魯蛇人生之諧星路線
  • 魯蛇人生之諧星路線
  • 魯蛇人生之諧星路線
  • 商品編號:p0699121470624
  • 店家貨號:11100802086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本店促銷活動

魯蛇人生之諧星路線

The Comic Lives of Losers 寫在末日倒數第十八天的荒謬寓...

網路價
260元 229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2 點
付款方式 週五狂歡限定!單筆888送100再賺3% Yahoo聯名卡週五單筆滿888送100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出版日期:2016-12-13
作者:賴志穎
出版社:INK印刻出版公司
ISBN/ISSN:9789863871347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The Comic Lives of Losers

寫在末日倒數第十八天的荒謬寓言
揭發跨世代魯蛇的日常即興演出

「喜劇性將悲劇性摧毀於誕生之際,他把受害者還抱持希望的唯一慰藉都剝奪了。」——米蘭昆德拉(咦~我就是腦波弱對昆德拉言聽計從,不然來咬我嘛!)

「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我不做魯蛇,怎能做諧星搞笑這溷濁世間?即使攀上勝利高峰,內裡暗藏曾是魯蛇的滄桑。既是上策也是下策,先自行嘲笑自己,打一劑預防針吧,否則漫漫人生路怎麼走得下去?——林俊頴

突然覺得諧星和精神科醫師有許多奇妙的相似之處,都經常面對到他人生命脆弱的時刻,並且期待自己能夠將一絲絲快樂和撫慰帶給受傷的人們。——陳牧宏

從尋常小物出發,一支錶、一頂假髮、一台遙控器、一點氣味或是一個夢境,徵兆讓人察覺不到,畢竟事情都在開始的時候最有希望,日子總是理所當然地過下去,然而,微細的裂縫早就在了,主婦找不到遙控器、菜鳥在關鍵時刻流鼻血、父親奪走兒子的頭髮、研究員發現論文上沒有自己的名字……狂想擴散,恐慌蔓延,原來世界可不是吃素的!

◇◇◇

〈末日倒數第十八天〉
「那誰去把這個希望丟掉?」然而,我們卻轉身回房,做了點還有希望的事。

〈世界是葷的〉
那是美麗的週六清晨,窗外鳥鳴啁啾,任何堅持都可因此輕縱,任何夢想都可因此潰散,人生沒有過不去的難關,山不過來,人就走向山。他立馬解凍仍然在冷凍庫的雞肉,中午就煮了一鍋咖哩雞來補償未竟之夢,從此彥明對於食物的堅持只剩食安了。

〈髮事〉
人們喜歡利用改變髮型來自我催眠,髮型彷彿是自己想成為的某種樣子的投射,改變髮型,自己的形象也變了。

〈品漢沒上班的一天〉
確定是第二十八台摩托車後,品漢驚訝之虞沒注意台階前仍然因昨夜天雨而濕漉漉的、刻著泰戈爾佳句的石版而滑了一跤。

〈遙控器不見了〉
她在炒菜的當下回想著,如果她早上忘了把遙控器拿出來,那她後來是怎麼把電視打開的?

〈流鼻血〉
在林禎極的人生中,流鼻血是大事,就他印象所及,流鼻血時伴隨著總是一件在當下非常重要卻因流鼻血而不得不暫停的事。這種是從他小時候有記憶時就開始了。

〈黑色蜘蛛網〉
就這樣,因為實驗的失敗,安德魯又再次地毀壞了珍貴的友情。他現在在意的就只是實驗本身的無情,究竟是為什麼,這麼簡單的東西,會讓他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斷重覆呢?

〈錶情〉
七條魚,八條魚,九條魚,她心中默數,到十五條時,就主動和他打招呼吧,沒什麼不敢的。然而撈魚的節奏卻愈來愈慢,時間愈拖愈長,她猶疑著,似乎撈起每條魚間隔的時間愈久,四周的情境就會停格在那,如果她一直沒有撈到第十五條魚,那麼,他們就都永遠在那裡了。
作者簡介:
賴志穎
民國七十年生於台北,台灣大學碩士,加拿大麥基爾大學博士,現為博士後研究員,任職於蒙特婁植物園及蒙特婁大學。小說作品曾獲寶島文學獎、林榮三文學獎、全國台灣文藝營創作獎。著有短篇小說集《匿逃者》、《理想家庭》等。
章節試閱:
髮事

我還記得那天幫坤豪照相時,她那斷斷續續的意志和清醒時的微笑。
當她提出這番要求時,我們也沒料到,小小年紀的她,竟會想到身後事的問題。我想,或許在她有意識的那些片刻,或是我們看起來她沒有意識的那些虛無時光裡,她都一直在思考著相關的事情吧。
告別式的那天,我提早到靈堂,把事情處理了一下,大概是尺寸的關係,感覺有點彆扭,但照完鏡子後,看起來並不奇怪。
小潔來了,是我要求她來此上三炷香,並擲筊,和坤豪通知一聲,我們都告訴坤豪這頭秀髮會跟著她入土,即使她只有九歲,我們也不該欺騙她的。
本來在人群中氣勢很強的小潔,那天倒很沉默,我則試圖讓她放輕鬆點,要她看看那頭秀髮在坤豪的遺照上看起來多美麗。站在朋友的立場,我能幫的都已經幫了,接下來就看造化了。



每次收到那些善心人士寄來的頭髮時,我總喜歡藉由這一綹綹的髮絲猜測她們(或他們)的日常生活,她們是貧是富,是嬌貴或辛苦,我的同事都笑我是頭髮算命師,但我知道,基於捐贈人的隱私,非必要我們是找不到答案的。
不是嗎?除非生病或老化,否則每個人都會長頭髮,每個人一生中,至少有一段時間是有滿頭髮絲的,這真是人生中最平等的事情之一了。頭髮的質地可以代表一個人的衛生習慣、種族和營養狀況,髮型則可以代表一個人的宗教、審美觀或是感情狀態︙︙我們身邊或多或少都有過「換一個心情或男友就換一種髮型」的朋友吧?
人們喜歡利用改變髮型來自我催眠,髮型彷彿是自己想成為的某種樣子的投射,改變髮型,自己的形象也變了。
小潔就是這樣的典型。她的性格非常剛烈,若生在古代就是那種會因為色狼(或只是路人不小心碰到)摸了她左手就把左手一刀劈了的那種人,這種性格換作在感情上,就是只要和男人分手,就必定大吵大鬧到家裡宛如核爆廢墟要重新買家具。總是讓朋友擔心的她,最後之所以還能安安穩穩存活到現在,繼續「相遇↓喜歡↓愛上↓在一起↓不能自拔↓還是不能自拔↓沒安全感↓天天查勤↓男方受不了終於要分手↓大吵大鬧↓分不了↓還是分了」的輪迴,就是得歸功於她的一頭青絲。每次分手後,她都會去找一間開業在鬧區小巷中、大家口耳相傳的小小的髮型沙龍中療傷系的設計師Ferdy(為什麼每個設計師都擁有一個用英文暱稱取的名字?),Ferdy每次看到她形容枯槁地走入店門,就知道發生什麼事了。
平日的修剪,小潔並不會動用到Ferdy的巧手。
Ferdy並不會如同其他設計師那樣以推銷最流行的髮型來鍛鍊自己的巧手,他會細聲細氣地傾聽小潔每一次大同小異的分手故事,在一兩小時(或是更久,要看有沒有染髮或燙髮而定)的沉澱後,小潔會頂著一頭讓大家詫異(有案可查的,像是整頭粉紅色染髮、龐克風和復古麵包頭)或是驚豔(金色的挑染在她頭上顯得高貴不俗)的髮型出現在眾人面前,髮型變了,她的舉手投足和裝扮也就變了。她總是和朋友說Ferdy是她的心理諮詢師兼治療師,說到我們這些朋友終於酸她說Ferdy不過是要妳的錢罷了。畢竟大家都心知肚明那家髮廊的價位可是全台北數一數二高的,而小潔是一間廣告公司的高階主管,薪水可多呢。
「不,你們不懂,」小潔說:「每次他把我送出門後,都要我不要回去找他了。他圖的真的不是我的錢呀。」
「真的呀。」阿比問:「那妳幹麼不和他交往?」
這時大家用「哪個髮型設計師不是好姊妹」的眼神白了阿比好幾下。小潔也就順勢跳到別的話題了。
事實上,我也找過Ferdy,倒不是情傷,只是聽聞小潔的推薦,想要試試,不過也就那麼一次,每個人還是有和自己磁場相合的設計師,他幫我剪的髮型不差,但也不到迷倒眾生的地步,更重要的是,他剪的髮型有瘦身的副作用:太貴了(並沒有友情價或朋友推薦價這種東西)!以致我那個月剩下的日子都縮衣節食。卻也因為那一次,我轉換到現在這個工作。
因為Ferdy聽說我是做社工的,有天他從小潔那得知我的電話,和我聯絡上,談了一個構想。「……我是從國外的雜誌得到靈感的,既然我是從事和美髮相關的行業,我覺得由我這邊發起還滿恰當的,但是我們還是需要有專業社工方面的協助,不知道你願不願意加入?」
Ferdy提出的構想是一個服務癌症病童的基金會,藉由捐贈者的頭髮所製成的假髮,讓因為治療而脫髮的癌症病童能回復自信。我以前也聽過類似的服務,Ferdy這次發揮了他的口才,讓我思考了辭職投入這項服務的可能性。當時我服務於主要業務是和婦女福利相關的基金會(也就是專管家暴或失婚婦女),說真的,天天處理的那些案子往往讓自己身心俱疲,產生了很重的倦怠感,或許轉到這個新成立的基金會,會有不一樣的人生風景,工作也會比較快樂吧?
一週後我答應了Ferdy。大約再半年的緩衝期,我就轉到這個新成立的基金會服務了。



基金會的辦公室不大,只有三個員工,我是統籌及負責和醫院聯絡的窗口,也是負責把假髮送交給病童的人,基本上三個員工只要有空,都會去整理收取寄來的自然髮並且檢查分類。然而,囿限於傳統觀念,要人捐錢容易,但要能天天募到大把大把的頭髮是有困難的。我們曾經收到一綹很美麗的秀髮,結果沒幾天後,捐贈者就追來說有人警告她把頭髮給別人小心被下蠱或施法,所以得要回去。我們當然不會阻止,只是她沒想過嗎?我們去剪頭髮,還不就是把剪下的頭髮留在店裡嗎?
負責公關宣傳的柚子,每次收到新的頭髮就非常開心,畢竟髮量和她的業務算是有最直接關係的,如果能多收到一些頭髮,她就會覺得很有成就感。安安和我的業務比較近,她負責和廠商聯絡溝通將自然髮製作成適合病童的假髮,所以每次去醫院探視需要幫助的病童時,我們總是一起行動的。
然而,我們的作為總只是某種心理層面的輔助而已,對於實際上的病情幫助有限。有些病童會康復,但孩童的癌症都是惡性居多,到最後都是會走的,我們和護士及病童的家長關係還不錯,每頂假髮在使用過後,都會清理乾淨還給我們,但也有小孩十分希望能擁有假髮一直到身後,反正頭髮要募還是募得到,Ferdy本身和政商名流的太太或演藝圈都很熟,隔一段時間搞個大規模的慈善活動增加他們的名聲,不會沒人來參加的。



但這點好心最近卻讓我們很為難。
我們認識坤豪時,他已經得惡性腦瘤一段時間了。因為開刀和水腫,頭蓋骨都已經放到腹腔了,然而腫瘤還是不斷復發,化療和之後持續的放療讓他小小的身軀承受不了,頭髮早已掉光。
我們去探視他時,他難得清醒,害羞地戴著帽子和口罩,據說非常期待我們的到來。
病床上正擺著兩個美麗的芭比娃娃,和幾件漂亮的小衣服,他慈祥卻憔悴的母親正在一旁和他玩呢,她說這是坤豪最愛的玩具,上面的髮辮是坤豪幫娃娃編的,這些小衣服也是坤豪自己設計的。我仔細一看,的確,這些不像是芭比娃娃公司出的樣板服裝,這些衣服的剪裁和色彩搭配,比較像日本或韓國的流行服飾,還有一些實驗性很重的服裝,像是用錄音帶裡面磁帶所編織的衣服,或是串上好多彩色小珠珠的裙子。我心裡暗自嘆息著,另一個台灣未來的吳季剛,就將這麼默默地消失了。他媽媽還說,起初,他當警察的父親很討厭他玩這些,但看他病這麼重,也沒什麼好阻止的。
他本來沒什麼力氣和我們交談,後來安安從芭比娃娃打破話題,說她自己以前好喜歡芭比,但家裡窮,只好到同學家玩別人的。後來,好不容易家裡在某次生日時終於有閒錢給她買了一個芭比做禮物,打開包裝,卻是韓國的芭比娃娃,不是美國的,她當時也不以為意,還帶著那個韓國芭比去同學家玩,結果被同學羞辱。
「冒牌貨,只能當我的芭比的傭人。」那個同學這樣說。
我和坤豪的媽媽在旁邊嚇了一跳,覺得安安說話說太急了,安安想拉近和坤豪的關係,沒想到說偏了,我想要打圓場,坤豪卻先說話了。
「別難過,我看過韓國的芭比,她們的衣服都很漂亮呢!」坤豪很單純地沒有誤會安安的本意,我鬆了一口氣,就任安安和坤豪繼續聊下去,我則到一旁和坤豪的母親說明我們基金會的服務和規則。
我們離開前,坤豪又陷入不知道何時才能再醒來的昏睡中了。
回到基金會的路上,我本來想要和安安提醒她下次應該要更謹言慎行一點,卻被安安搶過了話頭。
「他覺得假髮只要不要和芭比娃娃那樣,頭髮都是從一個一個整齊的小洞裡面出來就好了。」安安說:「他覺得那個很恐怖,就像腦袋上開好多個洞。」
我的心揪了一下,問安安:「妳應該有和他說不是這樣的吧?」
安安點點頭。我露出欣慰的表情。
「然後,」安安有點猶豫:「坤豪和我說……他想要一頭長髮,可以紮辮子讓自己更漂亮……他從小就想要成為一個和媽媽一樣漂亮的女孩子。」
我一下子愣住了,因為這是第一次有男童提出這樣的要求,我問安安說,坤豪有沒有和他母親提過?安安說,這是他們之間的祕密,坤豪不敢和母親提,但希望安安能幫他。
「這種要求還是要和監護人商量呀。」我說。
回到公司,我們卻收到小潔送來的一頭烏黑長髮,她本來是要親自見我的,但是我剛好不在,於是她把頭髮和字條留給柚子。不說也知道,她又失戀了,這次玩很大呢,從長度看來,Ferdy大概是把她理平頭了吧?
我看到小潔的頭髮,就想到坤豪的要求,因為我們不常做長假髮,最長只有及肩,要不然其實對於使用者來說也很難整理,但坤豪想要更長的,我覺得小潔的頭髮和坤豪很搭。我和安安說,讓我回家想一想如何和坤豪的母親溝通吧。
結果並沒有想像中困難,坤豪的母親心中早有底了,總之,他活不久了,只要他能快樂,一切都好。我把坤豪想變得和他媽媽一樣美麗的願望告訴她時,她嚶嚶地哭了。
「我都不敢說,當初懷他時,我也希望我生的是一個能貼心的女兒。」她媽媽如此說道。
「那坤豪的爸爸那邊呢?」等她冷靜下來後,我問。
她說她會解決丈夫那邊的問題。



坤豪很愛小潔給她的長髮,小潔真的是及時雨,因為兩個月後,坤豪就去世了。她對於身後的要求都一一和母親說了,我們替她穿上自己設計的淺色洋裝,打扮得很美麗,並決定把那頂假髮一直留在她頭上,隨她入土。
生為男孩,死為女孩,我想這也算替坤豪和她母親達成了某種的願望吧。



然而事情卻壞在小潔身上。小潔有種「男人越壞越愛」的傾向,所以我們當初在聽到她說前男友的事情時即使為她捏把冷汗,但也沒有想要真的勸離,因為男人遲早都會受不了她的死纏爛打的。一如往常,她簡直對上一個對象死心塌地到一個不正常的地步,我們都會開玩笑地說小潔是不是被下蠱了。
結果不是蠱,是毒。
那男人是個藥頭,常常會慫恿小潔用些有的沒的。後來我們才知道,這次是小潔自己提分手的,她突然意識到這樣下去不行,才會壯士斷腕離開他。
當她前男友失風被捕時,竟很沒義氣地供出她,而且這件案子還牽扯了好多藝人,即使有人想壓,新聞媒體也不會讓人壓下去。即使她強調自己沒有使用成癮性藥物,警察還是要查她,並且對她的短髮產生了懷疑。當她天真地以為和警察說捐贈頭髮這個善行可能可以幫助減罪時,我們的麻煩就來了。
事情發生的時間點很巧,就在坤豪告別式正要舉行之前。
警察要求驗髮,因為小潔的其他體毛並沒有長到可以記錄到兩個月的身體狀況,但小潔的頭髮幾乎都在坤豪的頭上。這也怪Ferdy,當初如果沒幫她搞這麼短的髮型,我就不會有這種麻煩了,真是的。
警察需要一綹頭髮,可是坤豪的髮型是她自己綁的。看一個病懨懨的小孩,在昏迷與清醒之間,堅持著要把放在假人頭上的頭髮綁出最鍾意的髮型,就覺得十分不捨。而重點也是,她編織的髮型十分細緻而繁複,是由好多小小的髮辮所組成,要取一撮頭髮,除非大刀一揮,否則實在很難挑出頭髮來。
坤豪的母親聽到我提起要取髮的事情,又淚眼婆娑了一回,而我也是在交涉的過程中得知她的難處,原來坤豪的父親對於她要以女身下葬這回事很感冒,而他剛好也是偵辦這案件的刑警之一,得知檢察官要驗髮,可是額手稱慶呀,回家後就和太太說,整頂假髮就拿給檢察官吧,反正我們有毛帽可以給他戴。
她的父親一直覺得她應該要保有男子氣概,就我所知,他和坤豪的母親因為喪禮中坤豪的著裝問題,吵到幾乎要離婚了。
而小潔也來找我,說她這下被關定了,工作一定會丟掉,要我想想辦法不要讓別人拿走頭髮去驗呀。
我要他們都先想辦法拖延一下,不管怎樣,過了告別式再說。



於是我去見了Ferdy。我的頭髮也算是長的,不知道坤豪會不會喜歡。
在製成假髮的那幾天,我帶了Ferdy去殯儀館,細細描繪並仔細研究了坤豪自己編織的髮型。Ferdy讚嘆著,並且撫摸著坤豪的臉龐,嘆著,真是可惜了,沒有見過那麼細緻脫俗的髮辮。



一直擲不出聖杯,小潔有點心急,而坤豪的父親則一直在旁邊嚷著:「問什麼問,我現在馬上就可以去把他的頭髮拿下,順便把他的衣服給換了。」我看著覺得情況不行了,於是和坤豪默禱著:「姊姊會把頭髮還給你呀,你就讓爸爸把頭髮帶走吧。」
聖杯終於出現了。坤豪的父親帶著證物袋三兩下就把坤豪的頭髮掃走,看著棺材中失去頭髮的她,顯得更瘦小了。她的頭蓋骨始終沒放回去,頭型略顯扭曲。看著坤豪父親得意揚長而去的樣子,似乎為了邀功吧,我覺得很心寒,他真的從來沒有認真對待過坤豪吧。
再見了,我的頭髮。反正還是會長出來的。
我從頭上拿下坤豪編織的美麗秀髮,替她重新戴上。
目錄:
末日倒數第十八天

推薦序
回到純粹 林俊頴
天使熱愛生活 陳牧宏

世界是葷的
髮事
品漢沒上班的一天
遙控器不見了
流鼻血
黑色蜘蛛網
錶情

(後記) 這八年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1.4 出貨天數
  • 0.5 回信天數
  • 1.4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4
回信速度:0.5
缺貨率:1.4 %

近一週瀏覽次數:200021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437156)

注目新書(3043)

經濟新潮社全書系 | 任選雙書再95折(10)

2018眾文語言全書系(62)

商周啟示全書系│任選兩書再95折(457)

女人節│百貨選品82折起(32)

Wedding For You│精選婚禮雜誌9折(56)

這夏健康了│雜誌選品7折起(80)

原水全書系│任選兩書再95折(39)

沒時間學語言│選書6折起(834)

美味料理MOOK選品9折(110)

太雅全書系│選書79折│(110)

理想大人の答案(300)

春夏時尚雜誌特展9折起(87)

日雜MOOK春遊特展9折(79)

【2018時效商品特展】(47)

【2018 Mojito狗貓月曆】(2)

【卡通角色2018年曆】維尼、史努比、米奇!

【Disney TSUM TSUM大集合!】(11)

日文MOOK(1416)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下殺49元↘️(9181)

【二手書】淘寶區│銅板好折扣(7288)

【暢銷二手書】熱門十大類推薦懶人包(1282)

【即期二手書】最後出清大特賣!(913)

中文書(98468)

中文雜誌(1634)

歐美雜誌(1191)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507)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767)

唱片CD(349)

二手中文書(326768)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