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 關閉

TAAZE 讀冊生活網路書店

新書79折!二手書1折起|超取499免運!【近全新二手書 8/13-9/16 滿499現折50】
(二手書)大漠謠(1):花落月牙泉
  • (二手書)大漠謠(1):花落月牙泉
  • 商品編號:p0699140377973
  • 店家貨號:11305513623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熱賣相關品 更多

大學初級客語
大學初級客語
網路價 205 購買

(二手書)大漠謠(1):花落月牙泉

燃情天后桐華,繼《步步驚心》後又一燃燒愛情的《大漠謠》三部曲! 新浪網2000萬...

網路價
220元 154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1 點
活動價
142元 /件起! 滿499元折$50 >>搶購
付款方式 最強網購卡報到.馬上辦賺800 快刷國泰卡.單筆滿3000送100刷卡金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無畫線註記
出版日期:2010-10-29
作者:桐華
出版社:野人文化股份有限公司
ISBN/ISSN:9866158047
裝訂:平裝
內容簡介:
燃情天后桐華,繼《步步驚心》後又一燃燒愛情的《大漠謠》三部曲!
新浪網2000萬讀者擁戴;晉江網800萬讀者點擊支持。
〔隨書附贈〕精美珍藏人物海報、獨家收藏愛情書籤

相遇在西域,相逢在長安,
你和他,我和你,誰又是誰的鴛鴦藤……

西漢武帝時期,玉謹(金玉)被父母遺棄後,竟被群狼收養,成為了一名狼女,生活在黃沙漫漫的西域中。因緣際會下,救了匈奴單于帳下的一名漢人,從此成為他的女兒,跟隨著他學詩書習武藝,並學著如何成為真正的「人」。
沒想到,匈奴的一場政變,玉謹被迫逃離殺戮的人性,奔向永不背棄她的狼群,在月牙泉時遇見仿若天山明月般的孟九(孟西漠),與英姿勃發的小霍(霍去病)……
為了看見死去阿爹口中的大漢,她決定離開西域,體會人生,也希望成為阿爹口中溫婉美麗的漢家女。
但光彩奪目的長安城中,竟包藏著一個一個的算計……玉瑾將如何面對宮廷鬥爭、漢朝與匈奴相爭下的悲劇;她和孟九及霍去病間的愛戀糾纏,又將如何選擇?

愛情容不下蹉跎,也容不下三個人,
在對的時間裡,如果你能把握住,
現在牽著手的人,會是誰呢?

主要人物側寫──
 玉謹:從小在狼群中長大,個性不拘小節、灑瀟暢快,並且敢愛敢恨,對於生活及愛情的磨難,都帶著樂觀的心去面對,珍惜自己得來不易的生命。
孟九:有著俊朗與神祕。背負一半西域一半漢人的血統掙扎,家族遺傳一隻腳的殘疾,及幼年父母雙亡起,肩上不得不扛起家族產業的重擔,造成他自卑、謹慎和想愛又不敢愛的個性。
 霍去病:大漢史上不敗的戰神,讓匈奴人望風喪膽的英雄。在塵土飛揚的戰場上前後突圍,在未滿二十歲時,就贏得驃騎將軍的美名。同樣為了愛情,勇敢爭取,努力付出自己的真心。
作者簡介:
桐華
 「大漠孤煙直,長河落日圓」是從小看慣的景色,嚮往著「小橋流水人家」,工作後索性跑到南方,領略一番芭蕉夜雨、薄暮昏冥。一直覺得人生不管是「大江東去,浪淘盡」,還是「楊柳岸,曉風殘月」,都該體會經歷。
喜歡沉浸在各色的文字世界中,從古龍到席絹,從《紅樓夢》到《百年孤寂》,來者不拒。現為旅美作家。出版作品:《步步驚心》、《雲中歌》、《那些回不去的年少時光》等。
章節試閱:
【第一章】 初遇

他為什麼非要我做人?做狼不好嗎?他和我說,我本就是人,不是狼,所以只能做人。
當我開始學寫字時,我想明白了幾分自己的身世:我是一個被人拋棄或者遺失的孩子,狼群收養了我,把我變成了小狼,可他又要把我變回人。


日子輕快一如沙漠中的夜風,瞬間已是千里。不過是一次受傷後的休息,草原已經枯萎了三次,胡楊林的葉子黃了三次。三年多時間,一千多個日夜,隨著狼群從漠北流浪到漠南,又從漠南回到漠北。打鬧嬉戲中,我幾乎從未離開過狼群,與阿爹在一起的六年似乎已湮沒在黃沙下,可惜……只是似乎。
沉沉黑夜,萬籟俱寂。篝火旁,我和狼兄一坐一臥,牠已酣睡,我卻無半絲睡意。白日我看到了匈奴軍隊,時隔三年再見,措手不及間,隆隆馬蹄聲喚醒了塵封多年的過去。



九年前,西域。
一個人躺在沙漠中,我盯著他的眼睛,他也盯著我。有蜥蜴從他臉上爬過,他一動不動。我好奇地用爪子輕拍了拍他的臉頰,他依舊沒有動,但微不可見地扯了下嘴角,好像在笑。
我從太陽正中研究到太陽西落,終於明白他為什麼躺著不動,他快要渴死了。
直到現在我依舊不明白我為什麼要救他?為什麼把自己很費力、很費力捉住的小羔羊給了他?為什麼莫名其妙地給自己找了個阿爹?難道只因為他的眼睛裡有一些我似熟悉又不熟悉的感覺?飲過鮮血、恢復體力的他,做了據說人常做的事情——恩將仇報。他用繩子套住我,把我帶離狼群生活的戈壁荒漠,帶進了人群居住的帳篷。
他喝了小羔羊的鮮血,可是卻不准我再飲鮮血,吃生肉。他強迫我學他直立行走,強迫我學他說話,還非要我叫他「阿爹」,為此我沒有和他少打過一次架,他卻一無畏懼。每一次都是我落荒而逃,又被他捉回去。
折磨、苦難、煎熬,我不明白他為什麼要如此對我。他為什麼非要我做人?做狼不好嗎?他和我說,我本就是人,不是狼,所以只能做人。當我開始學寫字時,我想通了幾分自己的身世:我是一個被人拋棄或者遺落的孩子,狼群收養了我,把我變成小狼,可他又要把我變回人。
「不梳了!」我大叫著扔掉梳子,四處尋東西出氣。折騰得我胳膊都痠了,居然還沒有編好一條辮子,本來興沖沖地想在湖邊看自己梳好辮子的美麗模樣,卻不料越梳越亂,現在只有一肚子氣。
天高雲淡,風和日麗,只有一隻半大不小的黑牛在湖邊飲水。我鼓著腮幫子看了會,偷偷跑過去在牠屁股上踢一腳,想把牠趕進湖中。牛「哞」地叫了一聲,身子紋絲不動。我不甘心地又跳起給牠一腳,牠尾巴一甩,扭身瞪著我。我忽然明白事情有點不妙,找錯出氣對象了。應該欺軟不欺硬,這頭牛是塊石頭,我才是那個蛋。
我決定先發制牛,弓著腰猛然發出了一聲狼嘯,希望憑藉狼的威勢把牠嚇跑。往常我如此做,聽到的馬兒、羊兒莫不腿軟奔逃,可牠居然「哞」地一聲長叫,把角對準了我。在牠噴著熱氣刨蹄子的剎那,我一個回身,嗷嗷慘叫著開始奔跑。我終於明白為什麼罵固執蠢笨的人時,會用「牛脾氣」了。
狼和牛究竟誰跑得快?我邊叫邊琢磨著這個問題。當我的屁股堪堪從牛角上滑過時,摸著發疼的屁股,我再沒有空胡思亂想,專心為保命而跑。
「牛大哥,我錯了,你別追我了,我再不敢踢你,我以後只欺負羊。」從左面跑到右面又急轉向左面,我已經累得快要撲倒在地,這隻牛卻蹄音不變,得得地想要我的命。
「臭牛,我警告你,別看現在就我一隻狼,我可是有很多同伴的。等我找到同伴,我們會吃了你的!」蹄音不變,威脅沒有奏效,我只能哭喪著臉繼續跑。
我大喘著氣,斷斷續續地道:「你傷……了我,我……我……我阿爹會把你煮來吃的。別再追……追……我了。」
話剛說完,似乎真起了作用。遠處並肩而行的兩個人,有一個是阿爹,於是我大叫著奔過去。阿爹大概第一次看我對他如此熱情,老遠就大張雙手撲向他,他竟然不辨原因,匆匆過來屈下身子抱我。等他留意到我身後的牛時,急著想閃避卻有些遲了。
一旁的陌生少年一箭步攔在阿爹身前,面對牛而站。我瞪大雙眼,看著牛直直衝向他。眼看牛角就要觸到他,電光石火間,他雙手握住牛的兩隻角,黑牛憤怒地用力向前抵,蹄子踏得地上草碎塵飛,他卻紋絲不動。我看得目瞪口呆,腦子裡唯一冒出的話是:「如果他是狼,肯定是我們的狼王。」
阿爹抱著我避開幾步,笑讚道:「常聞人讚王爺是匈奴第一勇士,果然名不虛傳。」
那個少年側頭笑道:「一點蠻力而已,能降服的不過是一頭小蠻牛,哪裡能和太傅的學識比?」
阿爹看我掙扎著要下地,放了我下去。「臣所懂的不過是書上的死道理,王爺早已經從世事中領會。」
我走到少年身旁,對著牛就是一腳,「讓你追我!還追不追?追不追?踢你兩腳,竟敢追得我差點跑死。」
本來已經被少年馴服了幾分的牛忽然蠻勁又起,搖頭擺尾地掙扎著。阿爹一把拽回我,對少年抱歉地說:「這是小女,性格有些刁蠻,給王爺添麻煩了。快給王爺行禮問安。」
我立著未動,眼睛一眨不眨地望著他。彼時我還不懂如何欣賞人的美醜,可那樣的英俊卻是一眼就可以體會的。痴看了他半晌,我叫道:「你長得真好看!你是匈奴人中最好看的男人嗎?不過於單也很好看,不知道等他長得和你一樣高時,有沒有你好看。」
他輕咳兩聲,欲笑未笑地看了阿爹一眼,轉頭專心馴服小牛。阿爹面色尷尬地捂住我嘴巴:「王爺見諒,都是臣管教不當。」
黑牛戾氣漸消,那人謹慎地鬆開手,放黑牛離去。轉身看見阿爹一手捂著我嘴,一手反扭著我的兩隻胳膊,而我正對阿爹又踢又踹,他頗為同情地看著阿爹道:「這可比馴服一條蠻牛要費心血。」
把我和蠻牛比?我瞪了他一眼,他微怔一下又搖頭笑了起來,對阿爹道:「太傅既然有事纏身,本王就先行一步。」
他一走,阿爹把我夾在胳膊下,強行帶回帳篷中。我看過草原上的牧民用鞭子抽打不聽話的兒女,阿爹是否也會如此?正準備和阿爹大打一架時,阿爹卻只是拿了梳子出來,命我坐好。
「披頭散髮!左谷蠡王爺不一定是匈奴中長得最好看的男人,但妳一定是草原上最醜的女人。」
我立即安靜下來,一把拽過銅鏡,仔細打量著自己,「比前日我們看到的那個牙齒全掉光的老婆婆還醜嗎?」
「嗯。」
「比那個胖得快走不動路的大媽還醜嗎?」
「嗯。」
我噘嘴看著鏡中的自己,頭髮蓬蓬,中間幾根青草,鼻尖和臉頰上還染著黑泥,說多狼狽有多狼狽,唯獨一雙眼睛如秋水寒星,光華閃動。
阿爹替我把臉擦乾淨,細心地把草揀去,用梳子一點點把亂髮理順。「我們編兩根辮子,我先編一根,妳自己學著編另一根。等編好了辮子,妳肯定是我見過最好看的小姑娘。」阿爹一面替我編辮子,一面笑說。



篝火中的枯枝爆開,飛起幾點火星,驚醒了我的回憶。身旁的狼兄慵懶地撐了一下身軀又趴回地上,我拍拍狼兄的背,思緒又滑回過去。
那年我七歲或者八歲,剛到阿爹身邊一年。那日是我第一次自己編好辮子,也是第一次見到伊稚斜。他是阿爹的好友,太子於單的小王叔,軍臣單于的幼弟,匈奴的左谷蠡王。因為他經常來找阿爹,我們漸漸熟稔,他只要出去打獵都會帶著我。



「玉謹,如果還不能背出《國策》,頭髮即使全揪光,今晚也不許妳參加晚宴。」討厭的阿爹低著頭寫字,頭未抬地說。
我想起伊稚斜曾說過我的頭髮像剛剪過羊毛的羊,懨懨地放棄揪頭髮,盯著面前的竹簡開始啃手指,「為什麼你不教於單呢?於單才是你的學生,或者你可以讓伊稚斜去背,他肯定樂意。他最喜歡讀漢人的書,我只喜歡隨伊稚斜去打獵。」話剛說完就看見阿爹銳利的眼睛緊緊盯著我,我不服氣地說:「於單沒有讓我叫他太子,伊稚斜也說我可以不用叫他王爺。他們既然可以直接叫我的名字,我為什麼不可以?」
阿爹似乎輕嘆了口氣,走到我面前蹲下道:「因為這是世間的規矩,他們可以直接叫妳,但是妳必須對他們用敬稱。在狼群中,沒有經驗的小狼是否也會對成年狼尊敬?不說身分,就是只提年齡,估計於單太子比妳大四、五歲,左谷蠡王爺比妳大了七、八歲,妳應該尊敬他們。」
我想了會,覺得阿爹說得有些道理,點點頭:「那好吧!下次我會叫於單「太子」,也會叫伊稚斜「左谷蠡王爺」。不過今天晚上我要吃烤羊肉,要參加晚宴,我不要背《國策》。於單才是你的學生,你讓他去背。」
阿爹把我的手從嘴裡拽出來,拿了帕子替我擦手,「都快十歲的人,怎麼還長不大?左谷蠡王爺在妳這個年齡都上過戰場了。」
我昂著頭,得意地哼了一聲:「我們追兔子時,他可比不過我。」忽地想起我和伊稚斜的約定,後悔地連忙掩住嘴,悶聲說:「我答應過王爺不告訴別人,否則他就不帶我出去玩了,你千萬別讓他知道。」
阿爹含笑問:「《國策》?」
我懊惱地大力擂著桌子,瞪著阿爹道:「小人,你就是書中的小人,我現在就背。」
單于派人來叫阿爹,雖然他臨出門前一再叮囑我好好背書,可是我知道,他更知道,他所說的話註定全是耳邊風。阿爹無奈地看了我一會,搖頭離去。他剛一出門,我立即快樂地跳出屋子,找樂子去!



僻靜的山坡上,伊稚斜靜靜躺在草叢中,我躡手躡腳地走到他身旁,剛要嚇他一跳,沒想到他猛然起身捉住我,反倒嚇我一跳。我哈哈笑著摟住他的脖子,「伊……王爺,你怎麼在這裡?我聽說你要娶王妃了,今兒的晚宴就是特意為你舉行的。」
伊稚斜摟著我坐到他腿上,「又被妳阿爹訓話了?和他說了幾百遍我們匈奴人不在乎這些,他卻總是謹慎多禮。是要娶王妃了。」
我看了看他的臉色,「你不開心嗎?王妃不好看嗎?聽於單說是大將軍的獨生女,好多人都想娶她呢!如果不是於單年齡小,單于肯定想讓她嫁給於單。」
他笑道:「傻丫頭,好看不是一切。我沒有不開心,只是也沒什麼值得特別開心。」
我笑說:「阿爹說夫和妻是要相對一輩子的人,相對一輩子就是天天要看,那怎麼能不好看呢?等我找夫君時,我要找一個最好看的人。嗯……」我打量著他稜角分明的臉,猶豫著說:「至少不能比你差。」
伊稚斜大笑著刮了我的臉兩下,「妳多大?這麼急著想扔掉妳阿爹?」
我的笑容僵在臉上,悶悶地問:「是不是你和於單都知道自己多大?」他輕點下頭,我嘆了口氣說:「可是我不知道呢!阿爹也不知道我究竟多大,只說我現在大概九歲或者十歲,別人問我多大時,我都回答不上。」
他笑著握住我的手,「這是天下最好的事情,妳居然會不高興?妳想想,別人問我們年齡時,我們都只能老老實實說,就只有一個選擇,可妳卻能自己選,難道不好嗎?」
我眼睛亮起來,興奮地說:「是呀!是呀!我可以自己決定幾歲呢!那我應該是九歲還是十歲呢?我要十歲,可以讓目達朵叫我姐姐。」
他笑著拍了我腦袋一下,看向遠方。我拽了拽他的胳膊,「我們去捉兔子吧!」他卻沒有如往日一般爽快地答應我,只眺望著東方默默出神。我伸著脖子使勁地看向遠處,只有牛羊還有偶爾滑過天際的鷹,和往常沒什麼不一樣,「你在看什麼?」
伊稚斜不答反問:「往東南走有什麼?」
我皺著眉頭想了會,「有牛羊,然後有山,有草原,還有沙漠,再繼續走就能回到中原。那是阿爹的故鄉,聽說非常美。」
伊稚斜眼中閃過一絲驚疑,「是妳阿爹跟妳講的嗎?」
我點點頭,他嘴角微翹,笑意有些冷,「我們的草原湖泊山川也很美。」
我贊同地點頭,大聲道:「我們的鄢支山最美,我們的祁連山最富饒。」
伊稚斜笑道:「說得好。一直往東南方走就是中原。中原漢朝沒什麼大不了,可是現在漢朝的皇帝很不一般。」
「他比你長得好看?」我好奇地看向東方。
「可恨生晚了許多年,竟只能看著他向西逼近,逐漸擴大漢人的疆域。一個衛青已讓我們很頭疼,若再出幾個大將,以現在漢朝皇帝的脾性和胃口,我們遲早要為鄢支山和祁連山而戰,到時就不能坐在這裡看這片土地了。可恨族人們被漢朝的繁華富足和漢朝皇帝的厚待吸引,亡族之禍就在眼前,卻還一心親漢。」他雙眼盯著前方,似淡漠似痛心地緩緩而說。
我看看東面,再看看他,下意識啃起手指,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他。
他輕輕撫過我的眼睛,手指在我脣上印了一下,搖頭笑起來,「希望再過幾年,妳能聽懂我的話,也仍舊願意坐在我身旁聽我說話。」
他拽出我的手,用自己的袖子把我的手擦乾淨,拉我起身,「我要回去了,今日的晚宴是為我舉行,總要打扮一下。雖是做樣子,可若是不做,不高興的人卻會不少。妳呢?」
我環顧四周一圈,有些無聊地說:「我去找於單。下午有騎射比賽,我去看熱鬧,只是希望別撞上阿爹。」



氣氛輕鬆愉悅的晚宴,卻因為我而陷入死寂。
我雙手捧著裝羊頭的托盤,跪在伊稚斜面前,困惑地看看強笑著的單于,又看看臉帶無奈的阿爹,再看氣鼓鼓的於單,最後望向了伊稚斜。他眉頭微鎖一瞬又慢慢展開,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眼中卻似乎帶著暖意,讓我在眾人各色眼光下發顫的手慢慢平復下來。
伊稚斜起身向軍臣單于行禮,「我們的王,玉謹沒有看過單于雄鷹般的身姿,竟然見了大雁當蒼鷹。臣弟想,今日在場所有人心中的英雄肯定是於單太子,太子下午百射百中,馬上功夫更是不一般,日後定是草原上的一隻勇狼。」他俯身從我手中取過托盤時,快速朝我笑眨了下眼睛,轉身走到於單桌前,屈膝單腳跪在他面前,低頭將羊頭雙手奉上。
眾人鬨然笑著鼓掌歡呼,紛紛誇讚於單大有單于年輕時的風範,各自上前給於單敬酒。於單取過奴役奉上的銀刀,割下羊頭肉丟進嘴中。從頭至尾,伊稚斜一直身姿謙卑、紋絲不動地跪著。
單于嘴角終於露出滿意的笑容,舉著酒杯上前扶伊稚斜起身,伊稚斜笑著與單于共飲一杯酒。
我大概是場中唯一沒有笑的人,難受地靠在阿爹身旁,看著眼前我似懂非懂的一幕。如果不是我的魯莽衝動,伊稚斜不用在這麼多人面前彎下他的膝蓋,低下他的頭,跪年齡比他小、輩分比他低、個子沒他高的於單。
阿爹笑著拍拍我的臉頰,小聲道:「乖丫頭,別哭喪著臉,笑一笑。有懊惱的功夫,不如審視所犯的錯誤,杜絕再犯。用心琢磨妳做錯了什麼,再想想王爺為何要這麼做。背了《國策》的權謀術,卻還做出這樣的舉動,看來我真是教女失敗,我也要審視一下自己了。」
我不會騎馬,不能去遠處玩,那場晚宴之後,能不理會阿爹的約束帶我出去玩的兩個人,一個因為自己闖禍,不敢去見;一個卻生了我的氣,不來見我。
看到於單在湖邊飲馬,我哼了一聲,自顧到湖另一邊玩水。於單瞪了我半晌,我只裝作沒看見。
「妳不會游水,別離湖那麼近,小心掉進去。」
我往前又走了兩三步,小心地試探水深,能不能繼續走。於單揪著我的衣領子,把我拽離了湖邊,我怒道:「你自己不會游水,膽子小,我可不怕。」
於單氣笑道:「明明該我生氣,妳倒是脾氣大得不得了。」想起當日的事情,我心裡也有幾分不好意思。於單選我去敬獻羊頭,我沒有奉給單于卻奉給伊稚斜,結果開罪了單于,又給自己心中的英雄惹了麻煩。我低著頭,沒有說話。
於單笑著拉起我的手道:「如果不生氣了,我們找個地方玩去。」
我抿著脣笑,點點頭,兩人手拉著手飛跑起來。



我十歲時,因為伊稚斜,第一次認真思索阿爹每日叫我背誦的文章,也第一次審視單于、伊稚斜和於單的關係。我開始約略明白,他們雖是最親的親人,卻也很有可能成為漢人書中描寫的骨肉相殘的敵人。



伊稚斜的王妃梳好頭後,側頭笑問伊稚斜:「王爺,這個髮髻是跟閼氏新學的,我梳得可好?」
正在看書的伊稚斜抬頭,沒有表情地看著王妃的髮髻。王妃臉上笑容漸褪,正忐忑不安間,伊稚斜隨手折了一朵擺在案頭的花,起身將花簪在她的髮側,一手搭著她肩頭含笑道:「如此才不辜負妳的嬌顏。」王妃臉頰暈紅,抬頭笑瞅了伊稚斜一眼,身子軟軟地靠在伊稚斜身上。
我皺著眉頭吁了口氣,轉身就走,身後傳來嬌斥聲:「誰在外面偷看?」
伊稚斜揚聲道:「玉謹,進來。」
我在帳篷外站了一會,扯了扯臉頰,逼自己擠出一個甜甜的笑容後才走進帳篷向王妃行禮問安。伊稚斜眼中掠過一絲驚詫,隨即只是淺笑著看我和王妃一問一答。
王妃笑問:「王爺怎麼知道是玉謹在外面呢?」
「就她在各個帳篷自由出入慣了,士兵見了也不多管,除了她還有誰能悄無聲息地在外偷看?」伊稚斜走到案前坐下,又拿起書。
王妃站起身道:「玉謹,陪我去見閼氏吧!她會很多漢朝玩藝兒,我們學著玩去,給妳梳個漂亮的髮髻,好不好?」
我笑著搖搖頭,「那要手很巧、心很聰明的人才能學會,我太笨了,學不會。我只喜歡追兔子。」
王妃笑了起來,彎身在我臉上親了一下:「好一張乖嘴,怎麼先前聽人說妳脾氣刁蠻呢?我卻是越看越喜歡。妳既不去,我只好自己去了,不過王爺今日恐怕也沒時間陪妳騎馬打獵呢!」
王妃向伊稚斜微欠了下身子,掀簾而去。我這才舉起衣袖用力擦王妃剛才親過的地方,伊稚斜看著我,手指遙遙地點點我,搖頭而笑。
我輕嘆口氣轉身要走,伊稚斜起身道:「等等我。」我扭頭看向他,他快走幾步牽起我的手,「出去走走的時間還有。」
他拉著我沿著山坡向高處行去,「好長一段日子沒見妳,去見妳阿爹時也不見妳蹤影,妳和於單和好了?」
我剛點了下頭,又立即搖搖頭。
「又吵架了?妳要是肯把剛才裝模作樣的功夫對於單施展一點,肯定能把於單哄得開開心心。」伊稚斜打趣地說。
自從大婚後,伊稚斜對王妃的寵愛整個草原都知道,我因為不想讓他為難,所以刻意討好王妃,可他又是為何?難道真如於單所說,他對王妃百般疼愛,只因為王妃的阿爹重兵在握?或因為他只想讓她高興,所以是否是他喜歡的髮髻根本不重要?我鬱鬱地看著前方,沒什麼精神地說:「你也裝模作樣,明明不喜歡王妃梳漢人髮髻,卻說喜歡。」
伊稚斜一撂袍子坐在地上,拖我坐在他身邊。他瞅了我一會,輕嘆口氣,「玉謹,妳開始長大了。」
我抱著膝蓋也嘆了口氣,「那天晚上你心裡難受嗎?都是我的錯,我已經聽阿爹的話仔細反省了。」
伊稚斜望著遠處淺淺而笑,沒有回答。我定定盯著他的側臉,想看出他現在究竟是開心還是不開心。
「這次又是為什麼和於單吵?」他隨口問。
我嘟著嘴,皺著眉頭,半晌都沒有說話。他驚疑地回頭,笑問道:「什麼時候這麼扭捏了?」
我咬了咬嘴脣,「於單說你是因為阿爹才肯帶我出去玩,是真的嗎?」
伊稚斜低頭笑起來,我眼巴巴地看著他,焦急地等著答案,他卻只是笑了又笑。我怒瞪著他,他輕咳一下斂起笑意,凝視著我的眼睛好一會,突然俯身在我耳邊低聲道:「因為妳的眼睛。」
他凝視著我時,極其專注,彷彿一些被他藏在心裡的東西慢慢滲出,匯聚到眼中,濃得化不開,我卻看不懂。
我疑惑地摸摸自己的眼睛,想了會還是一點都不明白,不過壓在心中的一塊大石卻已落下,咧著嘴呵呵笑起來。
只要不是因為阿爹就好,我只想別人因為我而對我好。



我心中一酸,臉俯在膝蓋上輕輕嘆了口氣。
傻玉謹,為什麼要到事後才明白,伊稚斜既然當日能哄王妃開心,怎麼就不可以哄妳這個小丫頭呢?
於單的話也許全部都對,只是我沒有聽進去,而阿爹也誤信了伊稚斜。原來看似衝動的於單才是我們之間最清醒的人,於單,於單……月兒即將墜落,篝火漸弱,發出耀眼的紅光,卻沒什麼熱度,像於單帶我去掏鳥窩那天的夕陽。



《國策》、《國事》、《短長》、《事語》、《長書》、《修書》……我驚恐地想,難道我要一輩子背下去?阿爹究竟有多少冊書要我背?我幹嘛要整天背這些國家怎麼爭鬥,臣子怎麼玩弄權謀?
「玉謹!」於單在帳篷外向我招手。
我把竹冊往地上一砸,竄出了帳篷,「我們去哪裡玩?」問完才想起我又忘了向他行禮,匆匆敷衍地補了個禮。
於單敲了我腦袋一下,「我們沒有漢人那麼多禮節,別跟著先生學成個傻女人。」
我回打了他一拳,「你的娘親可是漢人,她也是傻女人嗎?」
於單牽著我手,邊跑邊道:「她既然嫁給了父王,早就是匈奴人了。」
於單拉我上了馬,兩人共乘一騎,「先生怎麼還不肯讓妳學騎馬?」
「頭兩年我老是逃跑,怎麼可能讓我學騎馬?你還幫阿爹追過我呢!現在大概覺得我不會也無所謂,有那時間不如多看看書。」
於單笑說:「父王說明年我可以娶妻,問我右賢王的女兒可好,我想和父王說讓妳做我王妃。」
我搖頭道:「不做。等我再長高點,功夫再好一些時,我要去遊覽天下。況且單于和我阿爹肯定不會答應你娶我,你是太子,將來要做單于,右賢王的女兒才和你匹配。」
於單勒住馬,半抱著我下馬,「父王那裡我可以求情。妳嫁給我,就是匈奴將來的閼氏,想到哪裡玩都可以,沒有人會管妳,也不會有人逼妳背書。」
我笑著反問:「可是你娘親沒有到處玩呀!我看她很少笑,似乎不怎麼快樂。漢人的書上早寫了,就是貴為國君,依舊不能為所欲為。」
於單不屑地說:「那是他們蠢,我可不會受制於人。」
我搖頭笑道:「左谷蠡王爺笨嗎?可他也和我說過,人生在世總免不了一個忍字,誇讚漢人講的話有道理呢!」
於單氣瞪了我一眼,低著頭快步而行,「伊稚斜,伊稚斜,哼!」
我朝著他的背影做了個鬼臉,一蹦一跳地跟在他身後,「他是你的小王叔,你即使是太子,也不可以直接叫他的名字,被我阿爹聽見該說你了。」
於單沒好氣地問:「為什麼你們每一個人都誇讚他?左谷蠡王英勇善戰,左谷蠡王誠摯豪爽,左谷蠡王聰明好學……」
我拍著手掌,哈哈笑道:「有人的眼睛要變紅了。」
於單冷笑了幾聲道:「我眼紅什麼?遲早他要見我就跪拜。」
我心中猛然一顫,忙握住他的手道:「別生氣,我可沒說他比你好。他雖然有他的好,可你也有你的好,現在一點不比他差,將來肯定會比他好。」
於單轉怒為笑,「不提他了,我帶妳來是看鳥玩,可不是講什麼王爺。」
兩人彎著身子在灌木叢中潛伏而行,盡量不發出任何聲響。靜靜行了一段路,聽到側面有細微的響動,我們交換了個眼神,悄悄摸了過去,可看見的情景,卻讓我和於單一動也不敢動。
於單的娘親和我阿爹並肩而坐,兩人都是面色蒼白。於單的母親眼淚紛紛而落,忽地她靠在阿爹肩頭,壓著聲音哭起來。
我正納悶誰欺負了她,為什麼不找單于哭訴?於單握著我的手一抖,拖著我就要離開,阿爹聞聲跳起,喝問道:「誰?」我害怕地想跑,於單此時卻奇怪地不肯走,拽著我走出樹叢,臉色鐵青地立在阿爹和閼氏面前。
阿爹眼中帶著幾分痛苦看著於單和我,閼氏卻是神色平靜,冷淡地看了一會兒子,居然從我們身旁揚長而過,再未回頭。
我看看阿爹,再看看於單,起初的害怕早已不見,只剩不耐煩,跺著腳道:「你們看什麼看?又不是鬥蛐蛐,你盯著我,我盯著你。於單,你想知道什麼就問;阿爹,你想解釋什麼就說。」
阿爹張了張嘴,剛想說話,於單忽然摔開我的手,一溜煙地跑沒影了。阿爹深吸口氣,沉默地站了一會,牽起我向外走去,「讓妳好好背書,怎麼又跑出來?」
我挽著他的胳膊,身子半吊在他的身上,只用一隻腳一跳一跳地走著,「背書背得不耐煩,太子正好來找我玩,我就來了。剛才閼氏為什麼要靠在你身上哭?太子為什麼那麼生氣?」
阿爹苦笑起來,「這些男女之事,現在講了妳也聽不懂。」
「你不講,我更不可能懂。你不是老說我不通人情嗎?現在正是你親身教我的機會呀!」
阿爹揉揉我的頭髮,拉著我走到湖邊坐下,目光投注在湖面上,但眼裡卻是一片空無蒼涼,「我和閼氏少年時就已經相識,那時她還不是什麼公主,只是普通官宦人家的女兒。我也不是現在我,而是個一心想建功立業的少年,我和她……我和她……」
我小聲替他說道:「『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芍藥』,你和她互相贈送了芍藥。」
阿爹拍了下我的背說:「《詩經》還是讀懂了,我們互相贈送的雖不是芍藥,但意思卻是一樣。」
「那她怎麼如今做了單于的妻子?為什麼不做你的妻子?不是送了芍藥就該『共效于飛』嗎?」
阿爹輕聲笑起來,「為什麼?該從大處說,還是從小處說?」他雖然在笑,可我卻聽得有些害怕,往他身邊靠了靠,頭埋在他膝蓋上。
「從民族大義來說,當年漢朝打不過匈奴,為了百姓安寧,少死人,皇家要和匈奴和親,卻又捨不得自己的女兒,所以從臣子們的女兒中挑選容貌秀麗、才德出眾者封為公主,嫁給匈奴。從我倆而言,我膽小怯懦,不敢抗旨帶著她流亡天涯,她也不能棄父母於不顧,所以她只能做單于的妻子。若單于待她好,即使匈奴野蠻落後、不知禮儀那也罷了,可單于卻是一個不懂賞花的人。她哭只是因為對命運的無奈,太子生氣是想多了。也因為他畢竟是匈奴人,很多事情無法體諒,無法明白她母親的痛苦。」阿爹輕嘆一聲,「如果我們再晚生幾年,趕上當今皇上親政,也許一切都會不一樣。」
我覺得這話聽著耳熟,想了好一會才想起兩年前伊稚斜訂親那天,他在山坡上感嘆自己沒有早生幾年,不能和漢朝的皇帝一爭長短,只能看著漢人西張。一個漢朝的皇帝,居然讓阿爹和伊稚斜一個想晚生,一個想早生。
阿爹看我凝神思索,問道:「聽懂了嗎?」
「一半一半。你講皇帝與單于、大漢和匈奴的事情我聽懂了,可我還是不懂於單為什麼那麼生氣,回頭我再慢慢琢磨,我會勸於單不要生氣。阿爹,你讓我背那些書冊,是不是不想讓我只做花?」
「嗯,沒有找人教妳紡線織布、裁衣刺繡,也沒有教妳煮飯灑掃,我也不知對不對。所有這些東西她都會,但她卻受著欺負,朝堂上我可以盡力幫於單爭取利益,後宮之事我卻有心無力。」
我搖了搖阿爹的胳膊,仰頭看著他道:「我不做嬌柔的花,我做高大的樹,不會讓人欺負。」
阿爹揉了揉我的頭髮:「妳的性子的確不像,可正因為妳這個性子,我才更要妳心思機敏,體察人心,能斷善謀,否則只是一昧好強,受不了他人的氣,卻又保護不了自己,那可真不如把妳丟回狼群中。」
我低聲嘟囔道:「誰又想做人了?」
阿爹笑道:「又在腹誹我。妳現在已經是人,再回不到過去,就安心努力地做人吧!」
我默默想了會,忽然一喜:「等於單做了單于,閼氏是不是可以嫁給你?」
阿爹凝視著湖面,緩緩搖了搖頭,「等於單做了單于,我就帶妳回中原。妳既是我的女兒,自然不能在匈奴處長待,我只教妳寫漢字讀漢書,不肯讓妳學匈奴的文字,就是因為這個原因。她……她會做太后,於單是個孝順的孩子,她會過得很好。」
我納悶地問:「為什麼不娶閼氏?你不想娶她嗎?匈奴可沒有漢人那麼多規矩,匈奴的閼氏可以再嫁呀!」
「一時的錯過,就是一生的錯過,人生中很多事情都沒有回頭的機會。」阿爹近乎自言自語地說著,我搖搖他的胳膊:「為什麼不可以回頭?」
「等我們回中原,妳長大時再來問我。」阿爹牽著我站起,「回去吧!今天要做的功課一點都不許少,否則休想吃飯。」
之後不到一年,軍臣單于意外去世…………



我突然站起,深吸幾口氣,凝視著東方初升的太陽。原來我還是不能坦然回憶之後的一切,還是會被刺痛。
過去已如地上燃燒殆盡的篝火,只剩烏黑的灰燼,若想立即掃去灰燼,一不小心就會燙傷手。不過,總有冷卻的那天。
阿爹最後叮囑的話,再次迴響在耳邊:「玉謹,阿爹對不起妳,本以為可以看著妳嫁人生子,可如今……如今阿爹不能陪妳回中原,妳自己回去。這次妳是兔子,他人是狼。妳要逃,拚命地逃,逃回中原妳就安全了。妳一定要活著,答應阿爹,不管遇到什麼,都要努力活著,快快樂樂地活著,阿爹唯一的心願就是妳過得好……」
太陽快活地躍上大地,我迎著明亮的陽光輕聲道:「阿爹,我會過得很好、很快樂,你也要和閼氏快快樂樂的。於單,你也是。」
阿爹總是不願意我做狼,總是心心念念想讓我回中原。其實我不用逃到中原也很安全,在西域大地,沒有人能捉住如今的我,即使是伊稚斜,匈奴帝國現今的單于。
目錄:
第1章 往事
第2章 初遇
第3章 重逢
第4章 美人
第5章 窗影
第6章 沉醉
第7章 身世
第8章 驚遇
第9章 心曲
第10章 刺殺
第11章 送帕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1.2 出貨天數
  • 0.8 回信天數
  • 1.1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1.2
回信速度:0.8
缺貨率:1.1 %

近一週瀏覽次數:253125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434855)

注目新書(3300)

【二手書滿499現折50】✨書況全新,搶到賺到!(21132)

地方的仙女送公文 | 考用書展單書66折起(213)

最後倒數!讀冊身心靈養生書展 | 單書5折起(803)

讀冊暑期閱讀書展 | 精選6折起、雙書再95折(607)

好品味的大人力 | 精選雜誌、圖書5折起(382)

日雜mook花火節(40)

愛米粒全書系 | 任選三書再95折(83)

新雨全書系 | 專區特價66折起(38)

遠見天下暢銷展 | 任選雙書再95折(170)

遠流暢銷書展 | 任選雙書再95折(130)

寶瓶全書系 | 任選雙書再95折(196)

世茂科普展 動手玩科學 | 任選雙書再95折(73)

早安財經全書系 | 任選雙書再95折(19)

人類文化童書展 | 特價66折、雙書再95折(177)

今周刊全書系 | 任選雙書再95折(39)

信誼桌遊精選展 | 特價79折(19)

日雜mook四週年養成計畫 | 精選雜誌專區(60)

2018讀冊X永續圖書低價曬書節 | 69元起!(430)

夏日紙上碎碎唸──讀冊推理驚悚小說展 6折起(588)

提升好薪情 | 旗標全書系79折(302)

天下雜誌暢銷展 | 任選雙書再95折(221)

大石全書系 | 精選自然科學類雙書再95折(126)

美好生活展 | 任選雙書再95折(388)

異世界的生存攻略 | 經典漫畫79折起(999)

三采童書展 | 三書再95折/套書72折(146)

勞動人間 | 社科類書7折起(84)

和風藝文展 | 精選日文雜誌(36)

夏季瘦身101招 | 精選書5折起(125)

2018讀冊詩人節 | 選書7折起(293)

讀冊繪本書展 | 7折起(389)

2018 讀冊攝影展(115)

【2018時效商品特展】(41)

【2018 Mojito狗貓月曆】(2)

【Disney TSUM TSUM大集合!】(12)

日文MOOK(1400)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下殺49元↘️(4523)

【二手書】淘寶區│銅板好折扣(3031)

【二手書】青少年閱讀全壘打(2082)

中文書(92459)

中文雜誌(1761)

歐美雜誌(853)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926)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641)

唱片CD(330)

二手中文書(330533)

二手簡體書

回頭書

熱賣相關品

(購買這件商品的人,通常也會購買下列商品。)

TOP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