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新書79折!二手書1折起|超取499免運 | 歡慶8周年慶!即日起至10/31,專區滿599現折50!
金玉王朝第七部:淬鏡(上)
  • 金玉王朝第七部:淬鏡(上)
  • 商品編號:p0699129652301
  • 店家貨號:11100810301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熱賣相關品 更多

金玉王朝第七部:淬鏡(上)

認定與白雪嵐的關係後, 宣懷風對這人的感情亦愈深重。 儘管兩廂情深, 但對於此行...

網路價
200元 176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1 點
付款方式 筆筆3%回饋.刷滿賺飽.線上秒辦送800 愛刷國泰卡.累積滿10000送600刷卡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出版日期:2017-03-22
作者:風弄
出版社:威向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862969359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認定與白雪嵐的關係後,
宣懷風對這人的感情亦愈深重。
儘管兩廂情深,
但對於此行能否得到白家人的認可,
宣懷風亦不無擔憂。

難得的火車之行,
讓宣懷風見識了極致奢華的頂級車廂。
只是還未能好好享受,
一陣驚天動地,人車翻覆,
竟是遇上了土匪劫車!?

劫匪凶悍,槍彈漫天,
聽著敵方不斷地吼著要撕了白雪嵐!
一股瘋狂的惱怒如火中燒,
他不是沒有脾氣的,
要想撕了他愛的人,
得先過了他宣懷風這一關!!
章節試閱:
第一章
白雪嵐把要回老家的打算一說,宣懷風就點頭了。第二日起來,想起前幾日白總理在酒席上說的一番話,一琢磨,山東是白雪嵐出生之地,這一趟裡,自然有見長輩的意思,不免又忐忑起來,懊悔昨晚答應得太輕率。
吃早飯時,就在白雪嵐面前試探了一句。
白雪嵐就明白了,一語截斷道,「君子一言,駟馬難追,你可別指望能反悔。」
宣懷風說,「這是要綁票還是怎麼著?我們不要太輕率,還是問一問總理的意思?」
白雪嵐手裡往饅頭塞著滿滿的大片滷肉,笑道,「問他幹什麼?如今他管天管地,還管得著我帶誰回家去?總之我到哪,你就得到哪,這沒有商量的餘地。」
宣懷風仔細瞅他神色,雖是笑著,可有些冷冷的,心忖他大概又和總理鬧矛盾了。自己既然已經答應下來,也犯不著必要反悔,說到底,只是怕臉上尷尬罷了。
所以也不再說什麼。
出發前幾天,便是忙得人仰馬翻。
白雪嵐天天往衙門去上大半日,將各色公務安排妥當,擔心有人趁自己不在時鬧鬼,著實把下屬從次長到科長級的都好好敲打了一頓,又不辭辛苦,叫了若干人親自面談。
那個管倉庫的科員孫無為,忽然聽見說總長要見他,不知是何徵兆。
等到了總長辦公室,白雪嵐正拿著一枝筆,在文件上飛快地寫著什麼,聽見有人進來,把眼睛往上一抬,掃他一眼,仍舊垂目寫自己的,只是嘴上問,「在緝私處倉庫幹了三年?」
孫無為垂手站立,應了一聲,「是。」
「之前,在緝私處後勤科做了四年科員?」
「是。」
「再之前,是緝私處偵查科的科長?」
總長對自己的履歷竟很清楚,孫無為暗暗吃驚,臉上還是那副沒多少表情的嘴臉,說著是。
白雪嵐將一份文件寫完,才放了筆,抬起頭來說,「你也真本事。別人都是熬資歷,一步一步往上爬,只有你,科長降科員,科員變成一個管倉庫的。這算什麼毛病?」
孫無為悶了半晌,竟吐出一句,「大概也就是沒堂兄當總理的毛病。」
白雪嵐一愣,哈哈地笑得十分暢快,笑了一陣,又把臉一沉,冷冷地說,「我知道你這病根子了,大概是看多了評書,以為說刺耳的話才是忠臣?不錯,我能當這總長,自然是因為有一個當總理的堂兄,你既然沒有,就該把尾巴夾起來。」
上司表示了不滿,做下屬的便應該誠惶誠恐。
可這孫無為在海關熬了這些年,能把自己的前程熬得黯淡無光,也不是一般的不識趣,居然不冷不熱地頂了一句,「沒有尾巴,夾不起來。」
話音剛落,忽地一樣東西破風而來,擦著耳朵刷地飛過去。
孫無為耳朵被打得生疼,舉起手揉著耳朵,轉頭去看那掉在地上的東西,原來是白雪嵐剛剛寫字的鋼筆。
白雪嵐把手砰地一拍桌子,「滾出去!」
孫無為把揉耳朵的手垂下來,還是應了一聲,「是。」
便走出去了。
出門時,還順手把房門好好地關上。
白雪嵐啼笑皆非,打了內線電話,將孫副官叫了到辦公室,「你說的果然不錯,那孫無為就是一塊茅坑裡的石頭,不但硬,而且臭不可聞。」
孫副官笑道,「我調查過了,他在偵查科做科長時,破獲過好幾起走私大案。有一個案子牽涉到政府裡的人。那些來找他關說的官員們,都被他那張臭臉給熏壞了。因為結怨多,不知多少人想把他趕出海關,只是找不著他的錯處,不然,恐怕他如今連管倉庫的科員都當不成。」
白雪嵐哼道,「這臭脾氣也活該。不過,這麼好一塊茅坑石頭,可不能浪費了。」
不知琢磨到什麼,臉上便露出一絲邪惡的微笑。
孫副官大概猜到他的心思,便問,「總長是要把他調回偵查科,重新當科長的意思?」
白雪嵐搖頭道,「一個科長,場面不夠看,既是要熏,就狠狠熏他娘的一大群。年亮富不是空出位置了嗎?就讓他當緝私處處長。」
他主意一定,是絕不猶豫的。
當即就親自寫了一張任命書,交給孫副官。
孫副官把任命書拿了去,當著緝私處眾人的面當眾宣布,不但旁人,就連孫無為自己也驚詫莫名,把任命書拿在手裡,使勁揉了揉眼睛,再一看,上面還寫著自己的名字。
他回過神來,追到門外走廊上,拉住孫副官問,「孫副官,請你給我解釋解釋。」
孫副官笑道,「要是不解釋,你就不接受委任嗎?」
孫無為想了想說,「升官我是一千個願意的,就是想知道總長有沒有私底下的吩咐。」
他的意思,孫副官沒有聽不出來的,把臉一沉,「你這話是侮辱你呢,還是侮辱總長呢?總長管著海關,他有事吩咐你,自然明著來辦,哪來的私底下?你別以為當上處長,就是得了聖眷了,不見上一任年處長,那還是宣副官的親戚呢,差事辦砸了,總長一樣處置。你辦得不好,烏紗帽也保不住。」
說完,頭也不回地走了。
孫無為聽了,反而高興,這才拿著任命書回到辦公室。
其他同僚,紛紛過來恭喜,比往日恭敬多了。
孫無為拱手道,「在這裡辦事,多謝各位照應。當了處長,我先放第一把火,緝私處倉庫的盤點帳,是我親自做的。年處長所以下臺,大概也是因為此事。可只是年處長一人動了手腳?究竟如何,不但我,各位心中也有數。一個月後,我還要來親自查一查倉庫,希望不會有帳目不符,或帳面上寫著是白麵,倉庫的袋子裡存的卻是麵粉之類的情況。」
眾人臉上的笑容都僵了一下。
只是若不回應,那無疑是要主動撞槍口了。
究竟還是保住職位為要。
一人便道,「孫處長請放心,一月之內,我們一定把倉庫整頓好,再有一點差錯,甘領處罰。」
有人開了頭,其他人也就紛紛說,「那是,那是,若一個月也整頓不好,難道我們都是吃乾飯的?處長不罵我們,我們也要自搧耳光。都是那年亮富,好好一個緝私處,風氣都被他破壞了,終要有孫處長這樣的人來正一正風氣才是。」
孫副官回了去,把情況對白雪嵐說了。
白雪嵐哈哈大笑,拍著孫副官的肩道,「罵得好。對這種倔騾子,不能哄,只能打罵踢踹,越修理他,他越佩服你。」
孫副官說,「有一件事,我還是想問總長的意思。這次回山東,是不是讓我留下,好為總長處理衙門裡的事?」
白雪嵐思索片刻,才說,「本來是留下你更妥。只是我總希望身邊多帶幾個能辦事的人,這一趟回去,我心裡……」
話說了半截,就沒往下說了。
孫副官思忖,這沒說出來的,大概是沒底二字。
總長這殺神,向來遇魔殺魔,遇佛殺佛,偏偏只要沾上那一位,就變得這樣患得患失,倒也有趣。
這樣想著,嘴角不禁帶了點笑意。
白雪嵐掃他一眼,「你越來越不像話了,連我也敢笑?」
孫副官微笑道,「不敢。我是記起總長上次說的那個外國神話來著,一個什麼神,只要腳站在大地上,就力量無窮。可一旦離開大地,到了天上,就沒有了力量。我想吧,雖然會顯得虛弱些,但他能到天上去,大概滋味也不錯,不然,他為什麼不站在地上,要到天上去呢?外國人常常說天堂,可能他也是愛天堂的。」
原來他說的,是海神波塞冬與大地女神蓋婭生的兒子,那個只要腳踏大地就能汲取無窮力量的安泰。
白雪嵐啞然失笑,拿手指著他的鼻子說,「好,好,你這打趣打得好。上天堂的滋味,當然是極好的,只要嘗過一次,就再也不想回到地上,管他虛弱不虛弱呢?就算是虛弱,那也是美好的虛弱。這快樂,等你嘗過一次,你就明白了。」
孫副官不知想到什麼,卻是微微一歎,「但願我能有總長的福氣吧。」
兩人笑談幾句,因公務實在多,便又分頭去辦事了。


第二章
宣懷風這一頭,也是忙得不可開交。
孫副官雖為他分擔了副官上的許多差事,但一件是戒毒院,一件是兵工廠,這兩件是不能假手於人的。
因此臨行前幾日,便也天天出門,除了和懷特見面,就是到戒毒院去,把印章等交予承平,又寫信函給各衙門,懇請物資調度上予以配合,再又是和布朗、費風等詳談,商討下一步戒除毒癮的中西醫結合方法的研究計畫。
等諸事安排得差不多,也就到了上火車的前一天了。
宣懷風想著這最後一天,還有一件要緊事,如果不辦,心裡是會不安的。便一早起來就叫了車,吩咐去白雲飛的裝裱店。
到了店外下車,未進門,就聽見裡面傳出女子清脆的笑聲來,倒不似白雲飛的妹妹。
宣懷風走進去一看,原來店裡已有兩位打扮豔麗的女客,正是從前和白雲飛同行的玉柳花和福蘭芝。
她們正圍在一張木桌子旁,看白雲飛在畫什麼,見身後有響動,轉身一看是宣懷風,玉柳花就笑道,「宣副官,你說我們是不是有緣?上一次來就遇上了。這一次,又可巧遇上。」
福蘭芝在她身邊,用手肘輕輕地碰她一下,低聲說,「妳就這樣說話不提防。人家是什麼人,倒和妳有緣?」
玉柳花對她笑道,「妳別往心裡去,不過是說笑。這一位宣副官脾氣頂好,雖是上流人,倒不會瞧不起人。」
宣懷風被她們打趣得臉紅,不知怎麼答話,只好朝她們微笑一下。
走到桌旁,探頭往紙上一看,原來白雲飛正畫的一幅嫦娥奔月圖,竟是極有雅韻。
宣懷風笑讚道,「白老闆,你真是深藏不露,我還不知道你有這本領。」
白雲飛拿著沾得飽飽的毛筆,正在紙上舉重若輕地畫嫦娥飄飛的衣袂,嘴上說,「怠慢了,等我畫完這一筆,再給你奉茶。」
一會畫好,擱了筆,才吐出一口氣。
又請宣懷風和兩位女客在椅子上坐了,親斟出熱茶來待客。
玉柳花和福蘭芝接了茶,道了謝,都把茶擱在小茶几上,只顧著看白雲飛剛畫好的畫。
宣懷風捧著茶問,「今天怎麼忽然起了雅興?」
白雲飛指指正看畫的兩位,「是我不好,漏了口風,說自己能畫兩筆,讓她們聽見了,非逼著我獻醜。」
玉柳花回過頭來,「白老闆,你這畫可比市面上那些賣畫的強了十倍去。先和你打個招呼,這張嫦娥奔月,我是看中了。我要買回去,掛在客廳裡,你可不能開我大價。」
白雲飛說,「玉老闆要提買賣價錢,就是瞧不起人了。這一幅畫,本來就是送給玉老闆,恭賀喬遷之喜的。妳要賞臉,就請收下。」
玉柳花歡喜道,「真的嗎?那我就不客氣了。不過,你怎麼知道我們買了新房子?」
白雲飛答說,「兩位現在是大紅人,小報上常常刊登妳們的消息,前幾天恍惚在哪一版上看見了一句。」
福蘭芝這時,也把臉偏了偏,小聲道,「這些小報記者,真是煩人。」
玉柳花對福蘭芝柔和地說,「忍耐些吧,他們就吃這一行飯。何況唱戲的營生,要是沒人報導,那才是悲哀呢。」
又笑著問白雲飛,「白老闆,可別說只有你消息靈通,我也是順風耳。聽說你遇上一個神醫,嗓子大好了。要不要回來做我們的同行呢?」
白雲飛還未說話,福蘭芝已微嗔了玉柳花一眼,「人家現在可是有店鋪的大老闆,誰稀罕再登臺?妳可不是說笑嗎?」
白雲飛也笑道,「老了,老了。那碗飯,我是再沒本事吃了。」
玉柳花說,「這是謙遜的話,你的本事,我還不知道嗎?不過我也知道,你如今金盆洗手,是不肯再粉墨登場了。可惜,可惜。」
福蘭芝又插進來問,「白老闆上岸,是應當恭賀的,怎麼妳倒說起可惜來?」
玉柳花說,「他若回來,準把綠芙蓉在天音園的壓軸給搶了。我是可惜,瞧不見那女人被人搶了壓軸大戲的哭喪臉。」
宣懷風本來在一旁靜靜啜茶,不在意他們說話,忽然聽見綠芙蓉三字,心裡卻微微一動。
白雲飛和年家走得近,是知道這樁公案的,打量玉柳花神色,應是並不知道內情,純為無心之言罷了,便笑著岔開,「玉老闆如今也是明玉堂的大壓軸,春風得意,還理會別人幹什麼?倒是我說,這喬遷之喜,是不是該擺一桌酒把朋友們請一請?」
玉柳花忙道,「那是自然的。頭一個帖子就下給白老闆,你接不接呢?」
白雲飛說,「這話奇怪,我為什麼不接?」
玉柳花抿唇笑道,「我們如今也算熟人,我才大著膽子說一句實話,你別生氣。我們同行裡,一向公推你是最高傲的。」
白雲飛說,「這話可有些不公道了。我自問是個和善的人,不曾給過誰臉色看。」
玉柳花說,「正是這個叫人嘀咕。都說你面上看著和善,若真要接近,那可比登天還難。你是等閒不和人真正親近的。我說的有錯沒錯?」
這番話,說得白雲飛只是微笑。
和玉柳花比起來,福蘭芝話少多了,就算說話,也常常只是接著玉柳花一句半句。她倒心很細,瞅著宣懷風不怎麼說話,又不走,大概是有話要和白雲飛單獨談,坐了片刻,便扯扯玉柳花的袖子說,「欸,還要去看傢俱呢,我們走吧。」
玉柳花看她眼睛往宣懷風處一掃,已明其意,就站起來告辭。
白雲飛說,「這嫦娥奔月圖先留著,我裝裱好了再送到府上。」
玉柳花和福蘭芝忙道了多謝。
白雲飛把兩位女客送到門外,不一會走了回來,才對宣懷風笑道,「如今清淨了。我看你這模樣,是不是有什麼話,不好當著她們說?」
一邊問,一邊為宣懷風添了熱茶,在宣懷風隔壁的椅子上坐下。
宣懷風笑得有些赧然,「有一件事,只怕是要麻煩你。」
白雲飛問,「你最近到外地去,要我照看年太太?只管放心,這是做朋友分內的事。我一定常常去看,若年太太有什麼吩咐,自然也會傳遞消息。」
宣懷風微愕,「你怎麼知道我要去外地?」
白雲飛沒有回答,只是看著他微笑。
宣懷風明白過來,「是總長已說過什麼了嗎?」
白雲飛也不瞞他,坦誠說,「白總長辦事,一向是很細心的。蒙他信任,也向我交代了兩句。」
宣懷風把頭緩緩點了點,垂眼想了片刻,從口袋裡掏出一卷鈔票。那鈔票捲成一卷,用一根纏著細線的皮筋捆著,顯然是早就準備好的。
宣懷風把那卷鈔票輕輕放到茶几上,「我姐夫被海關辭了,家裡生計大概要出點問題。他那為人,我也不理會,就怕姐姐受了委屈。這是我新領的薪水,請你拿著,只是幫襯的時候,別漏出口風是我給的。」
白雲飛笑道,「你也糊塗了。白總長既然發了話,他還能不留下錢?」
宣懷風歎道,「到底有些不同,還是請你收著。其實我也知道,錢多錢少無妨,但以姐姐的脾氣,要讓她肯使我的錢,如今是不容易了。」
白雲飛聽了,也不禁歎了一聲,便把茶几上的鈔票收了起來,勸慰他道,「凡事都該往寬處想,你好歹還有一個親姐姐,她再罵你恨你,你還能盼著將來見面和好。換在我身上,若有這麼一個能管束自己的親人在,要我拿眼珠子去換,我也是願意的。所以你說,有什麼過不去呢?」
宣懷風默默聽著,只是苦笑,「我就盼著將來吧。」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1.5 出貨天數
  • 0.8 回信天數
  • 2.1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5
回信速度:0.8
缺貨率:2.1 %

近一週瀏覽次數:327501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407391)

注目新書(3549)

【讀冊8周年慶】最低1折起!滿額現折!(10966)

秋冬季節旅遊書展 | 選書5折起(424)

萬聖節限定! 任選三件再9折(5)

事務收納單品 | 特價88折起(5)

2018大雁全書系 | 雙書再95折(499)

2018晨星全書系 | 單書79折(482)

喵星人選物店 | 雜貨、書、雜誌5折起!(192)

成陽童書展 | 雙書再95折(202)

台灣在地好物展 | 79折起(21)

城邦全書系 | 三書再95折!(614)

【珠友文化】2019年日誌來囉 | 88折起(67)

讀書共和國暢銷書展 | 雙書再95折(87)

東方橋梁書展 | 三書再95折(25)

大塊暢銷書展 | 雙書再95折!(117)

2018秋季暢銷書展 | 5折起(895)

兒童知識書展 | 7折起(390)

大是文化全書系 | 商業、保健書雙書再95折(128)

寶鼎商業書展 | 雙書再95折(21)

女人,你的名字是__ | 女性議題書展66折起(148)

邦聯全書系 | 食譜、設計..雙書再95折(77)

三友全書系 | 食譜、心理勵志..雙書再95折(275)

質感生活日常提案 | 雜誌9折起(69)

居家小物 | 限時特價中!(20)

幼獅精選書展 | 任選雙書再95折(152)

安室奈美惠 | 精選雜誌展(3)

商業書展 | 單書66折起(125)

傳播主題書展 | 單書7折起(96)

格林童書展 | 任選雙書再95折(281)

高寶全書系 | 專區雙書再95折(307)

左岸全書系 | 單書7折起(10)

和風藝文展 | 精選日文雜誌(28)

【2018時效商品特展】(37)

【2018 Mojito狗貓月曆】(2)

【Disney TSUM TSUM大集合!】(7)

日文MOOK(1348)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下殺49元↘️(2364)

【二手書】淘寶區│銅板好折扣(1550)

【二手書即期品】通通一本不留!(13516)

【二手書】書況近全新,搶到賺到!(13504)

【二手書】青少年閱讀全壘打(1379)

中文書(90524)

中文雜誌(1846)

歐美雜誌(681)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3270)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537)

唱片CD(333)

二手中文書(304988)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熱賣相關品

(購買這件商品的人,通常也會購買下列商品。)

TOP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