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闕鳳華(五)
  • 九闕鳳華(五)
  • 九闕鳳華(五)
  • 商品編號:p0699116082375
  • 店家貨號:11100794994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九闕鳳華(五)

意千重最新歡樂宮鬥原創言情作品 自重生之後,很多事情都與前世不同了。 但她也已經...

網路價
260元 205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2 點
付款方式 週一刷神卡,心情不卡卡 週一小確幸.刷永豐單筆滿1288送100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出版日期:2016-10-06
作者:意千重
出版社:知翎文化
ISBN/ISSN:9789869292887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意千重最新歡樂宮鬥原創言情作品

自重生之後,很多事情都與前世不同了。
但她也已經不再是那個蠢笨又任性的傅明珠。
面對那賊心不死的未婚妻,又跳出來在她眼前蹦達,
她必須要,全方位地,碾壓江珊珊!

在詭譎萬分的局勢當中,
傅明珠總覺得能和宇文初琴瑟合鳴,夫妻同心,
又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
可想是這麼想,當事情臨到頭時,還是讓她難過。
也許是懷著孩子的關係,她的心情總是容易起伏。
明知太皇太后已與她道不同不相為謀,
可偏偏放不下姑姪親情。
明知愛情與江山在男人心中,選擇顯而易見,
也已經說服自己為了孩子,為了傅氏要更成熟穩重,
可當知道宇文初和江珊珊私下見面,
她仍怒火中燒,心痛不疼自已。
也許這就是選上這條路必須忍受的過程,
只是,她真能忍受和其他人共享宇文初嗎!?
作者簡介:
意千重,女,起點女生網白金作家,最擅長用濃淡皆宜的筆觸描述出女子內心最柔軟溫暖的故事。自2009年7月觸筆以來,每部作品都獲得了讀者的熱愛並簽出版權,長居各大榜單前三位,成為女生網當紅不讓的實力作者。

作品:《花影重重》《剩女不淑》《天衣多媚》《喜盈門》《國色芳華》《世婚》《良婿》
章節試閱:
第一章
已近立冬,天氣格外寒涼,宇文初不敢立刻進去,先在外頭洗好了,又坐了一會兒覺得身上暖和了才輕手輕腳地摸進去,摸索著上了床,小心翼翼地去摸明珠在哪裡,結果手才碰到明珠,就被一雙暖和柔軟的手給握住了,接著明珠又暖又軟的身子就鑽進他懷裡去了。
「吵著妳了?」宇文初有點內疚又有點高興,小心翼翼地把明珠往懷裡摟了摟,低聲道:「本不想回來吵妳的,但就是想回來。」
「白天睡多了。」明珠嘆息了一聲,問道:「弄得這麼晚才睡,是在商量怎麼對付今天算計我的人嗎?」
宇文初想起她之前老早就覺得中山王不是個好東西,是個非常值得警惕的老混蛋那件事,心中一動,自然而然地就開了口:「今天鬧事的人都在嚴審呢,但是做得十分乾淨,看上去就好像只是尋常的紛爭,這個手法很熟悉。我覺得就像是皇叔的手筆,太皇太后對我有了看法,我怕再這樣下去會越來越對立,到時候妳也好,岳父也好,夾在中間都不是個事,與其這樣,不如趁早把中山王拉進來,妳覺得呢?」
「是這個道理,不過他很狡猾啊,我怕他輕易不肯露頭。」明珠很是贊同,她有很多的疑問需要解答,不知道也就算了,既然知道中山王有大問題,而且還向她出手了,那就不能放他逍遙,要亂大家一起亂好了。
(***變字型***)「明珠有一種很靈敏的直覺,她會給人驚喜。」(***變字型***)
宇文初想起傅明正從前和他說過的話,索性把他和幕僚今晚的商議說出來了:「我有一計……但需要合適的人去遊說太皇太后,妳能去做麼?」
「沒什麼不能的,等我想想怎麼說。」又不是對付太皇太后,而是對付共同的敵人,深挖中山王,理所當然應該做。明珠毫不遲疑地答應下來,哄孩子似的拍拍宇文初的背:「睡吧,再不睡天就要亮了,成天操這麼多心,也不怕早早就生了白頭髮。」
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宇文初心裡有點不是滋味,他本來就比她大得多,現在正當青春年少呢,就開始嫌他老了,真的老了要怎麼樣?他忍了忍,問道:「若是我生了白髮,妳要怎麼樣?」
明珠沒心沒肺地笑一聲:「生就生了唄,最多就是看上去格外老一點罷了。」
好一歇沒聽見宇文初的聲音,她還以為他睡著了,便攤開手腳,準備再來睡一覺,誰知聽見黑暗裡傳來幽幽一句:「妳可是覺得我大了妳許多?」
這麼在意?還真難得,此前她還一直以為他是堅不可摧的呢。明珠促狹心起,翻身趴在宇文初身上,低聲道:「的確是有點大得多。你看啊,我才七歲呢,你就已經跟著先帝辦差了,等到我十歲,你已經長鬍子了,在我心裡,一直都覺得你和我差不多是兩輩人,你是大人,我是小孩子。若不是陰錯陽差的,我怎麼都沒想到會嫁給你啊。」
她的適齡婚配對象是宇文佑和沈瑞林,而不是大了她將近八歲的自己,還兩輩人呢!想到她之前甚至眼睛裡都沒有他的,宇文初不知為什麼特別生氣,閉了眼睛悶聲悶氣地道:「睡了!」
小氣鬼,這種事都要生氣。明珠含著笑,溫柔地在宇文初的唇上親了一口,再小鳥依人一樣地躺下去,枕著他的胳膊,抱著他的腰,輕聲道:「其實吧,那天在玉皇閣凌空迴廊,殿下突然走出來,我就在想,這個男人長得真好看啊。」
「呸!馬屁精。」宇文初鄙視地罵了一句,唇角忍不住地勾起來,為了掩蓋自己其實太在意這種小事,他有些粗魯地親了明珠一口,含糊不清地說:「趕緊睡覺!」
五更剛過,宇文初就準時醒了,因為只睡了一會兒,因此他有些不想起床,下意識地伸手去摸身邊的明珠,卻摸了個空,忙著坐起身來要一探究竟,就看見明珠喜孜孜地從屏風後頭小跑著出來,眼睛亮晶晶地道:「還沒有來!」
他有點懵,隨即就明白過來了,明珠是和他報告好消息,表示她的月事沒有來,沒來就意味著好消息。他也跟著笑了起來,然後強烈要求明珠:「還早,趕緊躺著,再睡會兒!想吃什麼,讓人做,但是不能貪嘴!」
「趁著他們剛欺負了我,宜早不宜遲,我要進宮!」明珠不幹,她又不是豬,吃了睡,睡了吃。
宇文初搖頭:「不好,昨天才鬧得不愉快,妳今天就急著入宮,不好。再緩一緩,找個合適的機會去。」
明珠一想也是,加上她究竟有孕與否這事兒也沒拿準,心裡有些亂,也就沒有再堅持。
安安心心地過了幾天,始終不見月事來,明珠覺得八九不離十了,趁著宇文初不在家,悄悄叫了唐春來過來診脈,一心就要給宇文初驚喜。
這回唐春來給了她十分肯定的回答:「恭喜王妃,府裡要添世子爺了。」
雖然早在意料之中的,但得到這句肯定的話,明珠才覺得那顆一直懸在半空中的心終於落了下來,整個人都踏實了。原來真的不是她不能生,可是為什麼當初她和宇文佑成親那麼多年,始終就是沒有孩子呢?就連小產都沒有過。究竟是哪裡出了問題?是宇文佑不讓她生下他的孩子?還是宇文佑自己有問題?
但這個問題她不能想明白,因為宇文佑除了她之外沒有過其他的女人,至少在她的認知裡是沒有。如果宇文佑不想要她生他的孩子,其實可以和其他女人生啊。傅氏之前權盛,可以說是他不敢,但後來他是完全有這個條件和能力的,別人送了他那麼多美人,其中不乏家世清白的好女子,可是他也沒有,一個都沒有。
明珠忍不住問鄭嬤嬤:「嬤嬤,有沒有男人不想要自己的孩子啊?」
鄭嬤嬤彷彿很奇怪她會問這樣奇怪的問題:「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就連太監都要認個乾兒子來養老,跟著他姓傳宗接代呢,何況是正常男人?舉凡是有家業有身分的,沒人不想要兒子,不然那些正妻生不出兒子,拚命納妾就想生個兒子的怎麼說?」
明珠突然間就沉默了。一種說不出的滋味襲上心頭,讓她不想再往下細想,她晃了晃頭,也許宇文佑就是喜歡凌辱折磨她吧,在別人那兒他找不到那種痛快。

王妃確定有孕,這可是天大的喜事兒,定然是要知會給相府和宮裡知道的,得先備下禮,然後王爺回來也肯定會賞賜下人,鄭嬤嬤喜孜孜地去和李全新商量:「上次殿下和王妃大婚時特製的銀通寶還有吧?讓人搬出來準備著,再換些新錢,等殿下回來用。」
李全新也高興,這段時間府裡上上下下給他打理得十分通泰,北苑裡頭的美人們也給他體察上意,找了教習師傅來教她們吹拉彈唱,人人都有事做;愛生事的周女史和平女史都很乖,朱長生的傷也被他在傷藥裡加了點料,導致棒瘡反覆發作,遲遲不見好轉,只能靜養,因此整個府裡簡直就是風平浪靜。
殿下若是要賞,第一個要重賞的就是他了。因此李全新毫不遲疑地安排人去照辦了,又和鄭嬤嬤商量:「去相府報喜的禮必須得安排精細貴重一點啊,嬤嬤來幫我把下關,不知相爺和夫人都喜歡什麼……」
二人正拿了冊子在那裡翻看,門外急匆匆地跑了一個小太監:「乾爺!宮裡來人了!說是太皇太后給王妃送東西來的。」
太皇太后疼愛王妃,經常吃點什麼好吃的,得到什麼好玩的,就會突然想起王妃並讓人送了來。李全新和鄭嬤嬤倒也沒覺得奇怪,因為要幫著接待宮使,所以兩個人都放下了備禮的事情,去了前頭。
替太皇太后來賞賜東西的人是新近上任的長信宮副總管梁有宜,他是榮太監最早帶的徒弟,跟著榮太監吃過苦頭的,算是榮辱與共的。雖然頭銜上還掛著個副字,其實並沒有總管,因此他是一家獨大。
梁有宜見著明珠也還是和藹可親的小模樣:「幾日不見,王妃看著是圓潤了,氣色可真好啊。」
這麼明顯?明珠有些不好意思,顧左右而言他:「太皇太后她老人家鳳體安康吧?」
梁有宜笑道:「托老天爺的福,太皇太后她老人家康泰著呢。」邊說邊示意隨從的小太監把帶來的東西放下。
兩大口樟木箱子,箱口用明黃的封條封著,也不知道裡面是什麼。以往宮中有賞賜,通常宮使都會說明,或是代傳口諭,或是另有一份說明,然而今天梁有宜什麼都沒說,就表示要走了。
明珠雖然覺得奇怪,倒也沒多想,恭恭敬敬地打賞了梁有宜和隨從的人,又要留他們吃飯,梁有宜毫不猶豫地謝絕了:「宮裡的事情多,老奴還要趕回去伺候太皇太后呢。」
既然如此,明珠也不好多留,便吩咐李全新:「替我送梁總管出去。」
梁有宜含著笑道:「王妃可有什麼話要帶給太皇太后的?」
明珠想了想,道:「多謝太皇太后掛懷,還請太皇太后好生將養,不要太過操勞,改日我再入宮去看望她老人家。」
梁有宜收了笑容:「沒有了嗎?」
「沒有了。」明珠搖頭。太皇太后賞了東西,按例是要入宮叩謝的,屆時正好親口和太皇太后說自己有孕的事,方顯得鄭重。可不比順便請梁有宜帶信入宮更好麼?
梁有宜意味深長地看了明珠一眼,道:「既然如此,老奴告辭了,王妃保重。」
明珠本能地覺得有些不對勁,然而並看不出什麼來。
梁有宜不比榮明和藹好相處,這個人平時話就不多,有些陰沉沉的,手段也狠辣,見了她總是畢恭畢敬,一句不肯多說,一步不肯多行,不像榮明無事時還會逗她玩玩,彼此有幾分感情在裡面。
明珠其實是不太喜歡梁有宜的,不過因為前世時太皇太后一直到死,梁有宜也一直守在太皇太后身邊,算是有情有義,因此她對梁有宜也算是十分客氣。今天來的人若是榮明,她還會纏著榮明問長問短,但是梁有宜,便是問也白問,索性就不問了。
等到梁有宜走了,鄭嬤嬤就讓人把兩大口樟木箱子抬到正屋裡去,明珠先洗手行禮,再拿銀刀拆了箱子上的封條,又取了一旁掛著的鑰匙開了鎖,打開箱子看裡頭送的都是什麼。
她的心「咚咚」亂跳起來,第一口箱子裡裝的滿滿都是小孩子用的衣物鞋襪,無一不精美,無一不考究;第二口箱子裡裝的則是小孩子的玩具,藤球布老虎小風車竹蜻蜓木劍撥浪鼓,應有盡有。
鄭嬤嬤等人在一旁看得高興:「都是內造的好東西啊,還是太皇太后想得周到。」
明珠的嘴唇抖了起來,她算是明白梁有宜剛才為什麼那樣意味深長又反覆問她有沒有什麼話要和太皇太后說了。
她有孕的事情是剛剛確定的,之前有可能有孕,只有宇文初、她、鄭嬤嬤,再加上叩春堂那位老大夫算是知道。就連傅相府的人都不知道,可是宮裡的太皇太后卻給她送來了兩大箱小孩子用的東西。
這說明,太皇太后已經知道她有孕了,而她在這之前才剛和太皇太后說過,她沒有身孕,她的小日子來了。
看起來就像是有意隱瞞一樣的。
可以想見,梁有宜回宮後會怎麼和太皇太后說。誤會已經生成,明珠難過地捂住了眼睛,果然想法不同,立場不同,就再也不能相親相愛了嗎?
「王妃怎麼了?」鄭嬤嬤發現明珠情緒不對,和素蘭對視一眼,素蘭就找個藉口把其他人都打發出去了,再到門口守著,不許人過來打擾。
「我想,太皇太后大概是生我的氣了。」明珠特別難過,眼睛一眨,兩顆眼淚就滾了出來。
鄭嬤嬤趕緊拿帕子給她擦淚:「不行哭啊,哪有懷著孩子哭泣的?要高高興興的才好呢。您一定是多想了,太皇太后高興還來不及呢,怎會生您的氣?您看,這些東西每件都是精心挑選的,沒有哪樣不好。」
明珠使勁搖頭:「妳不懂。」
太皇太后是個倔強的性子,看這兩箱東西不是倉促間就能準備起來的,怎麼也得幾天工夫才能準備好,她大概是在宮裡等了自己好些天了,一直等不到,才會讓梁有宜送這兩箱東西來。
是誰和太皇太后洩露了這個消息,故意造成了這種誤會?
明珠難過得不行,這會兒再去追梁有宜已經來不及了,就算是追上了,就憑著梁有宜的性格及和她的那點小交情,梁有宜也不會理睬她,還是得親自跑一趟才行。
「備車,我要入宮。」明珠等不得宇文初回宮,忙著往外趕,左右她身上的衣服是才換了接賞賜的,失不了禮。
鄭嬤嬤怕她有閃失,怎麼都不肯放她在這樣的情況下入宮:「殿下說了,外頭亂,這幾日您都最好不要隨意出門的,就算是要入宮,也等著殿下回來再陪著您去。太皇太后是自家長輩,哪兒就到了那個地步了?早一點遲一點也沒什麼關係。」
明珠急得不行,正想讓鄭嬤嬤走開,突然間覺得小腹一陣不舒服,頓時心涼了半截,趕緊扶著鄭嬤嬤的手就近坐下了,平緩了心情,緊張地叫唐春來趕緊來給她看看。
唐春來早得過宇文初吩咐的,密切關注著明珠的動靜,聽說她不舒服,飛也似的趕了來,號過脈之後放了心,先寬明珠的心:「王妃身體康健,孕相極好,不過是懷孕初期的正常現象罷了。」再警告她:「但是前三個月胎兒尚未坐穩,不宜大喜大悲和勞累過度,王妃既然覺得不舒服,就不該再由著性子來,躺下歇歇,好好養著才好。」
明珠盼了兩世才盼來這個寶貝疙瘩,絲毫不敢大意,趕緊聽話地躺下了,自我安慰道,明天再讓宇文初陪著她一起入宮給太皇太后謝恩好了。
梁有宜一路暢通無阻地入了長信宮,走到正殿門外有意識地放輕了腳步,先側耳聽過裡頭的動靜,再悄聲問守在殿外的桑葚:「娘娘呢?」
桑葚道:「正在考校思恩郡王的功課呢。」
梁有宜站在門前偷偷往裡瞧,只見太皇太后坐在案前,懷裡抱著宇文復,正手把手地教宇文復寫字,在她左手邊,高高摞起一摞奏摺,而宇文復用的那枝筆,正是平時太皇太后用來朱批的象牙管筆。
這哪裡是考校思恩郡王功課?分明就是在教思恩郡王批改奏摺!
梁有宜沉吟片刻,退回兩步,朗聲道:「奴婢梁有宜給娘娘請安!」
殿內響起一陣窸窣聲,太皇太后的聲音過一會兒才響起來:「你回來了啊,進來回話吧。」
梁有宜低著頭走進去,眼角不露聲色地一瞟,看到宇文復已經從太皇太后懷裡出來了,乖巧地束手站在一旁,睜大了眼睛好奇地看著他。
梁有宜垂了眼,稟告道:「娘娘賞給英王妃的東西已經交到英王妃手裡了,英王妃請娘娘安,向娘娘謝恩!」
太皇太后眼裡滿是期盼:「此外她還說什麼了?」
梁有宜斬釘截鐵地道:「沒有。」
太皇太后沉默下來,緊緊地抿起了唇。宇文復站在一旁,瞧見她放在書案的手一直在抖,知道太皇太后氣得不輕,他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本能地覺得害怕,然而偌大的正殿裡,並沒有他可以躲藏的地方。
梁有宜同情地看了他一眼,輕聲道:「思恩郡王該進茶點了。」
太皇太后這才勉強擠出一個笑容來:「是啊,我差點忘了。你也有些日子沒見著你母妃了,把我前些日子給你的那幾件寶貝帶過去給你母妃,讓她幫你收著吧。今晚就別回來了,好好陪陪你母妃。只有一條,明日上學不能遲到,不然看我怎麼收拾你。」
宇文復如蒙大赦,高興得眼睛都彎成了月亮,然而知道要控制情緒,就又肅穆了神色,老成地給太皇太后行禮謝恩告退。
他匆匆跑回後殿,準備讓乳娘去取他新近得來的幾件寶貝,準備帶回去給他母妃高興高興。然而乳娘並不在殿內,以往在殿內伺候的宮人也不見影蹤,他正想大聲喊人,就聽見後面堆放東西的小庫房裡傳來低低的說話聲。
他輕手輕腳地走過去,看見平日負責灑掃粗活的一個太監正和乳娘在庫房裡說話:「太皇太后快要不行了,現在都是靠藥壓著的,發作起來的時候可嚇人,說不準什麼時候就去了。現在思恩郡王倒是風光,可等到時候,就可憐了。」
乳娘的聲音聽上去又尖利又著急:「砍腦殼的龜兒子,胡說八道什麼?這種話都敢亂傳,就不怕掉腦袋?」
灑掃太監:「我哪裡胡說了?這種事是亂說得的?若不是妳救過我的命,我才不會好心和妳說這個呢。信不信由妳!別死到臨頭才悔不當初。」
乳娘當了真:「你從哪裡聽說的?」
「噓……」灑掃太監突然噤了聲,宇文復趕緊藏到帳幔後面去,只留了一條細縫從中偷看,只見灑掃太監走出來左右張望了一番,又折回去,壓低了聲音道:「那天我在掃地,看到角落裡有一窩螞蟻,妳知道,太皇太后最討厭的就是這東西了,我當然要把牠連窩端了。我正蹲在那裡弄螞蟻呢,就看見英王和英王妃走了過來。」
他頓了頓,聲音壓得更低:「英王妃和英王爺說,太皇太后病得不輕,是她親眼看到的。約莫就是月前的事吧,就是榮總管沒了的那幾天。」
宇文復的腦子裡頓時一片混亂。那幾天的情形歷歷在目,他想起來還很後怕,因為太皇太后帶著他上了朝,所以他差點被宇文白給殺了。還是六皇叔出手救了他,夜裡明珠表姑又來照顧他,他都記情的,可是他們說,太皇太后就要死了?
如果皇祖母沒了,他和母妃,還有其他的弟弟妹妹都將要活不成了!宇文復被這個可怕的消息嚇得全身冰涼,他愣了一會兒,轉過身瘋狂地朝著正殿奔去。
聽見響動,庫房裡的灑掃太監和乳娘都驚慌失措地跑了出來:「誰在那裡?」
「是郡王。」乳娘看清楚宇文復的背影,鬆了一口氣,隨即又十分擔心:「要壞事!他不會是聽到我們的話了吧?」
灑掃太監的眼睛裡閃過一道精光,袖著雙手淡淡地道:「就算是聽見了也不怕,他不會亂說的。郡王爺聰明著呢。」
那倒也是,不然也不會被太皇太后給挑出來。乳娘把擔憂按下去,繼續追問灑掃太監:「能不能說得詳細點啊,太皇太后這病能治好嗎?」
灑掃太監道:「誰知道啊,也許是好不了啦,緊著些,想想出路吧。」
乳娘心事重重地扶著門框,低聲嘀咕:「這可怎麼辦才好呢。還以為交了好運,誰知道轉眼又要大禍臨頭了。我可憐的思恩郡王,怎麼就這樣命苦呢?」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1.2 出貨天數
  • 0.8 回信天數
  • 1.3 缺貨率%

優良商店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2
回信速度:0.8
缺貨率:1.3 %

近一週瀏覽次數:417888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529812)

注目新書(3643)

夏日閱讀季 | 暢銷下殺5折起-8/31(563)

活動折扣即將截止!(984)

主題書展 | 5折起(2038)

雜誌活動 | 9折起(573)

文具百貨活動 | 69折起(877)

出版社活動 | 66折起(3288)

日文MOOK(1017)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下殺49元(158)

二手書淘寶區│銅板好折扣(53)

二手書即期品 | 通通一本不留!(1471)

二手書書況近全新 | 搶到賺到!(1220)

中文書(97574)

中文雜誌(1828)

歐美雜誌(327)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902)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595)

唱片CD(240)

二手中文書(421490)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