一下。」
「怎麼會突然改變主意?」
「你沒聽過一句話嗎?女人心海底針,就是很善變啊!」
辰砂面無表情、一言不發。
洛蘭笑嘻嘻地說:「辰砂,你條件這麼好,找女人多談談戀愛吧,別年紀輕輕就活得像是性冷感一樣。」
辰砂沒有吭聲,飛車驟然加速,嚇得洛蘭立即抓住扶手。
辰砂把飛車開得像是戰鬥機一樣,引擎咆哮,一路風馳電掣,只用了往常一半的時間就到家。
一個急剎車,飛車停在屋頂的停車坪上。
洛蘭鬆了口氣,正要下車,辰砂突然握住她的手,逼到她眼前,「我性冷感?妳要不要試試?」
洛蘭乾笑:「那個……只是一種說話的修辭法,修辭!」她無比鬱悶,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完全就是被封林給害的。
辰砂的身子又往前傾了一點,洛蘭即使頭用力往後仰,兩人依舊距離越來越近,已經能感受到對方的氣息輕拂在肌膚上。
「辰……辰砂,冷……冷靜!」
「我很冷靜。」辰砂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洛蘭,沒有了以往的清冷,像是一直休眠的火山將要噴發。
這也叫冷靜?洛蘭想哭,「我錯了,不該拿男人那方面來開玩笑。」
「現在……」辰砂又往前傾了一點,聲音十分低沉,「咱倆到底誰性冷感?」
洛蘭竟然不敢再看他,雙手擋在身前,猛地閉上眼睛,「我!」
身前壓迫的氣息驟然散去,她睜開眼睛,辰砂已經消失不見。
洛蘭長吐出口氣。
本來是想笑著告別,沒想到卻激怒了辰砂。不過,他知道她的欺騙後遲早都會生氣,也不差這一點。

————•————•————

洛蘭回到臥室,把房間仔仔細細收拾了一遍。
所有東西物歸原處,看上去和她十一年前第一次踏入這個屋子時一模一樣,只除了床頭櫃上多了一個老舊的黑色音樂匣子。
洛蘭靜靜看了一會兒,輕按一下播放鍵,古老悠揚的歌聲響起:
風從哪裡來
吹啊吹
吹落了花兒,吹散了等待
滄海都化作了青苔
…………
洛蘭自嘲地笑,風不知從哪裡來,可最終一切都被無情地吹散了。
她打開個人終端機,把通訊錄好友欄裡一直捨不得刪除的「千旭」刪除了。
個人終端機詢問:確定刪除嗎?
洛蘭毫不猶豫地點擊了「確定」。
她也沒有想到世間事會如此荒謬。他死了,她念念不忘;他活了,她卻想要忘得一乾二淨。
洛蘭最後看一眼自己居住的地方,目光從黑色的音樂匣上一掃而過,沒有絲毫留念地離開了。
身後歌聲蒼涼哀傷。

風從哪裡來
吹啊吹
吹滅了星光,吹散了未來
山川都化作了無奈
…………

————•————•————

葉玠住在斯拜達宮專門招待貴賓的地方,距離指揮官的宅邸不算近,可也不算遠,步行半個小時就能到。
洛蘭沿著林蔭道不緊不慢地走著。
過去十一年的人生就要被她拋在身後,她的心情卻出奇地平靜,似乎無喜無怒、無愛無恨,既不害怕,也不期待。
洛蘭站在葉玠的門前。
房屋的中央智腦感應到她,自動響起代表有客來訪的「叮咚」聲。
葉玠應該早料到洛蘭會來,幾乎立即就打開了門,笑瞇瞇地把她請進屋裡。
洛蘭打量了四周一眼,「我剛來阿麗卡塔時就住在這裡。」
「那時候是什麼感覺?」
「茫然、緊張、害怕、孤獨。六位公爵都不願娶我,只好抽籤決定新郎。我暗暗祈禱,希望能碰到一個容易相處的丈夫。」
葉玠眼中掠過哀傷,張開雙臂,似乎想要擁抱一下洛蘭。
洛蘭往後退了一步,冷冷看著葉玠。
葉玠也沒有勉強,順勢做了個邀請的動作,微笑著說:「別客氣,請隨意。」
洛蘭問:「可以隨意說話嗎?」
葉玠抬起手腕,點了一下個人終端機,「可以短時間內干擾聲波傳送,不管是監聽,還是異種的異能,都會被遮蔽阻斷。」
洛蘭嘲諷:「你的作案工具倒是很齊全。」
葉玠好脾氣地聳了聳肩,笑嘻嘻地說:「妳以為辰砂、紫宴他們的個人終端機上沒有安裝嗎?」

洛蘭看到客廳正中間放著一個畫架,走了過去,「你會畫畫?」完全無法想像龍血兵團的龍頭業餘愛好是畫畫,還是這種古老的紙張水彩畫。
「釋放壓力的方法,就像妳會做飯。」
葉玠站在洛蘭身旁,和她一起看向畫架上的畫——
一株樹冠盛大的胡桃樹,樹後有一棟兩層高的木屋。洛蘭穿著白色的羊絨裙,黑色的短靴,戴著手套,正在撿胡桃。葉玠跟在她身旁,一隻手提著木桶,裝撿起的胡桃,一隻手正要把一塊剝好的胡桃餵給她。
洛蘭覺得畫面上的一切都透著似曾相識的熟悉親切,「這是真實發生過的事嗎?」
「真的。妳用撿來的胡桃做了胡桃鬆餅,很好吃。」
洛蘭喃喃說:「屋子是我喜歡的樣子,樹也是我喜歡的樣子。」
她曾經計畫和千旭一起存錢買的屋子就是這個樣子,屋子旁邊要有一棵高高的樹。難道她憧憬期待的一切,都是以前的她已經擁有的?
葉玠問:「妳的選擇是什麼?」

「我想恢復記憶。」
「還想殺了我為千旭報仇嗎?」
洛蘭苦澀地搖搖頭:「我錯怪了你,千旭的死和你無關。」
葉玠安撫地拍了下洛蘭的肩膀,「我知道妳很難過,但相信我,等妳恢復記憶,一切都會過去。」
洛蘭看上去很鎮靜,聲音裡卻流露出若有若無的脆弱:「我會忘掉在阿麗卡塔的記憶嗎?」
「不會。」
葉玠用食指從顏料盤裡抹了一點大紅色的顏料,給洛蘭看,「妳現在的記憶就像這點紅色的顏料,鮮艷明媚,奪人目光,讓妳只能看到它。」
他指指畫架旁洗筆的水晶缸,裡面是大半缸藍綠色的水,「這是妳過去的記憶。從妳的出生開始,童年、少年、青年,裡面有父母、有親人、有戀人、有朋友、有敵人,有念念不忘的喜悅、有刻骨銘心的悲痛,是妳之所以成為妳的所有原因。」
他把被顏料染紅的手指放在水晶缸裡緩緩攪動,顏色一點點溶解在水中。不一會兒,他手指上的紅色完全消失不見,水晶缸裡的水卻依舊是藍綠色,一點都沒改變,就好像那抹鮮艷明媚的紅色從來沒有存在過。
葉玠端起水晶缸,遞到洛蘭眼前,「妳現在的記憶依舊存在,只不過,它們和妳本來的主體記憶相比,沒有源頭、沒有因由,十分渺小。不管是喜悅,還是悲傷,都會被妳的主體記憶稀釋,妳的感受不會再那麼深刻,甚至會變得無關痛癢。」
葉玠想了想,「大概就像是一場夢,不管夢裡多麼身歷其境、驚心動魄,夢醒後都了無痕跡。」

洛蘭定定地看著。
原來……竟然是這樣!
千旭就是這樣溶解消失在殷南昭的生命中的吧!
曾經的一切並不虛假,全都真實地存在過,只不過,就像那一點濃烈熾熱的紅色溶解到了一缸藍綠色的水中,就算依舊存在,也會變得像是不存在一樣。
洛蘭譏嘲地笑。等她找回全部記憶,駱尋也會就這樣溶解消失,她和殷南昭倒是誰都不欠誰了。
葉玠把水晶缸放下,拿出注射劑。
他凝視著洛蘭,微笑地攤開手掌,示意她把手遞給他,「很快,我們就要慶祝真正的重逢。」
洛蘭緩緩向他伸出手。

「叮咚、叮咚……」
門鈴聲突然急促地響起,洛蘭心中一驚,下意識就要縮手,被葉玠一把抓住。
洛蘭掙扎著說:「有人……」
「不用管!」葉玠抬手就要幫她注射藥劑。
「砰」一聲,門被踢飛,一道黑影疾掠,以雷霆萬鈞之勢飛撲過來。
葉玠不得不迅速藏起注射器,把洛蘭護到身後,揮手擊向突然闖進來的人。
對方未退未避,可他盛怒下的全力一擊猶如泥牛入海,竟然連一絲漣漪都沒有激起。
葉玠心中震驚,定了定神,譏嘲地問:「執政官閣下,破門而入就是奧丁的待客禮節嗎?」
執政官淡淡地說:「事有輕重緩急,我們必須把保護聯邦公民的生命安全提到首要位置,避免遊樂園事故的再次發生。」
葉玠無奈,緩和了語氣:「我們兄妹只是在聊天。」
「上一次,你們只是在遊玩。」執政官不為所動,看向洛蘭,「公主,我送妳回去。」
洛蘭低頭站在葉玠身後,不言也不動,就好像完全沒聽到執政官的話。
葉玠的心情驟然好了許多。他知道今天不可能幫洛蘭注射藥劑了,側身讓開,「洛蘭,妳先回去,我們下次再聊。」
洛蘭仍然沒有反應。
執政官以為葉玠對她做了什麼,猛地抓住洛蘭的手。
洛蘭霍然抬頭,一雙眼睛亮如星子,顯然神志很清醒。
執政官立即鬆開她的手,「走吧!」

————•————•————

空曠的林蔭道上。
洛蘭跟在執政官身後,沉默地看著他的背影。
執政官放慢了腳步,「下次要見葉玠,叫辰砂陪妳。」
「那是我從小一起長大的哥哥,閣下到底在懷疑什麼?」洛蘭也放慢腳步,始終只肯看他的背影。
「不是我懷疑什麼,而是遊樂園的事故表明他有可能威脅到妳的生命安全。」
「遊樂園的事故只是一個意外。這裡是斯拜達宮,我是A級體能者,葉玠不可能無聲無息殺了我。再說,殺我對他有什麼好處?他活膩了找死嗎?」
執政官停住腳步,「公主想說什麼?」
「我想說……」洛蘭也停住腳步,「你!少管閒事!」
執政官轉身,盯著洛蘭,冷冷警告:「公主,請注意妳的言辭態度。」
洛蘭一步步走到他面前,仰頭看著他,挑釁地說:「我就這態度!你打算怎麼辦?殺了我,還是立刻揍我一頓?」
執政官沉默,冰藍色的眼睛裡沒有一絲情緒。
洛蘭的囂張氣燄慢慢地沉寂下去。

距離這麼近,咫尺之間、聲息可聞。
可是,距離又那麼遠,遠得不知道該怎麼才能看清楚他。
她努力地看了,但只有一張沒有表情、泛著冰冷金屬光澤的面具。
洛蘭像是被蠱惑了一般,伸出手想要再次摘掉他的面具。
指尖剛觸到面具,執政官就抓住了她的手腕,「是我的寬容誤導了妳嗎?讓妳覺得可以為所欲為、隨意冒犯我?」
洛蘭的手腕被捏得很痛,她用盡力氣都沒能掙脫,氣得抬腳踢向執政官。
執政官用腳尖鈎住她的小腿,往前輕輕一拖,手同時鬆開。洛蘭猝不及防,後仰著摔倒在地上。
她完全沒想到執政官會還手,傻了一會兒,忽然呵呵地笑起來,笑得眼淚都要流下來。
她的千旭不可能這麼對她!
她到底在幻想什麼?以為是變魔術嗎?上一次揭開面具不是千旭,這一次揭開面具就會變成千旭?
執政官呵斥:「起來!」
洛蘭用手遮住濡濕的眼睛,像個無賴一樣躺在地上一動不動,「滾!」
「你說什麼?」
「我叫你滾!滾得越遠越好!」
執政官下令:「拘捕,送去監獄。」
兩個警衛兵突然出現,一邊一個,抓住洛蘭的手臂,把她從地上拎起來,拽向不遠處的巡邏車。
洛蘭怒問:「我犯了什麼罪,你憑什麼拘捕我?」
「就憑我是執政官,妳對我不敬。」
洛蘭死死地瞪著執政官。她對他不敬就要關進監獄,那他呢?他對她做的事算什麼罪?
執政官袖手而立,漠然地看著她,面具臉上沒有一絲表情。

[摘文3]

指揮官官邸。
辰砂失魂落魄地回到家,照明燈自動亮了。
明亮的燈光映照下,寂靜的屋子顯得格外空曠冷清。
只是少了一個人而已,可是,連屋子裡的光線和空氣都似乎不一樣了。
辰砂走進寬敞潔淨的廚房,打開保鮮櫃的門,拿了兩罐營養劑。正要關門時,看到一排營養劑後面隱隱約約露出兩個不太一樣的罐子,他隨手拿出一罐,發現竟然是一罐玫瑰醬。
玻璃罐上貼著標籤,手寫著製作日期,下面又寫了一行小字:密封兩個月後才可以食用,如果提前發現了,不許偷吃!
辰砂怔怔看了一會兒,猛地把罐子砸到地上。玻璃罐摔得粉碎,紅色的玫瑰醬濺得到處都是。
他拿出另一罐,又狠狠摔了下去。
眼前的一切好像無限放慢了——玻璃罐像是一片雪花,慢慢地飄向地面。燈光映照下,折射出晶瑩的光芒,紅色的玫瑰醬像是一塊瑰麗璀璨的紅寶石。
就在玻璃罐即將落地的一瞬間,辰砂的身體快於他的意識,腳尖輕輕一挑,玻璃罐向上飛起,回到了他的手裡。
辰砂一手拿著玫瑰醬,一手扶著保鮮櫃的門,在無人看到的地方,第一次流露出孤獨痛苦、悲傷迷惘。
事情發生後,他在逃避,可是駱尋呢?她沒有逃避,只是壓根兒沒有想起過他!
事發前,沒有想過向他坦白;被拘捕時,沒有想過向他解釋;被酷刑折磨時,沒有想過向他求助。就好像從始至終,他們沒有任何關係。

嘀嘀。
個人終端機的蜂鳴聲突然響起。
辰砂沒有理會,臉上的表情恢復了往常的冰冷。
他把玫瑰醬塞到保鮮櫃的最深處,拿起營養劑,一邊喝一邊朝樓上走去。
蜂鳴聲一直響個不停。
辰砂走進閱覽室,坐到工作台前,蜂鳴聲依舊執著地在響,他看了眼來電顯示:紫宴。
辰砂幾口喝完營養劑,把罐子扔進回收箱,「接聽。」
紫宴的聲音傳來:「我想要去阿麗卡塔軍事基地的檔案庫裡查看一份資料,需要你的簽字授權。」
辰砂漠然地問:「誰的檔案資料?」
「英仙洛蘭。」
辰砂一下子坐得筆挺,沉默了一會兒,說:「我不會簽字授權,但你可以用我的身分查看資料。」
紫宴像是早料到了他的答案,輕笑一聲,「我現在就在你的門外。」
辰砂切斷音訊,叫智腦開門。

紫宴進來時,辰砂已經連線基地的檔案庫,中央智腦檢測確認完身分。
紫宴一言不發地坐到工作台前,在檔案庫裡搜索,找到一份十一年前的資料。
辰砂仔細看了一眼,是一份體能測試的記錄,其中一項的考官還是紫宴。
紫宴像是想起什麼,笑著說:「洛蘭按照封林的要求做體能測試,每一項都破新兵紀錄,前三項是最差紀錄,最後一項是最優紀錄。」他頓一頓,臉上的笑容變淡了,「當年,我仔細留意過她的體質,很嬌氣,應變能力差,肯定沒有接受過專業的間諜訓練。我相信自己這點判斷力還是有的。」
辰砂盡力回想,可記憶模模糊糊,似乎有體能測試這麼件事,卻又想不起任何具體的細節。
「竟然什麼都不記得了,你當時到底有多討厭她?」紫宴伸手點了點一個影片資料,「最後一項測試,還是你把她救出重力室的。」
辰砂腦海裡終於浮現出一點隱約的畫面,可記憶依舊像隔著一層紗,看不分明。
他點擊了播放,過去的時光開始在眼前重放——
重力室。
洛蘭穿著訓練服,正在選擇模擬測試環境。
她選擇了荒原環境,表情卻有點懊惱,似乎不是那麼樂意。
洛蘭開始跑步。
…………
紫宴說:「她堅持了七個多小時,前面沒什麼事,可以快進。」
辰砂沒有選擇快進,紫宴也沒有再多言。
…………
六個小時過去,天已經大亮。
辰砂一直以同一個姿勢坐在椅子裡,專注地看著洛蘭跑步。
莽莽荒原上,四野枯寂、晝夜交替,她跑得十分艱辛痛苦,眼中滿是恐懼,卻一直不肯停下。
辰砂經歷過類似的事。人在極度虛弱時,會神志不清,把時空混淆,分不清過去和現在。洛蘭肯定是錯把重力室的體能測試當成了一個人流落在荒原上的真實經歷。
她的身體已經不堪重負,精神也到了崩潰邊緣,卻依舊堅持著不肯放棄。
…………
畫面內,她苦苦地尋找著一點希望。
畫面外,他看懂了她。
但是,他們之間已經隔著十一年的光陰。
…………
辰砂說:「她必須停下來。」
陰影中,紫宴的聲音幽幽響起:「當時封林也這麼說,可我們無權終止測試,只能通知你。」
說著話,重力室的門突然打開,一身軍服的辰砂出現在畫面中。
洛蘭的表情驟變,如獲至寶、眉眼含笑地盯著辰砂,就好像跋涉在黑暗中的人突然看到了光明。
她跌跌撞撞、迫不及待地撲向辰砂,抓住他的衣襟,喃喃說了一句話後暈了過去。
辰砂滿臉嫌棄,忍不住閃躲了一下,洛蘭整個人摔趴在地上。
辰砂皺著眉,盯著昏迷過去的人看了一會兒,終於冷著臉、不情不願地把人抱起來,離開了重力室。
…………
辰砂怔怔地看著螢幕上的自己,那時候他對洛蘭竟然是這樣?!
紫宴焦急地問:「洛蘭對你說了什麼?」
「我……不記得了。」
紫宴瞪了辰砂一眼,沒好氣地說:「你!不是不記得,而是壓根兒不想聽!」
他運指如飛,敲打著鍵盤,把「洛蘭撲進辰砂懷裡」的一小段影片截取出來。
一遍遍調試處理,畫面一遍遍重播。
辰砂一遍又一遍看著洛蘭歡天喜地地撲進他懷裡。
3D的影像太過逼真,恍恍惚惚中,他竟然覺得一切就發生在眼前,很想伸手接住洛蘭,緊緊地抓住那份歡喜。可是,一遍又一遍,辰砂總是滿臉冷漠,嫌棄地避開,讓洛蘭摔到地上。
…………
紫宴終於處理成功,聽清楚了洛蘭無意識的低語。
「我……我……是誰?」
紫宴身子一顫,下意識地點擊重播。
「我……我……是誰?」
紫宴愣住了,怔怔地看著定格的畫面。
辰砂表情詭異,又點擊了一遍重播。
畫面中,洛蘭欣喜若狂地撲進他懷裡,渴盼地盯著他,呢喃輕問:「我……我……是誰?」
辰砂的心像是猛地被狠狠剜了一刀,痛得幾乎不能呼吸。
原來,她早就告訴過他,早就向他求助過。
只是,十一年三個月零七天後,他才聽到。
目錄:
上卷
楔子
【Chapter 1 今夕何夕】
陽光穿過他身後的大樹,從茂密的枝葉間斜斜灑落在他身上,將他籠罩在一片柔和的薄光中。整個人清爽乾淨得就像綠葉上的一顆露珠,還沒有沾染人世間的絲毫塵埃。
【Chapter 2 夢碎】
記憶的光像是大浪淘沙,把一粒粒湮沒在滾滾沙塵中的金色顆粒都淘了出來。
【Chapter 3 風從哪裡來】
風從哪裡來,吹啊吹,吹落了花兒,吹散了等待。滄海都化作了青苔。
【Chapter 4 謊言之上】
她並沒有想像中的恐懼,反而有一種塵埃落定的釋然,終於不用再活在謊言欺騙中了。
【Chapter 5 光明與陰暗】
她像是一株太陽花,能把黑暗化作光明,和她待在一起時,我都覺得更積極開心了。
【Chapter 6 迷思】
一株迷思花會開出兩種花,清幽素雅的藍色小花,冷豔瑰麗的紅色大花,既然看花分不出真假,就去尋根究底,把藏在泥土深處的根挖出來。
【Chapter 7 龍之心】
她在裡面,我能感覺到她遲早會醒來。我不怕消失,但是我怕她醒來後會利用我知道的一切傷害你們。
【Chapter 8 情深】
沒有人生下來就是金剛不壞之身,如果有一天非要挖傷口,我希望目的是療傷,而不是證明。
【Chapter 9 知道你在】
我想一個人走,不是因為我不需要你,而是我知道我需要你的時候,你一定會在。

下卷
【Chapter 10 困局】
蒼穹之上,流光飛舞。是關係著他們生死的戰爭,卻和他們無關,不由他們決定結果。
【Chapter 11 無畏前行】
我們可以,以光明和溫暖為燈,舉燈前行。即使陰影一直如影隨形,但永遠都只能跟在我們身後。
【Chapter 12 我陪你】
你送給我的話,我也送給你。這段路,我陪你走。我不會丟下你,你也不要推開我。
【Chapter 13 誓言】
我愛你,以身、以心、以血、以命!以沉默、以眼淚!以唯一,以終結!以漂泊的靈魂,以永恆的死亡!
【Chapter 14 異變】
如果有一天我異變了,我希望我的朋友能給我個痛快,讓我保留最後的尊嚴!
【Chapter 15 哀與傷】
人間縱有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可終歸好花不常開、好景不常在,倜儻風流都會被雨打風吹去。
【Chapter 16 禍福難料】
人類是智慧生物,不會任由物競天擇自然發生,會自我干預。但干預的結果,究竟是加速滅絕,還是新的生機,沒有人知道。
【Chapter 17 宣戰】
希望你們將來回顧過往時,不要後悔現在的所作所為。戰爭,總是以榮耀的結果被銘記,通往結果的漫長黑暗卻常常被忽略。
【Chapter 18 光芒】
她的呼吸聲一起一伏,從遙遠的星際傳來,像是吹過林梢的微風般輕輕吹過他的身體。
【Chapter 19 幸好相逢】
不管前方是荊棘、深淵,還是狹穀、火海,他們攜手同行。若不能白頭偕老,那就生死與共。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0.9 出貨天數
  • 0.7 回信天數
  • 2.0 缺貨率%

商品購買評價

5.0
評價則數 1
  • 5
  • 1
  • 4
  • 0
  • 3
  • 0
  • 2
  • 0
  • 1
  • 0

最新商品評價

叛逆≠小喵咪 2017年11月20日編輯

出貨快

0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0.9
回信速度:0.7
缺貨率:2.0 %

近一週瀏覽次數:381777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547110)

2019讀冊年終慶【滿額送好禮】(754)

注目新書(3457)

活動折扣即將截止!(133)

主題書展(3289)

雜誌活動 | 9折起(333)

文具百貨活動 | 69折起(383)

出版社活動 | 66折起(424)

日文MOOK(879)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下殺49元(124)

二手書淘寶區│銅板好折扣(36)

二手書書況近全新 | 搶到賺到!(372)

中文書(99537)

中文雜誌(1640)

歐美雜誌(160)

韓文雜誌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903)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408)

二手中文書(437636)

二手簡體書

二手原文書

熱賣相關品

(購買這件商品的人,通常也會購買下列商品。)

TOP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