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新書79折!二手書1折起│超取499免運!│5月1日勞動節當天,貨運/宅配不出貨配送;超商取貨正常出貨。
金玉王朝第七部:淬鏡(中)
  • 金玉王朝第七部:淬鏡(中)
  • 商品編號:p0699129652295
  • 店家貨號:11100810302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本店促銷活動

金玉王朝第七部:淬鏡(中)

亂世盜心起, 遇匪劫車來到姜家堡的眾人, 竟又遭匪圍攻。 只見宣懷風一槍一個準!...

網路價
200元 176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1 點
付款方式 同樣上網買.刷它賺最多.馬上辦賺800 刷卡好利high.最高賺2300刷卡金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出版日期:2017-03-22
作者:風弄
出版社:威向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862969366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亂世盜心起,
遇匪劫車來到姜家堡的眾人,
竟又遭匪圍攻。
只見宣懷風一槍一個準!
殺得匪頭落花流水!!
然而見愛人一身血紅,
這回害怕的,竟是白雪嵐。

由惡人手中救回了姜家大少,
眾人還未能由喜訊中回神,
作為少奶奶的白家表姐冷寧芳,
便即將面臨斷送半生的厄運。
迎著眾人名為慈愛實為殘酷的論調,
宣懷風心裡,
被人世間的愛恨對錯,迷惘地紛擾著。

深知愛人心思的白十三少,
心中已是布下一盤好棋──
章節試閱:
第二十三章
但白雪嵐此刻,又哪裡在乎那些勝利的歡呼。
他在回來的路上,得到姜家堡被土匪攻擊的消息,生生嚇出了一身冷汗。
為了給表姐幫忙,他出門這一趟,把可用的好手,還有大批美國武器都帶了出來。
沒想到他前腳一走,土匪後腳就上了門,姜家堡除了一個宋壬,就只剩一群受傷的護兵和姜家堡那些不成氣候的堡丁,能有什麼防備能力?
要是讓土匪破了堡,懷風就危險了!
一想到把宣懷風留在姜家堡,白雪嵐腸子都悔青了,心急火燎的往回趕,到了山邊,就撞上了攻打姜家堡的土匪逃進林子。
白雪嵐早就急紅了眼,見著這些人,還有什麼話可說?亮出武器,就是往死裡打。
殺光了土匪,急匆匆地趕到姜家堡大門前,白雪嵐抬頭一看,心臟驀地被提到了最高處。
那站在門樓上的,不正是宣懷風嗎?
那滿頸滿身的刺眼的紅,都是血!
白雪嵐著急地朝門樓上大聲問,「懷風!你受傷了嗎?」
宣懷風正看著滿地的屍首發怔,一時沒有回答。
白雪嵐見他沒有言語,心更慌了,大門一打開,便把擋在面前的人狠狠一推,直衝了進去,蹬蹬地上門樓。
姜家堡那些人,本來是要迎上去恭維他幾句的,可一看他滿臉殺氣,挪出去的腳都不由縮了回來。
白雪嵐上得門樓,眼裡只有宣懷風一人,幾乎是撲到宣懷風面前問,「可是受傷了?怎麼這樣滿身的血?」
手伸到宣懷風身上,小心翼翼地摸索。
宋壬說,「總長,宣副官沒受傷,身上的血是別人的,他今天可救了大夥的命。」
宣懷風見了白雪嵐,也回過神來,像是吊在空中的人,一雙腳終於踏回地面般,感到一種安心的踏實,對著白雪嵐露出一絲笑容,說,「你別擔心,我很好。」
白雪嵐把他身上,脖子上都摸過,沒發現傷口,才吐出一口氣,又一把拽住宣懷風的手腕,掉頭就走。
宣懷風身不由己,被他拉著下了門樓,見他還不停步,忍不住問,「到哪去?」
白雪嵐說,「回房。」
把宣懷風帶回房裡,白雪嵐就一疊聲地要炭爐子,又要熱水,布置木頭澡桶。
宣懷風正覺得身上一陣陣血腥味,黏溼難受極了,見了這個,大合心意。等送東西的人一走,忙把房門關上,身上脫得精光,鑽進澡桶裡。
被溫熱的水包圍著,渾身懶洋洋起來,舒服得直想歎氣。
澡桶邊上,掛了一塊巴掌大的毛巾,宣懷風隨手拿起來,卻見白雪嵐走過來,從他手裡取了去。
白雪嵐用那塊毛巾沾了熱水,幫他把脖子上的血跡,一點一點擦去。
宣懷風見他十分的規矩,又出奇地沉默,反而有些詫異,問他說,「你怎麼不說話?」
白雪嵐說,「魂都嚇沒了,等我醒過神來,咱們再說。」
雖有姜家堡的人送了炭爐子來,他還是怕房中太冷,讓宣懷風著涼,大略把身上的血洗乾淨,便要宣懷風趕緊從澡桶裡出來。
宣懷風剛把睡袍套上,白雪嵐就將他一把摟了,倒在床上,隨手扯過厚厚的棉被,把兩人連頭帶身子,一起嚴嚴實實地蓋住。
兩人蒙在被子裡,似乎還是不夠,白雪嵐又在被子底下伸出手來,不停地搗騰。
他原本要宣懷風把臉挨在自己左邊肩膀上,可等宣懷風順著他的動作躺好,他又不踏實起來,把宣懷風往外輕輕一推,很快,又拽了宣懷風回來,把他的頭按在自己胸膛上。
然而,還是覺得不滿足,便又挪著手,去搬宣懷風的肩膀。
這舉動,就像一個窮怕了的人,拿到一樣很了不得的珍寶,藏在哪裡,都覺得被賊惦記上了,每隔一刻,就要把已經收藏得很隱祕的東西翻找出來,確認一下它還在,才能安心。
如此反覆多次,宣懷風實在將就不得了,把棉被掀開一個口子,把兩人的頭都露出來。
宣懷風說,「你半夜出去辦事,現在大約是很累的,雖是白天,你想睡,只管安安靜靜地睡就是了。何苦這樣翻來覆去?」
白雪嵐說,「這床不好,怎麼躺都渾身不自在。」
宣懷風說,「別錯怪了床,我教你一個罷。」
扳了白雪嵐的頭,讓他枕在自己肩膀上,低聲問,「這樣如何?」
白雪嵐說,「這就很好。」
閉上眼睛,臉上露出一種心滿意足的愜意,只一會,就沉沉地睡過去了。
這一覺睡得十分香甜,依稀是作了一個很好的夢,只是不記得內容是什麼,感覺著像從溫熱的海裡浮起來,神識漸回,很是慵懶舒服。
以為這樣酣暢,大概是睡到深夜了,可睜開眼來,見了外頭透進屋子裡來的日光,心裡才明白時候還早。
再一打量,又不禁失笑。
原來自己難得的睡得很老實,到現在還保持著睡前枕著宣懷風肩膀的姿勢,可見這一覺裡,連身都沒有轉一下。
眼睛一抬,愛人精緻俊逸的臉,就近在咫尺呢。
宣懷風見他睜開眼了,像是鬆了一口氣,輕聲問,「怎麼醒了,你也就只睡了一個半鐘頭的樣子。」
白雪嵐問,「你就這樣乾陪著嗎?怎麼不一起歇?」
宣懷風唇邊擠出一絲苦笑,拿目光朝肩膀的方向示意,說,「這樣子,叫我怎麼睡?幸虧你醒了,不然我真有些挺不住。」
白雪嵐猛然領悟,趕緊起身說,「哎呀,忘了你上午打過槍,肩膀受力了吧?這可不好受。」
手伸到宣懷風肩上就揉。
宣懷風今日先用勃朗寧,後用雷頓五二零,肩膀因為開火時的反坐力,已有了一番痛楚,後來一時興起,讓白雪嵐枕到自己右肩上,沉甸甸地壓了一個多鐘頭,早就從痠痛難忍壓得麻木了。
白雪嵐不揉還好,一揉,就是針扎似的劇痛。
宣懷風「呀」了一聲,按住白雪嵐的手,溫和地說,「別慌,只是肌肉一時繃得死緊了,慢慢地鬆泛就行。你別忙了,讓我自己緩和緩和。」
白雪嵐也知道這是個道理,只是看他蹙著眉,很不好受的模樣,卻不能幫忙,兩隻手像沒了安放的位置似的,渾身都不得勁。
想了想,便說,「你挪一挪,把脊背挨著我,把我當一個靠墊罷。」
宣懷風說,「床頭這裡就有一個靠墊,我用它好了,何必勞累你?」
伸手正要拿那靠墊。
白雪嵐橫出一隻手,把靠墊奪了去,往地上用力一丟,磨牙道,「不是靠墊的事。連這也不懂嗎?我要和你親近親近。」
宣懷風聽他說出親近二字來,不由臉頰微紅,倒有些心虛似的,往窗外瞥了一眼,幸好並不見有人經過,低聲說,「這是做什麼?好端端的,倒像要和我生氣。」
白雪嵐看著他,目光裡射出兩道英氣來,說,「不錯,我就是要和你生氣。」
說著,也不耐煩等宣懷風動作了,自己把宣懷風從後頭摟住,讓他頭肩都挨在自己胸前,摩挲著他的臉,興師問罪,「我問你,我只不過出門一趟,你就把自己弄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是存心給我好看嗎?」
宣懷風不由一愣。
這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之語,卻是從何而起。
想了一會,才悟過來,大概是指他回到姜家堡時,瞧見自己在門樓上的樣子。
宣懷風笑道,「我當時的樣子雖然駭人,身上可一點傷也沒有,那都是別人的血。早先洗澡的時候,你不是已經親眼驗證過了,還要審問嗎?」
白雪嵐說,「不是審問,是生氣。」
宣懷風覺得好笑,說,「好大的氣性。我說你這人也奇怪,前頭不言語,都睡過一覺了,才來找這倒帳。」
白雪嵐說,「我先前被你嚇著了,忙著收拾魂魄呢。睡一睡,找回精神來,才好和你算帳。」
宣懷風這才回憶起來。
這人先前,曾有等醒過神來,咱們再說的話,本以為是隨嘴一句,不料竟是認真的。
但他對著白雪嵐,總不能每次都俯首就擒,回嘴道,「要算帳嗎?那好,大夥一起公公正正地算。你昨晚怎麼也不打個招呼,就撇下我出門呢?我從孫副官那裡聽說,這危險的勾當,你是主動要去做的。我這邊呢,只能算個被動。土匪忽然打上門來,難道我不該反擊嗎?難道要伸長了脖子,等他們來殺?」
白雪嵐說,「你只管強。我問你一句,看你能不能答。」
宣懷風說,「你問。」
白雪嵐說,「你在門樓上,要是遠遠看著我渾身是血,是怎樣?」
宣懷風說,「自然是要擔心的。」
白雪嵐牙癢癢道,「擔心?你也有心嗎?知道有土匪朝你在的地方去,我一路趕過來,心就像在火上烤似的。一回來,就瞧見你渾身血淋淋。你是想嚇掉我的三魂七魄嗎?俗話說,事不過三。這樣的事,已經是第二次了。你要再敢做第三次,我可不和你開玩笑。」
一邊說著,一邊兩手就勢把宣懷風身前環著,警告似的用力一收。
宣懷風肩膀受到牽連,痛得輕呼一聲。
白雪嵐趕忙鬆了勁,呵著他的脖子問,「真痛嗎?」
宣懷風皺眉道,「你試試,還有不痛的?」
白雪嵐說,「我幫你揉一下。」
宣懷風忙道,「拜託,拜託,請千萬別再忙了。」
白雪嵐原本是生氣的,見他叫痛,一心疼,氣就跑了大半。此刻香暖滿懷,一時不知怎麼就樂起來了,反笑著輕輕擠他一下,湊到耳後邊說,「不揉也行,讓我親親,成不成?」
宣懷風不答他這茬,卻問,「剛才你說已經是第二次。今兒若算第二次,那頭一次,是什麼時候的事?」
白雪嵐默了一默,說,「那事就不提了。」
宣懷風因他這一沉默,往兩人從前的事上細想,就知道他是指自己喝煙土水那一回了。
他二人最初那陣子,情勢實在有些不堪,所以他也就沉默下來。
在這沉默中,似乎窗外有影子一閃。
隔了片刻,便有人扣扣地敲了兩下門,在外頭咳一聲,「宣副官,是我。總長在裡頭吧?」
其實,也不必他自報家門。
只聽那不高不低,恰到好處的敲門聲,便知道是孫副官了。


第二十四章
宣懷風聽見聲音,忙揚聲答道,「在的。請你等一等,我這就給你開門。」
就要起身。
白雪嵐和他偎依在床上,正覺愜意,忽然被打擾,心裡一股子不高興,見宣懷風動,胳膊便一收。
宣懷風不防,往後一跌,又跌回他懷裡,回頭一看,白雪嵐正繃著一張惱火的臉呢。
宣懷風猜到他的小心思,拿手往他臉上不客氣地一揉,笑著說,「你還耍脾氣?你看看外頭天色,是什麼鐘點?又想一想,今天你回來時,姜家堡是什麼場景?讓你清淨這幾個鐘頭,已經是人家很體諒你了,難道還要不滿嗎?」
白雪嵐聽他這番話,仔細想想,也就笑了,駁嘴說,「我是對人家不滿嗎?我是對你不滿,隨便誰一句,你就能把我們羅曼蒂克的時光給毫不猶豫放棄了。」
撈著宣懷風的指尖,放到嘴邊。
宣懷風想著孫副官在外面,那人最是玲瓏剔透,若是自己和白雪嵐磨蹭得久了,不知他要如何琢磨房中情景。不等白雪嵐把唇印在指上,就將手抽了回來,隨手翻出兩件衣服扔到床上說,「快穿上。」
自己也到後面找了衣服換上,這才出來開門。
門打開來,見了孫副官,宣懷風說,「對不住,總長乏了,剛才在補眠。」
孫副官笑道,「總長補眠,你對我說什麼對不住呢?」
這個問題,宣懷風倒是無話可答,只好微微一笑。
這時白雪嵐在裡面已經穿好外套了,正坐在床邊套另一隻腳的小牛皮長靴,問,「站在門邊幹什麼?孫自安,你進來,我有話問你。」
他平日都叫的孫副官,今天忽然連名帶字的稱呼,像有一分問罪的意思。
宣懷風還在疑惑,孫副官已經應了一聲,走進門裡。
到了白雪嵐面前,朝著白雪嵐用力地敬了一個禮,鏗鏘有力地說道,「總長,我自知有錯。總長若是要罰,扣薪水也好,挨鞭子也好,自安不敢稍辭。只是,現在先要向總長報告一句,姜家堡的宴席已經擺好,眾人都到齊了,只等著總長大駕。要不,請總長先賞個臉移步?等總長吃飽了肚子,自安再來領罰就是。」
白雪嵐冷笑著問,「你倒是萬事不急。好一個聰明人,我要你把懷風照顧好,怎麼他在門樓頂著子彈,你倒自己躲地窖裡去了。」
宣懷風這才知道,原來是為了這一樁,忙說,「別連累了孫副官,是我自己要求上門樓的。他百般勸阻,我只是不聽。」
白雪嵐瞥他一眼,「我教訓自己底下人,你也要插手嗎?」
宣懷風說,「我並不想插手什麼。不過你剛才也聽到了,姜家堡的人都在等你,你再不去,別人不知道你忙著教訓底下人,還以為你存心擺架子。」
白雪嵐輕哼道,「擺架子就擺架子,我擺不起嗎?」
宣懷風如今和白雪嵐相處,早就總結出一些規律來了。
但凡白雪嵐耍總長脾氣,在嘴皮子上,自己是絕比不過的,這種時候,就必須採取曲線救國的策略了。
宣懷風便微笑道,「白十三少要擺架子,自然沒人敢不服。可飯總要吃的,就算你不餓,我折騰了一天,現在滴水未下肚,已經餓了不行了。您請移尊步,就當是為了我罷。」
一邊說,一邊伸手,把坐在床邊的白雪嵐拉得站起來。
白雪嵐聽他說餓得不行,已經動搖,被他一拉,也就老老實實地跟著他往門外走了,還不忘回頭,給孫副官警告的一瞥。
宣懷風拍拍他肩膀說,「請罷,請罷。今天上午發生的那些事,等吃晚飯回來,咱們再仔細分說。孫副官,宴席擺在哪裡,請你帶路。」
孫副官從房裡出來帶路,宣白兩人在後面跟著。
從樓梯處下來,遠遠地瞧見一群護兵站在牆根下。
宋壬正對著護兵們揮胳膊做手勢,講得唾沫四飛,「八、九百米,我可沒撒謊,真的足足八、九百米。宣副官拿了那把美國槍,隨手一槍,那站在山炮邊上的小雜種就倒了!」
「八、九百米,那有多遠啊?」
「你們不就是從林子那邊追著土匪出來的?打那算起,跑到姜家堡大門,就那麼遠!」
這幾個護兵,全是昨夜跟著白雪嵐出去的,都驚歎起來,「我滴娘,真那麼神?」
「就那麼神!不是我宋壬說狂話,這槍法,就算白司令在,那也沒得話說。」
一個年輕的護兵激動地說,「隊長,宣副官這樣厲害,以後我們打仗就不用愁了。隔得老遠,他就能學關老爺,來個萬千軍中取敵首。」
正說得津津有味,忽然後腦勺重重地一痛,卻是被人從後面用力搧了一下。
那護兵猛地跳轉過來,正要罵人,卻發現是白雪嵐沉著臉站在面前,後頭還站著宣懷風和孫副官,頓時不敢罵了,訥訥地叫了一聲,「總長。」
白雪嵐黑著臉說,「瞧你那點出息!大男人出兵放馬,不靠著自己吐氣揚眉,反指望靠著別人萬千軍中取敵首。宣副官是什麼人?是專給你打槍的嗎?那是老子的人!混帳東西!就憑你這熊樣,也敢對他動心思?你知不知道敢對宣副官動心思的人,都是什麼下場?廣東軍的展露昭,你知不知道?」
宣懷風早聽得有些尷尬,見白雪嵐越說越邪乎,趕緊在後頭輕輕拍了拍他的後背。
白雪嵐這才停下,手一揮,叫那護兵退下。
周圍幾個護兵早就縮頭縮腦,唯恐殃及池魚,見總長揮手,趕忙四散。宋壬也要走,被白雪嵐喝令一聲,只好心虛地站過來。
白雪嵐也不打招呼,提腿往宋壬膝上,就是一踹。
宋壬被他踹得連退了好幾步,又不敢跑,揉揉膝蓋,還是訕訕地笑著挨過來。
白雪嵐問,「自己沒本事,靠著宣副官一把神槍,死活撿回一條賊命。很風光是不是?」
宋壬搖頭說,「不是,不是。」
望著宣懷風一眼,又忍不住說,「總長,宣副官和咱們也算自己人。說句老實話,自己人這樣一把神槍,確實算是很風光的。」
白雪嵐望著他一臉憨笑就來氣,舉手往他額頭上啪地一拍。
宋壬捂著額頭,臉吃疼地抽了抽,還是嘿嘿地笑,樣子倒有點滑稽。
白雪嵐還要動手,宣懷風攔住他說,「好了,這是幹什麼?罰了這個,又要打那個,我槍法不錯,究竟與你也無大礙,為什麼讓你這樣不自在?早知如此,你當初就不該教我。」
白雪嵐說,「你還不懂嗎?匹夫無罪,懷璧其罪。你要是不會打槍,沒人指望你往槍林彈雨裡闖。現在知道你槍法好,那就是另一回事。」
宣懷風說,「偏你這麼多心思,你怎麼就不想我會打槍,能夠自保,是一件好事呢?其實我心裡,自認為學會槍法,對你是有一定功勞的。先別說了,走罷。」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1.5 出貨天數
  • 0.6 回信天數
  • 1.2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5
回信速度:0.6
缺貨率:1.2 %

近一週瀏覽次數:139131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396977)

注目新書(3037)

太雅全書系│選書79折│(111)

理想大人の答案(396)

遠流春季限定優惠書展 │任選三書再84折│(51)

春夏時尚雜誌特展9折起(123)

日雜MOOK春遊特展9折(115)

2018三采春季暢銷書展 │任選三書再95折│(162)

聯合文學春季暢銷書展 │任選兩書再95折│(142)

【2018皇冠全書系】(357)

【2018聯經全書系】(531)

【2018共和國出版集團全書系】(1647)

【2018易博士全書系】任選雙書再95折(64)

【2018城邦暢銷書展】任選三書再95折(938)

【2018時效商品特展】(48)

【2018 Mojito狗貓月曆】(2)

【卡通角色2018年曆】維尼、史努比、米奇!

【Disney TSUM TSUM大集合!】(12)

日文MOOK(1666)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 下殺49元↘↘↘(2538)

【二手書】淘寶區│單一價x好折扣(741)

【即期二手書】最後出清大特賣!(127)

中文書(98910)

中文雜誌(1576)

歐美雜誌(1104)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440)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734)

唱片CD(355)

二手中文書(286098)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x]
[x]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