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書)負劍的少年
  • (二手書)負劍的少年
  • (二手書)負劍的少年
  • (二手書)負劍的少年
  • (二手書)負劍的少年
  • (二手書)負劍的少年
  • (二手書)負劍的少年
  • (二手書)負劍的少年
  • (二手書)負劍的少年
  • (二手書)負劍的少年
  • (二手書)負劍的少年
  • 商品編號:p0699200069728
  • 店家貨號:11309263677
  • 購買人次:0
  • 銷售件數:0

(二手書)負劍的少年

一顆種子種在泥土裡,埋藏幾十年才抽芽,但我有耐心,等待; 等待屋頂上的少年,以一...

網路價
330元 210元 約可獲得超贈點: 2 點
付款方式 期間累積3萬5送3500 還有3%無上限 歡慶年中慶,永豐卡累積滿5仟送500元
刷卡紅利折抵 接受20家銀行
  • 信用卡 接受信用卡刷卡
  • LINE Pay接受LINE Pay
  • ATM轉帳 接受ATM轉帳付款
  • 全家付款取貨 全家付款取貨
交貨方式
服務承諾 七日鑑賞期內退貨免運費
  • 商品詳細說明
分級標示普級
二手書備註 : 無畫線註記
出版日期:2014-12-04
作者:宇文正
出版社:有鹿文化
ISBN/ISSN:9789866281891
裝訂:平裝
書況:普通
內容簡介:
一顆種子種在泥土裡,埋藏幾十年才抽芽,但我有耐心,等待;
等待屋頂上的少年,以一顆劍心,一枝睿筆,
喚起記憶中所有柔軟細節,燐燐發光……

★作家郭強生、作家何致和、詩人許悔之 俠義推薦!
★臉書文學輕經典,眾家文友俠客神回覆,江湖情意,盡在字句劍影中!

「一隻隻黑色蝙蝠,在我過分蒼白的青春時光裡飛過……
回首掇拾記憶裡的碎片,竟發覺那些碎屑,隱隱閃著澹淡澤光。
我以書寫重回那些現場,才憶起自己是真正快樂過的。」──宇文正

如閃電捕捉生命過往、生活周遭瞬息變化的景色;
如暗房突然閃爍的明室、記憶雲層瞬間凝結的雨珠,
那些以為遺忘,卻又明亮光芒的往事,負劍的少年全都記得。
兒時的眷村生活、愛情初初萌芽的少女心、工作崗位奮戰的夥伴、編輯台上流轉的各色人馬、捷運上偷聽人說話、旅行中行走的二三事……宇文正細密為記憶添色,輕巧為時光織衣,拒絕長大的彼得潘,僅僅以各種臉孔──cosplay也好(譬如在屋頂上裝扮成負劍少年),寫作也罷(譬如每日在臉書中鑄打小金魚般的書寫)──尋找隱藏在心中皺摺裡,暖暖發光的記憶,記起從前是真正熱熱痛痛的快樂!
「對抗時間與記憶的流逝,一直是寫作者自詡的天職。瑜雯是以芭蕾舞般的輕盈碎步,一腳尖一腳尖踏在那些不可逃避的生老病死之上。……以同理心將人性弱點轉成人生中的莞爾插曲。但是,再怎麼笑看癡歡與無邪,我們每個人都被時間推著走,上一刻的我們與這一刻的我們就是生命中各自的時空了,再也無法交換或替補。」──郭強生(作家)

「宇文正宛若文字武林中的俠女,以絕世輕功和精闢無比的點穴功夫行走臉書江湖。閱讀她的文章,有時被點中笑穴,有時被點中哭穴,完全沒有閃躲避開的機會。不得不說,有些工夫真的是偷學不來的呀。」──何致和(作家)

「宇文正這本書,讓我想到一九五○後期到六○年代乃至七○初期出生的人,許多共同的時代氛圍與記憶,甚至,那段時間的光影和氣味,都歷歷井然。……像一齣動畫,充滿各種故事和聲音,你方唱罷我登場,什麼都有,或許你我,也在其中。」──許悔之(詩人)

負劍少年,笑看人間──

/純真年代,在眷村的無事下午
「大哥放下他的功課,來幫我著色,那情景竟然到今天還歷歷在目。我完全明瞭訓練一個人負責任的重要,可是,人生擁有一些賴皮的時光,真的就是時下被說爛了的所謂『小確幸』。」

/閣樓上的女孩,玩耍著紙娃娃
「外婆家有個小閣樓,屋頂上留一個小小的天窗,我常從那天窗張望天空、雲的移動。如今回想,如果有人從屋頂外的天窗朝內看我,大概就像看關在動物園隔著透明玻璃的小老虎吧。」

/兒時扮俠客,少時自稱宇文正
「負劍的少年那年十七歲,讀完所有金庸小說,以為自己是令狐沖。他跟同學瑛瑛兩人,裁出一襲白衫,製履、作劍,毛線束成烏髮,裝束妥切,飛上屋頂,啊!英姿颯爽……」

/大學宿舍裡,四個女孩的嘰嘰喳喳
「『妹睡了嗎?』『這麼好睡,真是快樂小天使!』啊,若能乘坐時光機,我最想回去的時間點,就是這個時刻。重新領受這輕聲感懷生在人世的寧謐夜晚,幾個純淨的女兒心。」

/關於老花眼、勤跑醫院、以及輕熟年
「『長官,窗子太高了!』『不,他們瞻望歲月。』」──商禽〈長頸鹿〉

/住左邊,住右邊,社區街坊大小事
「社區湖畔的樹叢,據說有老鷹的巢,經常能見到老鷹在附近天空滑翔……在這裡一住十來年了,所見的老鷹還是當年那幾隻嗎?」

/爸爸,兒子,有時還有小狗寶寶
「用腳跨年的小孩如今已長成了少年,在歲末給了自己一個一二‧七公里的長征,以腳丈量過往一年的自己。未來,他是否也將以腳踏實丈量這個世界,丈量自己的人生?」

/在工作中我們都是一班苦難的馬戲團
「『不要常喝醉好嗎?』那是我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民國七十七年,他是我所知道第一個丟下工作跑去拍反核運動的攝影家。我不知道他到哪裡去了。」

/文友聚會之我參加了換鞋俱樂部
「『我的鞋也被穿走了。』隱地先生輕輕地說,看來比我淡定得多,他一點也不煩惱,隨遇而安穿上留給他的那雙黑鞋,好像常常有人穿走他的鞋似地。」

/彩虹在字上跳舞
「之後的一個週末寫週記,我寫阿璧去世了。噙著眼淚寫阿璧在病床上一張一張讀我買給她的書卡,我離開時,她又喊我回頭,很溫柔地叫了一聲:『小班長!』……原來,寫下切身的情感就是這樣一回事。我忽然好像懂了。」
作者簡介:
宇文正

「屋頂上的少年,看著遠方。我看著屋頂上的少年,一襲白衫,一把長劍,一絡青絲,一顆俠心,真有趣呀,難怪長大了會取個那麼奇怪的筆名叫宇文正。」

本名鄭瑜雯,福建林森人,東海大學中文系畢業、南加大東亞所碩士,現任《聯合報》副刊組主任。

宇文正的文字乾淨俐落,往往僅需幾個筆畫,物和人都快速現形;她擁有驚人的記憶,把年幼時發生過的細微事件,重現於文字之中,彷若是透明的琥珀,靜靜地包存完好的時光。宇文正有如此柔軟而多褶的心,永遠留一個角落,化作彼得潘與負劍的少年,抵抗生命中不堪的坑疤。

著有短篇小說集《貓的年代》《台北下雪了》《幽室裡的愛情》《台北卡農》;散文集《庖廚食光》《那些人住在我心中》《丁香一樣的顏色》《這是誰家的孩子》《顛倒夢想》《我將如何記憶你》;長篇小說《在月光下飛翔》;傳記《永遠的童話──琦君傳》及童書等多種。
章節試閱:
(節選自:卷一‧純真年代的無事下午)

●彈琴的老人
  每隔一陣子,村子會來一個老人,彈著一把簡陋的月琴,吟唱奇怪的調子、我聽不懂的歌詞。媽媽會去米桶量一杯米、拿兩角錢給他。我總是躲在窗帘後面偷看。但有一次媽媽正在炒菜,騰不出手來,要我去拿錢。我顫抖著把兩毛錢遞進他手心,噢,我緊張得心臟快要跳出來!
我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那樣害怕。他的臉和他的手,都阡阡陌陌布滿摺痕,也許我純粹只是害怕老人,雖然我有外公、外婆,但那時他們一點都不老。
  這個人一來,媽媽便趕緊拿錢,而且媽媽找錢、量米也透著一種慌張。媽媽沒有在我面前說過他是「乞丐」,就算說了我大概會以為乞丐是個人名吧,也從未對我解釋為什麼要給他錢;也許我以為那是一種權力,我以為媽媽也怕他。
  村子偶有另一老人帶著另一種聲響闖入,那是個賣豆花的。「豆花──買豆花喔──」的吆喝由遠而近,村裡的氣氛便忽而歡樂起來。人人拿著碗跑出來,我跟在媽媽身後,嗅聞熱騰騰薑汁的甜香,完全不害怕他臉上的皺褶。
  如今回想,小孩感受得到空氣裡磁場的變化吧。也許是因為一個老人彈著陌生曲調,那從異域闖入寧靜小村的氛圍,使我恐懼。

●國俊吃了葡萄乾
  想起小時,後山上的羊。牠們的眼睛比例比較小,瞳孔是長方形,近距離凝視……吳鈞堯曾跟我說,羊的眼神有點邪惡。我不覺得邪惡,羊是「犧牲」耶,怎麼會邪惡?但牠的眼神的確不像同樣食草的鹿、小兔子那樣純真,長方形的眼瞳,焦距容易渙散似地,是有點陰沉,一種與生俱來犧牲者的陰沉。
  家人叫我「ㄇㄟ」,拖長一點就像「咩──」,走過後山常有羊叫,彷彿滿山遍野都在呼喚我。
  我大哥從小刁鑽古怪。有一天他心血來潮,撿了幾粒羊大便包在衛生紙裡,騙鄰居國俊哥說是進口的葡萄乾。國俊哥貪吃,真拿一粒放進嘴裡……
  國俊媽媽來我家興師問罪。她跟我媽是好姊妹,可是騙她兒子吃羊大便,斯可忍,孰不可忍。我躲在房間裡聽她大聲告狀,之後兩人不知嘰嘰咕咕講什麼,愈來愈小聲,又忽然好像爆笑出來……國俊媽媽笑罵著:「對啦,妳兒就卡巧,我兒就卡憨!(台語)」媽媽無聲。我跑出來看,媽根本已經笑到發不出聲音來。
  第二天,國俊他媽又來我家織毛衣了。
☆王蘭芬:你住哪裡居然後山有羊?太好玩了吧!
☆宇文正:我出生暖暖影劇六村,後山有個龍門谷,山上有人養羊。
☆王蘭芬:再多問一句,我聽過忠貞二村啊、明德一村啊、海光新村啊,這都可以理解,但「影劇」六村是怎麼一回事呢?
☆宇文正:是海軍眷村,當年有一批影劇界人士隨艦來台,好像是他們有出資協建眷村吧。
☆王蘭芬:我們左營真的很軍味,我念的小學叫莒光,附近的國中叫國光,吃飯的餐廳叫海光,看電影去中山堂中正廳,看醫生去海軍總醫院,連同學都一堆叫國光、光華、中興的~
☆宇文正:我們村子有一家四個孩子不分男女:報中、報華、報民、報國!後來我聽到一個大陸的笑話,三個孩子取名:愛國、愛民、愛黨,結果文革時完蛋了,合起來變成國民黨!

●每個女孩生命裡都有一件紅大衣
  每個女孩子生命裡都有過一件紅大衣吧!我現在買衣,慣於先選擇黑、白、灰,其實是懶,這類顏色最容易搭配。於是不知不覺便有了好幾件黑外套,紅色?竟然沒有!
  小五那年,從暖暖搬來南港,住進兩層樓的西式洋房,其實只是外觀好看,蓋得相當粗糙,但我擁有了像個女孩子的房間,不再睡小榻榻米了。有點一不做,二不休的興頭,那年春節,爸媽帶我去西門町的第一百貨買新衣。我們看上一件毛料紅色長大衣,一千多塊錢,在那個年代,非常的昂貴,爸看看媽,媽說再看看吧。我們到處轉了又轉,大概三個人想的都還是那一件。回去買吧!媽媽說了算。那一晚,我興奮得好像快發燒了。
  不過那年代,小女孩很少穿那種歐式風格的長大衣,大年初一,我穿著新大衣在巷子裡晃來晃去,遇見隔壁的淑麗,她問我:「妳穿妳媽媽的衣服嗎?怎麼那麼長?」真是土包子,氣死我了!
  媽說那種大衣應該配雙長靴的,可是我還在長,現在買靴子一下子就不能穿了,等我再大點,帶我去買雙靴子。而大衣,當然是打算可以穿好幾年的。事實上我後來身高長了十幾公分,骨架子卻沒多大變化,真的穿到上大學還捨不得丟。
  上大學,我很少跟媽媽逛街了,我有同學,有男朋友;而媽媽的購物圈,在菜市場。大哥娶媳婦時,我已大學畢業會賺錢了,想給媽媽買一套貴氣的改良式旗袍婚禮上穿。我們到西門町遠東百貨,看了幾件,媽媽都不滿意。面對店員的強力遊說,她不為所動,拉著我說:「我們去第一百貨看看吧!」第一百貨是她心中的聖地,我來不及說話,那店員以輕蔑的口吻高聲說道:「第一百貨早就沒有了!」空氣頓時都不流動了。我挽著媽媽靜靜地離開,許久,兩人都不說話。我想著,離開西門町吧,我們去東區逛逛;我在小學五年級就穿上了歐式毛料紅大衣,卻不曾多陪媽媽逛街,讓她跟上城市的變化。

●擁有一些賴皮的時光
  我珍惜有一種時光,賴皮的時光。
  小學,忘了幾年級的時候,有一天,老師出了一大堆功課(老師是不是心情不好啊?)我並不是寫字慢吞吞的人,卻寫到很晚了還寫不完,最後剩下數學作業,要畫統計圖表。早就超過我平日上床的時間了,我撐著眼皮不知該從何畫起,幾乎要哭了。爸覺得奇怪,哪有人功課做那麼久的!統計圖表嗎?他索性坐下來幫我畫,畫得好漂亮啊!我還拿出色筆來,跟爸爸一起著色!
  這件事的下場是,不久學校要弄個什麼展,老師便交代我來負責畫統計圖表,用壁報紙畫。當然,那還是我爹畫的!我就賴皮到底了。
  有次是第二天要交美術作業,老師要我們畫「我的學校」。著色時,出現重大問題,綠色蠟筆用完了!大概我太喜歡畫山畫樹畫草地,綠色用得特別快。校園的草地、樹木該怎麼辦呢?已經很晚了,那時可沒有二十四小時書店,我坐在書桌前發愣,大哥看到了,他拿起藍色蠟筆幫我塗一層,再用黃色蠟筆疊上去,我吃驚看著那幅畫中的草地,不但是綠色的了,而且因為塗得寫意,綠得不均勻,有些地方透著藍,有些地方看見黃色的線條,那綠,變得很有層次──好像畫家畫出來的色彩喔!我忽然發現了色彩的祕密,驚喜得不知如何是好。大哥放下他的功課,來幫我著色,那情景竟然到今天還歷歷在目。
  我的理智完全明瞭訓練一個人負責任的重要,可是,人生擁有一些賴皮的時光,真的就是時下被說爛了的所謂「小確幸」。

【內文節選二】(節選自:卷三‧負劍的少年)

●負劍的少年
  負劍的少年那年十七歲,讀完所有金庸小說,以為自己是令狐沖。那樣深情又瀟灑,聰明又曠達。
  他跟同學瑛瑛兩人,裁出一襲白衫,製履、作劍,毛線束成烏髮,裝束妥切,飛上屋頂,啊!英姿颯爽……
  「後面有天線耶!應該找個樹林什麼的……」
  「沒辦法啦,難道你敢穿這樣走出去?屋頂上至少沒有人……」
  屋頂上的少年,看著遠方。我看著屋頂上的少年,一襲白衫,一把長劍,一絡青絲,一顆俠心,真有趣呀,難怪長大了會取個那麼奇怪的筆名叫宇文正。

●尋找閣樓上的王子
  瑛瑛說:「好了,現在換拍女裝!」
  「我不要!女裝換你了!」
  「不行,你比較適合古裝。趕快,我昨天摺那個珠花摺到手痛耶,你一定要拍。」
帽子摘下,搭上霞帔、褶裙,別上玉珮,長髮收攏,插上珠花……瑛瑛把負劍的少年三分鐘變裝……卡嚓!
  瑛瑛學攝影,拿我當Model,拍了好幾卷照片。瑛瑛學裁縫,我在旁邊幫點倒忙,多半是搗亂。後來,瑛瑛念了文化美術系;而我的這點搗亂本事,在小孩上托兒所後,萬聖節時,把他打扮成小南瓜、賤狗、摧狂魔!
  「唉呀!這張背景更亂了!」
  「可是妳拍得很美啊!」
  那時候,不知道有一種戲,叫做穿越劇……
☆劉靜娟:太經典了!想不到妳的十七歲如此精彩啊!

●屋頂上的傳說
  一群朋友問我,那系列古裝打扮的照片還有嗎?還要看!我找出這張壓箱寶,是自己最愛的一張。話說武俠小說裡,拿樂器的常常比拿劍的內力更高強呢!
  日前連PO兩張少年時的古裝照,愛亞姐說更喜歡負劍少年,不少人按讚,不過也有一位網友在負劍少年照片下留言說:「根本就是瘋女十八年!」雖然不太明白怎會給他這種感覺,我們那時可是非常執著的十七歲少女,即使是「玩」,也玩得很認真耶!我倒是憶起了幾年前聽來的一件「傳說」。
  那時報社還在忠孝東路上,聯合文學、歷史月刊都在不遠的基隆路上。有天小說家東年先生跑到公司頂樓去抽菸。噢,我需要描述一下東哥的模樣嗎?他有一頭略微捲曲的長髮,白色居多,經常穿一身米白,真的很像武林高手。就在他站在聯經大樓頂樓上抽菸時,砰的一聲,門被風帶上了。東哥跑到門邊,啊,被反鎖了!身上除了菸,什麼也沒有!怎麼辦呢?他在那大樓頂上跑過來、奔過去,試圖引起路人的注意……不知過了多久,終於有警察來幫他開門了。據說是對街大樓有人去報警,他們從窗子發現:「對面那棟大樓屋頂上,有一個老太太想跳樓!」
我好幾次想當面問東哥,這個屋頂上的傳說是真的嗎?見了他就笑,總沒問出口。也許東哥恰好經過這臉書,可以給我答案。
☆吳妮民:東年老師有很開心地跟我們說過這件事喔!所以這應該是真的~~ XD
☆Marcel Lin:風吹髮鬢衣襬,眼神專定,一曲款款悠旋,勝敗氣勢了於胸啊!
☆林正盛:可惜啊!在那武俠電影風潮大興的年代,竟未蒙慧眼識見,而躍登上銀幕,成為翩翩女俠。宇文女俠,名號還真適配。

●我們其實早已飛出那銅牆鐵壁
  今晚參加高中同學會。
  這段日子凝視老照片,整個心思浸浴在高中時期,種種細碎往事,一張張十六、七歲的臉浮上心頭……突然地置身三十年後的這一群人之中,我的感受完全地錯亂了。
  同學們說起某某老師、班上發生過的事,我常毫無印象,彷彿某一段日子,是直接跳過去了。而我記得的一些片段,又往往鮮明得像是自己虛構的。整晚只是傻乎乎跟著大家大笑。
  「一隻隻黑色蝙蝠,在我過分蒼白的青春時光裡飛過……」多年前在一篇散文裡如此描述我的中學生活。我想起來,初始寫作時,往昔剛考上大學那種飛出鐵籠的感受太熾烈,籠外的世界太明豔……然而今日回首掇拾記憶裡的碎片,竟發覺那些碎屑,隱隱閃著澹淡澤光。我以書寫重回那些現場,才憶起自己是真正快樂過的。──今晚每一次大笑,都想著,這笑聲我記得的。我們其實早已飛出那銅牆鐵壁,早就是穿牆人,在那穿著黃衫黑裙的十七歲。
  幾天前同學們互相提醒別忘了今晚同學會,有人說,啊!趕快把畢業紀念冊找出來!意思要複習人名吧。只有蒸鴨傻傻的真把厚厚的一本紀念冊搬來。我翻看上頭的照片,找到了自己,翻拍下來。我是那本紀念冊的編輯。原來那時候,就預言了未來的人生。

【內文節選三】(節選自:卷九‧發誓我從沒有用iPhone打過他的頭)

●二哥愛說笑
  小孩最愛去他二舅家走春,因為舅舅愛說笑;他總是報以聽相聲般最大的熱忱和笑聲。
  年初三報到,親友不少。餐後聊天,有親戚說起在學校當志工見聞。本來志工應出於奉獻,據聞有一種志工,以撈本為職志。比如歲末聚餐,有家長會為每桌送上紅酒,她不管在座他人喝不喝,先取來放自己腳邊,要帶回家去。有天她出了個小車禍……敘述者要說的是,大家都不想去探望她;二哥幫人家把故事說完了:「後來大家去探望她,發現同病房所有人的點滴都被拔下來了,她準備帶回家自己慢慢滴!」
  又說到某親戚小孩本叫詩涵,我問怎麼改名了?她說孩子出生那幾年,所有算命的都幫女孩子取名叫詩涵。她爸爸帶她去公園,一喊詩涵,好幾個女孩子都抬頭;二哥又說話了:「後來詩涵去打預防針,她也搞不清楚為什麼一直叫她,結果那天她一共打了八針!」
☆廖玉蕙:二哥應從事文學工作,深諳聯想誇飾等手法。

●不學好!
  我會的台灣諺語不是很多,但「雷公點心」這一句從小如雷貫耳,都是因為我二哥!他取笑我也就算了,連我媽也難逃毒舌,有段時間,他喊我媽「河馬」。河馬!我媽雖然微胖,絕不到河馬的地步,他自己的丈母娘可比我媽胖多了,但他沒那個膽子,媽媽愈想愈不平衡,就叫他「雷公啊點心的」。
  最近想起這一句,是因為兒子大了不學好,居然學他舅舅!那日我看他臉書上的社團活動照片不少女孩子,我說,你們社團活動都是跨校的嗎?
  「對啊!」
  「有哪些學校呢?」
  「北一、中山、景美……都有啊!」
  「哪個學校女生比較漂亮?」
  「差不多吧!」
  「景美的應該比較漂亮吧?」
  他看我一眼:「差不多啊,看你就知道差不多啊!」
  他小時候一直以為媽媽只有二十歲,有人說他像爸爸,不像媽媽,還號啕大哭:「我像媽媽!」
不應該讓他接近兩個舅舅的!

●用腳跨年的少年
  跨年夜,我照例下班後趕回家做飯,兒子已經到家了。他跑來廚房告訴我,「媽我今天從學校走回家。」「什麼?你從建中走回我、們、家?」我家在南港、汐止交界處。
  原來他放學後到附近樂器行買琴弦,掏錢時才發覺忘了帶錢包,沒有悠遊卡,甚至也沒帶手機,無法向爸媽求救,於是決定走路回家。
  「怎麼那麼笨?不會回學校去借嗎?」
  「可是那個時候,我就是想走路回家啊!」他還認真告訴我,回來後他上Google查詢,從學校到家裡的距離一二‧七公里,預測走路需兩小時四十八分鐘,而他四點放學,七點鐘到家,扣除樂器行的逗留,時間剛剛好……
  他興奮述說,我腦袋其實不斷轉著:真是不知變通的小孩啊!隨便找個超商借電話總會有人借的吧……
  那天晚上,我看到他的臉書〈一二‧七公里長征〉上寫著,「我並不是沒想過那會有多遠,反正,年底了,窩在家跨年感覺沒做什麼。好好走一段路,給自己一些思考的時間,倒可以視為對一整年的回顧,以及即將迎接新的一年的里程碑。」而沒帶手機,「連一邊走路一邊攝影的樂趣也沒了」,就只能專心走路……
  我讀得眼底模糊了。我想起他幼年時第一次風聞周遭的大人都在說「跨年」這件大事,隱約也知道那是從一個年進入另一個年的交界,可是「年」到底是什麼?「年」要怎麼跨呢?他還不會寫字,拿了一張白紙來要我寫一個大大的「年」字給他。當電視上跨年倒數計時開始時,他要我們在他後面排隊,一個一個從地板上那個「年」字上跨過去。這個用腳跨年的小孩如今已長成了少年,在歲末給了自己一個一二‧七公里的長征,專心思索逝去的這一年,以腳丈量這個大台北,丈量過往一年的自己。未來,他是否也將以腳踏實丈量這個世界,丈量自己的人生?

●瓷婚小記──都被你弄亂了
  我加入臉書,不過兩三年時間,且近期才開始密集書寫,算是臉書新人吧。但回顧過往,有一個時間點,倒是都上來PO了文章──前年的今天,我寫了篇〈燈泡〉,說自己跟王寶釧同等資歷了;那一天,壞了許久的燈泡,老公終於幫我換新了。去年今天的夜晚,我PO了一束花,寫著:「結婚十九年!我終於突破王寶釧防線,跟蘇武同等級了。噓,我的羊坐在電視機前睡著了……」啊,今天,結婚二十周年啦!
  有一回請同事到家裡來玩,有位男同事站在餐廳壁櫥前欣賞,我收集了各式各樣的咖啡杯。他轉頭問我老公:「你以前的生活會這麼複雜嗎?」老公搖頭:「我以前一個鋼杯就夠用了!」這就是所謂的men’s talk吧?我哼了一聲,沒理他們。
  我還沒說,我以前聽音樂,只要一個普通的床頭音響,把CD放進去,音樂就會跑出來。結婚後,他又是喇叭,又是LD,又可以連網路,線路接來接去,遙控器一大堆(絕對是多元成家!),結論就是我不再碰客廳的音響了,「都被你弄亂了!」
  有一天,臥室的音響壞了,我沒有音樂可聽了!耗著耗著,數月前終於他帶我去買了一個對我而言理想的單純音響。每天睡前放進我想聽的音樂,聽著睡著,像我國中、高中、大學時一樣。女人,要有自己的音響,這是我比吳爾芙多想到的一件事。
  到底誰把誰弄亂了?二十年婚姻啊,是不是就是一個徹底把對方生活搞亂的過程呢?
目錄:
【推薦序】
與時間的小步舞曲◎郭強生
行走文字武林的俠女──讀《負劍的少年》◎何致和
推開了時間的塵霧◎許悔之

【自序】臉書上的流浪詩人

卷一‧純真年代的無事下午
卷二‧閣樓上的女孩
卷三‧負劍的少年
卷四‧魔術時刻
卷五‧雨傘的倫理學與羅曼史
卷六‧午夜的哀愁
卷七‧譬如絲瓜,去日苦多
卷八‧除溼機
卷九‧發誓我從沒有用iPhone打過他的頭
卷十‧我們苦難的馬戲團
卷十一‧我參加了換鞋俱樂部
卷十二‧我不想接受他的歉意
卷十三‧痛,並清醒著
卷十四‧大海的占卜
卷十五‧彩虹在字上跳舞
商品說明
  • 9.7 店家滿意度
  • 0.9 出貨天數
  • 0.8 回信天數
  • 2.6 缺貨率%

消費者滿意度:9.7

商店滿意度

平均服務品質

出貨速度:0.9
回信速度:0.8
缺貨率:2.6 %

近一週瀏覽次數:441206

本店商品搜尋

商品名稱 店家貨號

價格範圍  ~ 

本店全部分類

全部商品(495298)

★歡慶11周年★特選下殺5折起(271)

注目新書(2573)

暢銷榜✦進來看看吧(60)

5折內超殺區(4793)

新書$99內超殺區(1048)

二手書低價猛虎區►每本不到$100(8558)

主題書展(636)

雜誌活動 | 9折起(338)

出版社活動 | 66折起(387)

日文MOOK(844)

二手書書況近全新 | 搶到賺到!(25)

中文書(97142)

中文雜誌(1753)

歐美雜誌(141)

韓文雜誌

創意生活|創意文具(2774)

創意生活|生活雜貨(1538)

唱片CD(136)

二手中文書(388348)

加入收藏清單

商品名稱:
標籤:(非必填)

你還可新增 個標籤 (每次新增限輸入一個,每次限10個字)
您可自訂標籤,方便資料分類與管理

常用的標籤:
資料傳輸中.