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書)馭鬼師
  • (二手書)馭鬼師
  • 商品編號:p0699140670632
  • 店家貨號:11305548154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二手書)馭鬼師

活的人,死的鬼;前世冤,今世緣 因果輪迴,禍福相依,報應糾葛精采到令人發顫 余新...

網路價
250元 175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1 點
付款方式 不用再比~網購最高回饋卡.馬上辦賺800 週三刷國泰卡.單筆1288送128刷卡金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無畫線註記
出版日期:2013-01-25
作者:余新安
出版社:時報文化出版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571357195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活的人,死的鬼;前世冤,今世緣
因果輪迴,禍福相依,報應糾葛精采到令人發顫

  余新安,五歲那年因貪玩闖禍,從墳頭上撿了一件來歷不明的紅衣回家,夜夜見到床頭站著一個紅衣人,高燒不退。父母不得已急急請來家族從未提及、在外多年的墨工舅舅,替男孩保住了命。為還因果,新安開始跟著舅舅到處為人驅鬼避邪、看相理風水,意外擁有了一個看盡人世離合、陰陽恩怨的奇異童年。
  作者觸類旁通地融入傳統匠師行業的禁忌門道,形神兼具地描繪出畫影符、上天梯、天門鼓等奇門祕術。男孩懼怕又好奇的目光貫穿全書,精彩跌宕的情節,在同類小說中開拓出一番全新的風格。

《三世書》,民間流傳已久的命書,傳能算盡前世今生,五行禍福;《魯班天經》,各路匠師奉為圭臬,上冊主講修房造屋,下冊卻是馭使鬼神之道。上冊人人可看,下冊卻少人習讀,因為一不慎用,便會下場淒涼。
然而,舅舅不知怎的全都給學了個通透……

劉老頭的喪禮遇上了鬼抬棺,一波三折,卻意外地在來世添了個鬼和他作伴;
同村男子給人下了咒,搬個畚箕卻如頂百斤,慘的是想卸都卸不下;
李家兒子患了熱病,原來是已死的心愛姑娘想拉著他一塊下去;
浪蕩子駱峰和老婆婆間的三世孽緣,讓燒毀老宅灰燼冒出大片血紅的黃泉花……

今世未享的福分、駭人聽聞的惡意、椎心催魂的姻緣……
一則則民間故事的喜喪禍福,訴盡人鬼之間一段段的未了恩怨
作者簡介:
余新安
本名梁仁崇,廣西百色人。畢業於廣西工學院社會科學系,現於某公司任網站主編。2011年以「三世書:前世今生」為題發表創作,連載於天涯論壇,上線短短數月便大受好評,獲得近百萬點擊。隨即受到兩岸三地出版界的注意,更名《馭鬼師》在台推出繁體中文版。
章節試閱:
前言

民間有一本命書,叫做《三世書》,相傳是唐朝袁天罡 所寫。唐朝是中國佛教文化最鼎盛的時期,所以這本書裡參雜了很多因果、業報、輪迴的道理。三世書,顧名思義,講的是一個人的前世、今生、來世。為什麼只看三世?我舅舅的說法是:三世論是佛教命理的根基,佛有三世相,過去,現在,未來,同一個人經過三世輪迴,洗掉了各種因果,道行再怎麼高,也看不透、摸不清、理不順。
   舅舅姓吳,叫吳天源,他是一名墨工,墨工是我們地方上的稱呼,在其他地方也有稱道工、法師的。跟很多走四海的相師、風水師不同,墨工是一個很籠統的稱呼,其墨工基本上囊括了所有的傳統鬼神祕技。他們讀《魯班天經》,讀《周易》,讀《三世書》,誦佛經,會看風水,看手相,送葬驅鬼,無所不通。
   我的外公是位風水大師,不過很早便去世,我這一生也沒見過他一面。到了舅舅這一代,由於家學淵源,他也繼承了這一行。舅舅天資聰穎,不滿足於只替人看風水,於是將外公收藏、從不沾手的《魯班天經》、《三世書》等老書翻了出來,邊學邊摸索,最終成了一名墨工。
   墨工大多晚景淒涼,極少有子嗣。舅舅也一樣,他現在還活著,已經八十多歲了,中風後,癱在床上,由兩個姪子照顧。在墨工這一行,舅舅是罕有的長壽,多數的墨工都過不了天命之年。
   舅舅是個很善良的人。在我小時候,農村的人都很窮,有些人家還住著茅草房子。一般來說,驅鬼誦經、送葬看風水、主家都要擺上不少貢品,最簡單的是一個豬頭、一隻雞,還有一碗香米。這些貢品在事畢之後都是讓墨工帶走的。舅舅通常只帶走香米,如果主家堅持的話,他就把豬耳朵割下來帶走。
   當然,算命祈福不是照鏡子,墨工是沒辦法替自己灑金錢看三世的。他們只能夠在為別人窺看命運天機的時候偶然得到一些啟示。
   無論如何,我這一生都跟墨工這一行脫不了關係。我年近三十,已經逐漸擺脫舊日的恐懼與哀怨。想得多了,就慢慢明白了一個道理,有些人生於富貴之家,有些人生於貧賤之家,有些人一生喜樂無憂,有些人一生痛苦流離,命運本就難以捉摸。快樂來了,你願意享受,那麼困難來了,你也應當承受。
   二○○九年,我在浙江碰到一位在各地遊歷、教授太極的老師傅,他會看手相。他看手相的手法跟舅舅不同,舅舅是看左手,他看的是右手。我問他緣故,他說左掌管先天,右掌管後天,左掌的紋理不會變,但右掌的紋理卻時時在變。這句話,像一道霞光照亮了我一生的陰霾。
第一章 老房子

   小時候我身體很弱,據說剛出生的時候只有巴掌大。當時是午夜時分,由於家裡沒有秤,父親便跑到隔壁村的一位老師家借了一杆桿秤,預備稱一稱我的斤兩。桿秤借到之後,發現那秤只有鉤子,沒有托盤,不好秤,於是不了了之。
   我出生之後一直生病,得的是肺炎,在那時候,長期的肺炎基本上判定了一個嬰兒的死刑。
   我的父親是個木匠,這在稍後會有所交代。父親常年替人修房造屋,積攢了一點錢,所以還有能力天天讓我打青黴素。
   母親在生下我之後身體一直很虛,也就沒有多餘的奶水餵養我。後來奶奶出了個主意,讓父親買了兩罐麥乳精,並和著玉米麵湯餵我一點。就這樣,靠著麥乳精、玉米麵、以及青黴素,支撐了三、四個月,我竟然奇蹟般地好轉了過來。
   父親很是高興,就為我起了個名字叫余添福,期望我添福添壽,不至於早夭。可惜名字只用了五年,後來就改了,改成余新安。余新安這個名字是我舅舅改的,也是在那時候,我第一次認識舅舅,之後就跟著他,走了三年的陰間道。
   我有一個哥哥,叫余天憐,我出生的時候他已經十五歲了。其實我還有另一個小哥哥,不過剛出生就夭折。八○年代的農村,哪戶人家不盼望多子多福的。母親在事隔多年之後又生下我,也算了了一生的心願。
  我從小膽子特別小,不敢一個人睡,便一直跟母親睡在一起。母親臥室的百葉窗正對著屋後高高的泥牆,陽光照不進來,屋裡經年散發出一種陰冷潮濕的氣息。當時農村通電還不普及,我們晚上大部分時間都是點著油燈度過的。油燈昏黃搖曳,只能照到幾尺寬的地方,屋子裡剩餘的地方都是黑漆漆的,那是讓人害怕的源頭。
   我家的房子是五開間的木架房,進門就是大堂,大堂靠裡的牆上供著神壇,豎直寫著「天地君親師 」,橫梁上是「安定宗堂萬代流芳 」。神壇上是一個香爐,一旁是一盞長明燈,長明燈通宵亮著,父親每天都會添一次油。  
   數十年的木造房子可不比現今的紅牆綠瓦,在宗堂衰敗之後,陰森恐怖得很。破廟生惡鬼,老屋藏凶靈,古往今來,鬼神經裡描述得最多的就是這個。而我的故事,就是從這裡開始的。

第二章 紅衣服

  五歲那年夏天,由於還沒到適學年齡,我跟同村的幾個小伙伴整天在野地裡瘋玩。
  當時哥哥剛做了一架獨木輪的車子給我,這架車子在沒有玩具的年代簡直要了我的命。我們推著獨木輪車子沿著山路來回奔跑,毫不知疲倦。
  這天傍晚,我依舊跟著堂弟天羽以及教師家的黎樂在野地裡玩。玩到盡興的時候天色已黑,三人這才戀戀不捨地推著車子往回走。回來的路上要經過一道土坡,那是一片荒地,也沒人耕種。低矮的茅草從裡掩映著幾座低矮的土墳,土墳的石碑都不見了,只有微微隆起的土包顯示出那是一座墳墓。
   每次路過這片墳地的時候我都覺得心驚膽戰,彷彿裡面隨時會跳出一個恐怖的東西來。
   正當我們繞過那片墳地時,走在前面的天羽忽然叫道:「你們看,那裡有件紅衣服。」   
我和黎樂轉頭一看,只見離山路不遠的一座墳頭上,正搭著一件紅色的衣服,紅豔豔的很是搶眼。
天羽膽子大,不管三七二十一,就爬上去將那衣服取了下來,一邊說:「是件風衣,好像還是新的,不知道是誰放在這裡。」
   我仔細一瞧,真是件風衣,衣服上的金屬拉鍊亮晶晶的。那時候,我們穿的都是藍卡、滌綸這些料子做的粗布衣裳,一件風衣可是了不得的事。
   黎樂有點害怕地說:「我媽說墳頭上的東西不能拿。 」
   我當時也很喜歡那件衣服,鬼迷心竅地說:「好好的一件新衣服,哪有那麼多鬼門道,可能是別人忘記在這裡的。 」
   天羽點點頭,說:「你們不准告訴別人,這件衣服好像適合我穿。」說著便要把衣服往身上套。
我在一旁看地羨慕不已,便說:「你把這件衣服給我,我用獨輪車跟你換。」
   天羽剛開始不願意,於是我對他說,如果不換就不讓他玩獨輪車了,以後再也不跟他玩,黎樂也不跟他玩。
   黎樂沒什麼主見,她見我也不害怕,便點頭表示贊同。
   天羽摸了摸風衣,心裡不大情願,但又擔心以後沒了玩伴,想了想,最後只好跟我交換。
   我拿著紅風衣,心裡高興萬分,立刻穿上。衣服穿來正好合身,只是那金屬拉鍊怎麼也拉不上。由於怕天羽反悔,我也沒多計較,把獨輪車丟給天羽,趕緊回家。
   回到家母親已經點上油燈,準備吃飯。趁母親沒注意,我將衣服脫了,藏在衣櫃裡的一個角落。
   那時候父親不在家,他去鄰村,給人做點傢俱。哥哥整日在村子裡串門子胡混,因此沒人注意到我揀了一件新衣服。
   到了夜裡,躺在床上,心裡依舊想著那件衣服,興奮地睡不著覺。母親熄了燈,見我在床上翻來覆去,罵道:「你這小猴子,瘋了一天還沒瘋夠嗎?」
   我也沒說話,怕祕密被母親發現。又躺了一會,在迷迷糊糊將要睡著之際,突然覺得身上格外的冷,就像臘月天忘了蓋被子睡覺一樣,睜開眼一看,床頭赫然站了一個穿紅衣服的人。由於是躺著向後看,我看不清他的臉,一時間害怕極了,下意識地要去推母親,一推推了個空。床還是同一張,母親卻不見了。當時全身都嚇麻了,連哭都哭不出來。
   紅衣人一直站在我腦後床頭的位置,動也不動。恐懼到一定程度就會變得麻木,腦中一片空白。我死命地閉上眼睛,這一閉上不要緊,頓時嚇得我尿了褲子。就連那張床上,一直掛著的黑色麻布蚊帳也不見了,紅衣人就在我腦後幾寸的地方。我看清了他的臉,然而,那是一張什麼樣的臉,我已經無法描述清楚。
   後來我在黎老師家看見一張放大的老人遺像,這才明白,當時看到的就是那張臉,慘白、、沒有一絲表情、麻木的臉。
   不知道掙扎了多久,我才被母親喚醒。母親拍了我一掌,喝斥道:「你怎麼尿床了?」
   原來母親還在我身旁,她被一陣尿給澆醒了。我定睛看了看四周,蚊帳裡一片漆黑,紅衣人已經不見,這時才哇地一聲哭了出來。
   母親摸了摸我的頭,哎呦一聲說:「你怎麼發燒了?」接著又嘟噥著罵道:「你這野孩子,整天在外面瘋,這下好了。」
   此時我還沒回過神來,依舊在哭。母親摸索著起床,把隔壁的哥哥叫醒,讓他給我煮了個雞蛋。
   母親用煮熟的蛋清裹著她那支陪嫁的銀簪,包在一張手帕裡在我額頭滾了一陣,幫我退燒。
   我不敢告訴母親那件衣服的事情,以及剛剛看到的紅衣人,便睜著眼睛躺到了天亮。

第三章 送水飯

   第二天起床,由於晚上驚嚇過度,我只覺得腦袋渾渾噩噩的,全身沒有一絲力氣。
   母親看見我病怏怏的模樣,歎氣說:「你今天就在家裡躺著,別到處亂跑。」
   哥哥幸災樂禍地說:「他這副模樣還怎麼跑,眼圈都黑了,該不會撞見鬼了吧?」
   母親罵了聲胡說八道,便出門去了。這時節正是給玉米除草的時候,母親一個人忙不過來,就把哥哥也叫去。
   我一個人待在屋裡,想起昨晚的情形,頭皮一陣發麻,不敢在屋裡多待,便搬張凳子到屋外的曬穀坪上坐著。火辣辣的陽光照在頭上,也將心裡的恐懼驅散了不少。但我依舊不敢回到屋子裡,那個紅衣人不知道還在不在裡面。
   過了一會,天羽用獨輪車推著黎樂跑了過來。天羽是二叔的兒子,跟我同歲,父親成家之後便另立門戶,但跟二叔家離得不遠。父親和二叔由於分家的事情鬧了矛盾,彼此很少來往,只有我和天羽還時常你來我往地串門子。
   天羽說:「哥,你那件新衣服怎麼不穿了?等過年才穿?」
   我突然想起那件衣服還放在母親的櫃子裡,頓時又害怕起來,就對天羽說:「那件衣服我不想要了,我們再換回來好不好?」
  天羽扮了個鬼臉說:「我娘說,墳頭上的東西不能要,會招鬼進屋的。」
   黎樂說:「我媽也這樣說。」
   我心裡撲通撲通一陣跳,嘴上卻賭氣說:「根本沒有鬼,你看我都沒事。」
   天羽雖然相信我沒事,卻怎麼也不願意再跟我換回來。我一個人不敢進屋,就懶懶地跟著天羽和黎樂在外面又玩了一整天。直到遠遠地看見母親和哥哥回來,我才又搬著凳子在家門口坐著,裝出一副看家狗的模樣。
   當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瞪大著眼睛,怎麼也不敢睡著。就這樣躺著,過了好一陣子,睡意逐漸襲來,眼皮重的像一座山似的。模糊之中,我記起自己不能睡,趕忙把眼睛睜開。
   一睜開眼我就差點嚇破了膽,那個紅衣人正直挺挺地站在床頭,依舊是那副麻木的表情。屋子裡的油燈不知何時已經點亮了,昏黃的光映得那人一身紅衣彷彿滴出血來。
   我毫無心思去想那盞油燈為什麼亮了,只想張著嘴大聲地喊,卻發不出任何聲音來。他還沒走,還在這裡,腦海裡只剩下這個念頭,身體都僵了。
   不知過了多久,我又在母親的責駡中醒了過來。母親點了燈,罵道:「這麼大的人了還每天晚上尿床,叫你好好待在家裡,你就不能讓人放心點。」
   我舌頭都僵住了,憋半天,終於說了一句:「衣服……」
   母親說:「什麼衣服?」
   我抹抹眼淚說:「在櫃子裡,紅衣服。」
   母親在櫃子裡翻了一陣,沒發現什麼紅衣服,罵道:「哪裡有什麼紅衣服?你是燒糊塗了吧?」
   「我在南坡的墳裡撿的。」我心裡又驚又怕,只好說出實情。
   「你——」母親聽了臉色一變,罵道,「你這個野孩子,墳裡的衣服你也揀,真是不知死活。」
   我跟母親又在櫃子裡翻了一陣,依然沒有找到那件紅色風衣。最後母親沒轍,便去鍋裡盛了一碗白飯、灑了些灶灰、和上清水,又取了些香紙,拉著我連夜出了門。
來到岔路口,母親將水飯倒在地上,點上清香火紙,喊道:「吃食你也得了,莫再回來了——」

第四章 舅舅

   人有三魂,人死之後,一魂守墓,一魂往生,一魂乞食。一般來說,亡魂不會直接進入家門乞食,除非得到後人的供奉。但也有例外,有些亡魂因為被後代遺忘,或者是子孫斷絕,長期缺乏供養,於是逐漸淪為孤魂野鬼,並且是餓鬼。人餓極了都會鋌而走險,何況是亡魂。
   母親將那紅衣鬼送了一回,本以為可以安然無恙,誰知到了第三天晚上,我又看見那個紅衣鬼。這回跟前兩個晚上有點不一樣,那紅衣鬼坐上了床頭,直勾勾地看著我,灰白的眼珠沒有任何情緒,屋子裡還亮起了兩盞油燈,將整個屋子照得暗紅一片。
   我躺在床上,口不能言,手腳不能動彈,像那汪洋大海中溺水的人。
   接連幾個晚上受到驚嚇,加上身體本來就差,我當時已經失了神。用哥哥的話來說就是:沒死也只剩下一口氣了。
   母親見勢不妙,趕緊差哥哥去鄰村把父親叫回來。父親回來後,看出我走了魂,但他也沒什麼法子。情急之下,兩人商量半天,只好請舅舅過來。
   我一直很納悶,出生這些年,從沒見過母親回娘家,也沒見舅舅一家人來過。三代近親,若不是有怨隙,誰不是你來我往互相走動的。當時命懸一線,父親走投無路之下,只好厚顏去請了舅舅。
   請到舅舅是第六天晚上了。舅舅中等身材,頭髮花白,卻滿臉紅光,絲毫看不出老態。他說話的聲音沉鬱渾厚,帶著一種磁性。我當時雖然沒有上學,但識字不少,西遊記能讀個一知半解。我記得裡面有一段是佛祖講經,講得舌生蓮花,聽者如癡如醉。當時根本不信,後來我聽舅舅唱經,才知道世界上真有人能把經文唱得如此抑揚頓挫,好聽至極。
   舅舅進屋,將我的眼皮翻開看了看,便叫哥哥去打一碗清水。清水打來,他左手掐了個印訣,托著碗底,口中默念幾句,右手手指在水中點了點,啪的一聲彈在我眉心,口中喝道:「醒來!」
   我只覺得全身一個激靈,彷彿有了一些力氣,便睜開眼來,腦子裡卻還是迷糊的,跟一鍋粥似的。
   舅舅說:「你看到幾盞燈?」
   我這時慢慢回過神來,想想說:「好像是六盞。」
   舅舅如釋重負,笑笑說:「還好,還好。」
   父親在一旁有點莫名其妙,焦急地問:「到底是怎麼回事?」
   舅舅翻了翻眼皮道:「有陰人跟著他,那東西凶得很,連亡魂燈都拿了出來,可謂是狗急跳牆了。」
   老父母齊齊嚇了一跳,母親忙問:「那怎麼辦?」
   舅舅說:「今天才第六天,還來得及,你們去準備香紙,都要三十六之數,還有一隻大公雞,明天晚上用。」

第五章 亡魂燈

   舅舅解釋說,人有七魄,死後七魄就化為七盞亡魂燈。墓主受亡魂燈守護,才能在世間享受香火,亡魂燈一滅,墓主就會化成飛灰。民間所說的鬼火,有些是磷火,有些便是鬼魂所點的亡魂燈。
  亡魂只靠本能行事,典型的欺軟怕硬,而且報復性很強,一旦惹上,就是不死不休的局面。我碰到的那只紅衣鬼,他祭出七盞亡魂燈,顯然就存了拚死一搏的念頭。
   舅舅在我家住了一晚,第二天晚上,便開始做法驅鬼。
   那是我第一次見到墨工的法事。大堂中央擺了一張香案,香案上放了一碗香米,並排著三個酒杯,還有一串金錢。旁邊是一座用竹篾編成的竹橋,上面掛滿長錢和各種符籙。舅舅坐在香案前,身邊是一個裝滿水的銅盆。
   父親將我扶到神壇下靠牆壁坐著。哥哥抱著一隻大公雞站在門口,侷促不安的樣子頗可笑。
   舅舅焚香燃紙,手中拿著一把戒尺,這把戒尺僅5寸來長,通體暗紅,上面畫著鎮魔符。
   舅舅將戒尺在香案上一拍,開始念咒:「一請......二請.....」
   這是道家請神的咒法,如果是佛家,那就用「如是我聞」開頭,若是《魯班符錄》,就用「伏以」開頭,各不相同。
   請了太上三清,接著就是一段繁複的咒文,舅舅念得不快,但聲音抑揚頓挫,極是好聽。咒語過後,燃了一疊紙錢,舅舅唱到:「今有余氏門中余添福,天命所受,福祿永存......」
   念完用戒尺一拍香案,一手撚起那堆銅錢,做了個手印,撒入銅盆裡。
   舅舅蹲在盆口看了一陣,皺眉不語。父親著急,也趴上去看了看,卻看不出什麼門道。
   舅舅想了想,燃香將三清送走,接著叫哥哥把公雞抱來,用手指掐破雞冠,指尖沾了雞血,在一張空白黃紙上畫了一道符。
   燒了血符,舅舅又念起一段咒語,這段咒語是用「伏以」開頭,就是《魯班符錄》的手法了。這段咒語念得又急又快,彷彿暴雨琵琶,不像方才那般溫和。
   咒語很快念完,舅舅用戒尺一拍香案,叱道:「我有心放你一條活路,再要敬酒不吃吃罰酒,我就掀了你的墳!」
   話一落口,香案上的油燈閃了幾閃,似乎要熄滅了,卻始終沒有滅掉。
   舅舅鬆了一口氣說:「吃硬不吃軟,活該!」
   父親忙道:「成了?」
   舅舅點點頭,對我說:「你把衣服放在哪?」
   沒等我回答,母親便急著說:「放在櫃子裡的,不過怎麼都找不到。」
   舅舅說:「再去看看,應該是根茅草。」
   母親趕忙進屋,在櫃子裡翻了翻,果真翻出一根脆生生的茅草。
   舅舅吩咐哥哥把竹橋紙錢都拿出去燒,接著對父親說:「睡覺的時候在大門口撒上一層炭灰,不要踩著了,明天起來看看,如果腳印向外走,那就是不回來了。」
   父親點頭說:「這次多謝大哥了,添福這倒楣孩子從沒教人放心過。」
   舅舅看了父親一眼,正色道:「這倒也不關他的事,孩子的根性清淨,所受災厄,不是胎中來,而是後天因果,我倒想起一件事,當年你是不是看了《天經》?」
   父親臉色一變,支支吾吾的,半天沒有說話。
目錄:
前言:
第一章 老房子 第二章 紅衣服 第三章 送水飯 第四章 舅舅
第五章 亡魂燈 第六章 索命經 第七章 三世書 第八章 禳星官
第九章 莫強求 第十章 攔路鬼 第十一章 壓冥床 第十二章 煞鬼生
第十三章 青竹神 第十四章 斷魂咒 第十五章 異鄉魂 第十六章 陰冥葬
第十七章 夜哭郎 第十八章 借福緣 第十九章 架陰橋 第二十章 軟屍咒
第二十一章 卷龍幡 第二十二章 鬼抬棺 第二十三章 瘟神咒 第二十四章 養鬼人
第二十五章 鬼結伴 第二十六章 鬼門關 第二十七章 餓鬼胎 第二十八章 陰魂木
第二十九章 陰陽脈 第三十章 鬼鴛鴦 第三十一章 死相隨 第三十二章 再相會
第三十三章 上天梯 第三十四章 畫影符 第三十五章 入魂夢 第三十六章 斷陰陽
第三十七章 莫回頭 第三十八章 化陰緣 第三十九章 吊死鬼 第四十章 索孽債
第四十一章 冤孽花 第四十二章 鬼上身 第四十三章 三世橋 第四十四章 黑面神
第四十五章 老山鬼 第四十六章 勾魂法 第四十七章 遮陽關 第四十八章 還魂經
第四十九章 死嬰靈 第五十章 絕命蠱 第五十一章 猴醫生 第五十二章 無歸路
第五十三章 鬼新娘 第五十四章 夜敲棺 第五十五章 不休眠 第五十六章 斷龍頭
第五十七章 陰貴人 第五十八章 餓鬼妻 第五十九章 渡陰河 第六十章 疊影兒
第六十一章 油潑鬼 第六十二章 走陰關 第六十三章 醫死人 第六十四章 鬼引路
第六十五章 隔世緣 第六十六章 多磨難 第六十七章 傻人福 第六十八章 三世通
第六十九章 命關劫 第七十章 闖命關 第七十一章 香火願 第七十二章 觀音廟
第七十三章 天門鼓 第七十四章 倒頭香 第七十五章 山上鬼 第七十六章 菩薩像
第七十七章 白虎星 第七十八章 喚神術 第七十九章 鎮靈符 第八十章 亡魂路
第八十一章 大六壬 第八十二章 通四海 第八十三章 三神土 第八十四章 居靈宮
第八十五章 盜鬼市 第八十六章 人來喪 第八十七章 香腦殼 第八十八章 鼠仙人
第八十九章 夜嫁女 第九十章 抬鬼轎 第九十一章 難過河 第九十二章 宗堂運
第九十三章 喚魂術 第九十四章 喪門神 第九十五章 催命鼓 第九十六章 仙人橋
第九十七章 神三絕 第九十八章 上青天 第九十九章 一場空
商品說明
  • 9.6 店家滿意度
  • 1.1 出貨天數
  • 0.4 回信天數
  • 1.9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6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1
回信速度:0.4
缺貨率:1.9 %

近一週瀏覽次數:113245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428701)

注目新書(2823)

【年度手殘大展】(1619)

『萌』雜誌推薦(74)

【采舍全書系】66折起(974)

【遠流全書系】特價5折起(547)

【2018時效商品特展】(93)

【2018 Mojito狗貓月曆】(3)

【MOOK 開運有法寶】(43)

【國內外流行雜誌 歐爸、女神集合】2本79折起(120)

【小天下全書系】75折起!(439)

【聖誕繪本禮物展】最低66折!(1334)

【卡通角色2018年曆】維尼、史努比、米奇!(37)

【現在就放棄的話,光棍節馬上就開始了❤】(1285)

【Disney TSUM TSUM大集合!】(11)

日文MOOK(1679)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 下殺49元↘↘↘(6382)

【二手書】淘寶區│單一價x好折扣(4382)

【二手書滿699折$50】暢銷書十大類推薦懶人包(3872)

【二手書】冬天來了,健康卡要緊(4382)

中文書(102681)

中文雜誌(1314)

歐美雜誌(1151)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1950)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2066)

唱片CD(363)

二手中文書(316329)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x]
[x]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