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TAAZE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新書79折!二手書1折起!超商取貨350免運費
(二手書)東方大小姐的S女教室(2)
  • (二手書)東方大小姐的S女教室(2)
  • 商品編號:p0699140859400
  • 店家貨號:11305457884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二手書)東方大小姐的S女教室(2)

「從這間教室出去的人,將會征服一切!」 東方財團的總裁千金、學生會長、學園偶像、...

網路價
220元 80元 消費滿100元可得超贈點:1點
付款方式 不用再比~網購最高回饋卡.馬上辦賺800 週日小確幸.刷花旗單筆滿1288送100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有書套 保存良好
出版日期:2014-11-13
作者:非瓴
出版社:台灣角川股份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863662112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從這間教室出去的人,將會征服一切!」

東方財團的總裁千金、學生會長、學園偶像、東方大小姐──東方婷,是個除個性外各方面都完美無比的超級美少女。東方大小姊與四個個性鮮明的問題美少女繼續引爆S女教室心跳話題!而看起來荒誕的每一堂S女的必修課程就鏡教會了少女們什麼呢?在這間小小的教室中,少女們真正收穫的又是什麼。東方大小姐強勢的背後是否也有旁人讀不到的高嶺之花的悲傷呢……
《東方大小姐的S女教室2》謎一般的大小姐強勢襲來!

本書特色
★浮文字新人獎金獎得主非瓴勁爆作第二彈!
★量產型S女(?)全員出擊!這次M男該如何對應?
全新課程中,將掀開東方大小姐不為人知的一面!
★繁體中文版特別繪製新款精美書衣!
作者簡介:
非瓴
白馬非馬,白瓴非瓴。
1988年出生的水瓶座,腦袋的成分是很多很多的電波、無數無數的浪漫,以及那麼丁點丁點的紳士。
因為個性就是個十足的輕小說角色,不知不覺就開始塑造各種天馬行空的故事。如果你在故事中發現有哪個角色特別腦殘,別懷疑,那一定是作者不小心把部分的自己寫進去了。
作品《龍騎兵的防禦工事》曾獲得尖端浮文字新人獎輕小說組金獎。

插畫:桂秋祺
廣州在住插畫新人,興趣是獨處發呆或組隊歡樂。個人萌系風格摸索中,請多多指教。
目錄:
第六課 S女見面,一個字,戰!


「人生就是不停地戰鬥。S女見面,一個字,戰!」

大小姐在黑板上寫下「他○的戰啊!」五個大字加一個驚嘆號後,纖細的手重重地一拍黑板,飛起的粉筆灰被我精準地用臉接住,整張臉上白撲撲的,好像多了一層女生化妝用的白粉。
我面無表情地從懷中拿出衛生紙,淡定地擦起臉來,接著才把使用過的衛生紙以拋三分球的動作丟向教室後的垃圾桶──啊,居然沒中。
「學長,要撿起來。」
「是是~赤璇學妹。」
被赤璇學妹心不在焉地一陣叮嚀,我離開位置,將衛生紙撿起來丟入垃圾桶,接著再次回到座位上。
放眼望去,即使大小姐今天用了這麼誇張的標題,教室裡的學妹們──赤璇學妹、夕紗學妹、卡卡莉、茗夜學妹──還是一副毫不動搖的樣子,只有坐在講桌上的大小姐饒富興趣地不斷玩弄著鬢髮上的緞帶。
「哦──大家出乎意料的都沒什麼反應呢?M男,你來現身說法一下,為什麼會這樣?」
「因為豆漿濃。」
「……M男,讓我先釐清一件事,用廣告台詞隨口敷衍我的你,是企圖讓我這個S女來吐槽你嗎?」
「都當了那麼久的客座角色,讓我主場一下有什麼關係?重新回答妳一次吧──這一切都是因為愛!」
凝視著大小姐稍微有點意外的表情,我挺胸理直氣壯地大聲回答。如果這傢伙以為每一次只要場面不對,都可以理所當然地用我炒熱氣氛的話,那她恐怕要大失所望了!
沒錯,以同樣的招式對付聖鬥士是沒有用的,從現在開始──就是我,關仕音的電波大反攻!
然而看我自信的模樣,大小姐卻似乎毫不猶豫地雙手抱胸,露出「接受挑戰」的表情勾起下頷。
「說詞變了呢!原來如此,確實是戰意十足的宣言,很符合這堂課的宗旨。不過,如果M男你以為這樣就能由你主場,那就大錯特錯了呢──」
「咦?」
「──因為不管是濃濃的豆漿還是愛,我都很有興趣。」
「居然!」
「跟男性判斷我們女性的好壞時是看乳量一樣,判斷男性長大了沒有的方式就是看能不能從他們身上擠出豆漿。」
「一句話就讓節操值發出紅光警訊!妳這傢伙到底把豆漿延伸解釋成什麼了?」
「沒錯!如果說作為小女孩的蘿莉身上散發著淡淡的牛奶味,那作為小男孩的正太,身上一定有著淡淡的豆漿味!而且味道還會隨著年紀變得濃稠!」
「被妳這麼一說,我覺得我這輩子已經不敢再喝豆漿了!」
「在這個男女平等的時代,不只母親需要哺乳,連父親都必須分擔一半的責任──用他們的豆漿。」
「快住手!再這樣下去,我們可能會率先開創連說話都被打馬賽克的先例了!」
「M男,請給我你的愛與豆漿。」
「請恕我嚴正拒絕!」
「咦──好吧。反正便利商店都買得到。」
「豆漿就算了,我的愛沒有在那種地方上架!」
「198元。」
「這堂課抄襲別人的梗已經是常態,我就不跟妳計較了,但還是麻煩妳注意一下幣制上的不同!這不上不下的價錢超尷尬的!」
完敗。
用手重重地按在臉上,看大小姐嫵媚地打量著我,輕輕地用手含住小指的樣子,雖然我在口頭上已經對其施以最嚴厲的抵制,卻還是覺得身體稍微有點酥麻──這傢伙的臨場反應與借題發揮的能力太強,居然三兩句就把話題拗成宇宙戰艦等級的性騷擾,還反擊到我這邊來!
該說她的行徑充分驗證了「人不要臉,天下無敵」這句話嗎?在大小姐這位百戰不敗的S女的面前,我果然只能淪落到被調戲的份而已。
──還是認命地回答她先前的問題吧。
「回正題,大家之所以會沒什麼反應,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
我調勻呼吸,雙手抱胸,背部深深地嵌入椅背:「要改變啊~改變!經歷過上星期的事情之後,總覺得我們的上課方式該有些改變了吧?每次都是大小姐語出驚人,再由我們來輪流發表意見……如今大家也算熟了一點,總該有別的更多互動了吧?換言之──」
我搖著手指,看向教室的門牌,上頭有著一行娟秀的少女字跡──那是這堂課的名字。
「作為『東方大小姐的S女教室』的講師,妳也該孵出些新梗了吧?」
就跟我說的一樣。
也許該算是新一期的開始,這次還是由我──關仕音──來大略介紹一下這門課吧。
(原書P6-P7插圖)
「東方大小姐的S女教室」
由大名鼎鼎的東方財團的總裁千金,頂著學生會長、校長孫女等眾多頭銜的少女所主導,為了將各種女性們培養成S女而開設的班級。
黑色及腰的長髮。
溫柔嫵媚的長相。
優雅萬分的舉止。
以及辯才無礙、聰明慧黠的腦袋。
這就是我的青梅竹馬──「東方大小姐」東方婷,同時也是這門課的主講師。
我與大小姐的關係其實是難以解釋的千絲萬縷。事實上,直到不久前為止,我還是這傢伙的隨從──也許現在依然是也說不定。
總而言之,我與大小姐的關係稍微有點複雜。但至少今天眾所公認的是,在這堂教室中的我,是她的助教「M男」。
至於其他位置上的四個學妹──
「聽學長這麼說,人家也覺得很有道理。經歷過前面幾堂課的事情後,總覺得不只是仕音學長,大家也都跟以前不太一樣了。可以的話,人家也希望課程能更進一步。」
單邊側馬尾以金色小翅膀髮飾束起。
柔弱而水汪汪的大眼睛。
身上遍布小OK繃。
坐在赤璇隔壁的一年級學妹,名字是蘇夕紗。因為整體給人黃絹般的印象,所以一直都被大小姐冠以Yellow的稱呼。性格軟弱害羞,卻又比誰都要溫柔體貼,是怯弱少女的最大特徵──雖然最近似乎有些新屬性正在覺醒就是了。
接著──
「夕紗卿說得沒錯,孤最近也覺得自己跟以前不太一樣了。如果說孤以前擁有的是大量霸氣,現在的孤擁有的就是Tons of霸氣!若是現在的孤,只要眼睛一瞪就可以擊落美帝的戰鬥機!跟以前上一樣的課根本無法展現孤的新威能!」
柔軟的銀色雙馬尾。
眼角上吊的淺色大眼睛。
脖子飾以華麗的寶石頸飾──雖然大概是夜市貨。
坐在大方桌末端,距離我最遠的小蘿莉是卡卡莉──因為全名很難記,再加上姓氏不知道來自哪一國,故以下省略──此時正孤孤孤地拍著桌子。以「王者」稱呼自己的她,雖然實際上腦筋似乎很好、功課也是全校第一,但這大概就是所謂「天才的智商都往奇怪的地方長」吧?這丫頭的本質依然是個笨蛋。
除此之外──
「……隨便,反正本來就是堂無聊的課,怎樣都無所謂。」
……不知道為什麼,聽她這麼說,我突然很想跳過茗夜學妹,所以就跳過吧。
沒人規定我用OS介紹人也得公平吧?啊哈哈!反正這傢伙現在依然一如往常地在耍白目。
除此之外──
「……」
由紅色緞帶綁成的古代俠客高馬尾垂落在制服領口處。
手腕上佩戴著紅運動護腕。
因為喜歡運動而顯得健康的窈窕少女體態。
坐在我位置正對面的紅色少女,名字是向赤璇,有點男孩子氣,就連大眼睛也帶了點英氣。
一直以來,行為既積極又正面的她,雖然因為總是替夕紗強出頭而顯得有些過於主動,但「認真」早已成為正直的少女上課時的唯一態度。
只不過──
不知道為什麼,打從今天上課開始,赤璇學妹就顯得有些心不在焉,只是低頭看著桌子,不斷摸著自己的運動護腕,明明是她平時一定會率先發表意見的場合,她卻沒什麼反應。
偶爾與我視線接觸時,她的視線甚至會先一怔,接著才對我露出有點勉強的笑容。
該說是上星期的後遺症,還是少女們總是各有各的心事呢?雖然赤璇學妹有點反常,但我還是別太深究比較好……雖然這種情況發生在粗線條的她身上,真的有點讓人意外就是了。
總而言之,正是因為她們各自懷有問題──赤璇太過強悍而顯得沒有女人味、夕紗因為懦弱而呈現廢人狀態、卡卡莉整天妄想但其實總是在耍笨、茗夜陰沉中二所以沒有人緣──這些學妹們受到大小姐召集,透過這門課學習如何變得堅強,成為S女以踐踏全世界所有男性學生。
──正如各位所見,這是堂超級不正經,相當有病的課程。
這門課之所以會存在,打從一開始就是一個奇蹟。但很遺憾的是,它早已成為無可撼動的現實。

由於不久前發生了一些事,如今這堂一點也不正式的課已經變成了這所學校裡經過認證的社團:「S女社」。
雖然這個結果讓不少反對者恨得牙癢癢的,前陣子甚至還有些轟轟烈烈的演出,但大致上這間學校裡再也沒有人可以阻止大小姐,再怎麼叫喊都不會有人來救我們了。
不過……
就跟小夕紗說的一樣,就是因為這堂課,如今的我們都有了些許的改變,不再只是先前的那個人。
這也就是為什麼今天會有這樣的話題了。
誠如各位所知,一直以來的上課方式,多半都是由大小姐先丟出一個很聳動的議題,先把大家嚇倒、震驚全場之後才開始口頭講課。但如今因為大家對這樣的方式早已失去新鮮感,同時也期望能有些改變,全程由大小姐主導的上課方式終於有了被挑戰的一天。
「哦,很能說嘛!M男與大家──說得很好哦!」
聽到我們這麼說,出乎意料的,大小姐不以為忤地笑著回答。
怪了?我還以為這傢伙精心設計的課程被否定,至少會困擾一下的……
「不過,作為一個S女,我並不會那麼輕易退讓。或著應該說,因為這堂課的主題已經由我宣布是『戰』了,事到如今再改有失一致──大家的提案不妨從下一堂課開始實施吧。」
蹺著二郎腿坐在講桌上的大小姐將雙腿一換交疊。
「況且,你們難道不想知道這堂課我到底為什麼要用『戰』當主題嗎?」
「確實……是有那麼一點在意。」赤璇學妹訥訥地摸著馬尾。
「事到如今,要是我們不洗耳恭聽,妳這傢伙大概是不會甘願的……既然如此,聽聽妳還想怎麼狡辯倒是無所謂。」
我雙手抱胸,無奈地回答。
這傢伙的主題每次都很聳動又很奇怪,聽她講課一開始絕對聽不出真正意圖,因此總會給人一種「很想弄懂她想搞什麼飛機」的感覺。
雖然到頭來都是大家一起被她這個S女玩弄,但一旦跟上她上課的節奏之後,就很難從中逃脫了──這大概就是她在開課之初曾說過的那句「姜太公釣魚,願者上鉤」的真諦。
「來得好。」
一如往常的,大小姐對我豎起一根手指。
那是開始講課的「起手式」。
「M男,你對『戰爭』的理解為何?」
「戰爭?」
被大小姐這麼問,我仰起頭來。
「我是沒什麼想法啦,但……不是常聽人說『戰』是人類最醜惡的一面嗎?總是在自相殘殺什麼的……」
我搔著臉頰,說出了人云亦云的答案,並往學妹們的方向看去──大家也都是一副百思無解的樣子。
該怎麼說呢?出生於幸福國度的我們,對戰爭的理解也就僅止於此。
不過,如果是大小姐,一定會有其他答案吧──
「確實如此。」
再一次出乎意料的,大小姐贊同地點了點頭。
「戰爭確實是很醜惡的行為,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所有自戰爭中取得的利益,事實上都可以不透過戰爭來取得,只是需要手腕與技巧而已──可以說,只有最愚蠢的一群人才會想要發動戰爭,藉由暴力來遮掩自己的無能。」
一如往常的辛辣發言。
看著如此斬釘截鐵表示的大小姐,我的嘴角不禁抽搐,這傢伙……總有一天大概會被河裡的螃蟹夾死吧?
「既然戰爭是不好的事情,婷學姊……怎麼還用『戰』當主題呢?」
察覺到大小姐的矛盾之處,夕紗學妹困惑地問道,略呈金色的側馬尾隨著擺動的腦袋搖啊搖的。
「因為那是兩回事──『戰意』與『戰爭』。」
大小姐笑了笑。斜坐在講桌上的她悠閒地縮起穿著馬靴的右腳,單手抱膝。
「正如各位所知,競爭是人類前進的最大動力。唯有隨時隨地都對別人懷有競爭之心,才能發覺自己的不足,並產生想要徹底擊潰對方、成為贏家的想法──雖然總是會有人說出『比來比去的不是很無聊嗎?』『只要做自己就夠了』這類的言論,但那都只是偏安一隅的思想,阿Q心態便是由此而來。
事實上,人活著就是要競爭,藉由競爭才能變得更加優秀,差別只在於誰能夠先意識到『人生的每件事都是在戰鬥』這回事而已。如果能對凡事抱持戰意,至少還能知道什麼時候該開始努力。
可以說──真正的S女不會隨便動用暴力,但心裡絕對是戰意十足。」
我的大小姐果然又開始鼓吹很不妙的思想了。這股無形中又得罪了一堆人的感覺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誠如諸君所見,大小姐是一個很容易露出鋒芒的人,她自己也毫不掩飾這一點,總愛妄發議論,一直以來雖然在學校中擁有大量支持者,反對者卻也不在少數。
雖然這種個性也許就是她之所以會成為S女的原因,但高調的做法卻不是每個人都消受得起的……請容我替她補充一下:姊姊有練過,小朋友不要學。
「這就是為什麼今天要選擇『戰』來當主題,我也一如往常地準備來點練習。各位──Red、Silver、Yellow、Purple、M男──準備好『開戰』了嗎?」
接著就要正式進入主題了吧?大小姐對我們一眨右眼,這麼說著。
就在我無奈地摸著鼻子時,卡卡莉興奮的聲音突然響起。
「東方學姊這番話正合孤的意!」
說起來,這傢伙先前都很狀況外,雖然當我們聊到「戰爭」時她似乎一度想發言,但被大小姐駁斥為「無能者的暴力」之後就嗚咕一聲,垂頭喪氣──網路小說看太多,老是嚷著要發動戰爭、滅日屠美的這傢伙果然是中槍了吧?直到現在才恢復過來。
「孤也常常在書上看見這些觀念!只要主角散發出『驚天的戰意』,不管是誰都會對主角另眼相看,男的收作後宮,女的收作小妹!可以說,在繼萬用的『王者之氣』之後,『戰意』是最新、最流行、最潮的王者配備了!」
是啊,都潮到出水了呢……
無視我用眼神吐槽她,卡卡莉大聲嚷嚷,還不停地用雙手拍桌子,兩條銀色的馬尾激烈晃動──看這傢伙特意穿著哥德蘿莉風格的制服來上課,就知道她的妄想病一點都沒有減輕的趨勢。
「嗯……聽東方學姊這麼詮釋『戰』,我也稍微有點興趣。」
與此同時,赤璇學妹也終於點起頭來。
「作為一個習武之人,能夠隨時跟人切磋琢磨是必要的──兩個人在夕陽下打到筋疲力盡,最後遍體鱗傷地說『你這傢伙也不錯嘛』才是男兒的浪漫!要想結交朋友,果然得從在對方胸口轟兩掌開始做起!」
不,赤璇學妹,雖然很高興妳終於回過神來,但妳是女生哦……還有,被妳轟上兩掌的人,應該真的會變成光吧?
「我是跟鄉民進來看熱鬧的,大家戰,儘管戰……我只求圍觀。」
茗夜學妹擺擺手,一臉滿不在乎地從制服的肚子裡拿出紫色筆記本,並從後腦的包包頭中抽出小惡魔鉛筆,擺明想趁機記下好戲──慢著!原來那兩個包包頭還可以藏文具嗎?
「可是人家比較想看仕音學長跟其他男生戰……那種濕濕熱熱的戰法。」
夕紗學妹妳走開!泥揍凱!
眼看大家都無視我的眼神吐槽法,我只好再次抬頭看向大小姐。
儘管我本身不太贊同這種亂七八糟的思想與主題,但既然大家好像都有了幹勁,我要是再抱持這種抗拒的態度是不行的。
重新說一次吧──
也許該算是新一期的開始。
由於前陣子的事情,我自己也稍微下了點決心,如今的我希望能成為一個更有自我風格,能夠獨當一面的人。如果大小姐覺得這樣的課程對我有幫助,那我或許也該主動一點。
也就是說──
「好吧,就這麼辦──Let’s fight!」
挺起胸膛,我堅定地說道。
但緊接著……
「啪!」
「噗哦!」
當著我挺起的胸膛,赤璇學妹就這麼一掌打了下去,讓我整個人瞬間椅腳朝天、倒地不起。
……該說不意外嗎?這還真是讓人熟悉萬分的一掌啊。
像是覺得這樣還不夠似的,赤璇學妹單手一撐桌面翻過大方桌,也不管自己穿著裙子,整個人索性就這麼跨坐在我的胸口上,舉高右拳準備繼續把我往死裡打,從透胸而充滿彈性的觸感可以察覺少女肌膚的溫度──慢著,那根本不是重點!
直到,大小姐抓住了她的拳頭為止。
「Red,稍安毋躁……我所謂的『戰』不是這樣的。雖然我不否認打M男很好玩,但為了延長使用年限,還是請妳克制一點──別忘了M男前陣子才受過傷呢。」
「咦?」
聽大小姐這麼說,赤璇這才驚醒過來,紅著臉摸著後腦的馬尾,連忙爬起身。
「對、對不起,東方學姊……不知道為什麼,我今天特別心浮氣躁。」
「沒關係,是打M男打上癮了吧,我明白的。」
「難道全場只有我覺得『對不起』這三個字應該要對我說而不是對大小姐說嗎?妳們這群傢伙,就真的把虐待我當成理所當然的事情了嗎?」
「雖然仕音學長沒犯什麼錯,但總覺得有點活該,所以……」
「這是關卿應得的。」
「M學長死好,慢走不送。」
「所以說這到底是為什麼啊?」
呈「大」字形倒在教室的地上的我,默默地流下了男兒淚。
話說回來,我記得在我剛上高中不久時,江奈──我的某個偽娘同班同學──曾對我說過「如果沒有實際相處過,阿關不笑的時候看起來很凶,很有男子氣概的感覺……」按理說應該不至於會被人欺負才對。
但不只是茗夜學妹而已,最近就連赤璇學妹、卡卡莉與弱弱夕紗都開始不尊重我這個學長了,所謂的熟稔與形象破滅就是這麼回事。
至於江奈──雖然那傢伙身上也有很多故事可以說,但因為他與這堂課沒有什麼關係,在此就暫且跳過不提了。
「總而言之,我今天準備的是更靜態一點的活動。」
就在我倒地思索時,大小姐一拍手。
「飛,進來。」
「是的,會長。」
伴隨大小姐的動作,綁著黑色低馬尾的少女從門外走了進來,手中捧著一個大大的紙箱。
我一眼就認出她是項飛,是大小姐在女子部學生會的左右手,也是這堂課最大的反對者之一。
但這次當我倆視線交會時,她卻只是滿臉通紅地撇開視線,將紙箱重重地放到桌上,隨即快步地離開教室。
──真是難為她了。
縱然心裡萬般不情願,最後卻還是得勉為其難的接受現實,這大概是她現在的處境吧?從她依然乖乖地隨侍在旁,幫大小姐搬東西這件事來看,今後在這間教室裡應該會時常看到她才對。
不過,大小姐準備的是什麼東西呢?
「咦,這、這是……」
「筆記型電腦……還是最新型的!」
從地上爬起來後,只見學妹們正從紙箱中拿出一個個小黑箱打開。其中,家裡環境最普通、似乎沒看過筆電的卡卡莉甚至驚訝得豎直了雙馬尾──慢著,那馬尾裡頭一定有什麼機關吧?
不過──
大小姐這傢伙居然為學妹們準備了筆電?這東西連作為隨從的我都沒有耶!
「是最新型的嗎?這點我倒是不太清楚──畢竟是家裡淘汰掉的,只是在丟掉前被我撿起來利用而已。大家都拿一台吧。」
大小姐一邊若有所思地表示,一邊將一台筆電推到我面前,自己也拿了一台。但聽到這些話,不只是卡卡莉呈現腦袋原地拋錨的狀態而已,連其他學妹們的肩膀都一起垮了下來。
「居然把最新型的筆電淘汰掉──嘖,難道東方家族在更新的3C產品上市前就拿得到了嗎?」
「人家還以為,像我們這種社團想要電腦的話,一定要衝進電腦社之類的社團,威脅對方才行……」
「孤好想死……為什麼孤的爸比不是李嘉○?這不公平!」
「東方學姊家果然很有錢……嗎。」
聽大家這麼說,大小姐只是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總之,大家都開機吧,今天我們要『戰』的內容應該已經在桌面上了。」
順著大小姐的吩咐,我們幾個人紛紛把彷彿仍帶著嶄新光澤的筆記型電腦打開來,從它開機完成只需要不到十秒來看,雖然我也不太懂電腦,但至少分辨得出這是十分高階的機型。
所謂淘汰掉的筆電──具體而言到底是從哪裡搞到手的啊?看卡卡莉頭昏眼花的樣子,只怕是從沒看過這麼好的東西吧!
點選桌面上的一個卡通圖示後,我們經過了一陣短暫等候。
緊接著──
「跑跑瑪利亞全明星大賽車」
這樣的卡通字眼出現在螢幕正中央。
「……」
我一陣無言。
「我說……大小姐妳根本只是自己想玩吧?」
為免有人對這種遊戲沒概念,我在此解釋一下,這是一款非現實的賽車遊戲,角色多半是知名的卡通人物,乘坐可愛的卡通車輛,一路上會設置各種道具區,讓玩家取得各種道具,藉以打擊對手,贏得比賽的勝利。
雖然我不記得這東西有PC版,但這應該屬於不需要深究的部分吧……也許是某種寫作改良、念成山寨的版本也說不定?
「人也女馬白勺單戈!」
「拆成兩個字就不用消音真是妙計……但就算妳這麼熱血地大喊,也改不了我們上課打電動的事實!」
看著遊戲畫面上扭動的卡通人物,我大力吐槽著大小姐。
「有什麼關係呢,M男?再怎麼說這都是社團活動時間啊。」
「雖然我們學校裡確實有電玩遊戲社這種東西存在,但難道妳說的『新穎的上課方式』就是玩遊戲嗎?」
「正是如此!聖光啊,你看到那個敵人了嗎?」
「不好意思,完全沒看到。」
看大小姐這副脫線的模樣,我轉頭看向赤璇求助──在這堂由大小姐主導、男生又沒有什麼發言權的課程中,最有主見的赤璇大概是唯一能夠反抗大小姐的人物了吧?
「赤璇學妹說說她吧!這種上課內容真的沒問題嗎?」
「咦?」
然而出乎我意料的,剛剛總算有些反應的赤璇學妹,好像又開始心不在焉了,眼神好一陣子後才又重新聚焦。
「啊,抱歉……我覺得沒關係哦,學長。應該說『沒半點正經的內容』不就是我們這堂課的特色嗎?」
「啊……」
聽赤璇帶頭這麼說,學妹們紛紛表示贊同。
「人家從來沒碰過電子遊戲……稍微有點好奇。」
「孤、孤覺得好像很有趣!」
「我不說話,我就看看。」
「既然你們都這麼說了……」
因為是玩遊戲,所以大家都很有興趣……嗎?
學妹們果然很好騙。
雖然我一點都不覺得玩遊戲有什麼教育意義可言,但要說自己對遊戲一點興趣都沒有,還真的是騙人的。
只不過赤璇學妹今天的情況有點不大穩定就是了……我偷看了她一眼,卻發現紅緞帶少女早已經回過神來把雙手放在鍵盤上,彷彿剛剛那個想事情想到出神的她不過是一場幻影。
「──總之先來試試看吧。」
進入起始畫面、選擇區域連線對戰後,教室中五個人的頭像頓時出現在螢幕中,看來這款遊戲似乎支援視訊功能。但大概是角度不對,只有卡卡莉的臉完全沒被拍,僅有一對馬尾與額髮如潛艇般若隱若現。
……算了。
原以為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沒見識過這種賽車遊戲的人大概等於零,但看學妹們一邊驚嘆一邊選擇角色,不時冒出「這角色好可愛!」「為什麼沒有更霸氣側漏一點的角色呢?這些角色都配不起孤」等台詞,我就知道自己大概是猜錯了──看看這間教室內的女生,還真的有一群與世脫節的原始人。
至於一臉淡定的赤璇學妹與茗夜學妹嘛……
察覺我詢問的視線,赤璇學妹不好意思地搔著臉頰。
「因為常去電動玩具店打拳擊機台的關係,我稍微會一點。有時候不小心把機台……時,可以多少打發點時間。」
「是我聽錯了嗎,赤璇學妹妳剛剛語調模糊的地方,是不是聽起來有點像『破壞』或是『肢解』?」
「最後一關,當隕石掉下來的時候,我都一拳就揍掉了……明明以前還需要兩拳的。」
「我寧可相信那是機器壞了!應該至少要三拳吧?男生都不一定揍得下來!」
「咦……可是沒有練到打個噴嚏就可以破五百磅,都不算強者不是嗎?」
「你那是什麼賽○人的標準啦!」
雖然理由很奇怪,但總之這傢伙會玩。
看她對我「啊哈哈」地勉強笑著的樣子,我不由得垮下肩膀來──雖然不知道為什麼,此刻的她臉上有點紅就是了。
怪了,根據以往的相處經驗,這傢伙應該也是吐槽免疫的角色才對啊?
至於茗夜學妹嘛……
「不會玩就是怪事了吧?不,正因為是這種遊戲,每條賽道沒有練到滾瓜爛熟才奇怪……」
「……嘖。」
對我的自言自語,茗夜學妹撇開視線不去面對──果然是猜對了。
雖然曾有耳聞,但因為也是第一次接觸,我打開介面研究起按鍵,方桌另一邊的學妹們也紛紛在赤璇學妹的教學下,大致理解了怎麼控制角色左右移動、加速與煞車。
「……就選這個吧。」
為了保險起見,我選了個能力平均的角色,放眼望去,少女們也都選了與自己形象相近的角色──及腰長髮、高馬尾、側馬尾、雙馬尾、包包頭──這遊戲的版本果然很奇特,居然剛好有這些造型?
「在開始之前,我先聲明一點。」
一邊選著賽道,一邊調整設定,大小姐從立起的螢幕另一邊探出頭來。
「這款遊戲我也是第一次玩,在技巧上並沒有什麼優勢,打從一開始就不存著欺負大家的念頭。不過話說在前頭,既然是比賽,我沒有輸的打算,也確實會獲得最後的勝利。」
「賽制為積分制,比賽到所有賽道都跑過一輪為止。如果我們之中有人曾經玩過──也許技巧已經很熟練也說不定──還請全力以赴,以將我徹底擊敗為目標。而作為課程主講師的我,也會全力杜絕這種事情發生。」
大小姐肅穆地如此表示,將纖細的手指放在鍵盤上,語調一反常態地不帶任何玩笑意味。
「以上是我的戰前宣言,請踴躍地──來挑戰我吧!」
隨著她這番話,茗夜學妹的臉瞬間微微地沉了下來,就連卡卡莉、赤璇學妹都一陣怔忡,隨即表情凝重地看著螢幕。
這是赤裸裸的挑釁。
大小姐不是會說謊的人,這確實是她第一次碰觸這個遊戲。
縱使是個真實度不高,新手也能很快上手的賽車遊戲,要說不需要技巧絕對是騙人的。
這樣的她,卻在這個全新的領域中,說得自己好像絕對會獲得最後勝利一樣。
戰意十足。
一時之間,教室中除了小夕紗仍搖頭晃腦的搞不清楚狀況外,少女們之間都多了點認真的氣息。
尤其是茗夜學妹。
閉俗的她本就是個「宅女」,這類的遊戲應該接觸了不少才對。一直以來,只要聊到御宅話題,這傢伙都會認真而自豪地大放厥詞。
如今,大小姐的舉動無疑是在她自認專業的領域動土……縱使心裡對大小姐先前的表現多麼折服,她都不可能悶不吭聲。
這傢伙……輕輕鬆鬆的課不上,幹嘛故意把氣氛搞得劍拔弩張的啊?
「東方學姊……既然說出這種話,就不要輸給我了!」
「正想聽妳這麼說呢,Purple。」
「學姊,我也會盡全力比賽的。」
「加油哦,Red。」
「孤要甩尾!漂移!孤的征途是最佳行車線!水溝蓋跑法!」
「看妳的了,Silver。」
「咦?人家好像退出到主選單了……」
「……按這邊吧,Yellow。」
和冷笑著的茗夜、認真握拳的赤璇、在位置上震震震跳跳跳的卡卡莉、困惑的小夕紗隔空喊話後,大小姐愉快地笑了起來,遊戲設定也已經調整得差不多了。
「那麼,我們開始吧。」
一陣短暫的「Loading……」
緊接著映入我們眼簾的,是出現在十幾吋螢幕中的廣闊全景3D賽道。
「3、2、1,GO!」
大概是受到大小姐那番話的影響吧?五個角色同時開著車衝出起跑線,從螢幕間的縫隙窺探出去,可以看見學妹們都是一副認真的表情,卡卡莉的雙眼甚至好像冒出了熊熊戰火。
緊接著是第一個彎道──
「碰!」
「嘎──梆!」
完全沒有轉彎的打算,夕紗學妹撞上了護欄,至於另一個打算「甩尾!漂移!」的笨蛋,則是徹底甩錯了方向,轟轟烈烈地飛進草叢,發出「嗚哇啊啊」的人工音效聲……
另一方面──
一瞬間,茗夜學妹衝到了大家的面前。
看她熟練地跑過彎道,完全沒有多餘的行車路線,就知道這傢伙的等級確實非比尋常,光是一個小小的彎道,就拉大了好幾個車身的距離。
緊跟在茗夜學妹後面的是赤璇學妹,看見茗夜的表現,螢幕另一頭的紅緞帶少女露出了驚訝的表情,隨即短暫地收起雙手一呵氣,整張臉認真地貼近螢幕。
「好強……既然如此,我也不能輸!」
果然不愧是先前就有玩過的兩個人……嗎?
反觀我與大小姐,雖然勉強沒有撞車地跑過了彎道,卻也已經落後了不少。我稍微領先大小姐一點點,在她前方快速行駛,經過第一個道具區。
嘿嘿,雖然是第一次玩,不過所謂的男生開車技術總是比女生好,大概是真有其事吧?
緊接著──
「砰!」
我的車子飛了起來。
「M男,你飛起來了耶,好帥!」
「明明就是妳轟我的吧?居然會被你拿到飛彈!」
「雖然我不熟悉這種遊戲,但經過道具區之前要刻意讓對手超前難道不是合理的推斷嗎?」
「原來妳先前的彎道是在放水嗎?!」
「不全然是,畢竟這遊戲比想像中來得有挑戰性呢。」
大小姐愉快地抿起唇,隨即斂起笑容。看到她這個樣子,我心中不禁微微一凜。
這傢伙是認真的。
明明只是個小遊戲,她卻認真地將勝負放在心上。
一定是因為……那個原因吧?我無聲地撇開了視線。
現在的我,只需要靜靜地看著這樣的大小姐就行了。
卡通角色繼續前行。
大概是因為腦袋不錯、學習得快吧?雖然從各個角度來看都是笨蛋,但卡卡莉還是慢慢追了上來,不過接著便再度甩尾失敗,瞬間又「嗚咿!」「呀啊啊!」一聲落後回去而已──我說,不會甩就別甩了好嗎?妳這樣子會讓我很想用撿來的路障陰妳耶。
還有,為什麼這傢伙的狀聲詞每次都可以這麼豐富啊?
大方桌的另一頭……
「人家終於離開那個彎道了!赤璇,你看人家的角色又跑起來了!」
「哦哦……嗯嗯。」
「完全沉浸在比賽當中!赤璇果然跟男生一樣,一玩起遊戲,靈魂就不在體內了……咦?咦──為什麼茗夜同學往人家正面跑過來?嗚……嗚哇!人家也飛起來了!」
「夕紗學妹,妳完全跑錯方向了……還有,茗夜學妹,人家都已經落後妳一圈了,妳幹嘛還用道具轟夕紗啊?」
「……一直當第一名,拿太多道具。」
所以隨手轟一下是吧……
「嗚嗚……」
被茗夜學妹這麼一鬧,夕紗好不容易才順利跑起來的角色,這下子又撞進了彎道裡,她本人更是隨之微微一顫,讓我不由得替她擔心了起來。
一直以來,夕紗都有愛哭的毛病,這下子會不會又崩潰啊……
然而──
「人家……人家會繼續加油的!」
看夕紗學妹雖然淚眼汪汪,卻還是努力又跑起來的樣子,我不由得安下心來……抱歉了小夕紗,既然是一款競技遊戲,弱者被欺負是很合理的,這種情況還是請妳好好調適吧!
不過正如同茗夜學妹所言,她始終是第一名──雖然赤璇似乎追得很努力,每次轉彎時都會激動得把腦袋往一邊偏,還幾乎要把筆電整個拽離桌面的樣子──但她與我們的距離可以說是越來越遠,根本連車尾燈都看不到。
第一圈,第二圈,第三圈。
名次始終不變,茗夜學妹第一,赤璇第二,大小姐第三,我第四,卡卡莉第五,小夕紗第六。雖然我有幾次吃到能夠加速的道具,因而勉強追上了大小姐,但在她隨手一轟之下,我又穩穩地掉回自己的名次。
當然,過程中還夾雜了幾次來自卡卡莉的遠距離攻擊……大家都好喜歡轟我呢,我真受歡迎!
終於,在我覺得我的角色幾乎已經開始冒煙時,終點線到了。
以幾乎領先所有人一圈以上的成績,茗夜的卡通人物就此在螢幕中央得意地跳了起來,其速度之快,就連不是初學者的赤璇學妹都只能困窘地搔著馬尾。
這傢伙的水準或許是職業級的吧?只是先前彆扭的她故作高深莫測,不說出來而已。
「怎麼樣?看到我的成績,東方學姊還敢那麼有自信嗎?」
這是我的領域──雙包包頭的少女傲然揚起下巴,彷彿這麼宣示著。
「做得不錯嘛……Purple。」
完全不以為忤,大小姐從講桌上拿起一個不銹鋼杯,像是真正的講師一樣喝水潤起喉。但從她的手勢與優雅的氣質看來,那個不銹鋼杯感覺就像是紅茶杯一樣。
「不過,別忘了我們這是積分制,要跑完所有賽道,至少得比十幾場哦?比賽──才剛開始而已。」
「……就算比到今天結束,學姊也不可能贏我的。」
「很難說哦,Purple,世事充滿意外。」
「……」
茗夜學妹瞇了瞇眼。
「──那就來試試看吧,東方學姊。」
戰意再次衝破霄漢。
(原書P29插圖)
僅只是在一旁看著,我幾乎都可以聽見閃電從兩個美少女眼中噴出來,在空氣中「茲茲茲」地交撞的聲音了。雖然很想吐槽她們「只是個遊戲而已,幹嘛這麼認真啦!」但總覺得現在說這個好像已經太遲了……
就在這時「啪鏘」一聲,赤璇學妹有點迷惑的視線突然射了過來。
(學長。)
(嗯?)
在教室裡用眼神交流已經是很正常的能力了,本台在此不便批評。我只是回頭看向正不斷輕揉著形狀美好的下頜、視線斜飄的她。
(不……沒什麼。)
(有什麼事情你就說嘛,赤璇學妹。)
(你跟東方學姊……真的是第一次玩嗎?)
(是啊,怎麼了?)
我只是一直跟著大小姐跑而已,有什麼不妥的嗎?
(是這樣的……跑第一圈時,我有稍微注意一下地圖上的車距,那時我還領先學長和學姊挺遠的──本來以為可以就這麼把差距一口氣拉大,可是到第二圈時,距離卻一點也沒有拉遠,到最後一圈時,甚至還被拉近了不少──)
赤璇學妹困惑地看著我。
(雖然熟悉賽道確實會讓速度變快,可是這也……)
(……)
我閉上了眼睛。
──被發現了嗎?
(加油吧,赤璇學妹!)
我對著困惑的武林高手豎起大拇指,作為對話的結束,接著繼續認真地看向螢幕。此時隨著「Loading……」的字樣結束,作為第二回合的全新3D賽道,也出現在我們面前。
坐在講桌前的座位上,大小姐輕輕閉上眼睛。
「Ready,Go!」
遊戲音響起。
當少女嫵媚的大眼再次睜開時,裡頭已蘊藏認真的氣息。
就這樣,我們一回合一回合地「戰」了下去。
一時之間,整間教室裡除了夕紗學妹和卡卡莉身上仍然圍繞著歡樂的氣息以外,我、大小姐、赤璇、茗夜四個人,都進入了十二分的狀況中──
「為什麼孤永遠甩尾甩不好?這不科學!」
「卡卡莉同學為什麼那麼執著於甩尾呢?」
「因為這是民族的傷痕!知道嗎夕紗卿?開車跟騎馬的道理是一樣的!」
「騎……乘?」
「咱漢族人一定就是因為不善騎乘,以前才會被北方的蠻族們虐了又虐,孤曾經立誓,如果哪天回到古代當皇帝,孤一定要教全國人民騎射之術,直到他們連騎馬都可以甩尾為止!咱中國人不善騎乘的傳統,就由孤來終止!」
「雖然不是很明白,但好像很厲害的樣子。」
「當然很厲害!」
「那卡卡莉同學可以幫人家離開這個彎道嗎?怎樣都出不來呢……」
「……為什麼孤會覺得,夕紗卿這已經不是騎乘屬性的問題了呢?」
莫名其妙的對話從風中傳來──說真的,這兩個人根本是來鬧場的嘛!
不過居然連卡卡莉都有能夠吐槽的一天,小夕紗真是太了不起了。
「不善騎乘……嗎?M男,你可要多練練身體,這樣以後結了婚怎麼辦呢?」
「我會假裝自己聽不懂妳這段話的,大小姐──還有,我之所以會落後這麼多,還不是因為妳一直丟我路障嗎?」
居然能在全力開車之餘用大叔級的黃色笑話調戲我,還用曖昧的視線在我的腰間上下打量──大小姐果然不簡單。
這可不只是我一個人的感嘆而已。
「唔──」
茗夜學妹的聲音響起。
遊戲進行到第三局,雖然始終是遙遙領先的第一名,但她此刻也察覺到賽道上的不對勁。
當我往方桌對面看過去時,赤璇學妹已經完全安靜了下來,雙手認真地操作著鍵盤,大大的眼睛只是聚精會神地注視著螢幕。
眼中有著一絲驚愕。
「咻──」
以一記近乎完美的甩尾,大小姐的卡通車輛甩到了赤璇學妹身旁。由於一直被大小姐陰,落後她一段路程的關係,此刻的我剛好將兩人的全景看得一清二楚。
「──居然追上來了!」
是的。
沒有任何取巧的成分,在剛剛那幾場的比賽中,大小姐的速度不斷地加快,如今終於到達了與赤璇學妹相同的水準。
雖然看起來遊刃有餘,還有閒工夫調戲我,但大小姐對於這款遊戲的掌握度卻正在以等比級數上升。
然而,這並非讓我感到意外的事情。
誠如她自己所說,我所知道的大小姐是個好勝心十分強烈的傢伙。
她在樂意幫助別人的同時,卻也很容易苛求自己、給自己定下不可能的目標,並專心致志地去完成──「嚴以律己,寬以待人」幾乎是東方婷這個少女的寫照。
然而,每個人所擁有的時間都是一樣的,不管多麼努力,一個人要像大小姐那樣年紀輕輕就精通多種才華,甚至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按理說不管投資多少時間下去都不夠。
除非這個人還有一種能力──學習。
在我十七年的人生中,雖然稱不上閱人無數,但大小姐無疑是我看過最聰明的人之一。
也許不能說是天才,少女打從一開始就不是什麼擁有誇張才能的人,更多的是努力的成分,但論起學習能力、對一件新事物的上手速度──她,無人可及。
隨機應變、試誤學習……這,就是「東方大小姐」的優點。
一時之間,兩個少女居然就此近距離開始了拉力賽,經過了下一個道具區。
緊接著──
「轟!」
被一發火焰擊中,赤璇學妹打著轉飛了起來,褐色馬尾如煙火般散開。
「……」
搖著紅緞帶馬尾的少女驚訝得微微站起身,愣了好一陣子後,才重重坐回椅子上,露出無可奈何的苦笑搔起馬尾。看看位置,她的人物早已經落到我前面不遠處了。
「Red,我先走了。」
「東方學姊進步得好快……不行,我徹底輸了……」
就算體能方面再怎麼強,一旦牽扯到技巧層面,就算是熟悉這款遊戲的赤璇也只能被迎頭趕上。
至於我嘛……
「啪!」一聲,我的角色也飛了起來。
「雖然輸給了東方學姊……但至少不可以輸給關學長!」
「隨……便……妳……們……吧……」
欲哭無淚地操控正在半透明閃爍的角色回到賽道上,我趴在鍵盤前回答,眼睜睜地目睹赤璇學妹與大小姐又去得遠了──為什麼大家都把道具拿來打我呢?我超沒戰意、超安分守己的,甚至還沒超過誰的車耶!
總而言之──
積分比賽繼續進行著。
第四局,第五局,第六局。
「嘖……怎麼會這樣……嘖……」
聽得見茗夜學妹不斷咋舌的聲音。自從第三局排名超過赤璇學妹後,大小姐就一直維持第二名,原本與茗夜學妹大到將近一圈的行車差距,也正在高速拉近中。
大眼睛冷徹地倒映著螢幕中的3D賽道,少女的臉上沒有笑容,只是不斷地過彎、甩尾、漂移、用道具加速,在每一次微小的失誤中修正,進化、進化、更加進步。
明明只是個跑不到二十圈、賽道還不停變換的遊戲,大小姐卻已經逐漸掌握了將近所有的行車技巧,就連原本的領先者──赤璇學妹都被遠遠地甩了下來。
遠遠地看過去,只能看到她的車尾燈如一條光龍般不斷地畫出最佳的行車線。
第七局,第八局。
「不可能!」

大概是感覺到壓力了吧?當大小姐的車距近到出現在茗夜學妹的螢幕上時,我身旁金銀妖瞳的少女下意識地咬起了指甲,隨即重重地敲下了鍵盤。
「轟!」
於是,被道具擊中的大小姐,角色開始原地打轉。
「──想都別想追上來!」
「哎呀,這還是我第一次中招呢──真有趣。」
大小姐嫣然輕笑。
「要維持下去哦,Purple。」
「少囉唆!我才不會輸給妳!」
戰。
可愛的賽車遊戲,卻是灼熱的戰場。
雖然不願意承認,但被大小姐和茗夜學妹之間激烈的氣氛所影響,全部的人都被捲入了更深一層的認真之中。我與赤璇學妹不斷碰來碰去地爭奪第三,卡卡莉與夕紗學妹不斷跌落深谷地爭奪最後一名……這兩個人果然也鬧得很認真嘛。
賽事進行到第九局、第十局……
「砰!」
隨著大小姐的角色射出道具,在終點前精準地命中了茗夜學妹,大小姐第一次取得了勝利。
「……」
「……」
「……」
「……」
教室中沉默良久。
……或許無須詳述少女們的反應,在那之後的數局,大小姐一反先前通通由茗夜學妹取得優勝的常態,與她開始有輸有贏了起來,也讓積分表上的分數不斷地拉近,直到比數相距微乎其微。
──直到,最後一回合的來臨。
「真沒想到居然會變成現在這樣。」
「東方學姊好強!這到底是什麼學習速度……雖然在遊戲上有天分不是什麼罕見的事情,但是真的好驚人。」
看著積分表上第一名與第二名幾乎一模一樣的比數,我和赤璇學妹同聲感慨。
只有大小姐與茗夜學妹始終沉默著。
這一回合將是分出最後勝負的一回合。
鹿死,誰手?
「Purple,準備好了嗎?」
「……至少在這個遊戲上,我絕對不會讓妳贏的。」
「很好,這就是我這個S女想要聽見的。」
起跑。
比賽一開始,大小姐與茗夜學妹就劃著幾乎一模一樣的行車線衝了出去。
因為又是新賽道的關係,茗夜學妹毫無疑問地領先,大小姐的角色緊追在後,飄起純黑色的及腰長髮。
那是外人絲毫無法介入的緊湊之爭,雖然卡卡莉與夕紗學妹搞笑用的音效還是不斷響起(諸如「飛向宇宙,浩瀚無垠……嗚哇,孤又掉下去了」、「咦?人家剛剛吃到什麼了?好大的飛彈呢……」等等),但比賽還是正在如火如荼地進行著,跑過了第一圈與第二圈。
然而──
第三圈中間的道具區,似乎是吃到什麼稀有的道具了,茗夜學妹的角色瞬間放出了金色的光芒,高速地往前衝刺,與大小姐大大地拉開了距離。
也因為這個突然的變化,大小姐並沒有吃到任何道具,只是無聲地繼續在賽道上奔馳。
「這一個關卡前面沒有道具區了!學姊已經沒有任何逆轉的能力了!」
大概是因為太高興了吧?茗夜學妹得意忘形地叫了起來,而也確實如她所言,我並不記得前面還有任何的道具區。
沒有道具輔助,茗夜學妹又不像是會在這種地方犯錯的人──如此一來,大小姐落敗的結果可以說是已經決定了……嗎?
螢幕的另一頭,淺紅的唇無聲地勾起自信的弧度。
就在這時──
「哇啊,這是什麼啊?」
「誰、誰射出來的?這個是……這個是……」
一個超大的紅色流線型物體飛過我與赤璇學妹正中央,帶起一陣螢幕不正常的扭曲。
紅色的物體高速前行,以比所有賽車都來得快的速度向前,跟隨著賽道不斷拐彎,才不過一轉眼的時間就來到了大小姐身後──
──像是背後長著眼睛般,被少女輕巧地躲了過去。
下一秒,紅色物體就此再次高速前行,朝向終點線前、渾然不知的茗夜學妹射去,此刻螢幕後的她,臉上甚至還有著掩藏不住的笑容──
這一次,茗夜學妹並沒有躲開。
「轟隆!!」
──那是一個巨大的核爆。
「那個是……遊戲中的彩蛋道具,追蹤核子飛彈……據說抽到的機會只有千分之一……」
直到此時,赤璇學妹才愣愣地說道,視線落在一臉無辜的夕紗學妹身上。
「?」
於是,小夕紗歪了歪頭,眨了眨眼。
比賽結束。
「……」
笑容僵持在臉上。
被由落後大家一圈多、最後一名的夕紗學妹射出的「追蹤核子飛彈」擊中,茗夜學妹的角色似乎飛出了地圖之外──果然不愧是寫作「改良」念作「山寨」的版本,居然還有這種亂七八糟的道具──被大家輕而易舉地超前,讓大小姐取得了毫無疑問的第一名。
面對這麼出乎意料的結果,茗夜學妹先是僵硬地站起身來,接著就又跌坐回了椅子上,雙手放在鍵盤上不住輕微地顫抖。
「是報應嗎?因為第一局的時候,我用道具轟了夕紗同學……」
「Purple……」
「……」
金銀妖瞳答以無邊無際的沉默。
大小姐她真的贏了──以初學者的身分取得了最後的勝利。此中雖然也有運氣的成分,但這樣的結果,只怕是每一個老玩家都無法接受的。
「……」
看著螢幕中角色跳舞的畫面,茗夜學妹雙肩微微地抽搐著,頭低到幾乎可以說是埋在纖細的雙臂之間。
大概是真的很難過吧?
雖然只是一個小遊戲。
也許會被很多人譏笑為看不開、小家子氣。
可是,我卻能夠明白她的心情。
因為投注了心力,所以想贏──這份心情,沒有任何人能夠批評。
一時之間,不只是我默默地閉著嘴,就連大小姐也沒有開口的能力,不知道該如何與她搭話,整間教室都陷入了尷尬的沉默中。
只不過──
「東方學姊,改天……我們再來比吧。」
她靜靜地合上筆電,宛若整理著自己的心情。
再次抬起頭來時,茗夜學妹無聲地撇開了臉。
「這一次,雖然是我輸了──但下一次可就不會是這樣了。」
聽茗夜學妹這麼說……
「哪天,大家再一起比賽吧,難得關學長跟東方學姊都學會了,玩起來一定會很有趣……」
「孤一定會學會怎麼甩尾的。」
「有機會的話,人家也想要再玩玩看。」
──學妹們紛紛說道。
就跟大小姐說過的一樣,人生就是不停地戰鬥。
不管結果為何。
抱持著愉悅也好、悔恨也好的心情──我們都還很年輕,都還有下一次。
這不會是人生唯一的一場戰鬥。
既然如此,又何必太去在意勝負呢?
「嗯,改天我們再一起玩吧!我啊,可是『戰』得很開心哦。」
臉蛋斜斜地靠在手指上,大小姐笑著說道。
真正的S女,總是能讓自己玩得很開心。
能與朋友一起競爭,棋逢敵手,不就是最值得開心的事情嗎?
而下課的鐘聲,也終於在此時響起。
「那麼──我們,下課!」
但在那之後。
「──到頭來,這堂課嚴格說起來,根本還是一點道理都沒有嘛!」
關上遊戲程式,和學妹們一起關著機,隔著兩層筆電螢幕,我對大小姐中肯地發射了這樣的吐槽。
「道可道,非常道。」
「別跟我裝傻!我說到頭來也只是妳自己想玩而已!說好的教育意義呢?」
「至少最後還挺有那麼一回事的。」
「那樣根本不算!這種摔倒當撿錢的心態超不可取的!」
「M男,你不是才剛跟我抱怨上課的內容一成不變嗎?每次都準備一堆大道理,根本沒有那麼多道理可以啟發。」
大小姐一挑鬢髮。
「事實上,就跟你說過的一樣,在經過過去的幾堂課後,大家都已經有所成長,也已經熟悉了彼此。而所謂的道理呢,還是自己去領悟比較好。」
「這麼說不就相當於我們這堂課只有搞笑功能嗎……」
「正是如此!正所謂寓教於樂嘛。」
「總覺得妳這傢伙是在硬拗……」
「不過,大家從今天的課程也多少感覺得出來了吧?自己的成長。」
聽大小姐這麼說,我不由得看向圍繞在這張桌子前的大家──赤璇、夕紗、卡卡莉、茗夜,此刻的她們正微微地側過頭來,露出些許思索的表情。
片刻後──
「嗯。」
帶著一絲絲無可奈何,學妹們紛紛微笑點了點頭。
輸不起的茗夜學妹,逐漸能夠接受自己的失敗。
弱氣的小夕紗,在遭遇挫折時,不再選擇只是哭泣。
就連孤僻、每次發言都會造成冷場的卡卡莉,也已經可以跟大家閒聊自如。
雖然這種改變也許微乎其微,也許只是肉眼看不出來的轉捩,也許這堂課到頭來或許一點意義都沒有。
但哪怕只是心理上這麼認為也好,這間教室裡的大家確實正在一點一滴的前進著。
「那麼,M男,你呢?」

就在這個時候,大小姐突然這麼問我。
微微的,我吃了一驚。
「我、我嗎……」
「嗯,你覺得自己有什麼改變呢?」
少女慧黠地微笑著。
「在被我S了這幾堂課之後,你終於肯承認自己是真正的M男了嗎?」
「……雖然發生過很多事情,但只有那點我是一輩子也不會承認的。」
我無奈地回答著大小姐。
「只不過啊……」
「嗯?」
「哪怕只有一次也好……」
我的手輕輕地撫過筆記型電腦,宛若回憶著與大小姐相處以來的所有過往。
面對東方婷這個幾乎可說是完美的少女──
這個我所熟悉不過,曾經作為我的主人,事事彷彿都能掌握手中,也是我過去九年人生中確切無疑的第一女主角的青梅竹馬……
再一次,我抬起頭來。
「那個時候,我可是真的有點想跑得比你還快呢!」
聽我這麼說,大小姐看著我,慢慢閉上眼睛,宛若思索著我真正的言下之意。
緊接著──
再一次嫣然微笑。
「很好,這就是我想要聽到的。」
──只不過,想要從我的手掌心逃脫的話,你可得再加把勁才行。
當少女從講桌上跳下來時,我的青梅竹馬用視線這麼告訴我。
而這,也就是「東方大小姐的S女教室」的第六堂課……
「──請等一下!」
就在這個時候,赤璇學妹突然大聲地說道,教室中所有人的視線瞬間全都落在她身上。
「咦?」
我錯愕地看向坐在正對面的她。此刻的赤璇學妹正低著頭,讓瀏海擋住臉龐,看不出絲毫表情,只是打開雙腿,雙手用力地抓住腿間的椅子──但也就是這種男性化的坐姿,確切無疑地表露了她的緊張。
說起來,赤璇學妹今天的狀況一直有點不太穩定,不只給人特別心浮氣躁的感覺,平時本該勇於帶頭發表意見的她,今天也是一副有志難伸、有口難言的樣子。
雖然她曾一度短暫地回過魂來,但在遊戲結束後就又掉進了自己的思緒中,特別是我們聊到自己的改變時,她更是木頭人似的一點反應都沒有,連「嗯」一下都沒有。
這個平時最不需要人擔心的傢伙,到底是吃錯什麼藥了啊……
「東方學姊、關學長,對不起……」
少女低著頭說著,小小的肩膀微微顫抖。
當她抬起頭來時,我看見名為向赤璇的少女整個耳朵都已經變得通紅,蒸氣好像隨時會從那裡面噴發出來似的。
「為、為什麼說對不起?」
「對不起,我想了整節課,有個問題無論如何我都想試著問問看……也許提這件事有點對不起東方學姊,但我的忍道就是有話直說!」
「不,這種時候就麻煩妳別抄襲別人的台詞了……」
被我這麼吐槽,赤璇學妹用力地搖起頭來。
「不是這樣的,關學長,我想這不只是我一個人想問而已,而是在這間教室中,除了學姊以外所有人都想問的問題,只是大家都沒意識到而已……不由我來提出的話,就沒有人會開口了!」
「Red,妳就說說看吧。」
也許是察覺到什麼了,大小姐沉靜了下來。
放眼往卡卡莉她們望去,少女們都是一臉狀況外,頭上浮現了好幾個搖晃的問號,只有茗夜學妹無聲地看著赤璇,眼神透露出一丁點了然與驚訝。
「R,妳……」
茗夜學妹首次用不很確定的語氣開口對赤璇搭話。
然而──
「對不起,茗夜同學,我非得說出來不可!我不想只是這樣──如果一直忍著說不出口,我就好像一點進步都沒有!」
聽赤璇這麼說,茗夜逐漸變得安靜,只是用金銀妖瞳看著桌面,輕輕地嘆了口氣。
所謂「大家都想問的問題」,到底是什麼啊?我不由得納悶了起來。
「所以,到底是什麼事情?」
「我……我……」
被我用無聲的視線質詢,赤璇學妹顯得有點緊張,整個人彷彿緊繃到快當機了。
直到片刻後,她才紅著臉對我勾了勾手指。
「總而言之,請學長靠過來一點。」
「……這樣嗎?」
於是我把身體湊了過去。
「再過來一點。」
「這樣?」
「還要再過來。」
纖細的手指又勾了勾。
「咦咦咦咦咦?」
驚疑的聲音出自學妹之間,看赤璇學妹那副害羞的樣子,我不由得也緊張了起來,將身體更加前傾,直到把整張臉湊到赤璇學妹面前為止……
雖然總覺得不太可能,但這傢伙該不會是想親……親……
就在這時──
「啪!」
「噗哦!」
雙掌重擊臉部,視野中的景物迅速下落。
對著我的左右雙頰,她的兩掌再次像是做漢堡似的同時拍了下去,讓我整個人摔倒在桌上。
緊接著,像是從「打關仕音」這件事中取得了什麼勇氣似的,赤璇學妹突然深吸了一口氣,雙手重重地按在桌面。
她的眼神,再也沒有任何迷惘了。
「關學長……並不是在與東方學姊交往中吧?」
「咦?」
「不,正因為學長一直以來都跟隨著太過耀眼的東方學姊,所以其實並沒有與任何人交往過,也沒有對誰產生過異性之間的好感……」
赤璇學妹閉上眼睛,一鼓作氣地說完了這句話:
「我想問學長……現在的學長,有沒有考慮過與誰交往?」
氣氛一變。
一瞬間,我瞪大了眼睛。
這、這到底是……
「正如學長所知道的一樣,我是一個很沒有女人味的女孩子……事實上,這間教室裡的女生,除了東方學姊以外,過去根本沒有人懂得該怎麼與男生相處,就是因為這樣,學姊才會千方百計地把學長從男子部帶進來我們之間。」
「而今,或許我們離成為一個真正的S女還有很遙遠的距離,可是透過這些課程與學長相處,並得知學長的情況之後,有一件事卻讓我沒辦法不在意起來……既然東方學姊希望學長能走出自己的人生,而我們又想知道自己究竟前進了多少的話……」
「確實,我們有很多地方都贏不過東方學姊,但因為過去的學長是那樣子的人,所以至少在學長的『這裡』,我們所有人的地位都是相等的。」
她的手一指。
手指穿透了我的視線,按在我學生制服的胸口。
那是「心」的位置。
「如果關學長對剛才的問題,答案是『有』……那麼,就當是我自作主張也好,我想要代替這間教室裡的所有人,對東方學姊下一張真正的戰帖。」
戰帖。
不再只是無關緊要的遊戲。
「即使是這樣的我們,也不會甘願永遠只是個配角……」
當綁著紅緞帶的少女這麼說出口時,我知道──
這將會是新一輪的課程中,S女們之間真正的戰爭。
「在今後的課程中,關學長的好感度,就由我們五個人來共同競爭,至於學長你──」
睜大褐色的眼睛,她深深地看著我與大小姐。
名為向赤璇的少女,就此說出了這堂課的最後一句話。

「──在課程結束之前,請你認真地考慮與我們之中的一個人交往。」
商品說明
  • 9.6 店家滿意度
  • 1.2 出貨天數
  • 0.4 回信天數
  • 1.3 缺貨率%

優良商店

消費者滿意度:9.6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2
回信速度:0.4
缺貨率:1.3 %

近一週瀏覽次數:148154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440472)

注目新書(2963)

【2018時效商品特展】(100)

【2018 Mojito狗貓月曆】(4)

【MOOK 開運有法寶】(44)

【國內外流行雜誌 歐爸、女神集合】2本79折起(141)

【小天下全書系】75折起!(467)

【聖誕繪本禮物展】最低66折!(1380)

【卡通角色2018年曆】維尼、史努比、米奇!(41)

【現在就放棄的話,光棍節馬上就開始了❤】(1331)

【Disney TSUM TSUM大集合!】(15)

日文MOOK(1601)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 下殺49元↘↘↘(7730)

【二手書】淘寶區│單一價x好折扣(5263)

【二手書滿699折$50】暢銷書十大類推薦懶人包(5203)

【二手書】冬天來了,健康卡要緊(5229)

中文書(104306)

中文雜誌(1461)

歐美雜誌(921)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024)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2052)

唱片CD(367)

二手中文書(326685)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熱賣相關品

(購買這件商品的人,通常也會購買下列商品。)

TOP
[x]
[x]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