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書)謀王
  • (二手書)謀王
  • 商品編號:p0699141748725
  • 店家貨號:11305617810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本店促銷活動

(二手書)謀王

★令人大感暢快的《騙王》續篇!新生代作家秋目人,備受期待的得獎候選作第二部,震撼...

網路價
280元 100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1 點
付款方式 同樣上網買.刷它賺最多.馬上辦賺800 週三刷國泰卡.單筆1288送128刷卡金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近全新附書套
出版日期:2014-07-05
作者:秋目 人
譯者:許婷婷
出版社:台灣角川股份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863660293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令人大感暢快的《騙王》續篇!新生代作家秋目人,備受期待的得獎候選作第二部,震撼上市!
★以話術矇騙人心的少年,再次踏上死鬥的荊棘之路!

即使天欲亡我,
我仍將以計謀
開闢命運的道路!


運用話術欺瞞世人的羅丹國第二王子斐茲拉爾德——金錢、權力、愛情、地位,他都以精湛的騙術得手。眼看成為國王之日近在眼前,命運卻有如嘲笑他一切的努力般,在此刻出現巨大的轉折!
東方大國的內亂、
與王兄派系間爾虞我詐的心理戰、
潛伏暗處的暗殺者們,
以及親近之人的背叛……與離別,
——還有,那無法忽視,必將置之死地的命運仇敵.傑斯塔第二王子路威斯。
面對這接踵而至的難題,斐茲拉爾德將憑藉自身謀略,再度踏上名為「欺騙」的戰場!
作者簡介:
秋目 人
Akime Zin
1982年生於福島縣,目前居住在東京。懷抱著和巨大的軟綿綿生物相遇的夢想,目前尚未達成。基於這本披著新作外皮的續篇順利出版了,所以不打算放棄關於軟綿綿生物的夢想。
譯者簡介:
許婷婷
為五斗米爆肝的小譯者。
夢想是過著半農半X的生活。
譯有《騙王》、《黃金之王 白銀之王》等作品。
章節試閱:
羅丹曆一百三十年八月三日,身為羅丹國下一任國王的第二王子斐茲拉爾德,在離宮圖書館裡頭整理資料。

斐茲拉爾德是羅丹的第二王子。他在今年的三月三日被父王指名為王位繼承人,確定即將成為下一任國王。加冕典禮,以及和大國傑斯塔的第三王女莉茲的結婚典禮,預定將在九月三日舉行。
依照羅丹的慣例,即位儀式必須在獲得指名的半年以內舉行。斐茲拉爾德的加冕典禮會延遲到剛好屆滿半年才舉行,全都導因於父王的強力要求。
國王即位時,需要亞爾.克歐斯的許可狀。
過去,羅丹是個勢力單薄的國家。尤其自第一任國王的時代開始,羅丹便時常和鄰國克斯泰亞發生小規模的戰事,是個隨時都有可能比克斯泰亞早一步滅亡的國家。
正因如此,為了獲得大國做為後盾,需要許可狀。
從第二任國王嚴正王的時代開始,羅丹便規定國王在即位時,必須向亞爾.克歐斯請示,並獲得即位的許可狀。這麼做是為了避免羅丹和亞爾.克歐斯燃起戰火。
從地理位置來看,亞爾.克歐斯位於羅丹東邊,在克斯泰亞再過去一段距離的地方。這樣的大國,有可能會因為一時興起而出兵協助克斯泰亞。
請求給予許可狀時,羅丹採取的是「希望貴國不要協助克斯泰亞。如此一來,羅丹願意視自己為亞爾.克歐斯的臣國」這樣的低姿態。不是締結同盟,也沒有成為對方的附屬國。然而,也因為這樣,自始至終,亞爾.克歐斯都維持著不干涉羅丹和克斯泰亞之間紛爭的態度。
於是,每當王位交替之時,羅丹便會向亞爾.克歐斯請求給予許可狀。
不過,羅丹在去年曾一度戰勝大國傑斯塔,緊接著又在對克斯泰亞一戰中獲得勝利,將克斯泰亞的土地化為自國領地,獨立國家克斯泰亞就此亡國。
在克斯泰亞已成為羅丹領土一部分的如今,請求給予許可狀的動作,乍看之下似乎也失去必要性。然而,站在羅丹的立場,這種國家的例行公事是必要的。只要有許可狀,羅丹便不會和亞爾.克歐斯陷入必須交戰的情況──雖然總有一天,戰火可能還是會點燃就是了。
基於這樣的理由,這次羅丹照舊向亞爾.克歐斯請求給予許可狀。一開始,亞爾.克歐斯會答應發行許可狀給羅丹,基本上是因為羅丹是個弱小的國家,就算身為大國的亞爾.克歐斯舉兵侵略,也無法獲得什麼像樣的利益。現在,羅丹的勢力雖然抬頭了,但在亞爾.克歐斯看來,他們對羅丹的評價恐怕也和以往差不多。在斐茲拉爾德請求對方給予許可狀時,亞爾.克歐斯的國王馬謝德是個對於擴張自國版圖沒什麼興趣的君王。因此,他不可能會拒絕發行許可狀。對亞爾.克歐斯來說,就算反對斐茲拉爾德即位,也不會帶來什麼好處。這純粹是一種流程罷了。
「原本……應該是這樣才對呢。」
然而,年邁的國王馬謝德──疑似是因為馬上瘋──死亡的話,事情就變得棘手。
由馬謝德給予信任許可狀是最理想的狀況,但現在,斐茲拉爾德已經無法要求馬謝德重給一份。亞爾.克歐斯的使節死亡,而他帶來的許可狀也跟著消失無蹤。雖然斐茲拉爾德已經暗中下令尋找犯人和許可狀的下落,但他其實不抱什麼期望。
這樣的話,就只能要求亞爾.克歐斯的下一任國王給予許可狀。
問題來了。
馬謝德只有兩名兒子。
因亞爾.克歐斯的選妃儀式而成為王妃的村姑所生的第一王子海格爾。
以及馬謝德寵愛有加的妃子所生下的第二王子亞修爾。
在年邁國王過世後,兄弟倆的繼承人之爭隨即浮上檯面。現在,亞爾.克歐斯的王座仍然空懸著。
斐茲拉爾德勢必得向海格爾或亞修爾其中一人請求給予許可狀,然而,他所做出的選擇,將會左右兩國今後的邦交。
而且,在王權交接之後,國王的方針也會跟著改變。就算羅丹沒有圖謀不軌,對方也不見得會秉持和平主義。亞爾.克歐斯所給予的許可狀,效力究竟能夠持續到何時,沒有人知道。
倘若現在自己的手上有馬謝德的許可狀,就能以隔岸觀火的心態來看待亞爾.克歐斯因繼承人之爭產生的內亂。
「要乾脆強行即位嗎?」
斐茲拉爾德問自己。

離宮圖書館的沉重大門被人推開。斐茲拉爾德轉頭一看,踏入裡頭的,是他無論何時都美麗動人的未婚妻。不過,她的一身打扮並沒有照著羅丹的流行走,而是傑斯塔的風格。服裝、髮型和裝飾品都是如此。雖然設計符合流行,但仍為傑斯塔式的打扮。在瞥見莉茲的身影之後,斐茲拉爾德隨即用亞爾.克歐斯的地圖掩住傑斯塔的地圖,將後者藏在最下方。
「今天這裡被我包下了。別說是璐了,除了我以外,完全沒有其他人在喔,未婚妻大人。」
兩人口中的璐是羅丹的第一名女性官吏。從年紀來看的話,與其說她是女性,倒不如說是少女比較貼切。她被現任國王正式任命為國史編纂官之後,便相當努力。而這樣的璐,同時也是莉茲的友人。
「你包下圖書館的日子會不會太多?八成是璐在工作的時候,你突然闖入這裡,然後把她趕出去的吧?」
「也可以這麼說。」
在締結婚約之後,莉茲曾經返回傑斯塔一次,然後再回到羅丹。在那之後,她便積極地從事各種社交活動。除了出席羅丹國內的習俗活動以外,莉茲還頻繁地和年輕的貴族女性舉辦茶會。她不斷拓展自己的社交圈,加入貴族們的派閥,藉此培養支持自己的同伴。剩下的少數空閒時光,她幾乎都會在這座離宮圖書館裡頭度過。獨自一人,或是和璐一起。目的在於學習新知。
雖然兩人並沒有約好,但莉茲碰巧撞見斐茲拉爾德的情況時常發生。
「不過,我可沒有把璐趕出去。畢竟我很明白國史編纂官的工作。是她因為惶恐而自己逃跑的,這我也沒辦法。」
或許是因為看到斐茲拉爾德的時候,總會讓璐回想起因羅丹的王位繼承爭鬥而曝光的王室「祕密」吧。璐正在一字一句努力編寫著羅丹的「正史」,真是令人感動不已。
莉茲皺起眉頭。她踩著喀喀作響的高跟鞋靠近小桌,看到攤在桌上的亞爾.克歐斯地圖之後,以打探的視線望向自己未來的丈夫。
「……是亞爾.克歐斯呀。你覺得怎麼樣?──該選哪邊呢?」
「什麼東西怎麼樣?」
「夠資格成為亞爾.克歐斯國王的人,是海格爾王子,還是亞修爾王子?雙方都向羅丹提出派遣援軍的要求對吧?」
斐茲拉爾德露出認真的表情望向莉茲,而後以有些奸詐的笑容回應。
「……真令人佩服。這件事理應還沒公開才對呢。」
馬謝德王已死,以及亞爾.克歐斯發生內亂的消息,在羅丹的貴族之間傳得沸沸揚揚,但要求羅丹出兵一事就沒有這麼眾所皆知。
「現在,你應該明白不能小看女人的八卦情報網吧?」
雖然斐茲拉爾德也很想加入這個情報網,然而,就算去參加茶會,有男性在眼前時,女性只會搬出其他話題。這樣的祕密主義實在讓他不太滿意。
──約莫在二十天前,亞爾.克歐斯發生內戰。國家被一分為二,占據東方和西方的軍隊點燃戰火。東方是推舉二十歲的第一王子海格爾為王的勢力,西方則是推舉十四歲的第二王子亞修爾為王的勢力。亞修爾將亞爾.克歐斯的王都塔泰拉納做為據點。據說先舉兵的人是海格爾,儘管亞修爾直到最後都希望以和平對談的方式解決,但兩人還是因此決裂。
兩位王子都對羅丹發出派遣援軍的要求。
「就看要選擇變態還是好人了。」
「……變態?你是說海格爾王子是變態,亞修爾王子是好人?」
「哦?原來我的未婚妻是這麼判斷的嗎?」
「從亞修爾王子平日的作為和人民的支持率來看,應該只會得出這樣的結論吧。」
亞爾.克歐斯的第二王子亞修爾繼承母親清秀的相貌,同時兼具受人喜愛的資質。尤其他生性慈悲為懷,在民間進行視察時,目擊到奴隸市場交易的亞修爾,曾當場買下所有奴隸,並讓他們擔任自己的侍者──在提及亞修爾時,這是常常會被拿出來討論的一段佳話。此外,他還有著不喜爭鬥的溫柔性格。馬謝德邁入晚年後,時常祭出蠻橫不講理的處罰,讓侍者們懼怕不已。居中協調並因此拯救了他們的人,同樣是亞修爾。
「倘若那些傳聞都是事實,亞修爾還真是個徹頭徹尾的大好人。就算說他真心抱持著『四海之內皆兄弟』的想法,我也會相信呢。」
「相較之下,海格爾王子的評價則是奇差無比。」
第一王子海格爾幾乎沒有半點正面的傳聞。不僅是個醜男,還極度排斥在世人面前公開亮相。與弟弟相比,完全像是童話故事裡頭的大壞蛋。
不過,馬謝德王對兩位王子的態度倒是完全一視同仁,據說他從未對這兩個兒子表現出親愛之情。雖然,如果以消去法來判斷,比起堅持要拯救奴隸為侍者的亞修爾,他可能比較中意海格爾就是了。
「海格爾每晚會侵犯死命抵抗的女人,再把她們勒斃──這樣的不實傳聞繪聲繪影地流傳著。經過調查之後,我確定有九成是事實,因此說他是變態也不為過。倘若不是王子,他想必會被當成罪犯關進大牢,或是落得被砍頭的下場。」
然而,基於海格爾是王室的一員,他並沒有因此受到責罰。諷刺的是,在斐茲拉爾德看來,做為一名從政者,海格爾倒是不壞的人選。因為,想要成為一名能夠確實治國的君王,討喜或善良的性格並不是必備條件,就算沒有也無關痛癢。
「那麼,我美麗的未婚妻大人,妳會支持何者呢?」
「我不知道。換做是我,還有能說出這種答案的退路。但你就不一樣了,斐茲拉爾德。」
不知道,也就是代表不偏袒任何一方。徹底當個局外人,這才是正確答案。能夠隔岸觀火,是再理想不過的事。
「既然妳都這麼說,看來我也只能回答囉……不對,應該說『我認為何者會在繼承戰爭之中勝出』才對。」
斐茲拉爾德向後靠在椅背上。
「變態會贏。」
他清清楚楚地回答。
「父王應該會導出相同的結論吧。若把雙方提出出兵請求的報酬拿來比較,只有變態這個選擇。」
莉茲沒有追問這個答案的原因。
「好人要我們不求回報地提供支援。要派遣援軍,代表羅丹也會蒙受損失。就算不是以羅丹為主的戰役,仍然會消耗我國的軍資,也會讓我們失去士兵。儘管會對羅丹造成這些不利影響,對方卻連一毛錢都不打算支付。他或許是打算以『兩國的忠貞友誼』這種光鮮亮麗的台詞來解決吧。倘若這只是對方表面上的一種戰術,那我也不是不能呼應這段友誼,就當是演一場戲。贊同亞修爾思想的羅丹,在大受感動之後出兵支援他,然而,其實羅丹是基於某種程度的報酬而採取行動,一切都只是在國民面前『做個樣子』──這樣的戰術。在和克斯泰亞交戰時,羅丹的同盟國奈特納爾也曾派兵前來支援。然而,即便奈特納爾是我國的同盟國,羅丹戰後仍支付一筆報酬。話雖如此,但好人恐怕壓根兒沒考慮過這種事情。亞修爾是打從心底希望羅丹能為了邦交國而採取行動,可是,這種想法在國與國之間可不管用,總得給對方一些甜頭才行。」
在這方面──斐茲拉爾德繼續接著說道:
「從某方面來判斷,變態是個罪犯沒錯,殺了他或許還對這個世界比較有益,我個人也贊同這樣的想法。不過,海格爾固然是個變態,但他同時是個接受羅丹的援軍後,願意支付相對應報酬的變態。」
──然而……
「真是猜不透啊。」
斐茲拉爾德原本認為變態和好人的戰爭很快就會結束。三天,久一點的話七天,會以海格爾的勝利告終。然而,內戰目前仍然持續著。是他太高估海格爾?還是亞修爾其實不只是個普通的好人呢?在亞爾.克歐斯陷入內戰之後,他能夠獲得的情報量跟著大為減少。
亞爾.克歐斯國內究竟發生什麼事?馬謝德王之死其實是計畫好的嗎?
「你想造訪傑斯塔的計畫感覺會被迫中止呢。」
「──不。」
斐茲拉爾德搖了搖頭。
儘管亞爾.克歐斯的情況令他在意,但斐茲拉爾德現在更重視傑斯塔的動向。就算要派遣援軍,他可以吩咐部下代理自己的職務。至於許可狀,如果只是弄丟的話──只要上頭並非寫著亞爾.克歐斯反對斐茲拉爾德即位的內容──無論如何,他都要堅持坐上王座。等到亞爾.克歐斯的下一任國王人選確定了,再要求對方重新給予一份即可。
「我在即位前造訪傑斯塔的計畫不會改變。」
「為什麼?」
因為斐茲拉爾德判斷,路威斯可能企圖在傑斯塔採取某些行動。而且,對自己來說,那想必不會招致什麼令人愉快的結果,是個必須趁早解決的憂患。至於亞爾.克歐斯那邊的問題,等到這之後再應付也不遲。
「麻煩讓我進去。」
圖書館的大門微微打開,光線和說話聲一同侵入室內。
「──莫榭斯公爵。您不能進去,王子已經下令禁止任何人──」
「我是奉國王陛下之命造訪此處。」
「奉國王陛下之命……?」
是萊歐特和來訪者──看樣子似乎是雷米爾德派的大貴族莫榭斯。
「沒錯,是國王陛下的命令。雖說斐茲拉爾德殿下會成為下一任國王,但現在的他還不是國王。要是你們忘了這件事,可就令人傷腦筋──而且,名為下一任國王的頭銜,究竟又能維持多久呢?」
斐茲拉爾德從椅子上起身,走向圖書館入口,然後直接把大門打開,和莫榭斯面對面。
「關於您剛才的發言,可否詳細說給我聽呢?」
「我想,您可以直接去詢問陛下……哎呀,這不是莉茲公主嗎?您今天也相當美麗動人呢。」
看到斐茲拉爾德的行動,莉茲同樣走到門旁。莫榭斯恭敬地掬起她的右手,在手背上輕輕一吻。
「您看起來氣色很好呢,莫榭斯公爵。」
斐茲拉爾德出聲打斷這段貴族之間的優雅應對。
「自從王兄的生日以來,我就沒再和您見過面吧?您何時要返回克斯泰亞呢?我記得,您過去以王兄的輔佐官身分,在克斯泰亞表現得相當活躍。您不在身旁,王兄想必會有些不安吧。」
這是父王一手安排的。他任命王兄為克斯泰亞的統治官,目的是為了確保雷米爾德的人身安全,並賜予他地位。身為王兄的副官,莫榭斯時常在克斯泰亞和羅丹兩地奔波。
遺憾的是,父王的用心似乎沒有傳達給王兄。每當兩人會面時,雷米爾德似乎都會懇求父王指名他為下一任羅丹王……父王想必也非常希望這麼做吧。正因如此,他才會拚上老命,親自閱覽所有跟斐茲拉爾德相關的文件。其中或許還包括父王本人的出身祕辛。聽說璐也時常被傳喚過去問話。
「視情況而定,我可能不需要再回克斯泰亞了。雖然這對您來說,可能是很遺憾的事態。」
莫榭斯以胸有成竹到令人反感的態度回應。
「既然父王會讓您這種身分尊貴之人負責傳令,想必是相當重要的事情吧。」
相當重要。
「──是的。關於某份公文,有重大的事情要宣布。」


羅丹曆一百三十年八月三日黃昏,身為羅丹國下一任國王的第二王子斐茲拉爾德,在王座前改變自身的預定。

關於某份公文的重大宣布,正是這麼一回事。莫榭斯已經有十足的把握。
他相信斐茲拉爾德無法即位,才會表現出自信滿滿的態度。
隨著使節之死一同消失的亞爾.克歐斯的許可狀。上頭如此寫道:

──亞爾.克歐斯不認同羅丹國第二王子斐茲拉爾德即位一事。

儘管即位的日子愈來愈接近,但原本以為已經唾手可得的那個位子,卻又逐漸遠離自己。
對斐茲拉爾德本人來說,就算打破必須索求許可狀的這種慣例,其實也無關痛癢。因為,過去要求亞爾.克歐斯給予許可狀的時期,其背景、國情等因素,都已經與自己生存的這個時代不同。不過,無論真偽為何,倘若收到不許可狀,情況就會變得完全不一樣。就算許可狀不在手邊,反正亞爾.克歐斯也不會反對自己即位,所以斐茲拉爾德可以強行登基──但這下就行不通了,而且父王絕不會接受。
這樣一來,斐茲拉爾德便需要取得亞爾.克歐斯國王的信賴許可狀。
他開口問道:
「不過,寫下這份不許可狀的是亞爾.克歐斯的前任國王。換做是現任的國王,又會如何呢?」
他必須在期限之內取得新國王重給的許可狀。這是最優先事項。
──傑斯塔的問題只能晚點再說。
斐茲拉爾德以單膝跪地,低下頭請求自己的父王。
「請讓我出兵前往亞爾.克歐斯。」
「你的意思是,你打算回應他們派遣援軍的要求,然後率領羅丹軍出征嗎?」
「是的。」
雖然不想捲入這場戰爭,但現在不是說這種話的時候。
「抬起頭來吧,斐茲拉爾德──『斐茲拉爾德』嗎……」
國王看似感慨萬千地重複一次。不是呼喚他,而是單純將這個名字說出口。斐茲拉爾德抬起原本低垂的頭。
「這是您替我取的名字,父王。」
「你也跟自己的名字一樣,完全不曾成長呢──斐茲拉爾德。」
「能請父王准許我出兵嗎?」
「你就率領援軍前往亞爾.克歐斯吧。不過,你必須去支援亞修爾王子。」
聽到父王以平淡的語氣如此宣布,斐茲拉爾德微微低頭致意。
「──我願遵從現任國王陛下的命令。」


羅丹曆一百三十年八月四日,身為羅丹國下一任國王的第二王子斐茲拉爾德,接受亞爾.克歐斯的援兵要求,奉國王命令緊急出征。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1.6 出貨天數
  • 0.6 回信天數
  • 1.1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6
回信速度:0.6
缺貨率:1.1 %

近一週瀏覽次數:139521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399849)

注目新書(2985)

太雅全書系│選書79折│(110)

理想大人の答案(396)

遠流春季限定優惠書展 │任選三書再84折│(51)

春夏時尚雜誌特展9折起(122)

日雜MOOK春遊特展9折(113)

2018三采春季暢銷書展 │任選三書再95折│(162)

聯合文學春季暢銷書展 │任選兩書再95折│(142)

【2018皇冠全書系】(360)

【2018聯經全書系】(531)

【2018共和國出版集團全書系】(1643)

【2018易博士全書系】任選雙書再95折(64)

【2018城邦暢銷書展】任選三書再95折(939)

【2018時效商品特展】(48)

【2018 Mojito狗貓月曆】(2)

【卡通角色2018年曆】維尼、史努比、米奇!

【Disney TSUM TSUM大集合!】(12)

日文MOOK(1651)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 下殺49元↘↘↘(2573)

【二手書】淘寶區│單一價x好折扣(753)

【即期二手書】最後出清大特賣!(127)

中文書(100529)

中文雜誌(1553)

歐美雜誌(1103)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445)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732)

唱片CD(355)

二手中文書(287366)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x]
[x]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