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書)炸彈客
  • (二手書)炸彈客
  • 商品編號:p0699117661809
  • 店家貨號:11304328126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本店促銷活動

(二手書)炸彈客

※女記者「安妮卡.班森」系列 PartⅡ 瑞典、芬蘭、德國等地大報同聲盛讚! 七...

網路價
340元 78元 消費滿100元可得超贈點:1點
付款方式 領先業界.越刷越賺 有錢人都刷這張卡 週一刷玉山卡.單筆1000送100刷卡金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無畫線註記
出版日期:2012-10-08
作者:麗莎‧馬克倫德
譯者:陳靜妍
出版社:臺灣商務印書館股份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570527452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女記者「安妮卡.班森」系列 PartⅡ
瑞典、芬蘭、德國等地大報同聲盛讚!

七天內,三起命案,
還有一個知道太多的女記者!
「告訴我你要什麼。」那個將死的女人口氣冷淡。
她來不及害怕,第一下的攻擊鎚打在她的左眼上。

即將舉行奧林匹克的維多利亞體育館發生爆炸!在現場發現一名女性的遺骸,而受害者的身分正是奧運組委會的重要成員,當世人懷疑這是一樁恐怖攻擊時,安妮卡卻藉著敏銳的直覺與警局內線 Q透露出的蛛絲馬跡,認為這是場涉及個人恩怨的謀殺案而非恐怖行動。就在安妮卡深入調查受害者背景時,第二個爆炸案緊接著發生。連續發生的案件,再加上警方內線有意將安妮卡排除在外,安妮卡開始懷疑自己的直覺,面對可能成為記者生涯中最重大的報導,卻陷入調查瓶頸之時,安妮卡不知道,更大的危機還在後頭---自己已經成為連續炸彈客的下一個目標!

★ The Debutant Prize年度最佳小說,作者因這本書獲頒Poloni Prize瑞典最佳犯罪小說女作家
★ 繼《龍紋身的女孩》作者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後第二位成功進軍美國的北歐作家
★ 全球暢銷書系─女記者「安妮卡.班森」系列,翻譯成三十種語言發行全球,銷售量高達一千三百萬冊!
作者簡介:
麗莎.馬克倫德 Liza Marklund

  1962年生於瑞典北博騰省(Norrbottens lan)的皮特奧(Pitea)。瑞典(北歐)犯罪小說作家、記者、專欄作家,及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親善大使,同時是瑞典第三大出版社「海盜出版社」(Piratforlaget)負責人。二十年的專欄生涯,擔任過瑞典《Expressen》、挪威《Verdens Gang》、英國《Financial Times》德國《Welt am Sonntag》、丹麥《Dagbladet Information》和芬蘭《Ilta-Lehti》等報紙雜誌專欄作家。

  她以自己過去的採訪經驗,化身成一位不畏強權、勇於追求真相的女記者安妮卡.班森(Annika Bengtzon)的「安妮卡系列」,迄今已被翻譯成三十種語言發行全球,銷售量高達一千三百萬冊,也讓麗莎.馬克倫德的魅力橫掃北歐全境,成為斯堪地那維亞地區的暢銷作者,雄踞瑞典排行榜的常勝軍。2011年與美國驚悚大師詹姆斯.派特森(James Patterson)合作的獨立新作《明信片殺手》(中文版由臺灣商務出版),使她繼「千禧」系列小說 (《龍紋身的女孩》等)的作者史迪格.拉森(Stieg Larsson)後,躋身為北歐地區第二位進軍美國市場的犯罪小說作家。

  「安妮卡系列」中的《炸彈客》(Sprangaren),讓麗莎.馬克倫德在1998年獲頒「Poloni Prize」的「瑞典最佳犯罪小說女作家」,同年《炸彈客》獲頒「The Debutant Prize」的年度最佳小說;《69工作室》(Studio Sex)則於1999年獲頒SKTF「年度作家」殊榮。《炸彈客》的原出版時間在《69工作室》之前,可說是「安妮卡」第一次出現在推理小說界,為了完整呈現她的個性以及經歷,中文版以主角的時間順序出版。《炸彈客》的時間設定在《69工作室》後的八年,安妮卡已經從一個約聘菜鳥晉升成《晚報》的主管。麗莎.馬克倫德回憶起創作《炸彈客》的過程:「1995年我剛成為TV4新聞部執行總監,但只做了一年,就發覺這不是我想要的,我想要全心全意寫小說。」

  麗莎現與家人住在瑞典斯德哥爾摩及西班牙馬貝拉兩地。作者官網:www.lizamarklund.com/
譯者簡介:
陳靜妍

  畢業於淡江大學英文系,現為專職譯者。
章節試閱:
楔子
那名即將死去的女子謹慎地走出門口,迅速環顧四周,背後的樓梯間躺在黑暗之中;她下樓時沒有開燈,身著淺色外套的她彷彿入口處陰影下幽靈般的幻影。踏上人行道前,她猶豫了一會兒,彷彿懷疑自己受到監視。她急促地呼吸幾次,有那麼一會兒,呼出的霧氣如光暈似環繞在頭部四周。接著,她拉直肩上包包的背帶,緊緊握住公事包的把手,拱著肩膀,以迅速安靜的步伐走向歌德路。氣溫刺骨嚴寒,刺痛的風穿透身上的衣服。她繞過一片結冰的路面,暫時如踩平衡木般走在人行道的邊緣,接著倉促地從街燈下走進黑暗之中。夜晚的聲響隱隱約約:通風系統的嗚咽聲、酒醉年輕人的吼叫聲、遠處的警笛聲。
女子的步伐沉著而果決,散發出自信與昂貴香水的味道。手機鈴聲突然響起時,她嚇了一跳,頓時動彈不得。她迅速環顧四周,彎下腰把公事包靠在腳邊,在包包裡翻找手機時散發出十足的不耐。她拿出手機放在耳畔,雖然處於黑暗與陰影之中,她的反應卻非常明確,從焦躁轉為驚訝、憤怒,最後轉為恐懼。
講完電話後,女子站直不動,手機還抓在手上;低下頭的她似乎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一輛警車緩緩駛過,女子抬頭看一眼,視線小心提防地跟隨著,並沒有企圖攔下警車。
接著,她似乎下定決心般轉身折返原路,經過黑暗的門口走向卡塔琳娜路的路口。等待夜間公車開過眼前時,她抬起頭,目光掃過街道,經過冬季海關廣場,越過希克拉運河,由高處俯瞰的是奧運主場館維多利亞體育館,再過七個月,夏季奧運就要在此開幕。
公車開過之後,女子面無表情地穿過半環路走在卡塔琳娜路上,匆忙的腳步證明她覺得有多冷。她上了橋穿過運河,由媒體村進入奧運場館,以敏捷又稍嫌笨拙的動作匆促地朝體育館走去。她不希望被人看到,因而選擇了較遠又較冷的岸邊小徑,海上吹來一陣刺骨寒風,她不斷在濃密的黑暗中絆倒。
接近郵局和藥局時,她轉而朝向訓練場地走去,距離體育館只剩幾百碼時開始小跑步。等她抵達正門時不但氣喘吁吁,也非常憤怒,一把拉開大門走進黑暗之中。
「別浪費時間了,告訴我你要的是什麼。」她冷淡地看著從陰影中出現的人。
她看到舉起的榔頭,卻沒有時間害怕。
第一擊落在她的左眼上。


十二月十八日星期六
聲音傳到深沉而詭異的春夢裡。她正躺在太空梭的玻璃擔架上,湯瑪斯在她身上,在她體內。廣播節目《69工作室》的三名主持人表情空洞地站在一旁看著他們。她急著想上廁所。
「妳現在不能去,我們正在進入太空。」湯瑪斯說,她透過全景窗戶看到他說的沒錯。
第二聲電話鈴響撕裂了宇宙,只留下口渴的她在黑暗中流著汗。她努力專注在上方幽暗中的天花板。
「看在老天爺的分上,快點在鈴聲吵醒孩子前接電話!」湯瑪斯埋在枕頭裡不滿地說。
她轉頭看看鬧鐘:三點二十二分,興奮感馬上消失,她伸出充滿睡意的手臂接電話,來電的是夜班編輯楊森。
「維多利亞體育館發生爆炸案,夜班記者在那裡,不過我們需要妳做早版,妳多快能到現場?」
她吸一口氣消化這個訊息,感覺腎上腺素的路徑如波浪般穿過她的體內,直通大腦。奧運場館,她對自己說,火災,可惡……城市南邊,要走南外環道或關門橋。
「市區狀況如何?交通順暢嗎?」她並沒有預期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會如此地疲倦。
「南外環道封住了,最靠近體育館的出口倒塌,我們只知道這麼多,南隧道有可能封鎖了,所以走平面道路就好。」
「誰負責攝影?」
「亨利克森已經去了,其他特約攝影也已經到了。」
楊森沒等她回答就掛了電話。安妮卡聽著電話線的嗡嗡聲幾秒後才把電話放到地板上。
「又發生了什麼事?」
她先暗自嘆息一聲才回答。
「奧運場館發生了爆炸案,我得過去,可能要花上一整天的時間。」
她遲疑了一會兒才補充:「還有晚上。」
他含糊不清地應了幾句。
她小心翼翼地掙脫愛倫惺忪的擁抱,吸入孩子的味道:甜美的皮膚、汗水浸溼的睡衣、總是吸著大拇指、散發出酸味的小嘴。她親吻女兒光滑的腦袋瓜,小女孩慵懶地扭動,伸伸懶腰後蜷曲成球狀;三歲的她就算在睡夢中也全然地泰然自若。她舉起沉重的手臂撥打計程車公司的總機號碼,離開床上難以抗拒的溫暖坐在地板上。
「麻煩派一輛車到工匠街三十二號,名字是班森,我趕時間……到奧運場館……對,我知道有火災。」
她急著想上廁所。
室外寒氣逼人,她拉起衣領、拉下帽子蓋住耳朵,帶著牙膏味的氣息彷彿身旁的一朵雲霧。大門在身後關上時,計程車正好抵達。
「麻煩請到哈馬比新市鎮的奧運場館。」安妮卡帶著她的大手提袋坐上後座,對司機說。
計程車司機從照後鏡裡看著她。
「妳是《晚報》的班森,對不對?」他不確定的笑著說,「我常常讀妳的文章,我喜歡妳寫的那篇關於韓國的報導,我的孩子是那裡來的。妳知道嗎,我也去過板門店,妳寫的內容跟我看到的景象一模一樣。非軍事區裡的士兵面對面站著,不准互相交談,那篇寫得不錯。」
一如往常,她聽到讚美時總是無法吸收,要不然就是抗拒吸收。如果她太過於自我感覺良好,有可能會失去那個魔法,不論那個使自己的文章發光發熱的要素叫做什麼。
「謝謝,很高興你喜歡。你認為可以走南隧道嗎?還是該一路都走平面道路?」
正如他大多數的同行一樣,司機非常瞭解狀況。如果國內凌晨四點發生了什麼事,你打兩通電話:一通打到警察局,另一通打當地的計程車公司,這樣一來就可以保證有第一刷報導。警方可以證實發生什麼事,計程車司機幾乎總是可以提供某種目擊證人的陳述。
「爆炸發生時我人在歌德路,」他一面說一面在雙白線上迴轉,「媽的,路燈在搖晃,『老天爺』,我對自己說,『是俄羅斯人,他們在轟炸我們!』我用無線電問發生了什麼事,他們告訴我維多利亞體育館被炸成平地,事發當時我們有一個兄弟在場,他載客人到附近那些新大樓裡的無照俱樂部,妳知道……」
計程車高速朝著市政府而去,安妮卡從包包裡翻出原子筆和鉛筆。
「他的情況如何?」
「我想應該還好,一片金屬從車窗外飛進來,只差幾英寸就砸到他,根據無線電的消息,他臉上有幾道割傷。」
他們經過舊城地鐵站,迅速接近水閘區。
「他被送到哪裡?」
「誰?」
「你那個被炸彈碎片割傷的同事。」
「喔,他……他姓布拉斯壯,我想應該是南區醫院,那是最近的醫院。」
「你有他的名字嗎?」
「不知道,我可以用無線電問……」
他的名字是阿尼。安妮卡拿出手機,戴上耳機,按下功能表一,那是編輯部新聞組楊森桌上分機的快速撥號鍵,他接起電話前就已經知道來電的是安妮卡:他認得來電顯示上她的手機號碼。
「一名計程車司機受傷了,名字是阿尼.布拉斯壯,他被送到南區醫院,」她說,「也許我們可以去採訪他,趕上第一刷……」
「好,」楊森說,「我們會跑一下他的資料。」
他放下電話對著夜班記者大吼:「查一下阿尼.布拉斯壯的資料,問警察是否已經通知家屬他受傷的消息,如果他有老婆的話打電話給她!」
接著他回到電話上對她說,「我們有一張空照圖,妳多久才會到場?」
「再七、八分鐘,要看警方的封鎖狀況。你的進展如何?」
「我們採訪了事件本身,得到警方評論,夜班記者正在打電話採訪場館對面的住戶。其中一個記者已經到場,不過他快下班了。然後我們還回顧了以前的奧運爆炸案,先前斯德哥爾摩剛申請主辦奧運時,在斯德哥爾摩和哥特堡不同場館丟鞭炮的那名男子……」
有人打斷他的話。就算人在計程車上,安妮卡也感受得到編輯部的匆忙,「我一有消息就會跟你聯絡。」她掛電話前很快交代一聲。
「他們好像已經封鎖選手暖身區了,」計程車司機說,「我們最好試試後面的入口。」
計程車轉進符孔路朝著海泉大道疾駛而去。安妮卡撥打手機上的下一個號碼。聽著鈴響時,她看到夜歸的酒客搖搖晃晃地回家,為數不少,比她想像的還多。最近都是這樣,她唯一會在這個時間進城都是因為某處發生了刑案,除了犯罪行為和工作外,市區也有其他的用處,只在夜間出現的另一種生活型態,她都忘了這一點。
出現在電話另一頭的人聲音很緊繃。
「我知道你還不能說些什麼,」安妮卡說,「只要告訴我你什麼時候有空說話就好,我再打給你,給我一個時間就好。」
電話另一頭的男子嘆口氣:「班森,我現在真的沒辦法說,我不知道。晚點再打給我。」
安妮卡看看手錶,「現在三點四十分,我要寫第一刷的報導,七點半怎麼樣?」
「好,可以,七點半再打給我。」
「好,到時再談。」
如今她得到承諾,他就無法退縮了。警方討厭記者每次一有大事發生就打電話來,想知道一切。就算警方有什麼線索,也很難判斷哪些可以公諸大眾。到了七點半,她會有自己的觀察、問題和理論,刑事局的調查員則會知道他們想讓記者知道那些線索,可以配合得很好。
「看得到煙霧了。」計程車司機說。
靠在乘客座上的她抬頭看著右方,「喔,對,那邊……」稀疏的黑煙朝著蒼白的半月冉冉上升,計程車離開海泉大道轉入南外環道。
通往隧道入口及場館本身的馬路在前方數百碼處就已遭封鎖,路障前停了大約十來輛汽車,計程車在這些車輛後方停下來,安妮卡把她的計程車簽帳卡交給司機。
「妳什麼時候要回去?要我等妳嗎?」司機問道。
安妮卡勉強擠出笑容,「不用了,謝謝,可能要一陣子。」她收起筆記本、鉛筆和手機。
「聖誕快樂!」關上車門時司機對她大叫。
天哪,她想,還有一整個禮拜才是聖誕節,這些「聖誕快樂」的玩意兒已經開始了嗎?「你也一樣!」她對著汽車後車窗說。
安妮卡迂迴穿過車輛和人群到達路障前,這並不是警方設置的路障。很好,如果是警方的路障她就得留意。她跳過木製的工程路障,從另一頭開始起跑,沒聽到背後憤慨的大叫聲,只是抬頭瞪著奧運場館。她多次開車經過此處,每每對此龐然大物讚嘆不已。維多利亞體育館蓋在一座巨岩之上,為此目的而挖空了原本是滑雪坡的山丘,當然,此舉引起環保團體的強烈不滿,與每次有幾棵樹被砍掉時他們的反應一般。南外環道直接穿過山丘,經過場館底下,不過,目前隧道口被巨大的水泥路障及幾輛緊急服務車輛擋住,車頂上轉動的警示燈反射在溼滑的柏油路上,閃爍不定。北看臺原本像個巨大的蘑菇般伸出隧道入口,如今受到損害,炸彈一定是在那裡爆炸的。夜空下,平常矗立的圓弧狀造型被撕裂成參差不齊的殘骸。她繼續往前跑,意識到大概無法更接近了。
「喂!妳想去哪裡?」消防隊員大叫。
「上面!」她大聲回答。
「場館已經封鎖了!」他繼續大叫。
「真的嗎?」她咕噥著說,「看你能不能追到我!」
她繼續向前跑,盡量貼著右側。已經結冰的希克拉運河上方有一座水泥平臺,在隧道口前方突出支撐著路面。在鐵欄杆前,她用力把自己撐起來翻過去,落差大約有三英尺,落地時包包撞在背上。
她停下來四處張望這個以前只來過兩次的體育館:去年秋天某個星期日下午和朋友安娜.史納芳芮一起參加媒體預覽。她的右方是未來的奧運村,哈馬比新市鎮完成一半的建築物就是奧運期間選手住宿之處,如今窗戶成了黑洞,看來每一格玻璃都被炸碎了。她隱約可以分辨出正前方黑暗中的一座訓練場地,左方則是一堵三十英尺的高牆,上面就是體育館正門前的前庭。
她沿著通道跑著,努力分辨入耳的不同聲音:遙遠的警笛聲、遠處的聲音、水槍的嘶嘶聲也有可能是一座大風扇。緊急服務車輛閃爍的燈光照在路面上,她走到一座樓梯旁,由此跑上體育場入口。同時,一名警察正在用藍白塑膠帶封鎖入口。
「我們要封鎖這個區域。」他告訴她。
「我的攝影師在那裡,」安妮卡說,「我只是要去接他。」警察揮揮手讓她通過。
我最好不是在撒謊,她對自己說。
這座樓梯有三處同樣高度的轉角處,爬到最上面時,她被迫停下來喘氣。整個前庭滿是緊急服務車輛及匆忙奔跑的人員。支撐北看臺的兩根梁柱倒塌了,損毀的綠色座椅散布四處。一組電視台的工作人員剛剛抵達,安妮卡看到另一家小報的記者,他們是《晚報》在市場上唯一真正的競爭對手,在場的還有三名特約攝影記者。她抬頭看到炸彈製造出來的大洞,五架直昇機低空盤旋,至少有兩架來自媒體。
「安妮卡!」叫她的是《晚報》的攝影師約翰.亨利克森,二十三歲的他來自北部東峽灣市的地方報社,是臨時雇員,既有天分也有野心,不過後者比較重要。他朝著她跑過來,掛在脖子上的兩臺相機撞著他的胸部,肩上掛著攝影袋。
「你拍到了什麼?」安妮卡翻出自己的筆記本及鉛筆。
「消防隊抵達一分鐘之內我就到了,我拍到救護車載著一名計程車司機離開,他身上有割傷。消防隊的水管沒辦法拉到看臺上,所以他們把消防車開進體育館裡,我從外面拍到火景,可是沒進到場館裡。幾分鐘前,警方開始瘋狂地跑來跑去,我猜有事發生了。」
「要不然就是發現了什麼。」安妮卡說完把筆記本收起來,用握著警棍的姿勢握著鉛筆。她朝著自己印象中最遠的入口跑去,記得沒錯的話是在右側,就在崩塌看臺的下方。她跑過前庭時沒有人阻止她,場面太混亂,沒有人注意到她。她迂迴穿過水泥塊、扭曲的鋼筋及綠色塑膠椅,爬上四段樓梯通往入口,跑到頂端時已經氣喘吁吁。警方已經封鎖了入口,不過沒關係,她已經不需要看了,門還完整無損,似乎鎖著。這些墨守成規的瑞典保全公司似乎永遠無法克制自己,總是要在負責保全的建築物門上貼上這些愚蠢的小貼紙,就算是奧運體育館也一樣。安妮卡再次拿出筆記本,抄下這家保全公司的名稱與電話號碼。
「請離開現場!體育館有可能倒塌!我再說一次……」一輛警車緩緩通過下方的前庭,擴音機嗡嗡作響。現場人員撤退到下方的訓練場地與奧運村,安妮卡沿著場館外的圍牆小跑步,得以避免回到前庭。她順著建築物旁通往左側的緩斜坡走,這裡有好幾個入口,她打算全都查看一番,似乎沒有一道門受到破壞或強行打開。
最後,安妮卡被一名警察擋下來,「抱歉,女士,該回家了。」年輕警察一手放在她的手臂上。
「負責的警官是哪一位?」她拿出媒體證問道。
「他在忙,沒時間和妳說話,妳得離開,我們在疏散整個區域。」
明顯面露不耐的這名警察動手把她拉開,安妮卡掙脫他的手站在他面前,碰碰運氣問道:「你們在體育館裡發現了什麼?」
警察舔舔嘴脣,「我不確定,反正我也不能告訴妳。」
賓果!「那誰能告訴我,什麼時候才能告訴我?」
「我不知道,試試刑事局的值班櫃臺。不過現在妳得離開了!」
警方封鎖的範圍從體育館延伸好幾百碼,遠及訓練場地後方。安妮卡在計畫設置為餐廳和戲院的建築物旁找到亨利克森,郵局前人行道最寬之處成了臨時的媒體中心,記者不斷湧入,許多人面帶微笑地走動、向同事打招呼。安妮卡並不熱衷於和其他同業交換熱情的善意這回事,那些人在意外現場走動,炫耀自己去過的派對。她把攝影師拉到一旁。
「你現在得回報社了嗎?」她問,「第一刷快要付印了。」
「不用,我的底片已經和其他特約一起送回去了。沒關係。」
「很好。我覺得有什麼事快要發生了。」
一輛電視台的戶外轉播車停在他們身邊,他們朝相反方向走去,經過銀行和藥局後下到運河旁。她停下來看著場館的方向,警車和消防車還在前庭,他們在做什麼?海上吹來寒風刺骨,在更遠之處的哈馬比運河口,大海緊貼著斯德哥爾摩,貫穿冰層的水路如黑色傷口般怒視著。她轉身背向上風處,用戴著手套的手暖暖鼻子。透過指間,她看到步橋上兩輛來自南城區的白色車輛。見鬼了,那是救護車!還有醫生的座車!她看看手錶,時間剛過四點三十五分,她還要等三個小時才能打電話給她的內線。她把耳機塞進耳朵裡打刑事局的值班櫃臺,通話中。她按下手機上的功能表一打給楊森。
「妳要做什麼?」楊森說。
「有一輛救護車正要進入場館。」安妮卡說。
「我再七分鐘就截稿了。」
她聽到他打鍵盤的喀噠聲,「新聞通訊社怎麼說?有關於傷者的報導嗎?」
「他們有報導計程車受傷的消息,不過還沒跟他談過。還有爆炸的損害程度,刑事局值班櫃臺的說明,目前沒什麼消息,喔,只有一堆垃圾,沒什麼重要的。」
「計程車司機一小時前就被送走了,這次是不一樣的。監聽警方的無線電沒有聽到什麼消息嗎?」
「沒什麼有意思的。」
「也沒有擾頻通訊?」
「沒有。」
「廣播新聞呢?」
「目前為止都沒有。電視《同步》節目六點有特別報導。」
「對,我有看到他們的車子。」
「眼睛睜大一點,頭版送印後我再打給妳。」
他掛掉電話。安妮卡結束通話,但耳機仍然留在耳朵裡。
「妳為什麼有這種東西?」亨利克森指著她臉頰旁的耳機線問道。
「你難道不知道手機發出的電磁波可以把大腦燒壞嗎?」她微笑著說,「這很方便啊,我可以一面講電話一面跑步或寫字。而且很安靜,你聽不見我在講電話。」
她的雙眼因寒冷而泛淚,得瞇著眼睛才能看到體育館那邊的情形,「你有帶長鏡頭嗎?」
「這麼暗沒有用。」亨利克森回答。
「那就用你身上最長的鏡頭看看那邊的情形。」她用戴著手套的手指著。
亨利克森嘆了口氣,把攝影袋放在地上,透過鏡頭看出去,「我需要腳架。」他咕噥著說。
那兩輛車已經開上草地斜坡,停在其中一個大門入口處的樓梯旁。三名男子從醫生的座車下來,站在車子後方交談。一名制服警察走向他們握手,救護車裡沒有動靜。
「他們好像沒有在趕時間。」亨利克森說。
另外兩名男子朝他們走去,一名是制服警察,另一名應該是便衣警察。他們一面交談一面打手勢,其中一個向上指著爆炸所形成的大洞。
安妮卡的電話響起,她按下通話鍵,「喂?」
「救護車在做什麼?」
「沒有動靜,在等待。」
「我們下一刷有什麼內容可以報導?」
「你找到送醫的那個計程車司機了嗎?」
「還沒有,不過已經派人過去了。他未婚,沒有另一半。」
「你有沒有聯絡過奧運主辦人克麗絲汀娜.傅法格?」
「找不到人。」
「對她而言真是個災難,她這麼努力……我們也得做一整段奧運角度的報導。現在奧運該怎麼辦?看臺可以及時修好嗎?薩馬蘭奇怎麼說?這些都要。」
「我們已經討論過這些層面,已經派人著手進行了。」
「那我來寫爆炸本身的報導,一定是有人蓄意破壞的,三則報導:警方搜捕炸彈客、今天早上的犯罪現場、還有……」她停下來。
「班森?」
「他們正在打開救護車的後門,抬出擔架推到入口旁,可惡,楊森,還有另一個受害者!」
「好,『警方追捕』、『我在現場』、還有『受害者』這三則報導。給妳第六、第七、第八頁加中央跨頁。」通話隨即中斷。
她全神貫注地看著救護車的急救人員走向體育館,亨利克森的相機喀嚓作響。其他記者並沒有注意到剛抵達的車輛,訓練場地阻擋了他們的視線。
「老天,真是有夠冷。」那些人消失在場館中後,亨利克森這麼說。
「我們回車上打電話吧。」安妮卡說。
他們回到媒體聚集之處,大家都站在寒風中打顫。電視臺的人員拉開纜線,有些記者對著原子筆吹氣。他們為什麼永遠學不會氣溫降到零下時要用鉛筆呢?安妮卡想到自己,微微一笑。背著器材的廣播電臺記者像昆蟲一樣拱著背,大家都在等待。《晚報》的一名特約已經回報社又回到現場了。
「六點鐘有某種新聞簡報。」他說。
「剛好讓《同步》可以直播特別報導,真方便。」安妮卡嘟囔著說。
亨利克森的車停得很遠,在網球場和運動診所的後方。
「我是走他們最先封鎖的那條路來的。」他抱歉地說。
他們眼前有一段路要走,安妮卡感覺到自己的雙腳因冰冷而麻木。天空開始飄起雪花 ─ 當他們打算在夜色中用長鏡頭拍照時,這實在是太不妙了。他們得撥去亨利克森紳寶汽車擋風玻璃上的積雪。
「這個位置很好,」安妮卡看著場館說,「我們可以看到救護車和醫生的座車,從這裡就可以監看全部的情況。」
他們上車熱引擎,安妮卡開始打電話。她又打了一次刑事局的值班櫃臺,可是通話中。她撥到緊急服務中心的控制室,詢問由誰先發出警報:警方接到幾通電話,附近公寓是否有人因飛噴的玻璃受傷,他們是否瞭解損害的範圍。一如往常,緊急服務中心的人員能提供多數的答案。
接著,她打到維多利亞體育館入口門上所找到小貼紙上的電話號碼,也就是負責場館安全的保全公司。她發現自己被轉接到斯德哥爾摩中西區國王島的緊急服務中心總機,接通後,她詢問保全公司凌晨是否曾接到奧運場館傳來的警報。
「所有傳進來的警報都不對外公開。」電話另一頭的男子說。
「這一點我知道,」安妮卡說,「可是我問的不是你們有接到的警報,而是你們大概沒有接到的警報。」
「喂,」男子說,「妳是聾子嗎?」
「好,」安妮卡說,「這麼說好了:你們接到警報的時候怎麼處理?」
「呃……會轉到這裡。」
「轉到緊急控制室?」
「對,不然還有哪裡?警報會進入我們的電腦系統,螢幕上就會出現應變方法,指示我們如何進行。」
「所以,如果奧運體育場傳來警報的話,就會出現在你們的螢幕上?」
「呃……對。」
「然後上面會清楚告訴你們該採取哪些步驟來處理這通警報?」
「呃……對。」
「那你們公司今天晚上在奧運體育館外做了些什麼?你們公司的車子我連一輛也沒看到。」
男子沒有回答。
「維多利亞體育館被炸掉了,這一點我們可以同意,對不對?如果奧運場地起火或因其他方式受到損害,你們公司應該採取什麼行動呢?」
「會出現在電腦螢幕上。」男子說。
「那你們做了些什麼?」
男子無言以對。
「你們根本就沒有接到來自場館的警報,對不對?」安妮卡說。
男子靜默了一會兒才回答。
「我也無法評論沒有接到的警報。」
安妮卡深呼吸一口,微笑。
「謝謝。」她說。
「妳不會刊登我所說的話吧?」男子焦慮地說。
「說?」安妮卡說,「你什麼也沒說,你只不過叫我去參考你們的保密政策而已。」
她掛掉電話。沒錯,她現在有報導的角度了。她深呼吸一下,透過擋風玻璃瞪著窗外。其中一輛消防車已經開走了,不過救護車和醫生的座車還在。爆炸專家已經抵達,他們的座車散布在前庭。穿著灰色工作服的男子從車上搬東西下來。火勢已經撲滅了,所以已經幾乎看不到煙霧。
「我們今天早上是怎麼接到線報的?」她問。
「史密弟。」亨利克森回答。
每家報社的編輯部多少都有幾個專業線人,他們會注意各自新聞地盤裡發生的消息,《晚報》也一樣。史密弟和李耶夫是最好的警方線人,他們連睡覺時枕邊都開著警方的無線電。只要一有事發生,無論大小,他們都會打電話通知報社。其他線人則仔細檢視各個執法機構及其他政府單位的記錄。
陷入沉思的安妮卡視線緩緩掃過場館設施。正前方十層樓高的建築正是奧運技術運轉之處,這棟建築物的屋頂有一座橋通往巨岩。真奇怪,有誰會走到那裡?她的視線跟隨著橋的去處。
「亨利克森,」她說,「我們還有另一張照片要拍。」
她看看手錶,五點半,他們趕得上記者會:「如果爬上山頂的奧運聖火旁,我們應該可以看到比較大的範圍。」
「妳這麼認為嗎?」攝影師不太相信地說,「他們把牆蓋得那麼高,就是為了不讓人翻牆進去或看到裡面。」
「場地本身大概看不到,不過你也許可以看到北看臺,我們現在有興趣的就是那一部分。」
亨利克森看看手錶。
「時間夠嗎?直昇機不是已經拍了那邊的照片嗎?我們不是該盯著救護車嗎?」
安妮卡咬著下唇。
「直昇機已經不在這邊了,也許已經被警方驅離,我們請其中一個特約記者盯著救護車。走吧,我們去看看。」
其他記者發現了救護車,異口同聲地問著問題,《同步》的小組把他們的戶外轉播車移到運河旁,拍攝場館的角度比較清楚。一名凍傷的記者正在彩排六點鐘的特別報導。附近沒有警察,安妮卡交代特約記者後就跟亨利克森一起出發。
上山頂的路比她想像的還要遠,而且很難走,地上很滑,石頭又多,他們在黑暗中跌跌撞撞地詛咒著;除此之外,亨利克森還背著一支大腳架。他們沒有遇到封鎖線,及時抵達目的地,面對的卻是一堵七呎高的水泥牆。
「真是令人不敢相信。」亨利克森不滿地說。
「也許這樣對我們反而有好處,」安妮卡說,「你站在我的肩膀上,我推你上去,然後你可以爬到聖火臺上,從那邊應該可以看到點什麼。」
攝影師瞪著她。
「妳要我上去站在奧運聖火臺上?」
「對啊,有何不可?現在又沒有點火,而且也沒有封鎖。我相信你可以爬上去,爬到牆上之後再一碼就到了,既然聖火臺撐得住永恆之火,應該也可以撐得住你吧?快點行動!」
安妮卡把腳架和攝影袋傳給他,亨利克森爬到金屬架上。
「上面有很多小洞!」他大叫。
「那是瓦斯孔,」安妮卡說,「你看得到北看臺嗎?」
他站起來眺望體育館。
「有看到什麼嗎?」安妮卡大叫。
「當然有。」攝影師慢慢舉起相機按下快門。
「是什麼?」
放下相機,雙眼仍然盯著體育館。
「他們用燈光照亮了部分看臺,」他說,「下面大概有十個人在四處走動,撿起東西放在小塑膠袋裡,醫生座車的那幾個人在那裡,他們也在撿東西,似乎非常仔細。」他又舉起相機。
安妮卡覺得自己脖子上寒毛直豎。可惡!情況真的這麼糟嗎?亨利克森打開腳架,拍了三卷底片才結束。震驚的他們帶著些微的反胃感半跑半滑地下坡,醫生撿起來放進小袋子裡的是什麼?難道是殘餘的爆裂物嗎?不太可能。
商品說明
  • 9.6 店家滿意度
  • 1.4 出貨天數
  • 0.4 回信天數
  • 1.1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6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4
回信速度:0.4
缺貨率:1.1 %

近一週瀏覽次數:184962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451103)

注目新書(3525)

【Disney TSUM TSUM大集合!】(27)

【9/25~10/2 每日66折】(7)

【讀冊7周年慶 第二波】滿額現折!(511)

【時報全書系】最低3折起!!!!(3090)

【2018跨年日誌第一波】全面85折(32)

【MOOK 用心生活】

【大開學書展】最低7折起!(6463)

【開學用品展】選品8折起!(77)

【甘川洞文具房】最低2件65折起!(196)

【Dimanche 迪夢奇暢銷品】(21)

【三采全書系】最低72折起!(1139)

【新雨全書系】破盤5折!(98)

【日日幸福飲食書展】單書79折,任選3書再95折(108)

【我的身體我做主】中文雜誌65元起!(80)

【小小開學,最夯教育法STEM!】最低7折起!(832)

【桌遊推薦】新天鵝堡商品!(32)

日文MOOK【卡漫嘉年華】(31)

【日文MOOK|大人小孩都愛的卡通人物】(29)

日文MOOK(1587)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 下殺49元↘↘↘(12941)

【二手書滿499現折50】秋老虎來了,健康卡要緊(8680)

【二手書滿499現折50】類型小說書展(6506)

【二手書】失戀-最療癒書展(8064)

【二手書】女人我最大--姐之放鬆指南(4922)

【二手書】孩子們最喜歡的書(3401)

【二手書】二手書暢銷榜(1904)

【二手書】長照書展│我們一起變老(145)

【二手書】淘寶區│單一價x好折扣(11878)

【二手書】台灣小旅行(192)

中文書(105074)

中文雜誌(1497)

歐美雜誌(901)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078)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934)

唱片CD(374)

二手中文書(339712)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x]
[x]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