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TAAZE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新書79折!二手書1折起!超商取貨350免運費
(二手書)黃眼睛的魚
  • (二手書)黃眼睛的魚
  • 商品編號:p0699140958145
  • 店家貨號:11305541867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二手書)黃眼睛的魚

《轉瞬為風》作者佐藤多佳子,再一次燃燒你的心! 為一個人著迷,是不是很傻?做自己...

網路價
320元 100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1 點
付款方式 同樣上網買.刷它賺最多.馬上辦賺800 週二限定.刷台新單筆滿1288送100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無畫線註記
出版日期:2012-05-18
作者:佐藤多佳子
譯者:鄭曉蘭
出版社:麥田
ISBN/ISSN:9789861737591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轉瞬為風》作者佐藤多佳子,再一次燃燒你的心!

為一個人著迷,是不是很傻?做自己喜歡的事,太任性了嗎?
那些年,人生僅此一次的青春
還有我們心中最想擁抱的那個人……
這一次,我只想傾注全身的熱情,再也不後悔。


「我想把這本書交給高中時期的我……認真投入一點都不遜,也不可怕。」──作家角田光代

我沒能力,什麼事都做不好,打算「差不多」地度過人生的每一天。
然而,現在竟不可思議的,無論我將來會成為什麼,我再也不想輸……

如果我不曾見過媽媽口中那個「沒脊椎的水母男」爸爸,不曾親眼見到他唯一為我素描的一幅畫,我是否就不會拿起畫筆?
如果我不曾偶然地在美術課畫村田,後來是否就能毫無迷惑地,照常在課堂上畫些無聊的塗鴉,踢著蹩腳的足球,繼續「差不多」地度過此後人生的每一天……

一向膽小的木島悟,學業與足球隊的練習只求過得去就好;與父親相處的短暫片刻,讓他全心愛上了素描,立志要以一枝鉛筆就能將物品畫得惟妙惟肖。

老是對周遭事物火大、一不高興就立刻跟人絕交的村田美典,崇拜著畫家舅舅阿通,最想做的事是賴在舅舅的工作室與貓咪在一起。

一次的美術課寫生練習,美典與木島悟因指定題目而替彼此作畫,喜歡畫畫的木島悟不知不覺開始追逐美典的表情,美典也因為畫家舅舅而對木島悟有了興趣。

為一個人著迷,是不是顯得自己很笨?該不該全心全意地投入自己喜愛的事,不在乎周遭的眼光?在年輕的時刻只想擁有自己生活的兩個人,彷彿有條奇妙又強烈的線,將個性迥異的兩人連接了起來:當彼此的距離愈來愈短,青春的熱度也找到了用力的燃點……
作者簡介:
佐藤多佳子(SATO TAKAKO)
1962年出生於日本東京,青山學院大學歷史系畢業。大學時代曾加入兒童文學創作社團,1989年以〈夏日時光〉獲《MOE月刊》童話大獎,踏入文壇。
1998年,《蜥蜴的麻煩日子》獲產經兒童出版文化獎、日本兒童文學者協會獎,《說、說、說》入圍第19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及第11屆山本周五郎獎。
1999年,《蜥蜴的麻煩日子》獲路傍之石文學獎。
2003年,《黃眼睛的魚》入圍第16屆山本周五郎獎。
2007年,《轉瞬為風》入圍第136屆直木獎,榮獲第28屆吉川英治文學新人獎、第4屆日本書店大獎。另著有《天神賜予的手指》等。
譯者簡介:
鄭曉蘭
古怪難搞的水瓶女,興趣是與主流唱反調,夢想是踏遍世界各角落,身份是日文口筆譯者同時也是華語教師、特約記者,曾客串日語教師與國際新聞編譯。熱愛文字與創作,將閱讀寫作還有錢領的「翻譯」,視為老天賞賜的終極夢幻職業。投身譯海近十年,期盼本著「打死不退、窮死不休」的情操,邁向下一個十年。其他譯作包括《忘雪》、《超強幸運星》、《維他命F》(以上為麥田出版),《一切終將遠去》、《美麗的孩子》(以上為角川出版)等。
章節試閱:
我要和哲生見面了。
嚇了我一跳。
因為我沒想過會有這麼一天。
哲生是我爸。
我們沒見過面。沒錯,那時候我還是小嬰兒,現在完全不記得了。
我從小聽哲生的壞話長大,就算住在一起,我對哲生或許也不會擁有如此強烈的認知。
哲生是個窩囊廢、大懶鬼、酒鬼、沒脊椎的水母男。全世界的壞事全都是哲生害的。很厲害吧。
玲美說她不要一起去,平常看她跩成那樣,結果當真的遇到事情時,還真沒用。媽媽也說「玲美不要去比較好」,所以我知道她其實覺得「我也別去比較好」。

我們在電話上聊天。
「你喜歡什麼?」
哲生的聲音軟趴趴且輕柔,讓我的背脊顫抖。這可是那個被稱為「窩囊廢」的人的聲音呢!
「平常會看電視嗎?看動畫?還是看棒球?」
「足球。」我顫抖著回答。
「足球?」對方似乎有些不痛快地重複道。「日本大聯盟?」
「對。」
「東京綠茵 ?」
「算吧。」
「那我就背根旗子之類的過去吧。」哲生懶懶地說。「約在新宿的阿魯塔大樓喔。你到時候就找找我囉。」
旗子?什麼東西啊?要帶「東京綠茵」的旗子過來嗎?為什麼?如果我是巨人隊的球迷,就要戴棒球帽過來嗎?
怪人。

我也不是什麼都不怕的。和媽媽離婚後的七年八個月之間,連人在哪裡都不知道的哲生,突然打電話來說「讓孩子跟我見見面」,仔細想想還是很恐怖。畢竟媽媽都說了:「那個混蛋該不會是缺錢用,想把你們綁走,然後來勒索我們所剩無幾的生活費吧?不過,他大概也知道我們家很窮。」反正,媽媽只要一提起哲生,就是這個樣子。玲美她可是真心相信,我卻不認為哲生是那種壞蛋。話說回來,哲生如果真的有膽量去勒索媽媽,就絕對不會為錢發愁了。
哲生好像也沒跟媽媽坦承為什麼想見孩子。「那傢伙在事隔七年八個月以後,才突然想起自己有孩子啦!」媽媽怒氣沖沖地做出這樣的結論。

媽媽現在的怒氣是震度六。首先,我決定要去見哲生時,是震度三。不滿意碰面場所,是震度四。我想知道哲生長什麼樣,要她把照片給我看時,震度升至六。
「什麼照片啊!」
媽媽瞪大眼睛轉向我,雙眉幾乎嵌進額頭似地吊得半天高。只見她粗暴地激烈搖頭,連綁在後面的長髮都快甩到肩膀……沒有、沒有、沒有,她卯盡全身力量狂吼。
不知道是突然想到,還是改變心意,她看向梳妝台,同時了走過去,然後從抽屜深處拿出一個聞起來像香水味道的髒髒白色信封,塞給我。騙人!這什麼啊?大事不妙!這感覺絕對比在公園廁所偷看足球同好社的金田,從他老哥房裡A來的那本淫穢雜誌時還不妙。
其中只放著一張照片。
敗給她了。
因為媽媽跟哲生靠在一起,肩膀還被抱得緊緊的呢!不知道是在哪裡的湖邊,背後有個立牌。好厲害喔,真是對情侶耶。
我真的有,也很小心翼翼地朝媽媽瞄了一眼,示意「幹嘛拿出這種難搞的東西嘛」。媽媽咬緊牙根似的,下巴僵硬緊繃,同時刻意雲淡風輕地看往一旁,面頰還紅通通的。我也明白,這東西看了真的會不好意思。連我都跟著心跳加速了啊。
媽媽的表情沒什麼變化耶。
哲生他……。這是哲生幾歲的時候啊?在生我們之前吧,那應該有超過十年了。照片中的人穿著鬆垮垮的短褲,褪色的POLO衫前襟全開,戴著那種又大又黑的太陽眼鏡,哪知道他長什麼樣子啊。髮型也像個半調子的衝浪者,不就是個街上隨處可見的大哥哥嗎?
我呢,不自覺地嘆口氣。
我啊,明天找得到哲生嗎?
光靠「東京綠茵」的旗子就認得出來嗎?
我明天要不要掛名牌去呀?從學校拿回來那個有寫「五年二班木島悟」的東西。不過,哲生還記得我的名字嗎?之前那通電話裡,有喊我的名字嗎?
就在我茫然思考一些事情時,媽媽從我手中一把搶過照片,發出唰唰唰的尖銳聲響,頓時把照片撕成四片。她把撕破的照片緊緊抓在手中,瞪人似地望著我。
別這樣嘛,我又不是哲生。

出門前,玲美哭哭啼啼個沒完,逼得我不得不跟她好好解釋,現在不是要去跟連續強盜殺人犯見面。說起妹妹這玩意兒,她還真是笨蛋耶。
只不過,當我說完「走囉」,背對媽媽和玲美時,卻感到心臟咻地瞬間凍結。這果然不太妙,說真的,搞不好會下場淒慘。
一方面,也是因為「愈怕就愈想看」的心理作祟。不過,我是這麼深深相信。媽媽要是真的覺得不妙,就算把我扁得落花流水,也不會放我出家門一步的。

哲生的日文讀音念作TESEI。媽媽常說,不把這兩個字念成較為普遍的念法:TETSUO,正是那個男人悲劇的開端。據她說,若是TETSUO,就能成為一個感覺更為普通的父親;變成TESEI,就只能耍帥裝酷,扯下漫天大謊,謊言愈扯愈大,最後就爆啦。我完全不懂。沒辦法變成一個普通的老爸,然後爆炸,那個四十三歲的歐吉桑會變成什麼模樣呢?畢竟,哲生不是無業遊民,不是打工族,好像也有好好地上班耶。聽說是在經營印刷公司。

週六下午六點,阿魯塔大樓前的人潮真不是普通的多。連找認識的人都很困難,何況是要找個不認識的人,簡直是開玩笑。最後我只好大叫了。我還這麼想過,大叫:「哲生、哲生」。在這種情況下,TESEI不是比TETSUO更容易辨認嗎?可是,我才不想在這種地方,像個迷路的小鬼般的大呼小叫。
距離約好的六點還有七分鐘。時序剛邁入十二月,冷得要命,而且天色都已經轉暗。雖然直覺哲生不像是提早來的那種人,我姑且還是東張西望地找找看。身高約一百七十公分、再平凡不過的長相、「東京綠茵」的旗子……。會穿什麼樣的衣服呢?我想不會是西裝。是舊舊的休閒風嗎?
好像都是大人耶,這也是理所當然的吧!我呢,很討厭香水味,更討厭男人的古龍水。不論女人或男人,噴一大堆那種東西的人絕對不能相信。媽媽就不噴香水。她是在藥局工作的藥劑師,總是隱約散發出藥的味道,讓人肅然起敬的味道。哲生要是用古龍水或慕絲,把自己弄得臭兮兮,我一定要好好嘲笑他一番。
六點了,夜晚正式降臨。阿魯塔大樓的巨大螢幕顯得更為耀眼,人潮也變得更多,只要想到這些人都在等人,就莫名地覺得討厭。我突然想到,媽媽很久很久以前也像這樣在某個地方等待哲生,那張照片隨之浮現腦海,胸口似乎也一陣緊縮刺痛。
我以前曾和四年級同班的石川舞在小金井公園晃了一整天,傍晚時親了她的嘴唇。不過,我完全搞不懂什麼叫做「愛情」。
六點五分,哲生真的會來嗎?他真的想來嗎?
六點十分,好冷喔!早知道就穿厚一點,不該穿這件印有「小金井Kids」的夾克,應該穿滑雪用的雪衣。
好冷喔,感覺好像變成迷路的孩子了。不對,覺得更像是被拋棄的貓咪。
明明只要回到家,就能跟媽媽和玲美在一起。開始覺得全世界好像沒半個人認識我。
六點十五分。
六點二十分。
我剛開始還想,六點半左右能來就好,讓我等大概三十分鐘還好。
媽媽為什麼不叫我「別去」呢?為什麼要讓我看那樣的照片呢?為什麼一直藏著那種照片呢?媽媽和哲生分開後,一直都沒有喜歡的男人嗎?媽媽喜歡男人這件事情簡直就是奇蹟……比起奇蹟,還不如說是詐欺或玩笑比較貼切。直到看見那張照片之前,我始終都是這麼想的。
回去囉!
六點三十分。
我,可要回去囉!

就在我快哭出來的時候……
要是哭出來,還不如死掉算了。
眼前出現一面左搖右晃的小綠旗,黃色禿鷹標章 。
那張臉……望向這邊。是中年男人的臉。就四十三歲來說算OK的臉,不算太糟糕。
雙眼……像在笑,像感到困擾,彷彿很疲憊。是的,果然是覺得非常困擾的眼睛。
高領毛衣外搭粗糙的格紋夾克,下半身是牛仔褲配上磨損的皮鞋。
沒有古龍水的味道,倒是聞到了菸味。還有……那是什麼呢?好怪的氣味喔。隱約聞到的淡淡氣味,但不知道是什麼。對了,像是油漆味。印刷店老闆聞起來就像這種味道呀。
「哲生?」我問。
自己的聲音變得難以辨識,嘶啞般的微弱呢喃。眼前的男人突出下唇,抬起下巴,緩緩點頭。
「我不知道這東西要上哪買。」
他揮舞著綠色旗子,像是為遲到找藉口似地嘀嘀咕咕。
「結果還是認識的人借我的。」
在那當下,腦海中啪地翻出一句媽媽說過的壞話。
——老愛耍帥,卻老是搞砸。
這個人,真的是哲生!



哲生的家位於小巷邊的公寓二樓,那是一棟大概只有六戶的老舊破爛建築物,和我們家一樣。走在外牆階梯時,會發出鏘鏘鏘的嘈雜腳步聲,這點也和我們家一樣。不過,這裡的洗衣機不會擺在房門外。
哲生將房裡的燈點亮時……
我嚇了一大跳!
我嚇了一大跳,真的!
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一看,真的會嚇一大跳呢!
全都是畫,全都是油畫用的油畫布,就像是用畫做成的房間。牆壁上滿滿的都是畫,幾乎已看不見空隙;同樣的,地面上的畫也堆積如山。我莫名地開始覺得害怕,東張西望地想要找個沒有畫的地方。畢竟,不論沙發上、桌子上或書架上全都放著畫呀。就連小小的冰箱上面也是!流理台或瓦斯爐上倒沒有……。
室內共兩房,一走進去就是廚房、餐桌和椅子,那上面也放著畫。接下來的房間鋪著像塑膠的綠色地毯,另外還有老舊的布面灰沙發、書架和壁櫥。油畫道具都集中統一放在窗戶旁。
室內瀰漫著刺鼻的氣味,那是哲生來到阿魯塔大樓前,隱約從他身上聞到的氣味。我覺得很像石油醚。但是到底是什麼呢?畫的氣味嗎?
我聽過各種關於畫的事情。
哲生畫畫的事。
每天只會畫畫的事。
哲生當然不是畫家,也不想成為畫家,媽媽曾因此氣得不得了。據說拜師學藝、把畫好的畫送去參賽、和同好一起辦展……這些事情他一概沒做過。哲生當時只是自己一個人一直畫畫,只要有空就畫。媽媽好像很討厭畫畫的哲生呢。

那些畫全是外面的景色或靜物,像水果、花或是花瓶之類的。放眼望去都沒有人物畫,我有些失望。因為,我喜歡人物畫。如果有哲生畫的媽媽畫像就好了。
我是不懂畫的好壞,不過這應該算畫得好吧?!因為蘋果畫得就像是蘋果,真的就是蘋果嘛。花瓶也是,看起來真的好透明,也散發綠色的光輝呢!該說是「準確」嗎?每幅畫都是忠實呈現,就連細微之處也是一絲不茍。不過,看起來又不像照片。景色也一樣,海洋、河川、森林、街道等,畫中出現各種景色,都讓人覺得「啊,我看過這地方」,完全沒有虛假的感覺。就像一計妙傳,球正好傳到一個很會挑球的傢伙腳邊呢!感覺真舒暢。不過,那傢伙只要上場比賽,是絕對沒辦法射門的。啊,或許就是這種感覺吧!這裡的畫不論哪一幅,讓人覺得好像沒辦法得分。總之就是有這種感覺。
不過也無所謂,畢竟是畫嘛。
如果被問到,最喜歡這些畫裡的哪一幅,可就傷腦筋了。「可別被問到這個問題才好」,我心裡這麼想時,一邊望向哲生,只見他像做壞事被揭穿似的,臉上彷彿寫著「真糟糕」。兩人四目相接,雙方身軀頓時變得僵硬。
這裡正是哲生的祕密核心,可是哲生既然會帶我到這裡來,就代表祕密被我知道也沒關係。
但是,就算哲生畫得不好也沒關係呀,能多畫些有意思的畫就好了。那樣,我就可以很自然地說「我喜歡這個、那個和那個」啦。
哲生幫我泡了烘焙茶,所以我坐到廚房的餐桌上喝。茶雖然好喝,我卻覺得快被哲生畫的那些好多好多的畫壓扁了。
待在這裡,腦子根本難以思考畫以外的事情,但是我卻沒辦法跟他聊畫。要是說「你還真喜歡畫畫耶」,就成了一個貨真價實的大笨蛋。問「為什麼要畫畫呢」,那更是笨蛋中的笨蛋。
「步美常問我為什麼要畫畫。」
哲生窺視自己的茶杯內側,彷彿窺視到我腦子裡的想法般。我聽到嚇了一跳。
「『你其實不是因為喜歡才畫的吧』、『你是想逃避我才畫的吧』,她常這麼跟我說。」
這不太像成人會對小孩提的事,不過媽媽也老愛把「諸如此類的事情」掛在嘴邊,所以我也習慣了。
「你畫媽媽不就好了?」我把常想的事情問出口。
「我最怕畫人物了。」哲生說。「不知道為什麼,我對人臉呢,會怕耶。」
「你是怕人嗎?」
「那倒也是,人是很恐怖的。」哲生又露出苦笑,然後表情變得有些嚴肅。「其實不是啦。跟人見面、說話或是接觸,像這些都可以正常做到。只不過,要我一……直盯著別人的臉看,或是被人看,就沒辦法了。真的要畫,也實在是……」
我不自覺地緊盯哲生的臉看。哲生用鼻子發笑,像是哼哼哼那種感覺。
「不能看嗎?」我問。
結果,哲生流露出「小鬼還真討厭」的神情。媽媽常這麼說:「這種表情再升級,大概就會變成『女人還真討厭』的表情了!」
「我不能畫哲生嗎?」
我說出連自己都驚訝的話來。
「我不會看很久的,大概五分鐘就可以畫好。是像漫畫那種的畫。」
「你會畫?」哲生以非常不可思議的聲音問。
我點頭。我不知道他是問「會不會畫?」或是「平常有沒有畫?」反正答案都是Yes。
「你喜歡畫畫啊?」哲生又問。
明白他想問的是我平常的情況後,我回答:「我是塗鴉高手喔。」
我露出一笑。
「像教科書,就是我塗鴉的山跟海。」
哲生的雙眼彷彿反射著我的笑容,迸發光彩,看起來也像在笑。我們見面後,這是他第一次對我展露這樣的神情。
「你都畫什麼?『隊長阿翼』 之類的?」
他說的漫畫還真古老啊。當然啦,我看過,還蠻喜歡的。
「人像。」我回答。
總覺得自己是刻意要和哲生唱反調,但這本來就是事實。
「朋友或老師。還有阿知、拉斯莫、阿權、清原,還有理繪。很多很多。」
我只要一畫誰,人家大致上都會說很像。不過,也常被嫌說「真過分」,因為我沒辦法畫得比模特兒更可愛或更帥。總之,就是像得很怪。
「我在班上,也是肖像畫高手喔。」
哲生很長一段時間都沉默不語,只是定定地凝視我的臉。他就這麼一直一直盯著我看,盯到我都想說「你不是說討厭看人的臉嗎?」然後,他突然起身,走到繪畫道具那邊,打開登山包拿出素描本,以唰唰唰的巨大聲響撕下一張。拿到這麼一張厚實又漂亮的全白紙張,我卻煩惱起來。像筆記紙或廣告背面之類的,還比較好耶。沒辦法了。我也不想在這麼一大張畫紙上隨隨便便亂塗鴉,於是心一橫,拿著鉛筆埋頭畫起來。4B的鉛筆可以畫出輕柔又濃厚的線條。
哲生拿菸灰缸過來,點上菸,用側臉對著我,乖乖坐在那邊。他一臉呆樣,用含在嘴裡的香菸吞雲吐霧。他「哈」的一聲,發出嘆息般的聲音,一邊吐出煙,內心似乎在祈禱這煙如果能把自己的臉龐掩蓋住就好了……
他還真是超級心不甘情不願的!我莫名地就是知道。雖然嘴巴上沒說,表情也沒那麼不情願。我啊,就是很明白這方面的事。特別是,只要一看想畫的對象的表情,那人的情緒或什麼的,就會很清楚地傳達過來。所以,哲生不情願的情緒也完全傳達過來,害我的情緒轉為陰鬱。
為什麼這麼討厭啊……
我懷著陰鬱的情緒,慢吞吞地揮動鉛筆。畫出臉的輪廓,鉤勒出脖子和肩膀的線條,大致畫上頭髮,緊接著畫眼睛和鼻子。我沒怎麼猶豫,也沒怎麼修飾,毫不停歇地隨意畫下去——沒錯,平常是這樣,但現在就是沒辦法隨心所欲地輕鬆畫下去。
總覺得,我並不是以鉛筆在紙上作畫,好像正在實際觸摸哲生。不管是皮膚、雙眼或頭髮,全部都是。然後,當我以鉛筆所描繪出的形狀逐漸成形時,以線條畫出的雙眼、嘴巴或肩膀還因為緊張而打哆嗦耶——總而言之,就是這種感覺。
明明哲生近在眼前,手上正在畫哲生,也覺得像是觸碰哲生,但是那個哲生本人卻是一臉茫然,就像個靜悄悄的陰暗影子,彷彿是看不見的幽靈。
聽得懂嗎?也就是說只有軀體在那裡,軀體正在說「好討厭被畫」,但是心卻不在那邊。我對於繪畫,為什麼什麼都不懂呢?
我討厭這樣。
我非常討厭這樣的。
「我不會畫。」我說。
半途而廢的畫中,一張臉裡只有鼻子,像個妖怪。哲生窺視畫紙,笑了一下。那臉龐是個成年人——雖然是廢話,不過卻是我完全不認識的人。
我開始覺得寂寞。
我到底是來幹嘛的啊?
沒見面就好了。
「你畫步美嘛。」
哲生彷彿是不經意地說出這話。我搖頭。因為現在在這裡的不是媽媽,而是哲生。
哲生再度像嘆息般,吐出一大口煙,隨即在菸灰缸中將香菸捻熄。
「你還真像步美呢!」他咕噥。
我覺得好像被他聲東擊西地擺了一道,驚訝地望向哲生的臉。
「實在有夠倔強的,這是怎麼回事啊?」
哲生的嘴巴彎成ㄟ型,笑了,我還是頭一次知道天底下還有這種笑法。
目錄:
01|蘋果的臉
02|黃眼睛的魚
03|空蕩蕩的浴缸
04|候補守門員
05|他的主題
06|戀父情結
07|奧塞羅棋局
08|七里之濱
後記|十年後
解說|角田光代
商品說明
  • 9.6 店家滿意度
  • 1.2 出貨天數
  • 0.4 回信天數
  • 1.3 缺貨率%

優良商店

消費者滿意度:9.6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2
回信速度:0.4
缺貨率:1.3 %

近一週瀏覽次數:147550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439763)

注目新書(3011)

【2018時效商品特展】(100)

【2018 Mojito狗貓月曆】(4)

【MOOK 開運有法寶】(44)

【國內外流行雜誌 歐爸、女神集合】2本79折起(138)

【小天下全書系】75折起!(464)

【聖誕繪本禮物展】最低66折!(1379)

【卡通角色2018年曆】維尼、史努比、米奇!(41)

【現在就放棄的話,光棍節馬上就開始了❤】(1331)

【Disney TSUM TSUM大集合!】(14)

日文MOOK(1602)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 下殺49元↘↘↘(7665)

【二手書】淘寶區│單一價x好折扣(5226)

【二手書滿699折$50】暢銷書十大類推薦懶人包(5117)

【二手書】冬天來了,健康卡要緊(5196)

中文書(104322)

中文雜誌(1451)

歐美雜誌(922)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020)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2048)

唱片CD(367)

二手中文書(325966)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熱賣相關品

(購買這件商品的人,通常也會購買下列商品。)

TOP
[x]
[x]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