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TAAZE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新書79折!二手書1折起!超商取貨350免運費
(二手書)歲月之梯
  • (二手書)歲月之梯
  • 商品編號:p0699140587158
  • 店家貨號:11305412317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二手書)歲月之梯

你有沒有想過, 有一天你會從自己的人生出走,讓一切重來? * 《時代週刊》年度最...

網路價
420元 210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2 點
付款方式 領先業界.越刷越賺 有錢人都刷這張卡 Yahoo聯名卡任刷2筆分期送100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無畫線註記
出版日期:2013-11-25
作者:安•泰勒
譯者:施清真
出版社:遠見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863203285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你有沒有想過,
有一天你會從自己的人生出走,讓一切重來?

* 《時代週刊》年度最佳小說
* 普立茲獎得主 安.泰勒最成熟、深刻的作品
* 作家廖玉蕙 專文導讀



《紐約時報》暢銷作家安•泰勒以細膩幽默的筆調,
刻劃家人間無可遁逃的親密與緊張,引領你思索人生的課題。

一位外人眼中的好妻子、好母親、好姐妹,
為什麼拋下家庭與孩子,
不顧一切出走,獨自一人展開新生活?

黛莉亞一生順遂,她是醫師的么女,備受父親寵愛,衣食無缺。自己的家庭也看似幸福,丈夫是醫師,三名子女已近成年;她偶爾身兼醫生丈夫的助手,大部分時間是家庭主婦;而不忙的時候,她喜歡閱讀。

六月底的某一天,黛莉亞與家人在海邊渡假,她毫無預警地轉身離去,搭上陌生人的便車,來到一個全然陌生的小鎮。在那裡,她租了簡樸的房間、找到一個祕書工作,斷絕過往的一切,重新開始一個新的人生……
她,為什麼?
作者簡介:
安•泰勒
美國家喻戶曉的小說家,一九八八年獲普立茲獎。
一九四一年生於美國明尼蘇達州第一大城明尼亞波利市。在北卡羅萊納州首府羅利市長大。由於父母親特殊的教養觀念,她直到十一歲才開始上學。十九歲時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於杜克大學,並於哥倫比亞大學攻讀俄羅斯研究。曾以《意外的旅客》(The Accidental Tourist)與《鄉愁小館的晚餐》(Dinner at the Homesick Restaurant)兩度入圍普立茲獎決選名單。《意外的旅客》還曾改編為膾炙人口的電影,由威廉.赫特主演。安.泰勒個性低調,甚少接受採訪,一九八八年以《生命課程》(Breathing Lessons)獲普立茲獎時,她以正在寫作為由,婉拒媒體採訪。
安.泰勒擅長書寫家庭,描寫人物和日常生活細膩深刻。她是美國藝術文學院(American Academy of Arts and Letters)的一員。曾任圖書館員,婚後定居於巴爾的摩,此地也成為她大部分作品的背景。
譯者簡介:
施清真
政治大學新聞系學士,美國哥倫比亞大學大眾傳播碩士,美國西北大學人際傳播博士,曾任教於淡江大學及輔仁大學大眾傳播系。現定居舊金山,專事翻譯寫作,譯作包括《愛的歷史》、《蘇西的世界》、《不存在的女兒》、《大宅》、《老虎的妻子》與《控制》等書。
章節試閱:
巴爾的摩女子闔家出遊時行蹤不明

德拉威警署今天稍早表示,一位名為蔻黛莉亞.格林斯德的女子,闔家同遊伯達尼海灘時據報失蹤,該女子今年四十歲,先生是洛蘭德公園地區的醫生。
根據相關人士指出,格林斯德太太星期一沿著伯達尼和海洋僑村之間的沙灘往南前進,自此之後失去行蹤。
該女子的先生賽謬爾.格林斯德醫生(五十三歲)以及三位子女蘇珊(二十一歲)、藍西(十九歲)、卡洛爾(十五歲)親眼目睹她離去。印象中,大家並未察覺附近出現任何可疑人士,只記得她漫步而行,愈走愈遠。直到當天傍晚,大家才注意到她尚未回返。
格林斯德太太苗條纖細,身高大約五尺二寸,也可能是五尺五寸,體重在九十與一百一十磅間,一頭淺色或是淡褐色的捲髮。眼睛可能是藍色或灰色,說不定是綠色,鼻子有些雀斑,稍微有點曬傷。
據稱,她帶著一個繫粉紅色蝴蝶結的藤編托特包,至於她的衣著,她的家人說法不一。她的先生表示,她的衣服要不是粉紅色,要不就是藍色,可能有些荷葉邊或是蕾絲,說不定「看起來有點像個洋娃娃」。
警方已經排除溺斃的可能,因為格林斯德太太極度厭水,若非必要絕不下水。事實上,她五十二歲的姐姐伊萊莎.費爾森曾對記者表示,失蹤的格林斯德太太「說不定上輩子是隻貓咪」。
民眾若知道格林斯德太太的行蹤,煩請馬上與德拉威警署聯絡。

1.這一切都起因於五月的一個星期六早晨。那是一個氣候溫煦、聞起來像是潔淨亞麻織品的春日,黛莉亞前往超市採購這星期的食材,她站在蔬果區前,懶洋洋地挑揀一把芹菜。超市始終激發她的思緒,她心想,芹菜為什麼不能被稱之為「燈芯絨作物」?這樣聽起來生動多了。大蒜也該被稱為「金幣荷包」,因為飽滿的蒜球讓她想起鄉野傳奇中的一袋袋金幣。
她右邊的一個顧客正在挑選青蔥。時間尚早,店裡幾乎空蕩蕩,但是這人似乎正在朝她逼近。他棉質襯衫衣袖輕觸了她洋裝的衣袖一、兩下,而且他看來頂多只是隨手翻弄。他不時拿起一把被橡皮筋綁在一起的青蔥,然後輕輕放下,擺在另一把青蔥的旁邊。他的手指相當修長靈活,幾乎像是蜘蛛的長腳,他襯衫的黃色袖口布料厚實平坦。
他說:「請問這些是不是叫做洋蔥?」
「嗯,有些時候是的。」黛莉亞說,一邊抓起那把離她最近的芹菜,朝向塑膠袋走過去。
「說不定叫做紅蔥頭?」
「不,它們不是紅蔥頭。」她告訴他。
黛莉亞抽下一個袋子時,他無謂地端詳頭頂上的塑膠袋捲筒(他足足比她高一英尺),她把芹菜丟進袋中,把手伸向放置綁線的杯子,但是他已經幫她抽出一根。「到底什麼是紅蔥頭?」
黛莉亞原本生怕他試圖與自己搭訕,但是當她轉頭時,看到他顯然比自己年輕十歲,而且非常英俊。他一頭暗褐色的直髮,眼睛泛出柔和的藍色光芒,看來既夢幻又平和。他低頭對她笑笑,比一般陌生人站得稍微近了一點。
「嗯……」她張口結舌。
「紅蔥頭。」他提醒她。
「紅蔥頭比較圓胖,」她說,一面把芹菜放進她的購物車,「我確定紅蔥頭陳列在荷蘭芹上頭。」她轉頭大聲說,但是她發現他竟然走到自己旁邊,跟著她一起推著購物車走向柑橘類水果。他穿了一件泛白的藍色牛仔褲和一雙皮質柔軟的麂皮鞋,店裡播放的「公路之王」蓋住了他的腳步聲。
「我也需要檸檬。」他對她說。
她又轉頭瞄了他一眼。
「喂,」他忽然壓低聲音說,「我可以請妳幫個大忙嗎?」
「嗯……?」
「我前妻在前面的馬鈴薯區。或者這麼說吧,我們還沒離婚,但是……感情失和。她跟她的男朋友站在那裡。妳能不能假裝我們是一對?直到我有辦法悄悄離開?」
「嗯,當然可以。」黛莉亞說。
她大氣不喘就欣然同意,重溫高中時代那種情感糾葛與欺瞞的浪漫氛圍。她瞇起眼睛、抬高下巴說:「我們給她一點顏色瞧瞧!」然後快步走過水果區,繞個大圈走向根莖蔬菜區。「哪一個是她?」她抿著嘴唇喃喃一問。
「褐色襯衫,」他悄悄說,然後忽然爆出笑聲,把她嚇了一跳。「哈!哈!」他對她說,聲音音量過大。「妳這麼說可真聰明!」
但是所謂的「褐色襯衫」完全稱不上是個確切的描述。那名聽到他的聲音轉過頭來的女子非常苗條,一襲淡褐色的生絲束腰長衫,搭配黑色絲綢長褲,頭髮墨黑,一側剪得比較短,露出完美的鵝蛋臉。「啊,安卓恩!」她說。跟她在一起的那位男士也轉過頭來,手裡還抓著一個馬鈴薯。男士皮膚黝黑,身材粗壯,皮膚有如灰泥般粗糙,眉毛朝向中間聚攏。他根本配不上這名女子,但又有多少人配得上她呢?
黛莉亞的同伴說:「蘿絲瑪莉!我剛才沒看到妳。好,別忘了喔,」他一邊對黛莉亞說,一邊繼續往前走,「妳答應我今晚要做妳最拿手的酸奶果凍。」
「啊,對、對,我的……酸奶果凍。」黛莉亞附和,聲音細弱。不管酸奶果凍是什麼,那玩意聽起來恰似她現在的感覺:蒼白、樸素、皮包骨、一臉雀斑、毛毛的捲髮,再加上這身荷葉邊粉紅圓領洋裝。
他們已經走過一箱箱奶製品和果汁區,黛莉亞原本打算在果汁區買幾樣東西,但是她沒有開口,因為安卓恩依然忙著說話。「妳的酸奶果凍,還有……嗯……什麼?我們還得買些肉和蔬菜……」
他任憑自己的聲音慢慢消失,那種語調讓她想起那些唱歌唱到最後、心不在焉地從麥克風旁邊走開的流行歌手。「她在看著我們嗎?」他小聲問:「妳看一下,別太明顯。」
黛莉亞假裝訝異瞧見一排遇熟米(converted rice),偷偷往後瞄一眼。妻子小姐和男友先生背對著她,但是兩人的姿態顯得有點做作。沒有人會對褐皮馬鈴薯如此著迷。「嗯,她在腦海裡看著我們,」黛莉亞喃喃說。她轉頭一看,發現她的購物車裡很快裝滿了麵條。雞蛋麵、螺旋麵、細扁麵—安卓恩隨便抓了一盒盒麵條扔進車裡。「對不起……」她說。
「喔,抱歉,」他對她說。他雙手插在口袋裡,安然地跨步走開。黛莉亞推著她的購物車慢慢跟隨,以防他打算就此跟她說再見。但是兩人走到貨道盡頭時,他停了下來,站在一排罐裝義大利麵餃前面沉思,直到她趕上他。「她的男朋友叫做史克博,」他說:「是個會計師。」
「會計師!」黛莉亞說。他看起來不像會計師。
「他最起碼到過我們家六次,坐在客廳,詳細討論她的稅款。蘿絲瑪莉開了一家外燴公司,『專為任何場合準備的食品,美味得令人心生愧疚』,沒錯,公司就叫做『愧疚一族』,哈!接下來我只知道她居然搬過去跟他同居。她宣稱她只是需要幾個禮拜獨處,但是當她打電話跟我說出這番話時,我可以聽到他在幫她出點子。」
「噢,真糟糕。」黛莉亞說。
一位購物車上坐了一個小寶寶的女士伸手到兩人中間,拿取一罐起司通心粉。黛莉亞退後一步,讓出一些空間。
「如果不太麻煩的話,」那位女士走開之後、安卓恩開口說:「妳採買時,我可不可以跟在妳旁邊?這會兒我若是一個人離開,看起來有點可疑,我希望妳不會介意。」
介意?她已經好多年沒有碰過這麼有趣的事情。「我一點都不介意。」她對他說。她把購物車推到貨道四,安卓恩漫步跟在身邊。
「對了,我叫做安卓恩.布里—布萊斯,」他說:「我想我也應該知道妳的貴姓大名。」
「我是黛莉亞.格林斯德。」她對他說,然後從香料架上取下一瓶薄荷片。
「我想我從來沒有遇見名叫黛莉亞的人。」
「嗯,其實我的全名是蔻黛莉亞,我爸爸取的名字。」
「妳是嗎?」
「我是什麼?」
「妳是妳爸爸的寇黛莉亞嗎?」
「我不知道,」她說:「他已經過世了。」
「喔,抱歉。」
「他今年冬天過世的。」她說。
很荒謬的,她的眼中盈滿淚水。聊著聊著,這整段對話不知怎麼地出了差錯。她挺直肩膀,推著購物車沿貨道前進,仔細避開一對討論食鹽替代品的老夫妻。「反正啊,」她說,「我的名字立即就減縮為『黛莉亞』,就像那首歌的歌詞。」
「哪首歌?」
「喔,你知道的……『黛莉亞已逝、再來一回』等等……我爸爸以前經常哼唱那首歌哄我入睡。」
「我從來沒聽過。」安卓恩說。
這會兒店裡播放「當我到達鳳凰城時」,她腦海中浮現爸爸喃喃吟唱「黛莉亞已逝」,擴音器的樂聲與爸爸粗啞的歌聲互相抗衡。「反正啊!」她又說了一次,口氣較為愉悅。
他們邁向下一個貨道:玉米穀片陳列在左側,爆米花和糖果陳列在右側。黛莉亞需要玉米穀片,但是玉米穀片這種食品如此家常,她決定不予購買(酸奶果凍需要哪些材料呢?)。 安卓恩懶洋洋地盯著一落落奶油糖果和蘭姆雪球。他的膚色帶點黃褐,你偶爾會看到金髮男子有這種膚色,而且觸感似乎柔潤光滑。他一個禮拜肯定頂多只需刮兩、三次鬍子。
「我的名字來自我叔叔,」他說:「有錢的安卓恩.布萊斯叔叔。但這些說不定都是白費工夫。我結婚時改了姓,他非常不高興。」
「你結婚的時候改了姓?」
「我以前叫做小安卓恩.布萊斯,但我後來娶了蘿絲瑪莉.布萊,我們兩人都把姓氏改為布里—布萊斯。」
「喔,這麼說來,中間有個破折號。」黛莉亞說,她原本並不曉得。
「請相信我,這完全是她的點子。」
蘿絲瑪莉似乎受到他話語的召喚,出現在貨道另一頭。她把某樣東西扔進懸掛在史克博手腕上的紅色塑膠籃。蘿絲瑪莉之類的女人從來不會採買一整個購物車的雜貨。
「但是如果去看電影,我們就會錯過音樂會,」安卓恩馬上說:「而妳知道我一直非常期待那場音樂會。」
「我完全忘了,」黛莉亞說:「音樂會!他們將演奏……」
但是她想不起來任何一位作曲家(況且,或許他說的是另外一種音樂會—比方說搖滾演唱會,他年紀相當輕)。黛莉亞和安卓恩走近時,蘿絲瑪莉看著他們,臉上毫無表情,反倒是黛莉亞先低頭往下看。「我們明天再去看電影吧!」安卓恩說。他把她的購物車稍微往左一移。黛莉亞忽然覺得自己非常渺小,不是那種袖珍、精緻的纖細,而是那種蹲踞在側、毫不重要的卑微。她站起來頂多只到安卓恩的腋窩。她加快腳步,急著想要甩掉那種卑微的自我影像。「電影院星期天也有日場,是嗎?」安卓恩這會兒問道。
「當然,」她告訴他,口氣有點過於斷然,「吃完香檳早午餐之後,我們可以去看下午兩點鐘那一場。」
到了這時,她已經沿著下一個貨道急急前行,安卓恩必須邁開大步跟上,他們幾乎撞上一個購物車裡堆了一箱箱紙尿片的男人。
他們走到貨道七,飛快穿過精緻食品區—鯷魚醬、炙烤生蠔等等—來到嬰兒食品區。行至此處,黛莉亞才回過神,想起自己需要菠菜泥。她放慢腳步,檢視一個個小罐子。「別買那些東西!」安卓恩低聲斥喝。他們飛速前進,離開貨道七,斜斜進入貨道八。「對不起,」他說:「我只是覺得如果蘿絲瑪莉看到妳買嬰兒食品……」
如果蘿絲瑪莉看到她購買嬰兒食品,她會以為黛莉亞只是一個家裡有個小寶寶的家庭主婦。但是很諷刺地,黛莉亞早已過了生養小寶寶的年紀。你若懷疑她有個年紀如此幼小的嬰孩,無異是奉承她,她只是需要一些菠菜泥烹調薄荷青豆湯。但是她懶得解釋這一點,反而挑選了一罐雞湯。「喔,」安卓恩邊說、邊走過她身邊,「清湯!我原本就打算買些清湯。」
他把一個罐頭丟進她的購物車,罐頭的品牌頗為高檔,白色的商標光潔而豪華。然後他繼續晃蕩,雙手平貼在長褲背後的口袋裡。仔細想想,安卓恩讓黛莉亞想起第一個認真交往的男朋友。事實上,除了她先生之外,那人是她唯一的男朋友。威爾.布利特具有同樣的粗拙,這種氣質有時顯得優雅,有時顯得愚鈍;他也同樣把手肘彎到身後,好像一對多節、尖銳的翅膀。威爾的耳朵有點突出,她發現安卓恩也有對招風耳,因此覺得鬆了一口氣。她不信任長相過於英挺的男子。
走到貨道盡頭時,他們左右看看。誰曉得蘿絲瑪莉會不會手執購物籃、打從某個方向冒出來?但是看起來兩邊都沒有蘿絲瑪莉的蹤跡,黛莉亞把購物車推向紙品區。「什麼?」安卓恩說:「妳要買更多東西?」
沒錯,她是的。她幾乎還有一半物品尚待採購,但是她了解他的用意。他們逗留得愈久,愈有可能再次碰頭。「我們走吧!」她邁步走向最近的收銀台,但是安卓恩握住購物車的把手,把車子推向快速結帳道。「一件、兩件、三件……」她大聲計算她購買的物品。「我們不能過去那裡!我有十六件物品,十七件……」
他把車子推進十五件物品的通道,站在一個老太太的後面,老太太的購物車裡只有一罐罐狗食。他動手把麵條紙盒堆在櫃台上。嗯,隨他去吧。黛莉亞在包包裡翻來翻去,找尋支票簿。在此同時,他們前方的老太太把一個個零錢擺在收銀員的手掌心。她遞出一分錢,找了找,再遞出另一個銅板。第三枚一分錢銅板沾了一絲棉絮,她費力將之抽除。安卓恩憤憤地嘆口氣。「我忘了貓食,」黛莉亞對他說,她壓根不指望他會主動回頭幫她拿取,她只是覺得兩人說說話或許會讓他平靜一點。「看到那些狗食,我才想起來,我們幾乎沒有貓食了,」她說:「喔,算了,我待會兒再叫藍西過來買。」
老太太搜尋第四枚銅板,她說她確定自己手邊還有一分錢。
「藍西!」安卓恩喃喃重複一次。他又嘆了一口氣—嗯,不,這次他放聲大笑。「我打賭妳住在洛蘭德公園區。」他對黛莉亞說。
「嗯,沒錯,我確實住在那一區。」
「我就知道!洛蘭德公園區每一個居民都把姓氏當作名字。」
「那又怎樣?」她說,感覺遭到冒犯,「那樣有什麼不對?」
「喔,沒有。」
「你的說法甚至不真確,」她說:「哎,我認識很多人,他們——」
「別生氣!我自己也住在洛蘭德公園區,」他說:「純粹是運氣好,所以我才沒有被命名為……嗯,班寧頓,或是麥肯尼;我媽媽娘家的姓氏就是麥肯尼。我敢說妳婆婆……啊,如果我們決定今晚不吃酸奶果凍,還是可以留到明天晚上再吃,妳說是不是?」
一時之間,她搞不清怎麼回事,然後她意識到蘿絲瑪莉肯定又出現在附近。果然沒錯:一個購物籃好端端地擱在她的雜貨後面,籃中的物品尚未取出。到了這時,老太太已經拿著沉重的狗食,步履蹣跚地離開,收銀員問他們:「塑膠購物袋或是紙袋?」
「塑膠袋,謝謝。」安卓恩說。
黛莉亞張開嘴巴,打算出言反對 (她自己通常選擇紙袋),但她不想在安卓恩的太太面前跟他唱反調。
安卓恩說:「黛莉亞,我確定妳還沒見過我的……」
黛莉亞轉身,臉上已經盈滿驚喜的微笑。
「我的……嗯,蘿絲瑪莉,」安卓恩說:「她的……嗯,史克博。這位是黛莉亞.格林斯德。」
蘿絲瑪莉毫無笑意,黛莉亞感覺自己真是愚蠢,但是史克博對她親切地點點頭,他的兩隻手臂始終交疊在胸前 ,手臂短小精悍,毛髮濃密,從棉質運動衫的衣袖之中鼓出。「妳是格林斯德醫生的親戚嗎?」他問黛莉亞。
「是的,他是我的……他曾是我的……他是我先生。」她說。在目前這種情況下,妳怎麼解釋自己有個先生?
但是史克博對此似乎泰然處之。他告訴蘿絲瑪莉:「格林斯德醫生是我媽媽的家庭醫師,她一直是他的病人,對不對?」他問黛莉亞。
「沒錯。」她表示同意,卻一點都不曉得他在說些什麼。在此同時,蘿絲瑪莉冷冷地打量她。她特意把頭歪向一側,角度經過慎思,恰可強調她那剪法不對稱、斜斜掃向下顎、頗具戲劇效果的髮型。這當然不關黛莉亞的事,但她暗暗心想,安卓恩應該跟一個比較可親的女人配對。她甚至覺得史克博都配得上一個比較討人喜歡的女子。她但願自己今早穿了高跟鞋和一件稍微華麗的洋裝。
「格林斯德醫生大概是巴爾的摩唯一出診的醫師。」史克博告訴蘿絲瑪莉。
「嗯,只有在非常必要的情況之下。」黛莉亞說。這是一種直覺反應:她始終不忘在患者面前護著她先生。
掃描器在她身後發出嗶、嗶、嗶的聲響,刷著她購買的雜貨。擴音器幾分鐘之前已經停止播放音樂,黛莉亞卻這才注意到。店裡其他顧客喃喃低語,聽在耳裡感覺靜穆而不祥。
「一共三十三元四十分。」收銀員大聲說。
黛莉亞轉頭開支票,發現安卓恩把錢遞了過去。「啊!」她打算開口爭執,但她意識到蘿絲瑪莉正在傾聽,感覺愈來愈不自在。
安卓恩對她露出甜美的微笑,收下他的零錢。「很高興見到你們。」他對蘿絲瑪莉和她的男友說。他推著購物車,邁步走了出去,黛莉亞緊隨其後。
最近始終時雨時晴,但是今天一早就放晴,在一縷縷黃澄的日光中,停車場好像經過洗刷,看來潔淨而清新。安卓恩把購物車停放在路邊,抬出其中兩袋雜貨,把第三袋留給黛莉亞。接下來的問題是他們應該走向誰的車子。他已經邁步走向他的車子,而他先前顯然把車停到乾洗店附近。她出聲制止他。「等等,」她說: 「我的車停在這裡。」
「但是如果他們看到我們呢?我們不能各自開車離開。」
「嗯,我可得回去過我自己的日子。」黛莉亞厲聲說。她覺得這整件事情已經進展得太過頭,為了一個百分之百的陌生人,她少買了她需要的菠菜泥和玉米穀片。她用力掀開她那部普利茅斯的後車廂。
「喔,好吧,」安卓恩說:「我們這麼辦吧,我們慢慢把這些雜貨放進車裡,等到東西擺好之後,他們肯定已經開車離開。他們沒買太多東西:兩塊牛排、兩個馬鈴薯、一顆生菜以及一盒飯後食用的薄荷糖,花不了太多時間結帳。」
他的觀察力令黛莉亞大為震懾。她看著他把購物袋循序放進她的後車廂,然後花了整整半分鐘重新放置一個裝著某種東西的小盒子。啊,米粒麵,她經常注意到貨架上擺著這種非常奇特、微小的義大利麵,但是從來不曾購買。她覺得這種麵條形似米粒,若是如此,何不乾脆奉上米飯?米飯肯定較富營養價值。她把手上的購物袋遞給他,他非常小心地將之安置在另外兩袋雜貨之間。「 他們出來了沒有?」他問。
「沒有,」她邊說邊望向他身後的超市,「欸,我欠你一些錢。」
「沒關係,我來付帳。」
「不,說真的,我必須還你錢。只不過我打算開張支票,因為我手邊沒有任何現金。你收支票嗎?我可以給你看看我的駕照。」她說。
他大笑。
「我是認真的,」她跟他說:「如果你不介意收下一張——」
然後她看到蘿絲瑪莉和史克博從超市走出。史克博懷裡抱著一個褐色的紙袋,蘿絲瑪莉只拿著皮包,皮包跟三明治一樣大,金色的鍊帶閃閃發亮。
「那是他們嗎?」安卓恩問。
「沒錯。」
他彎腰探進她的後車廂裡,再度動手整理雜貨。「他們離開的時候,告訴我一聲。」他說。
蘿絲瑪莉和史克博走向另一頭一輛低矮的紅色跑車。蘿絲瑪莉最起碼跟史克博一樣高,說不定還高一點,走起路來一派慵懶,帶著走秀模特兒的漠然。如果她走著走著撞上牆壁,她的髖骨肯定先碰壁。
「他們有望向我們這一邊嗎?」安卓恩問。
「我想他們沒看到我們。」
史克博打開乘客座的車門,蘿絲瑪莉彎腰坐進車內,消失在視線外。他把裝了雜貨的袋子遞過去,用力關上車門,大步走到駕駛座旁,側身坐進車裡,啟動引擎,關上他這邊的車門。引擎穩穩地轟隆一響,小小的跑車飛快繞了一圈,疾馳而去。
「他們走了。」黛莉亞說。
安卓恩關上後車廂的車蓋,看起來似乎老了幾歲。黛莉亞頭一次注意到他的嘴角印著幾道細紋。
「好吧。」他神情悲傷地說。
這種時候再提到錢,似乎有點冷酷,但她不得不說:「關於支票……」
「拜託,我欠妳一份人情,」他說:「我欠妳的更多,謝謝妳幫我演了這齣戲。」
「不客氣。」她對他說:「我只但願……嗯……你跟某一個合適的人選搭檔。」
「合適的人選?」
「某一個……你知道的,」她說:「跟你太太一樣動人的美豔女士。」
「妳在說些什麼啊?」他問:「哎呀,妳很漂亮!妳這麼一張小臉蛋,好像一朵鮮花。」
她覺得自己的臉頰抹上紅雲。他肯定以為自己間接索求他的讚美。「反正啊,我很高興幫得上忙,」她說,從他身邊退開,打開自己的車門。「好了,再見!」
「再見,」他說:「再次謝謝妳。」
她駛離停車位時,他繼續站在原地,好像是個作東的主人。她察覺到他在觀看,開得亂七八糟。她方向盤打得太急,車輪飛速轉動,車子發出尖銳的聲響,令人尷尬。最後車子終於駛離停車位,她開車慢慢離去,安卓恩出現在車子的後視鏡之中,他舉起一隻手表示道別,手掌停留在空中,直到她開到紅綠燈口、轉向南邊為止。
開車回家的半路上,她忽然想到一件事:她應該把他買的那一袋雜貨交給他。老天爺啊 ,那些義大利麵條、那些小小的米粒麵,這會兒她還想到他的清湯罐頭。她開車載著一些屬於別人的物品離去,心中卻是如此歡愉、幸運、充實,真是不好意思。
目錄:
國際好評 6
導讀--從細節裡咀嚼人生況味 廖玉蕙 8
歲月之梯 19
商品說明
  • 9.6 店家滿意度
  • 1.2 出貨天數
  • 0.4 回信天數
  • 1.3 缺貨率%

優良商店

消費者滿意度:9.6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2
回信速度:0.4
缺貨率:1.3 %

近一週瀏覽次數:148027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440062)

注目新書(2935)

【2018時效商品特展】(102)

【2018 Mojito狗貓月曆】(4)

【MOOK 開運有法寶】(44)

【國內外流行雜誌 歐爸、女神集合】2本79折起(141)

【小天下全書系】75折起!(467)

【聖誕繪本禮物展】最低66折!(1380)

【卡通角色2018年曆】維尼、史努比、米奇!(42)

【現在就放棄的話,光棍節馬上就開始了❤】(1331)

【Disney TSUM TSUM大集合!】(15)

日文MOOK(1601)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 下殺49元↘↘↘(7743)

【二手書】淘寶區│單一價x好折扣(5270)

【二手書滿699折$50】暢銷書十大類推薦懶人包(5220)

【二手書】冬天來了,健康卡要緊(5241)

中文書(104319)

中文雜誌(1463)

歐美雜誌(922)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029)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2054)

唱片CD(369)

二手中文書(326267)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熱賣相關品

(購買這件商品的人,通常也會購買下列商品。)

TOP
[x]
[x]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