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 關閉

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暢銷書 5折起 | 二手書 45元起 | 各類雜貨、文具用品79折起 | 超取499免運
(二手書)進擊的殭屍:ZOM-B(1)
  • (二手書)進擊的殭屍:ZOM-B(1)
  • 商品編號:p0699176007366
  • 店家貨號:11307544858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二手書)進擊的殭屍:ZOM-B(1)

《向達倫大冒險》奇幻天王率領殭屍大軍 來‧噬‧凶‧凶! 在生死存亡的關頭,你會為...

網路價
199元 80元 消費滿100元可得超贈點:1點
活動價
80元 /件起! 滿699元送贈品 >>搶購
付款方式 【僅有這張】卡友獨享雙12最高18%回饋 雙12限定!國泰卡單筆分期滿1萬2送1仟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無畫線註記
出版日期:2013-08-12
作者:向達倫
譯者:楊沐希
出版社: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
ISBN/ISSN:9789573330158
裝訂:平裝
書況:近全新
內容簡介:
《向達倫大冒險》奇幻天王率領殭屍大軍
來‧噬‧凶‧凶!

在生死存亡的關頭,你會為了活命犧牲人性,
還是堅守信念,找到自己生存的價值?
引發熱烈討論!英國亞馬遜書店讀者★★★★☆(4顆半星)好評狂推!

看完本書
請勿向他人透露
主角身分和結局!


「爸,你知道你的問題是什麼嗎?」
憤怒已經退去,我比平常更冷靜,臉上滿是苦澀的淚水。
「你比吃人的殭屍更沒心肝!」


鄰近的城鎮爆出殭屍入侵,但是小B與家人、朋友都對新聞嗤之以鼻,畢竟比起太不真實的吃人畫面,小B更擔心爸爸帶來的麻煩。
小B內心厭惡有著強烈種族歧視的爸爸那些偏執的行為,但另一方面卻又渴望能夠得到爸爸的認同。這種又愛又恨的情感,在正值青春期的小B心裡,產生了激烈的矛盾與衝突。
某天,殭屍大軍不再只是電視上的畫面,而是真的活生生地入侵了校園!小B與同學們拚命逃亡,卻發現校園像被人故意封鎖一樣,幸好爸爸及時衝進學校解救了小B一行人,小B從來沒有這麼崇拜老爸過!
但是眼看安全的出口就在前方,殭屍大軍卻從後面逼近,千鈞一髮之際,小B無意識地聽從爸爸的指令,做出了無法原諒自己的行為……
作者簡介:
向達倫Darren Shan
一九七二年出生於倫敦。他從小就立志當作家,十四歲擁有了第一部打字機後,從此開啟了寫作生涯,並曾榮獲愛爾蘭RTE編劇比賽第二名。
二十八歲時他開始推出《向達倫大冒險》系列,不但得獎連連,更橫掃世界各地的暢銷排行榜,熱賣超過一千萬冊,並被改編拍成電影「鬼不理的助手」,這套書也使他晉身國際級的暢銷作家。
繼《向達倫大冒險》之後,他又陸續推出《魔域大冒險》系列、《城市三部曲》,以及《向達倫大冒險》的前傳《鬼不理大冒險》系列,本本也都既叫好又叫座!而在殭屍熱席捲全球之際,一向對超自然生物興趣濃厚的向達倫也推出以殭屍為題材的全新系列《ZOM-B》,比以往更深刻的人性掙扎,加上別出心裁的敘事方式和令人驚愕的劇情發展,將向達倫的作品推上了新的高峰!
向達倫另著有單篇作品《細瘦劊子手》、《闇影夫人》(暫譯,皇冠即將出版)。
譯者簡介:
楊沐希
一九八四年生。曾任職版權經紀公司,現為自由文字工作者。譯有《細瘦劊子手》、鬼不理大冒險《殺手誕生》、城市三部曲《謎幻蛇城》、《起司》、《美味關係》等書。
章節試閱:
前情提要:
小B和同學們在歷史博物館參觀二次大戰時猶太人大屠殺的文物,小B對納粹的行為心生厭惡,一旁的柏克老師卻暗示,小B爸爸的行為思想正和那些殘忍的納粹沒什麼兩樣。小B雖然嘴上為爸爸辯解,心裡卻浮出誠實的聲音……

Chapter 13
我自己一個人到處參觀,心裡想的是納粹大屠殺和柏克老師剛剛的那一番話。我想要漂亮反擊,讓他知道那樣指控我爸是大錯特錯,但我想不到任何能夠回擊的話。
後頭的展覽我就沒有仔細看了,幾個朋友跌跌撞撞跑過來找我一起玩,但我搖搖頭,只想一個人。我一直想起那個女孩的書,我一直幻想自己身處於她的狀況,頭低低地看著紙張,因為太認真了,沒有注意到可惡的納粹士兵已經來了,他們包圍房子、闖了進來,最後把我帶走。
我走到樓下去,這裡展覽的是一次世界大戰的東西,我先前就看過了。真希望我上次參觀時能更用心一點。如果我上次仔細看,也許我就能更了解兩次世界大戰,以及他們之間連帶的牽引關係,還有其他國家是如何放任納粹壯大、宣揚他們的理念,以及縱容他們隨心所欲做出那些可怕的事。
我記得這裡有重製的壕溝、實際大小的模型,遊客能夠體驗那些士兵在出來被機關槍打死之前,身處於跟地獄一樣的壕溝是什麼滋味。我走進細窄可怕的迷宮裡,停下腳步來研究上頭的細節,士兵睡覺的小洞、他們吃的東西還有假老鼠。
怪的是,我覺得我在這裡感覺比較舒服,這裡不會讓我一直想到樓上恐怖的情景。這場戰爭血腥歸血腥,但還有人性。士兵是和其他士兵相戰,死了數百萬人,但沒有滅絕營和毒氣室、沒有遭到圍捕的小猶太女孩,飽受侮辱和虐待,最後才遭到處決。
如果我能回到過去,回到這裡其實也不錯,早在真正可怕的戰爭開始之前,早在人心能夠變得徹底邪惡之前。我能忍受這種戰爭,但二戰就不行了。至於柏克老師說老爸不比納粹好到哪裡去……
我渾身發熱,臉都脹紅了。我不會讓這事就這麼過去,我會向里德校長報告,柏克老師怎麼能說那種話?如果我報告上去,他肯定就會丟了工作,也省了教書的包袱。
不過,雖然我很想傷害他,我卻幹不出這種事來。一部分是因為天底下沒有人喜歡打小報告的人,但主要是因為我一直在想他的那番話。我一直都希望我能用一般人的觀點看事情,我知道老爸不是什麼聖人,但我從來不把他當成禽獸。如果柏克老師說得沒錯,而我站在老爸這一邊,這幾年來我和他相處的模式會不會也讓我禽獸不如?
我告訴自己,不和老爸正面衝突沒有關係。我為了過安穩的生活,我假裝自己是和他一樣有種族歧視。我放任他的心胸狹窄,不敢忤逆他,我覺得無所謂,但我這一陣子,早在我和南西打架之前,就開始質疑自己的行為。
當年的納粹是不是也在我這種人的首肯之下做壞事呢?其他的孩子是不是也縱容自己的父親,還覺得沒有關係?二次大戰裡的恐怖事件能不能追溯回那些人的孩童時代,因為他們不肯直接矯正父母扭曲的價值觀?
就在我思索自己和老爸的詭異關係時,我轉到一個角落,看到前頭有人掙扎。兩名男子正在對一名印度女子下手。她包著頭巾,額頭中央還有紅色的一點,身穿長長的印花洋裝,標準女工的打扮,其中一個男人一手掩在她的嘴上。就在我愣看他們的時候,另一個人用力踹了女人的腹部一腳,她像個洋娃娃一樣倒在地上。
娃娃車裡有個小寶寶,大概一歲左右,是個男嬰。他哭了起來。其中一位男子把他抱走了。
「嘿!」我大喊一聲,他們轉過頭來。那裡很暗,他們離我有段距離。兩人都穿著有帽子的衣服,我看不清楚他們的臉。「你們在幹什麼?」
他們立刻抱著寶寶跑開。女人哀號著,急著伸手,手指張開又握起拳頭。她想攬回壞人帶走的寶寶。
我跑在他們後頭,沒停下來看那名女子是否無恙。我沒時間管她,要是那兩個人跑出我的視線、跑離博物館,也許我這輩子就再也見不到那個寶寶了。
我跑上一樓,急著跟在綁架犯後頭。他們稍微放慢了腳步,這樣才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我想大喊,但我爬樓梯爬到快沒氣了,也怕到喊不出來。
其中一個人停下腳步、在紀念品店轉彎的時候,我差點就揪到他了。他攔下我,打算把我扭倒在地上。我沒時間好好打一場,直接用手指抓他的雙眼。他痛得嘶嘶叫,放開了我。我爭取到一點空間,就用膝蓋用力頂他的鼠蹊部,他哎哎叫倒了下去。我越過他繼續奔跑,不顧周遭訝異觀看的遊客。大家都張著大嘴看著這一切發生,我的朋友也在人群裡。
我在前頭沒有看到抱著娃娃的人。我左顧右盼,發現他朝著大砲擊後頭的道路前進。我大喊一聲:「站住!」然後跟著他跑過去。
那人在大砲前面停下腳步,轉過頭來等我。他把寶寶緊緊抱在胸前。
我保持幾公尺的距離,小心地停下來。他的身材不比我高大多少,但我不能冒險。他身上也許有槍或刀子。
「把寶寶放下來!」我大喊。
為了回應我,他用空出來的那隻手把帽子放下。我覺得自己的臉色忽然刷白了。他看來就像是恐怖電影裡的變種人,他的皮膚很難看,一塊一塊是紫色的,上頭還有膿汁,臉上的肉甚至有幾塊脫落下來。這人有一頭灰色的散亂頭髮,還有一雙淺黃色的雙眼。他也少了幾顆牙齒,尚在嘴裡的牙卻是黑色又凹凸不平。
他指著我,我用餘光發現,他的指頭上沒有指甲,只有黑黑髒髒沾滿血跡的層層皮膚。他張大了眼瞪著我看,然後彎起手指,好像打算催眠我一樣。
我想過要不要衝過去撲倒這個變種人,但我可不會像恐怖電影裡的那些笨蛋一樣。於是我向後退,放聲尖叫,希望警衛能夠趕來。
我身後傳來腳步聲,我剛剛在紀念品店外頭撲倒的人跑了過來。他微微轉身對我吐口水,他長得也像變種人,看起來很像是照過核戰放射線的倖存者一樣。我一度以為這兩個怪傢伙會攻擊我,但我聽到其他人趕來的交談、叫囂聲,還有女人尖叫:「我的兒子!別傷害我的孩子!」
抱著寶寶的變種人看了看我身後的狀況,氣得五官扭曲。他又斜眼看看我,邪惡地舔舔嘴。他的舌頭又乾又皺還長滿疙瘩。
腳步聲愈來愈近,那人突然高舉小孩,然後朝我扔來。我像接球一樣接住寶寶,盡量讓他降落在我身上。我向後跌,屁股著地。寶寶坐在我的懷裡笑了起來,還用胖胖的手指戳我的鼻子。
我抬起頭,變種人已經跑走了。他們沒有帶著小孩,跑得可快了。他們一跑就跑離了柵門,不一會兒就消失在我的視線之外。
就在眾人趕來找我之前,我仔細端詳寶寶的臉,有點期待他會露出邪惡的笑容說:「媽咪,別怕!」就像我夢裡的小娃娃一樣,但他當然沒有這麼說。這是真實世界,又不是什麼噩夢。
然後我又想到那兩個人,他們奇怪的皮膚和黃色的雙眼。我不禁覺得毛骨悚然。

Chapter 14
孩子的母親高聲宣佈說我是英雄。她一邊擁抱我一邊哭著謝謝我,說我真是個大好人,拯救了她的孩子,我真該獲頒獎章什麼的。陌生人面露喜色看著我,博物館的警衛和工作人員也出來祝賀我,我的同學都訝異地在一旁看。柏克老師笑咪咪的,我和他目光交錯的時候,他向我使了個眼色。
警衛想問我歹徒的長相,我說我沒看清楚,因為他們戴著帽子。我怎麼能說他們有奇怪的皮膚、黃色的雙眼,看起來很像變種人?真的這麼講,聽起來一定很像神經病。
返回學校的地鐵上,大家繼續讚美我,我只有一臉嚴肅地聳聳肩,什麼都不說,柏克老師要其他人別煩我。我一個人靜坐在座位上,聽著車廂裡的吵鬧聲,看著窗外漆黑一片的隧道,無法忘卻那兩個人的嘴唇、皮膚和雙眼。如果他們是我幻想出來的,那我的想像力一定比我所了解的還豐富許多。
回到學校,柏克老師問我還好嗎?他見我臉色不太好,便說要讓我提早回家。我不希望享有特別待遇,所以我說下午的時候我寧可去空教室一個人待著就好。柏克老師和里德校長前來查看我幾趟,里德校長說我讓學校爭光。其他時候,我都一個人沉浸在思緒裡,如果能讓我不要繼續去想,我一定不會繼續鑽牛角尖下去。
時間過得很慢,但終究下課了。早在鐘聲響起之前,我就先離開學校,這樣就不用面對我的朋友。我覺得很不舒服,好像剛剛才劇烈嘔吐過一樣。我只想回家躺在床上度過這個週末,希望禮拜一上學的時候能好一點。
我到家的時候,老媽已經聽說了在博物館發生的事情。我一走進門,她就尖叫說我是她的小英雄,對我又抱又叫的。她問我晚上有沒有特別想吃什麼,我無力地笑了笑,跟她說我沒什麼胃口,她煮什麼我就吃什麼。
她想聽我說整件事的來龍去脈,綁架、援救,以及我是怎麼對抗兩名成年人的。我想打混過去,但她一直問、一直問。最後我沒辦法,只好開始解釋,不過那兩個人的長相我就沒有說了,我不打算讓任何人知道他們到底長得什麼模樣。
在我說完之前,老爸就到家了。他進屋時看到我和老媽在講話,以為我們在聊八卦,於是對我們笑了笑。結果媽開始跟他說到底發生了什麼事,他就皺起眉頭,叫她閉嘴,要我從頭再說一次給他聽。
媽送上晚餐,今天吃炸魚薯條,平常這是我的最愛,但我今天的心情吃什麼都有如嚼蠟。她一直說我有多勇敢,她有多以我為榮,以及為什麼博物館的工作人員讓我一個人抵抗兩名危險的歹徒。
老爸沒說什麼。他板著一張臉,這種表情我很熟悉,他在盤算些什麼。老媽太激動了,沒有注意到,但我發現了,於是閉上嘴,不希望更進一步激怒他。當他處於這種狀態的時候,我們能不要說話就不要說話。
吃完晚餐,我們一起看電視的時候,他的情緒終於爆發了。媽還在唸那個寶寶的事,說我該領個獎牌什麼的。老爸不耐地嘆了口氣,說:「黛希,我希望妳閉嘴。」
「但陶德,你不覺得很驕傲嗎?」老媽訝異地說。
老爸哼了一聲,白了我一眼。我假裝入迷地看著電視上的廚師如何在三十分鐘內做出一頓六人份的晚餐。
「我當然很高興你能保護自己。」他對我說:「但……」
他沒繼續說,老媽卻追問下去。「但什麼但?」我哀號一聲,她為什麼不知道什麼時候該閉嘴?
「他們是印度人。」老爸低聲地說,我轉過頭去。我不知道他之前在臉臭什麼,現在我明白了。
「那有什麼關係?」老媽不解地問。
「不管他們抱走幾個小印度阿三去投泰晤士河,我們都最好不要插手。」老爸笑著說,很像只是在開玩笑,但我知道他內心相當生氣。
老媽皺起眉頭。「陶德,別說這種話,一點也不好笑。身為印度人也不是那可憐寶寶的錯。」
「難道是我的錯嗎?」老爸忽然反應大了起來。他瞪著老媽,然後看了看我,撇嘴說:「你想幫忙,我覺得很好,但如果對方是英國人就好了……」
「太過分了。」老媽冷冷地說:「孩子是無辜的,難道你會把小寶寶留給那兩個壞人嗎?」
「天底下沒有人是無辜的。」老爸說:「是我們抵抗他們,一直以來都是如此,以後也一樣。如果我們替他們出頭,這一切會有結束的一天嗎?我們會因為他們有可愛的小娃娃,所以讓他們分享我們的國土嗎?一直賦予他們福利,好讓他們多生幾個小鬼出來,直到他們變成多數民族?小孩子也會長大,他們會大舉進軍貴族學校,弄臭這些地方。他們會買房子,玷汙那些社區。他們會進口毒品,賣給我們的孩子。他們會毀了一切。」
「他們全部都曾經只是小孩。」老爸說:「每個恐怖分子,每個來英國搶工作機會的無賴,都曾是像今天出現在博物館的那個孩子一樣。我們不能軟弱,我們不能屈服,絕對不行!」
「你錯了。」老媽說,我發現老爸比我還訝異,老媽從來不會這樣對他講話,我甚至覺得她沒有辦法和老爸大小聲。「陶德,世界上壞人多得是,白人和其他膚色的人都可能是壞人。我們不能讓壞人偷走別人家的孩子,裝作視而不見,這樣就太殘忍──」
老爸伸手重重賞了她一巴掌。她轉回頭來,哭了出來。他掐起老媽的脖子,露出氣瘋了的眼神。我朝他跑過去,大聲要他住手。他用另一隻手摑我巴掌,下手比打老媽還重。我受到重擊,倒在地上,但他根本沒注意到我。他的注意力還在媽身上。
「不准這樣跟我說話。」老爸氣憤地說:「妳不准忤逆我。如果妳還要替那些混蛋講話,我就殺了妳。女人,妳聽到沒?妳─他─媽─的─聽─到─了─沒─?」
他每講一個字就搖她一下,老媽發出噎到的聲音,打算點頭。她的手指緊抓老爸的手臂。我一度以為他就要掐死媽了,這就是結束的時候了。這麼多年來,挨了這麼多頓打,為的就是這一刻。我連忙爬起身來,打算再度撲上去,急著要他住手,救媽一命,然後在老爸實現威脅之前帶著老媽逃命去也。
就在這個時候,老爸鬆手了,他把手抽回來。他捏著媽媽的下巴,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她哭了起來,流著鼻血。媽媽左眼下方開始浮腫。老爸抹去她嘴唇上的鮮血,對她生硬地笑了笑。
「妳會沒事的。」他說話的口氣很像老媽只是自己跌倒受傷而已。「去,給我們泡茶,然後去外頭抽根菸。進來的時候,妳就會沒事了,對不對?」
媽像死魚一樣大口大口喘著氣。老爸的手又用力了。
「對不對?」他咆哮著,這次高聲得多,等著老媽回答。
「對,陶德。」媽氣喘吁吁地說。
老爸放開她。她爬起身來,跌跌撞撞地走去廚房,想要止住淚水,她知道如果她再發出聲響,也許又會激怒老爸,也許他又會動手。
老爸看著我,我則等著他揮出第一拳來。如果他動手,我會乖乖站在這裡讓他打,這樣是最好的安排。如果我回手,他肯定會徹底失控。我不介意讓他打,也不在乎皮肉之痛,只要老媽離開現場,安然無虞,他愛怎麼打我都沒關係。
「不過我還是要說。」他緩緩地說這句話,讓我知道,他現在擺盪在兩端中間,要麼他可以嘻笑過去,要麼他就是下手修理我,反正他有這個權力,我和老媽都在他的控制之下。「真希望我能在場看你用膝蓋頂那個壞蛋。」
我們兩個都笑了,他開懷大笑,我則無力地笑了幾聲。他把電視轉到益智節目,猜對了幾題,得意地笑了起來,整個人挺愜意的。媽端了茶出來,當她把杯子擺在老爸面前時,他伸手拍了拍媽的屁股。她露出歪斜的笑容,坐在爸身邊,吻了吻剛剛揍她的那隻手。

後來我回到房間,坐在床上聽著iPod裡的音樂大哭。我不喜歡哭,但我今晚真是忍不住了。我不是因為皮肉痛而掉眼淚,那一掌根本不算什麼,但我覺得心裡很不舒服。
我不想責怪老爸的行為。我會替他解釋找理由,我總是如此。媽不該挑釁他,她明知道老爸脾氣就是這樣;她應該注意看老爸的臉色,而且……
不,我不該怪她,我也有錯。我不該冒著生命風險去救什麼印度小孩。我讓那兩個變種人把寶寶帶走就好了,這樣我們就會少了一個得踢出英國的人。老爸說得沒錯,他只是協助我們看清這個世界的真面目。我們真該聽他的話,這又不是他的錯。我不該拯救那個孩子,媽應該閉嘴不要一直唸。
我一直如此這般地告訴自己。我盡量替他找藉口,我也想相信,我也想替他的行為找到合理的理由,因為他是我爸,我愛他。不過,我的內心深處明白,這一切都是狗屁。
我哭得太激烈,發出嗚咽聲。我把音樂接到喇叭上,這樣老爸才聽不到。然後我哭得更厲害了,雙手握成拳頭,五官因為憎恨與不解而糾結在一起。
他有種族歧視,是個會打老婆的惡霸,還是個充滿仇恨的下三濫。我想讓他受盡苦頭,看著他痛苦掙扎時冷笑起來。問他現在是否自豪,是否還認為打老婆、小孩是對的事情。
想出這麼可怕的事,讓我又開始鄙視自己。他希望我們好,他只是想幫忙,只是想盡一份力帶領我們走向正確的道路。他只會在我們讓他失望的時候動手,我們真該更努力一點,我們……
「我恨他。」我邊哭邊說,把臉埋在掌心裡。
但他是我爸。
「我恨他。」
但他是我爸。
「我恨他。」
但……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0.9 出貨天數
  • 0.7 回信天數
  • 1.8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0.9
回信速度:0.7
缺貨率:1.8 %

近一週瀏覽次數:398978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551598)

冬季購物節-12/8(778)

注目新書(2910)

活動折扣即將截止!(416)

主題書展(3090)

雜誌活動 | 9折起(404)

文具百貨活動 | 69折起(95)

出版社活動 | 66折起(315)

日文MOOK(878)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下殺49元(125)

二手書淘寶區│銅板好折扣(36)

二手書書況近全新 | 搶到賺到!(372)

中文書(99074)

中文雜誌(1784)

歐美雜誌(191)

韓文雜誌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871)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398)

二手中文書(442451)

二手簡體書

二手原文書

[x]
[x]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