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TAAZE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新書79折!二手書1折起!超商取貨350免運費
(二手書)馭妖(2):專屬契約妖軍團
  • (二手書)馭妖(2):專屬契約妖軍團
  • 商品編號:p0699140469253
  • 店家貨號:11305540332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二手書)馭妖(2):專屬契約妖軍團

隨書附贈: 1.【造型鍵盤Memo】1套 桃花電波一放,「妖」力也無法擋, 史上...

網路價
220元 40元 消費滿100元可得超贈點:1點
付款方式 不用再比~網購最高回饋卡.馬上辦賺800 週一刷玉山卡.單筆1000送100刷卡金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無畫線註記
出版日期:2012-10-30
作者:楓飄雪
出版社:耕林
ISBN/ISSN:9789862862902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隨書附贈:
1.【造型鍵盤Memo】1套


桃花電波一放,「妖」力也無法擋,
史上無敵契約妖軍團正式成軍,預備橫行天下!?

人紅就是是非多,麻煩事也就一波接一波,
不過,在解決眾多麻煩的過程中,
她鍾愛的「桃花」,卻也一朵一朵開不停,
繼無敵花美妖、小小惹人愛兔妖之後,
另一隻俊美指數破表的豹妖,也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
正式加入她個人專屬的契約妖軍團──
哇哈哈哈……就說她本身除了是麻煩製造機之外,
還是個純天然美男磁石,
電波一放,眾美男妖就紛紛抵擋不住,心甘情願地為她效力!
唯一奇怪的是……這位「小三」加入之後,
那個一向跩跩的、不太理人的「老大」身上,
好像散發出一股酸酸澀澀的奇怪氣味……
這到底是因為他又感染了未知的陰謀味道?
還是因為他可愛的……「嫉妒」起小三來了!?

人物介紹
(一)超級無良女醫:宮明玨(葉羽翔)

(二)無敵花美「妖」:璿

(三)小小惹人愛兔妖:玉蔚兒

(四)史上最俊美豹妖:昭晨
作者簡介:
楓飄雪
一直喜歡寫文,喜歡文裡的喜怒哀樂,喜歡體驗裡面的不同人生,現居天津。相信付出終有回報,相信世上有真摯的情感,所有作品都是傾盡心血,投注了全部情感,讀來有一種溫暖的感覺。

畫者簡介
Orepot
橙香酒(Orepot裡負責上色和背景):D君的線稿和人物非常好看,能和她合作很幸福。一直都在畫少年風的東西,少女風讓我覺得十分新奇有趣(個頭啊),雖然在作畫時有很多問題,但是修改的過程也是學習的過程(妹啊),如果在看到配圖時覺得喜歡,那就是我的榮幸。
Departed(Orepot裡負責草稿):全依賴橙君為此書配圖,希望未來有更好的表現,也希望觀者能賞文愉悅。
章節試閱:
第十一章 心緒波動
  直到午夜,璿才回來,第一句話就直奔主題,「林珊有個姊姊叫林素,是雍佑城器師的妻子。」
  「真是麻煩。」宮明玨頭疼地揉著自己的額頭,撇了撇唇,不耐煩地嘟噥著,「我怎麼不記得跟林珊有多大的仇,她為什麼不放過我?」
  「主人,林珊一向驕縱慣了,最討厭別人不聽她的話,反駁她。」玉蔚兒閃身出了隱藏空間。他與林珊相處過一段時間,多少瞭解林珊的脾氣。況且,他還在林珊手下吃了不少苦,林珊的為人實在是……唉,不敢恭維。
  「林珊,咱們梁子是結定了!」宮明玨氣勢洶洶地大吼一聲,「找我麻煩,姑奶奶還想找她算帳呢!
  三萬?真虧他們想的出來。看我不端了他們的老巢才怪!」什麼時候她的命這麼不值錢了?敢惹她,看樣子他們林家是想在日暉大陸被除名了!
  宮明玨怒氣沖沖的模樣,讓玉蔚兒不知道是該哭還是該笑。主人生氣的原因好……特別啊!就因為林家出價低了,這個理由真是……唉……
  「別急躁。」璿淡淡開口,「林素的夫君是雍佑城極被城主器重的煉器師,妳要想動林家,沒有那麼容易。還是從長計議的好,不可魯莽行事。」
  宮明玨點點頭道:「我知道,放心,我不會衝動的。」她不著急,不就是玩嗎?她有的是時間、有的是花樣,她倒要看看誰比較會玩!
  遊戲的對手越棘手,才會越刺激,遊戲也就更有意思。
  「煉器師……如果我沒有記錯,煉器師在日暉大陸算是一流的器師吧?」宮明玨想著這個世界的資料,看來林家的猖狂不是沒有道理,背後有個大家族支撐著,不囂張都不正常。
  「除了王室有頂尖的聖器師外,煉器師已經是絕對一流的,他如果說些什麼,雍佑的城主多半會答應,勢力極大。」璿點頭,說明他調查來的情況。
  「還挺厲害的嘛,敢情是個咳嗽一聲,雍佑就要變天的人物啊!」宮明玨冷笑著。讓雍佑城主都顧忌的人物,自然是可以在東部橫行的傢伙,這樣的人物對於此時只有一個沒落狄亞藥師聯盟背景的她來說,確實是個惹不起的馬蜂窩。
  「主人……」玉蔚兒看著宮明玨陰晴不定的表情,想開口,卻又不知道要說什麼。
  主人在擔心嗎?也難怪主人會擔心,一個沒落的藥師對上一個被日暉大陸追捧的器師,怎麼能不讓人擔心呢?兩者的差距,無異於天上地下。
  宮明玨唇邊勾起一抹極淺的笑意,「沒事,馬蜂窩捅就捅了,沒什麼大不了。」
  「哼,妳不怕被蟄個滿頭包?」璿低嗤著,眉頭緊鎖。弄不好會沒命的,她就一點都不擔心嗎?
  「璿,捅馬蜂窩是要看用什麼工具的,要是普通的木棍,自然會被馬蜂蟄到,但是,如果我用的是火棍呢?馬蜂還沒有飛起來,就變成了灰,我倒要看看他們怎麼來蜇我!」宮明玨勾起的笑容,陰森而恐怖,竟讓人有一種身臨地府的恐懼。
  「睡覺。」宮明玨拍拍手,宣佈談話結束。
  璿和玉蔚兒再也沒說什麼,回了隱藏空間。
  玉蔚兒坐在地上,探尋的目光一刻也沒有離開璿的臉,自然更不會忽略掉璿緊鎖的眉頭,以及緊緊抿著的唇。想了想,他遲疑的開口:「哥,你是不是在擔心主人?」
  陷入自己思緒中的璿,聞聲一愣,詫異地抬頭看向玉蔚兒,「沒有。」極快的矢口否認,更像是極力掩蓋自己的想法,一點讓人信服的理由都沒有。
  玉蔚兒抿唇含笑道:「哥,你是不是很在意主人?」哥倒是一個很彆扭的人啊!
  「在意?」璿似乎不理解玉蔚兒的意思,想了想,說道:「當然在意,畢竟我與她簽訂了契約。」
  一想到契約,當日的情景彷彿瞬間重現在眼前——她無賴地威逼利誘,與他簽下主僕契約、她毫不猶豫地刺破胸膛,灑下心頭熱血……他突然手腕一抖,感覺那灼熱鮮血依舊敷在他的手腕上般,不知為何,心中充斥著一股莫名的期許,滿滿的,帶著溫暖的甜,甜中偏偏又雜糅著淡淡的苦。如今他還是不明白,到底這種情緒是什麼?感覺莫名的奇怪,但是,他又很喜歡這種奇怪的感覺……
  玉蔚兒盯著璿不停變換表情的臉,心底無聲地哀嚎。
  拜託,原來搞了半天,哥還不知道那是怎麼回事?
  他突然為自己感到不值……他竟然因此受了不少驚嚇,真是可憐他脆弱的小心臟啊!
  「其實……哥,我很喜歡主人呢。」玉蔚兒輕嘆一聲,支著腮,漂亮的臉上露出陶醉的笑容,好似三月綻放的桃花,妖嬈而美麗。
  「喜歡她?」璿心頭一沉,眼眸微瞇,瞪向玉蔚兒。連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他周身的氣息已經改變,如同一隻即將出擊的野獸般危險。
  玉蔚兒嚥了嚥口水。有必要這麼嚇人?心裡已經在打顫,不過表面上還強作鎮定,假裝無視璿凌厲的氣息,接著說道:「是啊,很喜歡主人。」為了增加可信度,玉蔚兒還拚命的點頭,「我從來沒有見過哪個人類這樣對待妖的。」抿了抿唇,眼神迷離,腦中回想著與宮明玨相處的點點滴滴,「雖然主人很喜歡開玩笑,但是,我可以感覺得到,她是真的對我們好。」
  他不是沒有見過與人類簽下契約的妖,他們的處境無非就是淪為人類的工具,等同於終生的貼身保鏢,沒有什麼交流,只有利用。更有甚者,在危機的時刻,成為主人的替死鬼。棄車保帥,再正常不過,況且妖對於人類來說,恐怕連個卒都算不上。
  「而且主人……」一股殺意襲來,硬生生讓玉蔚兒閉了嘴,驚愕地抬眸對上不知何時與他面對面的璿陰鷙的眼眸,在有限的空間內,玉蔚兒的身體向後縮了縮,希望藉此能與他拉開一點距離,「哥,你……」
  「而且她還怎麼著?」一字一頓地咬牙說道,每一個字都好似冰針般扎進玉蔚兒的身體。
  「而、而且……主人還……」玉蔚兒囁嚅著,他現在突然很後悔自己幹什麼要多管閒事?他……他有一種在找死的感覺!
  「還什麼?」璿冷聲問道,眉頭輕佻冷睇著玉蔚兒,等著他的答案。
  「還挺可愛的。」玉蔚兒話一說完,對面的俊朗面容驟然多雲轉陰,並且馬上就要颳起狂風驟雨的趨勢,「好像姊姊哦!」後面的補充,想都沒想立刻衝口而出,快得讓他詫異。
  不過……似乎這句話救了他一命。雖然哥的表情還是那麼低沉,但低沉歸低沉,至少沒有電閃雷鳴的狀況出現。
  呼……悄悄地吁出一口氣,玉蔚兒有一種劫後餘生的感慨。幸虧他反應快……
  「有什麼可愛的?」璿回到自己原來的地方盤腿坐下,「一個無賴女人而已,除了愛逞強,就剩下無賴!」
  璿一離開,玉蔚兒感覺到周遭的低氣壓立刻緩解,劇烈的心跳也慢慢恢復正常,伸手偷偷地擦了下額頭的冷汗。
  算了,反正能說的,他都已經說了,至於後面要怎麼做,全看哥自己能不能想通了。
  神啊,保佑哥早點想通吧!他可不想經常生活在殺氣之中,整日提心吊膽的,這日子還怎麼過啊?
  玉蔚兒心中在想什麼,璿自然不會知道,閉上雙眼,他進行著每日的例行療傷。
  時間一點一點地流逝,不知道為什麼,今日的他,怎麼都無法靜下心來,腦海中閃過的都是那個無賴女人的影子,倔強的、無賴的……一個接一個,跟走馬燈似的,不停地飛旋在他的腦海中,看著她的樣子,心中有一種滿漲的、叫做溫暖的東西緩緩滲出,流經四肢百骸,無比的舒暢。
  那倔強的女人,總是喜歡衝到前頭。他很想站在她的身邊保護她,可是又怕傷到她驕傲的自尊。她是那樣的驕傲,驕傲地面對所有挫折。烙印罪字,神的懲罰,身體無傷,踐踏的卻是人的尊嚴。從來沒有見過哪個烙上罪字的人,還能生活在世間,他們的終點只有一個——在眾人鄙視的目光中,羞愧致死。
  而她,偏偏不!偏偏帶著世人唾棄的罪字,傲視人群,將嘲笑她的人悉數踩在腳下。那次準備東西他可是印象深刻,同時也瞭解了她那絕對不允許人褻瀆的驕傲自尊!
  這樣的她,讓他不敢靠近,生怕傷害到她。
  唉……一聲嘆息,無力的挫敗感,是璿從來沒有過的,似乎從遇到那個無賴女人開始,他的世界就被徹底顛覆了。
  睜開雙眸,卻發現那個令他無法集中精神的女人好夢正香,璿無奈地搖搖頭,眼中是他自己都沒有察覺到的寵溺笑容。

  一夜好夢,直到日上三竿,宮明玨才爬起來,剛剛洗漱完畢,就聽外室砰地一聲門響,隨即是高燁急急的叫聲傳來:「明玨!妳在嗎?」
  「怎麼了?」宮明玨從內室出來,不解地看著臉色慘白的高燁與徐皓,「什麼事這麼早?」
  「王濱過來了!」高燁一把將宮明玨拉到窗前,指給她看,窗外正是氣勢洶洶的王濱邁進院門。
  「怎麼了?」王濱過來又怎麼了嗎?宮明玨眨眨眼,剛剛才睡醒,請原諒她大腦暫時性停擺。
  「妳看他的腳邊。」徐皓在一旁指給宮明玨看。
  宮明玨凝眸細看,這才注意到王濱走過的地方,小草在以一種怪異的姿態向兩邊倒去,「怎麼了?這說明了什麼?」能不能不跟她打啞謎啊?她沒有一醒來就猜謎的習慣。
  「說明什麼?」高燁怪叫著,「他魂力恢復了!」
  「哦。」宮明玨應了一聲,一點都不驚訝。
  「明玨,妳是不是早就知道他的魂力會恢復?」徐皓注意到宮明玨沒有太大的情緒起伏,似乎一切都在她的預料之中。
  「恢復那是肯定的。」宮明玨無所謂地聳聳肩,「那個藥只是暫時讓人無法凝聚魂力,我有說過永久無法凝聚魂力嗎?」
  好不負責任的一句話,硬是噎得高燁張口結舌,一句話都反駁不出來。
  「不是永久的妳也不提醒我一下,這下怎麼辦?他肯定是來尋仇的!完了,咱們三個綁在一起,也不夠他動動小手指的。」高燁急得抓狂,就差學猴子來個上竄下跳了。
  「昨天就說讓你們好好問,誰知道你們還真的只是問,其他的事情一點都沒有做。」宮明玨挫敗地嘆口氣,這能怨誰?
  「什麼都別說了,先避一避再說。」徐皓拉著宮明玨就要出門。
有什麼事,先躲過這次再說。如今面對面與王濱對上,對他們太不利了。昨天那樣的對付王  濱,還不知道他要怎麼回過頭來報復他們呢!
  「想走?晚了!」徐皓的手還沒有碰到門板,王濱已經一身怒意地站在門口,堵住了三人的去路,魂力外放,霸道的氣勢壓迫著三人,似乎絕對不會輕饒了他們。
  「王濱!」高燁刷地一下擋在三人面前,一隻手背在後面對著宮明玨與徐皓擺了擺,示意他們快走,「以為我怕你?」他會怕他?大不了魚死網破!
  「好有骨氣!」王濱陰森森地露齒一笑,陰鷙的眼神死死盯著屋內的三個人,「以為我會放過你們?」
  「我會怕你?」高燁也不甘示弱,毫不退縮地對上王濱。
  「不來參加學習,在屋裡睡懶覺,我不懲罰你們,你們還真的就不把學習當一回事了是吧!?」王濱大吼完一聲,長臂一伸,抓住高燁的衣領重重一扔,將他拋入院中,噗通一聲,一個倒栽蔥栽進花壇裡,黏了一臉濕漉漉的泥。
  這一摔,倒沒有什麼事,不過,剛剛王濱的話……
  高燁疑惑地爬起身來,在學會學員看好戲的嘲笑表情中,愣愣地望著王濱。
  怎麼回事?難道他不是要報昨天的仇?怎麼會扯上學習?
  「看什麼看?都什麼時辰了,還不去學習,以為讓你們到學會來度假是嗎?」王濱氣哼哼地過來,一腳踩在花壇邊,怒氣沖沖地瞪著高燁。
  「你,去劍室,三個時辰;徐皓,靈室一樣。聽到沒有!?立刻、馬上!」王濱氣勢十足地吼完,回頭一看宮明玨,語氣不善地喝道:「妳跟我來!」
  「是。」宮明玨含笑點頭,跟在王濱的身後,無視高燁與徐皓驚愕的表情,穿過院子,耳邊傳來的是學會學員的竊竊私語。
  「劍室、靈室……他們的老師好嚴格,那裡面嚴酷的訓練,他們受得了嗎?」
  「嗯……誰讓他們學習遲到?得罪了老師,吃點苦頭也是正常的。」
  宮明玨一邊聽,心裡一邊暗笑,他們得罪王濱的可不僅僅是遲到問題。
  「王濱老師,我們要去哪裡學習?」宮明玨跟著王濱在學會裡七轉八拐地走了好久,越走人越少,到最後根本就是一個人都見不到,安靜得有些荒涼。
  「明玨是藥師,自然是去藥房學習。」王濱一改剛剛在學員面前的威嚴老師形象,一臉諂媚地討好著宮明玨,「雍佑藥房內的藥方記載以及藥品十分完善,可以說是東部最好的藥房,而且平日很少有人會用,明玨去那裡學習,一定沒有人打擾。如果有什麼問題,直接跟我說,我一定會解決。」說完,還不太放心地問了問:「明玨,覺得這樣的安排合適嗎?要是不合適,可以馬上調。」
  「我覺得挺好的,謝謝王濱老師。」宮明玨笑了笑,「其實,我也有一個小小的事情想麻煩老師,不知道老師方不方便幫忙?」
  「方便,絕對方便。妳說,是什麼事?」王濱一聽,立刻連想都沒想,滿口應了下來。
  「就是希望老師能多多幫忙提高高燁與徐皓他們的實力。老師也應該知道,我們這隊就他們兩個有實力,我呢,根本等於廢物一個,最後不奢望能得到黑晶,至少也不希望輸得太慘。」宮明玨半真半假地說道。反正比賽對她來說,沒有絲毫意義,要能藉此機會幫高燁與徐皓提高一下實力,倒是好事。
  「這是自然,我作為老師,也不希望自己的學生丟臉。放心吧,明玨。那妳就好好學習,有問題來找我。」王濱連連點頭,將藥房的鑰匙交給宮明玨,轉身飛快地離開,生怕晚了,宮明玨要再與他「溝通」。
  那樣的「溝通」,他這輩子再也不想碰到了!
  看著王濱匆匆逃走的背影,宮明玨輕笑出聲:「王濱倒是一個很識時務的人嘛!」
  「妳也不怕他日後報復。」璿冷哼著。她沒有足夠的實力之前樹敵太多,終究不好。
  「放心,像王濱這樣三萬金幣就可以收買的人,一定很愛惜自己的性命。」宮明玨挑了挑眉,「劊子手可是不會分有沒有勢力背景的。」她要殺王濱,有的是機會,相信王濱也是明白了這個道理,才會盡職盡責的當個好老師。
  「真不知道妳哪裡來的自信。」璿無奈地搖頭,「妳的藥物不是萬能的。」
  「不是還有你和蔚兒嗎?我怕什麼?」宮明玨無賴地眨眨眼,伸個懶腰,「走嘍,進去看看藥房裡有什麼好東西。」
  璿張了張口,卻沒有說出什麼反駁的話來,聲音完全因為她那句毫不保留的信任而頓住。
  是啊,他會好好保護她的,竭盡全力地保護好她……
  「不是說沒有什麼藥師來參加嗎?雍佑倒是挺勤快的,藥房整理得這麼好。」宮明玨打開房門,詫異於藥房內的乾淨整潔。
  草藥被分門別類地放好,器皿也是擦拭乾淨,放在合適的位置,就連藥房內的空氣,都很清新自然,看來是有人經常來收拾。
  藥師這個職業沒落了許久,雍佑學會竟然還這樣費心照料一個根本就不會有人用的藥房,倒真是用心啊!
  宮明玨看了看藥房內的藥材,突然雙眼放光。
  真沒想到,雍佑學會的藥材竟然收集的如此齊全。看這些藥材的成分,都是上品,而且絕對不是放了許久的藥材,藥用價值保留得完好無損。既然藥材都保存的這麼好,那麼藥方……
  宮明玨突然抬頭看了看樓梯,想都沒想地衝上了二樓,果不其然看見二樓一排一排的書架上,放著一本一本的書籍。
  小心翼翼地翻著這些發黃的書頁,宮明玨感覺到自己體內的血在燃燒、在叫囂。
  她迫不及待地找到一摞感興趣的書,抱到有陽光的窗邊,順著牆壁坐了下去,貪婪地看著書中的內容。
  「哥,主人很喜歡藥啊?」玉蔚兒在隱藏空間內看到宮明玨的癡迷,有些不解,「為什麼?」
  「除了藥,她還有什麼可以保命的東西?」璿反問著。
  「呃……」玉蔚兒歪頭想了想,似乎也是。「主人為什麼喜歡用藥?要是修煉魂力,很多問題不是更好解決?」
  日暉大陸本就是個強者為尊的世界,修煉魂力比學習藥品似乎能更快的成為強者。況且藥師這個職業已經沒落了許久,學習起來也更為不易。
  「因為她很懶。」璿無奈地說道。魂力還要勞煩她自己動手,要是用藥,她根本就不需要花費體力。
  這麼長時間的相處,還不瞭解她?她做事一向比較喜歡直接省力的方法。
  唉……這個讓人頭疼的無賴女人……
  「呃……」玉蔚兒閉嘴,他好像問了一個很蠢的問題。
  沉浸在書中的宮明玨,絲毫感覺不到時間的流逝,全部精神都投入其中,再無心思顧及其他,全神貫注的她,自然更不會知道,藥房外有人看到打開的門鎖,詫異地停下腳步,遲疑了會兒,才推開房門,進入藥房。
  男人左右看了看,沒有發現絲毫的異樣,才好笑地搖頭,笑自己多心。
  一定是打掃的人忘記鎖門,畢竟,學會內怎麼會有人對藥材感興趣?
  男人走到長長的桌邊,取過器皿,仔細地處理著藥材,想驗證一下自己想到的心得。可才剛把藥材放到桌子上,還沒來得及動手,就聽見樓梯上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他詫異地抬頭,藥房內還有人嗎?
  「妳是?」一個清秀的女孩闖入他的眼簾,男人皺了皺眉,什麼時候藥房的收拾工作,換成這個女孩來做了?
  「學員。」宮明玨看了一眼這個上了年紀的男人,沒有多說什麼,匆匆地在架子上尋找她需要的東西。
  「妳怎麼這麼粗魯?」男人眼睜睜地看著宮明玨將寶貴的藥材扔在桌上,粗魯地肢解,最珍貴的地方全都被她浪費,留下的竟然是一些應該捨棄不用的地方。
  「要你管!」宮明玨不滿地皺眉。這個人很煩耶!
  抓過一旁的器皿,將她選出來的藥材扔了進去,看似隨意,可每一份卻都掐好了分量。
  「誰、誰允許妳這麼糟蹋藥材了?」男人氣得頭頂冒煙,剛想過去教訓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女孩一頓,卻因她的喃喃自語而定在原地。
  「烏須……如果加點烏須,會不會使幾種成分更加融合呢?」宮明玨一邊攪動著器皿內的藥品,一邊琢磨著,還很順口的吩咐男人:「喂,給我拿點烏須過來。」
  「烏須,那不是有毒的?妳要做什麼?」男人遞給宮明玨草藥,好奇地問著。
  「就是因為它的毒性,會抑制很多東西,如果將它放在這份藥品裡,抑制一下其他藥物的作用,就可以讓它們不衝突,然後加上……」宮明玨興奮地滔滔不絕,也不管男人聽不聽得懂,劈里啪啦地說了一堆,完全沒有注意到男人越來越古怪的表情。
  男人邊聽邊點頭,用毒藥抑制其他藥性,這倒是很新奇的方法,「嗯嗯……然後呢?」
  「然後當然是……」宮明玨抓起其他的藥材,慢慢地加入器皿內,不停地攪拌。
  這一男一女、一老一少,就這樣目光灼灼地盯著器皿內的藥品。
目錄:
Chapter11 心緒波動
Chapter12 煩亂情緒
Chapter13 魔窟
Chapter14 第三隻契約妖
Chapter15 決賽
Chapter16 算計
Chapter17 冰火
Chapter18 相處
Chapter19 信仰
Chapter20 感動
商品說明
  • 9.6 店家滿意度
  • 1.2 出貨天數
  • 0.4 回信天數
  • 1.3 缺貨率%

優良商店

消費者滿意度:9.6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2
回信速度:0.4
缺貨率:1.3 %

近一週瀏覽次數:148154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439698)

注目新書(2968)

【2018時效商品特展】(100)

【2018 Mojito狗貓月曆】(4)

【MOOK 開運有法寶】(44)

【國內外流行雜誌 歐爸、女神集合】2本79折起(141)

【小天下全書系】75折起!(466)

【聖誕繪本禮物展】最低66折!(1380)

【卡通角色2018年曆】維尼、史努比、米奇!(41)

【現在就放棄的話,光棍節馬上就開始了❤】(1331)

【Disney TSUM TSUM大集合!】(14)

日文MOOK(1601)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 下殺49元↘↘↘(7715)

【二手書】淘寶區│單一價x好折扣(5257)

【二手書滿699折$50】暢銷書十大類推薦懶人包(5179)

【二手書】冬天來了,健康卡要緊(5220)

中文書(104291)

中文雜誌(1458)

歐美雜誌(920)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022)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2051)

唱片CD(367)

二手中文書(325932)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熱賣相關品

(購買這件商品的人,通常也會購買下列商品。)

TOP
[x]
[x]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